全部 V026 凭什么以为我还会要你

虽然晚上躺在床上几乎想了大半夜见到萧禹辰应该怎么说和说些什么,也在心里设想好了种种见到他时可能会出现的情况和应对之策。

可是第二天,当颜西西再次走进锦越集团那座气势恢宏的大楼时,心底依然感到了一种莫名的恐慌,简直比她第一次来这里做作品展示的时候还要紧张不安。

她是一大早就跟黄英打电话请好了假,直接从家里过来的。

既然陶晶和萧禹辰自己都说他那么忙,她觉得,还是早一点过来找他比较牢靠。

像萧禹辰那样身兼重任日理万机的大集团总裁,稍微来晚一点,没准他就会离开办公室出门办事去了。

所以,来得早肯定要比来得晚保险。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见到他。

然而,现实往往事与愿违,时常不以人的意愿而发展,偏偏不让她顺利得偿所愿。

即使她是这么急切而又虔诚地想要快点找到萧禹辰,却还是被秘书十分歉然地告知:萧总现在有很重要的工作要处理,实在抽不出空见她。而且他们也不知道,他具体什么时间才能忙完……

颜西西咬咬牙齿,自觉地选择了耐心等候。

然而这一等,就是等了好久好久。

她也没别的位置可以去,只能先坐在陶晶她们的办公室里心神不宁地等下去。

尽管有陶晶和以前熟悉的一些同事热情洋溢地招待她,亲昵地拉着她问长问短,可是颜西西还是觉得坐在这里的每一分钟都是那么漫长煎熬,分外难捱。

大公司里的工作本来就繁杂,管理制度也严格。大家谁也不可能一直围在她的身边闲聊天不干正事,陪着她说了一会儿话之后,便都各自忙碌去了。

只留下颜西西一个人,捧着一本陶晶给她的杂志和一杯快要凉了的咖啡坐在那里,如坐针毡,度秒如年。

起先大家走过她的身边时,还会友好地笑一笑,或者好心地同她说句:西西别着急,总裁可能马上就会叫你进去了。

然而渐渐的,大家看着她的眼神也变成了尴尬和无奈的同情。

好像她傻傻地等在这里不能顺利见到萧禹辰,是他们的责任和过错,他们反而更抱歉似的。

的确,她几乎是一上班就来了,老老实实坐到现在都快要到下班的时间了。可是总裁还是没有半点忙完要见她的迹象,真是奇怪啊。

话说以前总裁对她貌似也挺关照的,现在怎么就成这样子了呢?

陶晶实在按捺不住心里的疑惑,瞅了个空子溜到她的身边悄悄地问:“西西,你到底找萧总有什么事?耐心这么好,好像不见黄河心不死啊。”

“是啊,我今天肯定要找到他,哪怕他不肯见我,我都会等着他下班出来拦住他。”颜西西微微叹了口气,坦率地说道:“鸿运集团是我爸爸开的,现在快要破产了,想找萧总帮一下忙。”

“哦。”陶晶恍然大悟,却也同样无可奈何,只能同情地握了握她的手说:“西西你别太急了,等会儿好好跟总裁说,相信总裁不会见死不救的。”

“嗯,我会尽自己最大努力帮爸爸保住公司的。”颜西西感谢地对她笑了笑,心里却一片乱麻,越来越没底。

等到十一点都过了的时候,颜西西再也忍耐不住了,起身来到了萧禹辰办公室外的走廊上。

正好碰到了刚从里面出来的许辉,她赶紧说:“许特助,萧总现在忙完了吗?你能不能帮我跟他说声,我真的是找他有急事。”

许辉看了看她说:“我进去帮你问问看吧。”

“好的,谢谢。”颜西西微微松了一口气,感谢地说。

没过两分钟,许辉就带上门出来了,还是那样云淡风轻滴水不漏的表情和语气:“很抱歉,颜小姐,总裁现在正在同人谈事情,让你再等一会儿,要么就先回去另约时间。”

靠!已经等到这时了,怎么还可能先回去再另约时间?

颜西西使劲抚了抚自己的头发,重重地吐出两个字:“我等!”

许辉不置可否地瞟了她一眼,没有再多说什么,回自己的办公室去了。

颜西西心烦意乱地叹息了一声,走到走廊的窗边,遥望着窗外明媚的阳光和朵朵漂浮的云彩发呆。

她决定,就站在这里等。只要里面说事的人一出来,她就马上进去。

可是,真的找到了他,就能顺顺当当地解决鸿运所面临的全部问题了吗?

她现在的心里,真是十五个吊桶打水——七上八下,一丝半点的把握都没有。

就冲着萧禹辰今天这番对她不理不睬避而不见的态度,她就知道,即使真的进了他的办公室,即使真的面对面地见到了他。她所要面临的,也必定是一场十分艰辛和难堪的硬仗……

时间一分一秒地在枯燥无味的等待中默默流逝,颜西西都不知又等了多久?只觉得自己穿着高跟鞋的腿都站得有些发麻了。

可是她紧盯着的那扇办公室的大门,还是纹丝未动,一直关闭得紧紧的。

倒是许辉,又有意无意地出来看过两次。

他第三次从自己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当看到颜西西还是固执地站在走廊,而总裁办公室的大门依然关得严严实实时,好像有些忍耐不住了,轻轻咳了一声说:“我再去跟总裁说说。”

颜西西感谢地对他笑了笑,却也无力再多说什么话了。

几个小时漫长又焦虑的等待,仿佛将她的耐心和希望也一点一点地磨光了。

她都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还要像个傻子一样固执又无望地守在这里?

人家摆明了就是不想见她,不想理会她,当然就更不会答应她的请求吧。她这样,明明就是在自不量力自取其辱,却还是不肯轻易死心,真是傻到家了啊……

正在沮丧又懊恼地胡思乱想着,许辉从萧禹辰的办公室出来了,淡淡地对她说:“好了,总裁让你进去。”

让你进去?嗬,这像不像古代至高无上的帝王凭着自己的兴趣忙完手边一些可做可不做的事情之后,对苦苦等在外面想要觐见自己的大臣,突发善心地开恩说一句:宣他进来……

颜西西自嘲地苦笑了一下,连礼貌的致谢都忘了跟许辉说,推开门就走了进去。

熟悉又陌生的办公室,依然宽敞华丽,整洁有序,就跟她记忆中的相差无几。尽管已经过去了那么久,这里却并没有太明显的改变。

而萧禹辰也还是和从前一样,威仪十足地坐在他豪华气派的办公桌后。

精致夺目的容颜和凌厉傲人的气势,如此和谐完美地统一在一个人的身上,也真是一件让慨叹不已的奇迹。

春天和煦又明朗的阳光,透过宽大的玻璃窗软软融融地洒落过来,在他的周身折射出一圈耀目的光晕。更显得他眉目俊逸,风采卓然,高贵倨傲宛若天神。

令颜西西吃惊的是,办公室里,原来真的竟不止萧禹辰一个人。

除了他之外,还有一个她从未见过的年轻女孩。

这个陌生的女孩相当漂亮,也相当时尚。披着大波浪的卷发,五官明丽动人,肌肤不是太白皙的那种,却透着清新自然的健康蜜色。穿着一套合体又亮眼的紧身短裙,正好完美无缺地衬托出她的美?腿修长,身材火辣。

尽管颜西西自己也是一个不可多见的美女,可是此刻,她也不得不在心底承认:这个女孩是真的是很出众。只是不知道,她是谁呢?

而且似乎,她和萧禹辰的关系很不一般。就那样随意自如地坐在萧禹辰身边的座位扶手上,身体紧挨着他的身体,手臂亲昵地搭在他肩膀。

看到颜西西进来,她也没有丝毫的羞涩或者想要收敛点的意思。只是转动着那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肆无忌惮地打量着颜西西。

颜西西不认识她,显然她对颜西西也感到很好奇,开口便大大咧咧地问:“禹辰,她是谁啊?也是找你谈工作的吗?”

“是的,也谈工作,她是鸿运集团的颜小姐。”萧禹辰不温不淡地回答,无波无澜的声音和语调,听不出任何不一样的情绪。

“鸿运集团?”那女孩顿时挑高了眉毛,双目更加惊讶地瞪着颜西西,好像见了鬼一样:“那她不是……”

“胜男,你先出去吧。”萧禹辰适时抬起了眼眸,打断了她下面没有说完的话语:“去你办公室等我,我一会儿就好了。”

“嗯好。”叫胜男的女孩很听话地点了点头,又撒娇地俯下脑袋,在萧禹辰的脸颊上大大方方地亲吻了一下:“你要快点哦,我还要等你带我去餐厅吃饭的。”

“呵呵,我会的。”萧禹辰并没有觉得她这样的举动有什么突兀或者不妥,对她勾唇笑了笑,满目的宠溺与温柔都似乎荡漾开来。

乔胜男站起身,袅袅婷婷也开开心心地走了。

可是颜西西的心,却像是被一根猛锐的尖针狠狠地扎了进去一样,酸痛难受得要命。那么的疼,那么的刺人……

以前她从未考虑过会和萧禹辰有什么真正的发展,他呵护着她对她好,时不时地纠缠她骚扰她,她也觉得是理所当然,根本没多想过别的。

可是这一会儿,亲眼看到他和另外一个女孩这么亲近要好,那心中的滋味,却又是另外一番感受。

有点难过,有点气愤,还有点,说不清楚她也不愿意承认的嫉妒……

刚才这女孩一开口说话,颜西西就想起来了,这就是昨晚她给萧禹辰打电话时,后来突然冒出来的那个女孩的声音。

那么他们,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萧禹辰会对她这么好这么特别?好得甚至都像原来有的时候对她那样了。

以前萧禹辰看到别的女孩,可是从来不会多看半眼,更不会多流露出半分半毫的温情的……

“颜小姐,你要找我谈什么,请干脆一点。”萧禹辰微微拧紧了浓黑如墨的剑眉,略带不耐地注视着自从进来后就好像一直在兀自想着心事的她:“我还有很多事情,没空一直陪着你在这里耗着。”

男人低沉冷漠的嗓音让颜西西倏地醒过了神,一下子就从那些乱七八糟的思绪中回到了现实。

是的,现在是她走投无路,是她为了鸿运要来求助于他。还有什么资格计较别的那些?

哪怕此刻,他是左拥右抱带着好几个美女在她面前上演亲热,她也没有权利说一句什么或者干涉他什么。

难道还有闲情逸致吃醋吗?颜西西,你可真幼稚!

颜西西又在心底狠狠嘲笑了一次自己,逐渐镇定下来,平静地看着他说:“萧总,关于我家的公司,你能不能通融一下,将上次的合作继续下去?”

“对不起,我不是慈善人士,也从没打算做无意义的善事。”虽然明知道她今天过来就是为了这事,可是亲耳听到她提起她家的公司,萧禹辰依然感到无比心烦气躁,还没等她说完,就冷着脸打断了她。

颜西西早有思想准备,并没有气馁,继续恳切地说:“利润我们只要很少一点就行,只需要将鸿运的日常运转维持下去,不至于宣告破产……”

“颜小姐,你怎么还不明白呢?你们鸿运破不破产,或者能不能维持下去,和我一点关系都没有。”萧禹辰无动于衷地抿了抿唇角,神情冷酷而嘲讽:“你跟我说这些,完全是白费口舌,还是省省吧。”

颜西西轻轻咬了一下嘴唇,低不可闻地说了句:“你可以帮我们的……”

“说说看,我为什么要帮你们?鸿运有什么是值得我帮的?”萧禹辰仿佛被她这句话逗得有了一点兴致,眉梢不易察觉地向上挑了挑,似笑非笑地看住她。

颜西西对生意场上的各种门道规则真的是一点儿都不懂,只能凭着自己的直觉说:“大的好处都给你,你注资挽救鸿运,鸿运也相当于给你做事,你不也同样能赚钱吗?”

“哈,你以为我会在乎这点钱?”萧禹辰无语极了,夸张地冷笑一声,毫不留情地告诉她事实:“就鸿运现在这个烂摊子,还值得我投资?我随便投资到哪儿,赚到的零头都不止你说的这点好处!”

颜西西被他说得无言以对,指甲情不自禁地攥紧,深深地陷进了手掌心,纤长浓密的睫毛也沮丧地垂了下去。

以前一直是他追着找她说话,她不高兴无视他,随心所欲跟他发火或者不理他都没事。他还是会陪着笑脸讨好她,没话找话地逗她开心。

可是现在就不一样了,是她来求他帮忙,他还趾高气扬爱理不理,正眼都不看她。她觉得自己的存在感好像就莫名其妙降至负数……

颜西西这副垂头丧气倍受打击的样子丝毫也没有触动萧禹辰的恻隐之心,他换了个更舒服的姿势坐好,漫不经心地提醒她:“颜小姐,我是个商人,商人最注重的是利益。如果没有看得到的利益,我干嘛要帮一些无关紧要的外人做好事?”

“有利益……”颜西西的脸色变得有些苍白,可还是勇敢地抬起了头,目光清澈如水,安安静静地注视着他:“如果刚才说的那些不够,再加上我……加上我行不行?”

萧禹辰没有立即说话,而是微微敛起了幽深看不见底的漆黑眼眸,若有所思地打量着她。好像是在认真地探究,她说这句话的真心实意到底有几分?

颜西西最终还是承受不住他这样如炬如剑,似乎能看进她内心深处最真实想法的锐利目光,不自在地躲闪开了。

“嗬,颜小姐,你是不是太看高你自己了?”萧禹辰被她这样躲之不及唯恐慢了一点逃避开自己的眼神弄冒火了,咬咬牙齿,漠无表情地说:“你凭什么以为,我一定还会要你呢?”

颜西西绝没有想到,有朝一日他会这样翻脸无情,会用这样残忍绝情的方式讽刺她羞辱她。

仿佛曾经的那些柔情蜜意,曾经那些深刻难忘的往事,都不存在,都从来没有发生过一样……

她的神情越发沮丧黯然,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的难堪,可她知道既然来了,就没有退路。

于是她走了过去,轻缓又不安地站在他的面前,声音很小很低,却还是足以让萧禹辰听得清清楚楚:“你说过,只要我回头,你会张开双臂迎接我……”

“是吗?”萧禹辰毫无所动,而且似乎更加生气,搁在桌面的手指不知不觉攥成了拳头,连关节处都因为用力而隐隐泛白:“可能我以前说过吧,不过现在我已经忘了。颜小姐,真难为你了,还能将我老早之前随口说过的一句话记得这么清楚。”

言语能伤人到什么地步,颜西西这个时刻总算是真切地体会到了。

她觉得自己就像一个孤注一掷带着身上唯一筹码来奋力一搏的赌徒,可当真正来到了赌场,却被人无情地告知,她自以为很珍贵可以换取到一丝胜利的筹码,在别人的眼中,其实一钱不值……

办公室的门突然被推开,刚才离开不久的乔胜男走了进来,打破了这一刻屋中那诡异的静默。

“禹辰,你忙完了没有啊?”她显得很轻快,笑语嫣然,而又带着一丝女孩子在自己所依赖的人面前那种特有的娇俏和可爱:“都十二点了呢,我饿了。”

“忙完了。”看到她进来,萧禹辰的脸上扬起了浅淡好看的笑意,如沐春风般的俊朗迷人,与刚才对待颜西西那冷若冰霜漠无表情的样子真是判若两人:“走,我这就带你下去吃饭。”

“嗯,太好了,我最喜欢吃锦越厨子做的菜了!”乔胜男开开心心地一笑,又看了看脸色阴晴不定站在一边的颜西西,想说话最终还是忍住了,只是走过来亲热地拉起了萧禹辰的手:“那快走吧,我都等不及了。”

到了这个地步,颜西西如果还能若无其事地留在这里不走,那就真是一点自尊和羞耻心和都没有的猪了。

她习惯性地咬住了自己的嘴唇,一言不发地转身往门外走去。

尽管双脚每迈出一步都觉得那么沉重,心情也灰败绝望到了极点。可她依然用自己最后仅剩的一丝气力,将下巴抬得高高的,脊背挺得直直的。不愿意让身后那冷酷又绝情的男人,看出自己内心的脆弱和无助……

还好这时已经过了下班的那阵高峰期,大概大家都下楼去吃饭了。

不然,如果再遇到陶晶她们那群人热心快肠地围着她问长问短,颜西西可真就更觉得尴尬和难过了。

原以为可以自己一个人安安静静地下楼,然而没想到,更尴尬更让她难以忍受的状况竟然真的还在后面。

她刚刚走进电梯站好,萧禹辰就也带着乔胜男走了进来。

密封紧闭的电梯里,除了他们三个,再无其他别人。

颜西西感到自己今天出门实在是衰到了极点,真是诸事不顺。

她只能紧绷着下颌和身子漠然地站在电梯的一角,目不斜视,心无旁骛,努力忽视身边那一对郎才女貌的人儿带给她的强烈别扭感。

可是乔胜男却显然是个非常活跃的女孩子,一直亲亲昵昵地挽着萧禹辰的臂膀,叽叽喳喳地说这说那。

一会儿说想吃糖醋排骨,一会儿又说想吃辣子鸡丁,总之将各种好吃好听的菜肴都想着说了一串。

萧禹辰一直耐心地听着她说,她每说一样菜,他都会微笑着点点头,完全就像一个对自己顽皮女友无比纵容和宠爱的好男人。

终于,乔胜男好像说够了,看了看他嘟起了嘴巴:“禹辰,你怎么都不说话啊?难道是不想让我吃这么多?”

“没啊,我不是一直在点头吗?”萧禹辰很冤枉地耸了耸肩。

“哼,我是第一天过来上班,你光点头可不行,还得陪我吃好喝好和聊好。”乔胜男娇蛮十足地要求。

“你哪次过来,我没有让你吃好喝好?”萧禹辰说着,宠溺地揉了揉她那头乌黑漂亮的卷发:“放心吧,今天的餐厅师傅就专门为你服务,你想吃什么就给你做什么。”

“这还差不多。”这时电梯正好到了二楼,乔胜男满意地做了个鬼脸,高高兴兴地挽着萧禹辰走出了电梯。

铮亮的金属大门重新严严地合上,留下颜西西孤孤单单的一个人。

她低不可闻地叹了口气,疲惫地将身体靠在了身后的墙壁上,好像刚才强撑着自己维持的那一份气力都随着他们的离开而消失了。

带你下去吃饭?想吃什么就给你做什么……这是多么熟悉又亲切的话语啊!

从前他让人给她送红豆粥,体贴入微地喂她吃药,甚至喂她吃饭的情景,都还历历在目。

可是现在回想起来,却好像已经恍如隔世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