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疯了?!这价格已经远远超出了它的原本价格,你...你...”慕容美已经气得说不出话来了。虽然她也知道萧风这么做是为了她,因为自己透露出对这白玉芦荟感兴趣的想法,萧风才会出这样的高价钱去购买。

但她却并不希望萧风这么做,她虽然也爱美,也想要这白玉芦荟但她却不希望萧为了她花一笔冤枉钱,可是如今又急又气,但却又不好指责萧风什么,毕竟他也是为了自己。

“没什么,只要你喜欢,无论需要多少晶石,我都会将它买下来。”萧风柔和的道,面带微笑。

不得不说,他如今这笑容...很是迷人,令慕容美当即怔住了,此时她才开始认真的打量起萧风来了,这才发现原来这小子其实长得也挺英俊的。

因为曾经对萧风有偏见,她看萧风那是一百个不顺眼,现在偏见消除了,萧风身上的一些优点,就慢慢呈现出来了。

而后,慕容美像是想到了什么,羞涩低下了头,俏脸绯红:他这样说话,是想要表露什么吗?难道他......

“原来是为了女人。”轩辕胜从侧边看着萧风,心中暗道,见萧风为了搏红颜一笑,竟然不惜耗费千金,便是不禁生出鄙夷之心。

色字头上一把刀,乃是每个男人的大忌,这萧风连这都不知道,不足为虑。

本来这几天他心情郁结,总是想着是不是萧风将他愚弄了,可是现在看来,一个会为了美色而不惜掷出千金的人,必然难成大器。

他没有想到,萧风这么做只是为了弥补慕容美这么多年所受的委屈罢了,对于慕容美,他并没有半点非分之想。

同样的,萧风也不知道,自己一个不经意间的举动,竟然让轩辕胜对自己完全放松警惕。

“父母尸骨未寒,他就在这里挥金如土,不知他父母黄泉之下会不会死不瞑目。”段天云阴恻恻的笑道,对于萧风这种感觉行为同样不齿。

“别这么说,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更何况还是一个武力高强的女子。要是能够将她娶进门,那萧家可就有了一个大靠山了。”段鹏也是蔑笑的说道,极尽的嘲讽萧风。

“原来是想当小白脸,不过这也没什么,本来就是废物了,要是再不找个靠山的话,那以后日子就没法过了。”段风附和着说道。

这父子三人你一言我一句,都在发泄着这些日子以来在萧风那儿受到的羞辱,而萧风却还是跟没事人似的,压根就不予理睬。

在他看来,口舌之争实属多余,自己现在实力逊色于他们,被他们羞辱是理所应当。日后自己若是实力超越他们,杀了他们也是理所应当,无谓在这个时候争辩什么,那样只会让自己看起来跟他们一样可笑罢了。

“三千橙晶石第

一次、三千橙晶石第二次、三千橙晶石第三次,成交!”大金牙落下了木槌,宣布这白玉芦荟正式归萧风所有。

但他此时却也有些瞧不起萧风,本来看萧风气度不凡,成熟沉稳,必定是人中龙凤才对。可没想到这会儿就掷出千金只为换红颜一笑,虽然表面上没有表露出来,但是他心里其实也是鄙夷的。

接下来又紧接着拍卖出几件东西,但萧风都没有再参与竞拍,不是因为这些东西对他无用,而是因为他认为这些东西早晚要落入他的手中,现在就无谓花这冤枉钱了。

这些东西分别被司徒家、段家和轩辕胜拍得,是一件玄阶低级功法,一把宝刀和一颗丹药。

这三样东西价值与价格成正比,最终都被拍到了黄晶石百颗以上。

一颗黄晶石等于一百颗橙晶石,这样算起来的话,这一件东西就已是上万橙晶石了,够一般的寻常百姓一辈子吃喝不愁了。

而萧风恰好又与这三方势力不对头,与之交锋那是早晚的事,等到日后将他们灭绝一空,这些东西还不是要落入自己手中?

他也不心急,反正现在他也用不上这些东西,以后有的是机会把这些东西搞到手。

紧接着,最后一件拍品上场。

可就在那东西出现之后,一直平静坐在椅子上的萧风,终于是神色一变。

他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目光如炬,直勾勾的盯着那金盘,下意识的攥紧了拳头。

虽然只是很细微,可是就在刚才,他分明感觉到兽血的精气,且还极其的旺盛。也就是说,此次的拍品极有可能是妖兽的兽血,而一阶的妖兽兽血并不值钱,根本没人会出价购买,所以萧风几乎可以断定,这一次的拍品不但是兽血,而且还是二阶的兽血。

这对于自己而言,那可是有着莫大的效用啊,有了这二阶兽血,自己的修为极有可能再提升两个档次。

他眉头深锁,心中盘算着该如何将这二阶妖兽的兽血弄到手,自己现在明面上的就已经和段家起了冲突,对方一定会千方百计的阻挠自己得到这兽血的。

“萧风侄儿,你怎么了?”恰逢此时,察觉到萧风异样,轩辕胜出言问道。

闻言,萧风眼珠子顿时一转,计上心头,而后装模作样的往椅子上一靠,无力的叹了口气。

“萧风侄儿,你这是因何事而忧心?”轩辕胜也奇了怪了,不知这小子到底怎么回事,怎么说变就变。前一秒还春风得意的,后一秒就要死不活的。

只有慕容美在一个劲的翻白眼,因为她看到萧风这样,就知道他要坑害人了。

萧风无力的指了指玉台上的玉盘,哭丧着脸说道:“那上面有我想要的东西。”

“有你想要的东西?可是红布尚未揭开,你怎么就知道那里面是什么东西?”轩辕胜大惑不解。

萧风叹了口气:“实不相瞒,我最近偶得了一门功法,这功法尤为神奇,需以妖兽的兽血浇灌身体来达到修炼的目的,这段时间以来正是因为有这门功法,所以我的修为才能够突飞猛进。”

听到这里,轩辕胜的眼中顿时精芒炽盛,眼巴巴的盯着萧风,他千方百计想要套出萧风的秘密,却没有想到他竟然自己主动说出来了。

主动说出来是为了什么?为了坑你啊,傻帽!萧风心中冷笑,表情却还是失落。

怪不得...怪不得,我说他怎么可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内连续跨越几个境界,原来是这么一回事。

这样一来,就都解释的通了,妖兽的兽血的确是可以打磨人体肉身,起到修炼的作用。但这修炼方法太过危险,成功例子极为稀少,一个不慎就会被兽血熔化成渣。

且,越强的武者所需要的妖兽兽血品阶就越高,危险性也就越大,这也是为什么没有人愿意轻易尝试的原因,除非有一种特殊功法可以降低兽血的危害。

难不成萧风身上就有着这样的功法?轩辕胜狂喜,这样一来只要自己弄到那功法之后,自己岂不是也能利用兽血提升实力了?

萧风接着说道:“修炼那功法那么久了,我对于兽血的感应是极为明锐的,那必定是二阶妖兽的兽血。”萧风还是以一种要死不活的口吻说话,充分体现了他此时心情的失落与无助。

轩辕胜不解了:“既然如此,你应该高兴才对啊,为何还是愁眉苦脸?”

“轩辕叔叔你有所不知,这二阶妖兽兽血在边城实在罕见,其价格必然不菲。据我所知,其价格必然在五百黄晶石之上,而我萧家从父母过世之后,家业便是一落千丈,如今的萧家只够勉强维持日常开销,哪里还有闲钱可以这样消耗。”萧风唉声叹息的说道。

“所以即便这兽血是我如今所需,我也不得不放弃啊。”萧风“痛苦”的闭上了眼睛,就好像心灰意冷了一样。

可听到这话,轩辕胜就傻眼了:你丫的能再假一点吗?说的自己那么穷困潦倒,刚才还那么豪爽的掷出千金?你丫蒙谁呢?

再者说了,你萧家什么身份地位我不知道?就算只是吃老本你一辈子都不愁吃穿了,而且你父母去世也就这几个月的事情,你再怎么挥霍也不可能这么快就将家业挥霍一空吧?

你丫分明是想要让我出钱替你买!

轩辕胜活了几十年,从没像今天这么愤怒与无奈,见过无耻的,没见过这么无耻的。

他现在的表情很古怪,笑,笑不出来;怒,不敢表现出来;一张脸就好像揪着似的。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