终于,望着萧风远去的背影,慕容美终于投入了父亲的怀中,泣不成声的道:“爹,我怎么办,我已经爱上他了,真的爱上他了。”

她的声音悲切,她也想要跟着萧风,但她的顾虑,却和司徒雷一样。因为自己都太弱了,要是跟着萧风只会成为他的累赘,她因为爱他,所以不愿让他为难。

但是离别却让她心酸,更因为萧风此去,不知何时归来,兴许永远都不会回来。她想要等,可是又害怕等,因为萧风的归途遥遥无期,自韶华到珠黄,她不知自己要等多久。

而她却已经决定无论多久,都要等萧风回来,这才是让她最为痛苦的事情。

她没有在离别前吐露出自己的真实心意,因为她不想让萧风存在牵挂,萧风未来将会成为传奇的男人,自己这样一个小女子,怎么可以成为他的绊脚石。

慕容海拍了拍慕容美的肩膀,自己女儿的心意,他早就看出来了,但正是如此,他才这样劝告:“忘了他吧,像他这样的男人注定了不走寻常路,你跟着他会很苦的。”

萧风对他而言,宛如亲生儿子,但是他却也不愿让自己的女儿去等一个不确定的未来。

慕容美楚楚可怜,大哭了起来,慌乱摇头:“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他的笑,他的冷,他的身影,他的面容,就像是烙印,已经深深烙印在我脑海之中,只要我不死,却都无法忘记他。”

“爹,我到底该怎么办?”慕容美再度问道,她已经意识到,自己可能会因此而痛苦一辈子,可是没有办法,朝夕相处、患难与共,萧风已经成了她生命中的一部分,她没有办法不爱她。

慕容海也只是叹息,不知该如何劝告,父女二人站在萧家之前,都是一脸的惆然。

......

“我们现在要去哪里,总该有个目的地吧?”出了边城之后,纳兰嫣然不禁问道。

“据说东方群域西南海域的有一处蓬莱仙岛,上居有一位青蛟老祖,如今快到他一千五百岁的寿诞,他宴请天下名门前往赴宴,我们不如就去那里吧。”萧风提议道,眼中闪烁着慧黠光芒。

“我看你是看上了蓬莱仙岛中独有的寿仙果吧?”纳兰嫣然毫不客气的讥讽道,一语道破萧风的心事。

蓬莱仙岛独产一种天材地宝,名为寿仙果,此果一百年开花,三百年结果,极为珍稀。据说吃下这寿仙果,便可延年益寿二十年,青蛟老祖正是因为常年食用这寿仙果,才能以区区武君的修为,活了一千五百年之久,却依旧精神矍铄。

而青蛟老祖在每年寿诞之际,也会将这岛屿才有的珍稀灵果用以招待天下名门,也只招待天下名门。

毕竟这样的天材地宝,可不是一般人能够有资格享用的,自然也唯有名门望族,无上大教,才有那样的胆量敢前去贺寿。

似萧风这样的泛泛之辈,也敢前去贺寿?你拿得出贺寿的宝物吗?

纳兰嫣然也是冷笑,道:“你可要知道青蛟老祖请的都是名门望族,你是吗?而且你身上有价值不菲的宝物作为贺寿之物吗

?”

“我不是名门望族,可你们两个是啊。到时候你就说我们是你的随从,那不就得了。”萧风呵呵笑道,的确对那个寿仙果很感兴趣,毕竟可以延年益寿的灵果,没有哪个人能够视若无睹。

而且青蛟老祖每年送寿仙果的事情早有听闻,反正是白送的,不要白不要不是?

“那到时候人家就算给寿仙果也只是给我们而已,又不会给你,青蛟老祖还没大方到随便将寿仙果送随从的地步。”纳兰嫣然不冷不热的道。

“我知道,只要他给你们倆就可以了,到时候你们把寿仙果给我不就得了?”萧风如此说道,原来想的是从这两姐妹手里拿寿仙果。

“我呸,原来是打我姐妹二人的主意,你还要脸不要了?”纳兰嫣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大声呵斥道。

萧风满不在乎的撇了撇嘴,道:“反正你姐妹二人命好,从小含着金汤匙长大,什么好东西都吃过,这寿仙果要不要也无所谓吧。我就不一样了,像我这样的穷人从小就没有吃过什么好东西,所以你们能够理解我的对不对?”

“我理解你个大爷,反正我的不会给你。”纳兰嫣然直接哼了一声,萧风的厚脸皮真让她无语,居然打算从她们姐妹二人手里抢寿仙果。

“知道你小肚鸡肠,我也没打算找你要。”萧风撇嘴。

“你说谁小肚鸡肠了?”纳兰嫣然顿时气不打一处来,一张俏脸变得涨红:“我可是知道的,你已经把我姐妹二人的百宝囊老子那里拿回来了,但是却没有还给我们,是私吞了吧?”

我连自己的东西都没找你要回来,你还说我小肚鸡肠?

萧风自知理亏,没有答话,反而对纳兰香香谄媚的问道:“香香,你愿意把你的寿仙果给我吗?”

“愿...愿意。”纳兰香香不明所以,缓缓点了点头。

“你怎么那么傻啊?”纳兰嫣然娇斥道,见到自己妹妹居然直接就答应了,也是来气,这个傻妞,人家说什么就什么,你怎么就那么好说话。

“我家香香这是人好,不像你那么小气。”萧风嘟囔道。

纳兰嫣然冷哼一声,懒得去理会他,自己妹妹不争气,害得她也丢了脸。

纳兰香香给而她不给,就显得自己小家子气了。

纳兰香香听到萧风如此亲昵的称呼她,也是小脸红扑扑的,略带羞怯的低下了头。

“走,我们去给青蛟老祖贺寿!”萧风面色柔和,大声的道。

......

远在那西南海域,一座仙山耸立海中央,只见雾霭弥漫,烟波浩渺,置于云里雾里之中,尽显神秀。

海中时有云气,显化异象,如宫室、城邦、人物、车马,历历在目,谓为海市,传言为蛟蜃之气所为。

这海市蜃楼,其实是青蛟老祖的护山法阵,若是冒然闯入,便是会迷失方向,沉没其中,用以迷惑敌人。

如今是青蛟老祖大喜之日,四方英雄皆是来贺,天空中道道身影正在望这里云集。

在山门之外,两条青蛟昂首立于海中,模样神武,长躯皆有数十米长。

而在青蛟之上,便是站着一男一女两个童子,一人扎着冲天髻,一人别着飞仙髻,手中各提一竹篮,这童男童女为接引之人,候四方来宾。

恰逢此时,天宇突现几个背生双翼的年轻人,手持银灿灿一钢叉,身上散发一股霸气,各个都很强大。

而在他们之中,一个男子最为显眼,与其他人不同,他头上顶着一个银冠,灿灿生辉,绮丽非常。

此子名为天狗,乃是夜叉王最得意的子嗣,年仅二十岁便已经是一命武将了,降龙伏虎之神通,移山填海之威能,为当今世上还有的旷世之才。

他们来到两个接引道童面前,高声道:“夜叉王今闭门苦修,无暇来此贺寿,特命夜叉太子天狗代为前来,祝青蛟老祖万寿无疆,寿与天齐。”

“有请。”童男童女皆是低头,开启法阵,一条隧道从两条青蛟的中间打开,夜叉一族便进入其中。

“天狗?他也来了吗?”有人惊疑。

“虽然夜叉王无法亲至,但是让最强大的子嗣前来贺寿,也是给足了青蛟老祖面子。”一些前来贺寿的人说道。

“听说了吗,天狗的好兄弟金乌一族的金焱前些日子闯下弥天大祸,弑父逃走,如今已经是被天下英雄追杀。”有人提起了这件事情,天宫素来与金焱交好,因为二人都是本族之中的翘楚,所以结拜为兄弟,同时名扬东方群域。

“自然听说,据说此事是被一个名为萧风的妖孽揭发出来,这才使得金焱身败名裂。”一人回答。

“就在半个月前,天宫曾经高调宣布,一定要亲手斩掉那个萧风,为自己的兄弟报仇。”

“我看悬,那妖孽也不是好惹的,连金焱都不是他的对手,不容小觑。”

众人便说便走,入了那蓬莱仙岛之中。

恰逢此时,一道昂长龙啸划破天际,一条百米巨龙横空而至,它浑身青芒璀璨,碧光滔滔,形态模样较于青蛟更加庄严威武,引来众人围观。

“什么,连太虚古龙也来了?”有人认出这强大的古族,乃是由远古传承至今,依旧没有没落,反而更加强盛。

在这条太虚古龙身上,站着影影绰绰的几人,为首一年轻头顶珠玉宝冠,身披玲珑宝甲,神态冷酷孤傲,身上却涌出一种磅礴大势。

“三太子敖广?”有人认出此人,乃是太虚古龙之中的三太子。

太虚古龙王年生九子,各个惊才绝艳,天纵之姿,龙生九子,此乃奇事,注定了太虚古龙一族即将走向鼎盛。

昔年,金乌一族诞生十只金乌,成长起来之后便是普天之下少有人能敌,就连大帝都可一战。

若是太虚古龙这九个太子成长起来,或许风采不会亚于当初的金乌一族,所有人都在推测,这九个太子资质如何。

那两头青蛟见了太虚古龙,都是发出哀鸣,它们并非真龙,如今遇到王族在此,自然惶恐,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