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3章

花满楼本来就笑的没力气,被拽了一下尾巴,更是连动都不想动了。

闹够了泡芙走过来,大大的身体投下的阴影彻底的将青花小猫笼罩住了。

花满楼抬眼看了看她,又闭上了眼睛,故意不搭理她。

他在心里发誓,无论如何,都绝不会把这段经历告诉任何人的。

他轻轻的叹了口气,想了想,对于如今正在经历的一切,自己也感到万分好笑。

从小到大,他从来没有和任何人闹的这么厉害过,因为他双目失明,就是和他年龄相仿的六哥也小心翼翼的不敢这样和他疯闹。

就在一个晚上之前,他也根本不能想象自己躺在床上打着滚大笑的场景,可他刚刚的确这样做了。

尽管是以一只猫的身份来做的。

小青花的身体太弱小了,被八童一个爪子轻轻一推就倒了,又怎么会是八童的对手?

更何况他甚至都还没办法熟练的控制小青花的身体,还没学会怎么用四条腿来走路。

现在是挠他痒痒,还有拽尾巴,他虽然猜不出来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但是却可以肯定自家八童是绝对不会放过这个“欺负”他的好机会的。

花满楼只能告诉自己看开一点了。

闭眼沉思的花满楼忽然感觉到泡芙正在蹭他的脸,小小的一截舌尖时不时的伸出来舔那么一下下,花满楼几乎是毫不迟疑,想也没想,抬起头,然后伸出了两条前腿,抱着她两边的脸颊,闭着眼睛,动作熟练的在她湿漉漉的鼻子上舔了一下——就像小青花刚刚睡醒时做的那样。

舔完之后整只猫就愣住了,一脸不可思议的震惊表情,似乎不敢相信刚刚那样的行为是自己做的。

被舔了鼻子的泡芙享受的眯着眼睛叫,更加亲昵的用鼻子蹭回来,并没有注意到小猫脸上那难以形容的震动和茫然。

“土豪猫,我们去看看小青花吧!”泡芙兴致勃勃的提议,“它现在一定在猫过敏的身体里!”

花满楼回过神来,指了指旁边还在沉睡中的身体,自然而然的:“喵~”

花满楼:“……”

他无奈的妥协,罢了,就当自己是只猫好了。

泡芙看了眼花满楼的身体,认真的想了想,土豪的身体一定要好好保管着的,哪里最安全?

当然是猫肚子里最安全。

于是瞪大眼睛的青花小猫有幸看见了自己的身体被变大的胖猫吞下去的全过程。

安顿好了花满楼的身体,泡芙把花小猫顶在脑袋上,溜溜达达的跑到了陆小凤的房间里去。

“陆小凤”一看到泡芙就兴奋的从床上跃了下来,两手按着地面跌跌撞撞的朝着泡芙跑了过来,泡芙急急忙忙的跳开。

“小青花,停下来!”

“陆小凤”乖乖的停了下来,一脸天真懵懂的看着泡芙以及她脑袋上的猫。

从来没有照过镜子的小青花其实根本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子,在它眼里,泡芙脑袋上的青花小猫只是一只从来没有见过的让它充满了好奇和新鲜的陌生小猫而已。

四条眉毛容貌英俊的男子,神态娇憨十足,天真又单纯,眼睛弯弯的,嘴角上翘,嘟着嘴巴,一伸脖子,十分乖巧、友好的对着青花小猫长长的“喵”了一声。

青花小猫表情震撼的望着他,青碧色的眼睛瞪得圆圆的,透彻明亮,难以形容的情绪从这双眸子里满满的溢了出来,他嘴角上翘,垂下了眼皮,似乎在极力忍着笑意,却没发觉自己松开了抱着泡芙脑袋的爪子,“陆小凤”脑袋一凑过来,他条件反射的后退,身体失衡,咕噜咕噜的从胖猫身上滚下来,“咕咚”一声响,栽倒了地板上。

泡芙看着摔了个四脚朝天的青花小猫,戳了戳惊奇又迷惑的“陆小凤”,缩回了指甲的肉垫子在他鼻子上摸了摸,又使劲儿拍了拍他的脸,沉声道:“干得好,小青花。”

虽然不知道哪里“干得好”了,但被夸奖的“陆小凤”还是兴冲冲的使劲儿在泡芙脸上舔了一下,幸福的叫唤:“喵~”>▽<

泡芙摸摸下巴,若有所思的自言自语:“为什么小青花在猫过敏的身体里后猫过敏就对猫不过敏了?”

“陆小凤”又舔了舔她,一个喷嚏都没打。

七童小猫反应迟钝的从地上爬起来,看了眼泡芙和小青花,的难得的有些脸热,虽然摔的不疼,但他竟然让这样的事情发生在自己身上,想想还是窘迫的很。

泡芙正在逗“陆小凤”玩儿,命令:“装死!”

“陆小凤”晃晃脑袋,舔了舔她:“喵~”

泡芙得意的想:所以小猫和口水泛滥的狗狗有本质上的区别,这么蠢的事情猫才不会干。

她转过头命令青花小猫:“土豪,躺下装死!”

花满楼沉默了一下,板着脸盯着她瞧:“喵。”

泡芙扭扭身子,甩甩尾巴,不好意思的用爪子轻轻碰撞青花小猫,微笑:“我只是开个玩笑。”她眯着眼睛,看着她爪子的推攘□体摇摇晃晃的青花小猫,动作顿了一下,吃惊的瞪大眼睛,毫无诚意的说道,“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然后她相当淡定的、使劲儿推翻了青花小猫,露出了一个充满了成就感的笑容。

花满楼:“……”他忽然预感到,在他变回来之前,会一直被她这么欺负下去。

他叹口气,决心不和她计较,他还不想被气死。

而且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办,绣花大盗。

陆小凤一定不能失约,所以他们错换了身体的这些人最好能够马上换回来。

沉吟片刻,花满楼抬起头,望着泡芙,道:“喵,……”

泡芙看着他,不情不愿的拿出了黑皮书翻开,指着她昨天念咒语的一页,装模作样的扫了一眼,合上,认真的说道:“各归其位的咒语是:耐心等待。”

青花小猫脸上露出深思的表情,似乎被目前的窘境给难倒了。

泡芙忽然道:“为什么不能让小青花假装猫过敏?”

大小两只猫齐齐扭过头看向了四条眉毛的“陆小凤”。

男人躺在地板上,衣衫凌乱,蜷缩着手脚,伸着脖子正使劲儿的往屁股后面瞅,清澈的眼睛里充满了困惑的神色:尾巴去哪里了?

泡芙:“首先我们要教给小青花的是——如何直立行走。”

花满楼:“……”。

车捕头坐立难安。

进王府之前,老白刀就被从他身上取了下来,小王爷对与他同行的白狐狸很感兴趣,他厚着脸皮装作不知道,又有和他有私仇的金九龄在一边煽风点火,“陆小凤”再不到,他可就支持不下去了。

无论小王爷怎么暗示,车捕头依然雷打不动的抱着陆狐狸一个劲儿的傻笑一个劲儿的点头,一个劲儿的嗯嗯嗯对对对,金九龄的笑容十分玩味,小王爷面上的表情已经很不高兴了。

太极都不会打的车捕头消耗完了小王爷的耐性,他沉下脸来,表情倨傲的说道:“车捕头,本王瞧着这只傻狐狸呆呆笨笨的,有趣的很,能不能让本王抱一抱它?”

呆呆笨笨的傻狐狸忽然很后悔,他为什么非要过来凑热闹?反正他现在又不是陆小凤?

可后悔也没用了,小王爷既然已经明明白白的把话讲了出来,车捕头还能拒绝吗?

就算想让陆狐狸跑,可做了一辈子人的陆小凤压根就不会控制这具身体,只怕还没跑两步,就又被抓住了。

车捕头呵呵笑,嘴里直说“好”,手上却没有任何动作。

小王爷似笑非笑的瞥他一眼,冷冷道:“金总管。”

金九龄会意,微微一笑,从椅子上站了起来,走到车捕头跟前,伸出手来,道:“车捕头,交给我吧。”

车捕头皮笑肉不笑的问:“金总管伤势痊愈了?小畜生喜欢挠人,特别是人的眼睛,金总管可要小心了。”

金九龄不但脸色难看了起来,被伤到还没有好利索的骨头也隐隐作痛起来,他看着车捕头,仿佛在看一个死人,声音依然柔和,眼神却带着说不出的阴寒和毒辣。

“承蒙关心,在下的伤势已经没有大碍了,车捕头只管放心,这畜生若是赶伤到小王爷半根寒毛,在下有的是教训他的办法。”

“畜生”陆狐狸的内心:“……”

两人之间眼神交汇,似乎撞击出了激烈的火花,气氛紧绷,空气中似乎也弥漫着一股火药的味道。

金九龄轻轻的笑了一声,不容拒绝的伸出了双手,意欲把陆狐狸抱走。

然而就在此时,因为灵魂上错身神态动作一直显得呆滞蠢笨的白狐突然从车捕头怀中跳了起来,利爪在空气里划过,留下一道白色的残影,金九龄手背上一凉,尚未感觉到疼痛,两只爪子已抓住了他的头发,还有两只爪子踩在他的脸上,那条看起来毛茸茸可爱非常的大尾巴狠狠的一扫,他的头皮、脸皮、手背同时火辣辣的疼了起来。

金九龄震怒,条件反射的挥手去抓,但他忘记了自己正在愈合的伤势,动作过猛,全身上下的骨头一阵阵的疼痛起来,他动作凝滞,白狐趁机逃跑,在小王爷的“快抓住它”的叫声中机灵的跑出了客厅,三两下消失在众人的视线中。

车捕头险些大笑起来,生生忍住,这样灵活的动作,除了老白还能有谁?!

一定是八筒猫!

她肯定已经想到了解决的好办法!

这么说,真正的陆小凤就要来了?

他一边高兴,一边假装着急:“哎呀,我的狐狸!”他跺了跺脚,大声叹道,“金总管,小白一向温驯,一定是你身上有什么吓到它了!”

阵痛未过,金九龄恨的咬牙切齿,却说不出话来。

这人极为能忍,遭此冲击和羞辱,面上却滴水不露,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缓缓的露出一个微笑,道:“小王爷莫急,在下这就着人去抓,只是不知小王爷是要死的还是活的。”

小王爷兴致缺缺道:“跑了便跑了,金总管继续招待客人吧,本王也不想看陆小凤破案了,你们自便。”他说完,甩了甩袖子,头也不回的走了。

等到小王爷一走,客厅中和乐融融的虚假好气氛顿时荡然一空,金九龄卸下笑容,一张俊脸如覆冰盖雪。

“孟伟,陆公子还没到,只怕是被事绊住,你出去迎接一下。”

六扇门的捕快,“三头蛇”孟伟,以及“白头鹰”鲁少华现今都在王府中,只等“绣花大盗”一出现,就将其“捉拿归案”。

孟伟不敢看金九龄的脸色,大气不敢出一个,恭恭敬敬的应了一声。

车捕头颇为不屑的哼了一声。

孟伟秃鹫一般狠毒的视线在车捕头脸上扫过,手扶在刀柄上,正要离开,鲁少华脚步匆匆的从外面走了进来,道:“金老总,陆大爷到了。”

陆小凤来了。

四条眉毛的陆小凤,以及那件他总是披在身上的大红披风,这两样东西一样都没少,陆小凤似乎还是金九龄熟悉的陆小凤。

除了一点。

他怀里抱着一只猫。

一只金九龄见过一次就再也不会忘记的胖猫。

在这只胖猫的脑袋上,还趴着另外一只猫。

金九龄自然也不会忘记这只猫。

不知是它稀奇的青花毛色,还有它在他手掌心里干过的那些事情。

除了陆小凤,来王府的五个活物中有四个都是金九龄不喜欢的。

那只他欲除而后快的狐狸精,已经跑了,他希望刚刚离开的孟伟能把这只狐狸的尸体带回来。

不喜欢的,还有一个人,两只猫。

现在金九龄决定连同陆小凤也一起不喜欢,因为他讨厌的三只畜生和一个人全都和陆小凤有关。

“你来了。”金九龄微笑,任谁也看不出他心里有多么的厌恶他们。

陆小凤脸上没有表情的看着金九龄,眼睛很大,很精神,也许是他的错觉,他总觉得陆小凤的样子看起来有些不知所以的呆,还有些不知所谓的傻。

金九龄当然不会只把这种感觉当做错觉,他警惕起来。

莫非他真的找到了证据?

陆小凤不声不响也不动,金九龄却不能让场面变冷,他笑了一下,道:“你不是想告诉我绣花大盗是谁吗?我记得你昨天给我传信,绣花大盗已经落网了,他人呢?”

陆小凤还不说话,倒是他怀里的大胖猫忽然懒洋洋的叫了一声。

一个白衣少年从外面跃了进来,身如飞燕,轻盈灵敏,衣袂猎猎作响,落在地上时却没有发出任何的声响。

他的轻功身法很俊,鲁少华手下几名年轻的不快忍不住叫了一声好,就连鲁少华也差点给这名少年鼓掌。

“绣花大盗就在这里!”少年石破天惊,昂首挺胸,下巴高抬,一双眼睛死死的瞪着金九龄。

金九龄看到这人的面孔时,瞳孔微微收缩了一下。

这是他第二次见到这名少年,第一次,自然是他作为绣花大盗抢劫常漫天时看到的,他一直担心这名少年是个遗祸,所以费尽心机的想要除掉他,甚至相信了二娘也许他是狐狸精的说辞,不惜花重金请妖道金世成来除掉他,但都失败了!

他担心的果然没有错,这人当真是个祸害!

金九龄却丝毫不见慌张,微笑道:“你又是谁?”

白衣少年自然是刚刚回归本体的老白,他大声道:“绣花大盗就是你!”

众人吃惊的看着金九龄。

金九龄闻言却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多么好笑的笑话一般,指着自己的鼻子不可思议的问道:“绣花大盗,我?”他看向陆小凤,忍俊不禁,“你听到这孩子说什么了吗?他竟然说我就是绣花大盗,你说好笑不好笑?”

一向很配合朋友的陆小凤这回却让金九龄失望了,他只是不声不响,眼神专注又单纯的望着金九龄。

金九龄笑容淡了:“莫非你也相信他的胡言乱语?”

泡芙:“小青花,点头。”

“陆小凤”乖乖的点点头。

金九龄道:“我信任你,是因为我一直把你当朋友。”他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失望的神情,似乎还有些受伤,闭了闭眼,再睁开时,目光中已是一片淡然,“好!既然你认为我是绣花大盗,不妨说一说你的证据吧!”

泡芙:“小青花,过去。”

花满楼:商量好的好像没这部分。

青花小猫眼神微妙的望着仍然在演戏的金九龄,心里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八童的咒语只起了一半的作用,老白回到了自己的身体里,可陆小凤却在车捕头的刀里。

破案的主角都不在,要怎么抽丝剥茧的揭穿绣花大盗的阴谋?

有八童参与到了里面,这件事还能正常的结束吗?

当然不能。

“陆小凤”听话的朝着金九龄走过去,金九龄皱眉看着他,并没有动,只是皱了皱眉,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一步,因为陆小凤离他太近了。

金九龄道:“你想说什么……”

泡芙表情淡定,把青花小猫从脑袋上取下来,抱在怀里揉了揉,荡漾的叫唤了一声:“喵~”

这声猫叫仿佛是一个特殊的指令,呆傻呆傻的“陆小凤”脸上忽然露出了兴奋的神情,眼睛闪亮亮的望着金九龄,屁股一撅,伸出舌头在金九龄脸上舔了一下。

“喵~”>▽<

所有人都被震掉了下巴。

陆小凤的清白阵亡了。

鲁少华众捕快的三观也在此刻彻底的粉碎了。

本质缺根筋的车捕头和老白楞过之后:“哈哈哈哈哈哈!”

金九龄震惊了好久,才被车捕头和老白爆发的大笑给惊醒,脸色涨红的跟猴屁股一样,嘴唇哆嗦了半天,指着“陆小凤”抖了好长时间没憋出一个字来。

泡芙微笑:“再来一个~”

“陆小凤”伸出了水淋淋的舌头又凑了过去。

金九龄大吃一惊,他的身体原本也不是不能逃得掉的,可骨头断裂的重伤岂能说好就好,他平时的每一个动作、就连说话声都又轻又慢,逃不及,更阻拦不及,又被再脸上舔了一下,才想起来还有一班捕快和王府的守卫在看着,恼羞成怒的叫道:“给我拉开他!”

这下子不等有人过来拉,在泡芙的指挥之下,听话又懂事的“陆小凤”立刻躲到了老白身后,老白被推了出去,被迫迎战一众捕快以及王府侍卫,场面顿时混乱起来。

金九龄擦了擦脸上的口水,气的全身发抖,他已经看出了陆小凤的不对劲,不欲在此多呆,恐生变化,道:“这名白衣少年就是绣花大盗司空摘星的同伙!抓不到,就当场斩杀!”

捕快们和侍卫们的招数顿时狠辣起来。

金九龄在鲁少华的搀扶下正要离开,车捕头劈手夺过一名捕快的佩刀,道:“绣花大盗!你哪里跑!给老子站住!”

金九龄冷冷道:“杀!”

鲁少华返身迎了上去。

金九龄不再观看,慢慢的走到了院外。

今天对他而言,注定不会太平。

这一路对他而言,更不是一帆风顺的。

庭院里站着一个人,一个女人,金九龄从未见过的女人。

黑衣如墨,身姿挺拔。

她很美,美的不像凡人,然而金九龄最先注意到的却不是她的容貌,而是从她身上散发出来的一股剑气,几乎是立刻就让他背后的寒毛竖了起来。

这是个可怕的女人。

金九龄的心沉了沉,能不惊动王府森严戒备的侍卫来到深院的,又岂是寻常人物?

若他没有受伤,还有自信全身而退,可他身上有伤,孟伟被他派去追杀狐狸,鲁少华和一班捕快侍卫们都被缠住,现在只有他一个人。

金九龄只能祈祷,这人的目的不是自己。

“姑娘是什么人?”金九龄柔声问道,“王府重地,还请姑娘快些离开。”

黑衣女子道:“我来杀人。”

金九龄道:“杀谁?”

黑衣女子微笑:“绣花大盗。”

金九龄也笑了:“绣花大盗是司空摘星,他下落不明,不过里面有一个他的同伙,正是那名白衣少年,也许你能从他嘴里问出绣花大盗的下落来。”

黑衣女子摇了摇头,只是微笑着,寒星般的眸子静静的注视着金九龄,却让他感觉到了一股无形的压力。

金九龄情不自禁的后退了一步,他视线晃了晃,眼前的黑衣女子忽然不见了。

天气阴沉,不知何时又起了一层淡淡的薄雾。

薄雾中骤然传来了一股强大的杀气,还有那股金九龄才刚刚遇到过,并不陌生的如山剑气,重重叠叠的压过来,金九龄的额头上留下了冷汗,他勉力抬起头,看向了杀气和剑气传来的方向。

透过昏昏沉沉、朦朦胧胧的雾气,他看到了一个身影,锋锐冷峻,白衣如雪。

金九龄看不到他的脸,只能感觉到这人身上那种森寒刺骨的冷意,透过飘渺虚幻的薄雾传递过来,明明冷的似乎可以把他的心脏冻结起来,可他的额头上、身上却有冷汗不住的留下来。

他张了张嘴,不假思索的喊出了一个名字:

“西门吹雪!”

他根本没有看见他的脸,也从来没有见过西门吹雪,可当这个人出现的时候,“西门吹雪”四个字就已出现在他的脑海中。

西门吹雪没有动,他冷冷道:“金九龄。”

金九龄脸色苍白,勉强笑了笑:“西门庄主莫非是来找陆小凤的?”

“不。”西门吹雪道,“我来找你。”

金九龄的笑容更勉强了:“西门庄主找我做什么?”

西门吹雪只说了两个字:“杀你!”

像每一个上了西门吹雪必杀名单上的人一样,金九龄也忍不住要问:“为什么?难道在下得罪过庄主?”

西门吹雪摇了摇头,他没有解释太多,他只对金九龄说了一个名字:“江重威!”

江重威是金九龄相交十年的朋友,现在却被绣花大盗刺瞎了双目,还丢了饭碗,可他却不知道,对他下此毒手的,正是他相交数十年的知己好友,金九龄!

这世上总有杀不尽的背信弃义之人。

西门吹雪要杀的正是这样的人。

他是来杀人的,不是来说话的,

金九龄忽然发现他已无路可走,西门吹雪不会听他的狡辩,他已决定要杀一个人的时候,就只有两条路可走,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金九龄忽然动了,他百炼金刚的折扇攻向了西门吹雪,人却已向后滑出了几丈远,他忍着巨大的痛苦,拼尽了全力,把轻功发挥到了极致,只希望能在渐浓的晚雾中逃过这一劫。

但他的折扇落空了,西门吹雪人已到了他的面前,他看见了西门吹雪的面容,却没有看见西门吹雪是如何是刺出这一剑的。

金九龄再也没有这样的机会了,因为他的咽喉已被刺穿。

他睁着眼睛,脸上仍然带着不可思议的表情。

剑j□j的时候,剑上还带着血,西门吹雪平剑当胸,凝视着剑锋,轻轻的吹了吹。

鲜血一连串的从剑尖上低落,然而西门吹雪并没有放下他的剑,因为他轻轻的吹出那一口气的时候,光影可照的剑身上忽然映出了一张笑脸来,秋水一般的盈盈双眸,正温柔含笑的注视着他。

西门吹雪:“……”

剑身上的笑颜消失了,他感觉到了一阵清风拂面而来,剑仍然是他的乌鞘长剑,仍然是绝世好剑,可却少了一些灵气。

西门吹雪归剑入鞘,抬起头,看着忽然出现在眼前的黑衣女子。

“乌鞘。”

乌鞘微笑:“主人。”

“……”

西门吹雪冷冷道:“我饿了。”

……

随着金九龄的死亡,战局已经结束,一众捕快和王府侍卫畏惧的看着西门吹雪,不知该如何是好。

鲁少华见大势已去,正想逃跑,被车捕头制住,没有金九龄扰乱视听,车捕头带上佩刀(陆小凤),押着鲁少华,拍着胸脯说会给一众人一个交代,领着众捕快收拾了金九龄的尸身,回六扇门中去了。

已离开王府的西门吹雪和乌鞘忽然听到后面有个声音在大叫:

“吃饭的等一等!”

一只眼熟的大肥猫,脑袋上顶着一只青花小猫,兴冲冲的奔过来,在西门吹雪充满了杀气的目光中,生硬的转了个弯,收回了快要踩上他鞋子的爪子,抱住他身边乌鞘的小腿,伸出一只爪子把脑袋上的七童小猫拎下来,举着小猫,严肃的说道,“他很饿了,求投喂……土豪会还你钱的。”

有生以来唯一一次也是第一次被一只猫“拎”起来的花满楼:“……”

一眼就看出青花小猫的身体中是谁的灵魂的乌鞘:“……”

西门吹雪忽然道:“拿着它。”

泡芙:“??”

乌鞘微笑着从泡芙怀里把七童小猫拿了过来,以一个安全可靠的姿势和距离托在掌心里,道:“好,你可以放心了。”

西门吹雪已经转身走掉,身影快要消失在渐浓的雾气里,乌鞘快步跟上,七童小猫端正规矩平稳的站在乌鞘的掌心里,望着已经傻在原地一脸“这和我想的不太一样”表情的胖猫,沉思片刻,抬起头,微笑,冲她挥了一下爪子。

泡芙脸裂了,脑子里轰隆隆的砸下来几个大字:

被——抛——弃——了——!

这时,一个气急败坏的声音从她身后传来:

“猫大人!你快让这只坏猫从我身上下来!”

翩翩美少年老白此刻已形象全无,狼狈万分,陆小凤版本的小青花抱着他的脖子,像只树袋熊一样紧紧的黏在他背上不下来,看到泡芙后,人类小青花欢快的“喵喵”叫了两声,然后亲昵的在老白已经湿漉漉脸上舔了舔,老白忍无可忍,见左右无人,“噗”的一声变成了狐狸。

老白得意:我这么小,看你还怎么让我背!

摔了个大马趴的“陆小凤”一脸茫然,看到身边小巧玲珑的白狐狸,一咕噜爬起来,揪着狐狸的耳朵一屁股坐在狐狸的背上,狐狸瞬时趴地上了。

这样竟然也忍心坐下来?!你这只蠢猫!

泡芙:我刚刚还在犯难,怎么英猫救土豪。

她迈着优雅的猫步,不紧不慢的走了过去。

老白:猫大人你是来救我的吗?(≧▽≦)

泡芙研究了半秒钟,蹲坐在揪着老白耳朵的两条胳膊中间,目光严肃的望着西门吹雪和乌鞘消失的方向:“出发!我们要去拯救土豪!”

“陆小凤”:“喵!”

已经被压扁了的老白:qaq

懒小樱扔了一个地雷

谢谢你们,么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