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三人的面前,又重新放了一盆“珍宝杂烩”,热气蒸腾,芳香扑鼻。

三个人的表情皆是阴晴不定。

萧风怒视着许紫烟:“都是因为你,害得我不得不再花一百绿晶石,你个败家娘们儿。”

“还不是因为你太用力了,所以才会将火锅打翻。”许紫烟也不甘示弱,瞪着萧风。

“可恶,你们居然敢欺骗我。”金蝉子也怒了,这两个货儿果然没安好心,想支开自己,然后把这些东西全部吃光。

“咳咳咳...”萧风也是咳嗽连连,一脸的尴尬。

“不是这样的人呵?心凉透了呵?太伤心了呵?”金蝉子步步紧逼,瞪着萧风。

呵你妈个头!萧风真的很想这样回一句,但是一想到自己的理亏,只能忍气吞声。

“都是因为和你们在一起这么久,害得我的内心变得越来越不纯洁了。”金蝉子对萧风和许紫烟控诉着。

许紫烟和萧风顿时傻眼了,什么叫和我们在一起你的内心变得不纯洁了?你的内心从来就没有纯洁过好不啦?

“这也不能怪我,要怪就怪你师傅,难道你师傅没有告诉过你餐桌如战场吗?”萧风撇了撇嘴强词夺理的道。

“我师傅怎么可能会教这种东西,而且这一听就是你随口瞎编出来的好吗?”金蝉子愤怒的咆哮,口水喷了萧风一脸。

萧风一个劲的擦口水,表情很无奈,居然被发现了,难道这货儿在遇到“吃”的时候智力会直线攀升,没听说过呀,终究还是低估了他。

“我说的可是至理名言,你想想看,这个世界上有多少人吃不到饭所以才饿死,饥肠辘辘却连糟糠都尝不到,最终在无比痛苦之下死去,这是何等的悲惨。其实你误会我了,我是为了让你明悟这条真理,让你日后避免走弯路。”萧风苦口婆心的道:“你想啊,这样的至理,你从你师傅的身上都学不到,唯有我才能教你。”

许紫烟使劲的翻了翻白眼,不说话了。

“不用说了,我不会再相信你说的话了。”金蝉子直接扭过头去,萧风和许紫烟明显看到了金蝉子眼角的泪光,顿时都是一怔。

“你们太让我失望了,我原以为我们一起患难与共,你们就会把我当成自己人,哪里想到你们最终还是没有把我当成自己人看。”

“没那么严重吧...”许紫烟笑得有些僵硬,局势怎么往这方面发展了?一顿火锅引发的血案?

“怎么没那么严重!?”金蝉子一拍桌子,震得整个桌子都在打颤,令得珍馐楼的许多宾客都侧目望了过来。

金蝉子一把鼻涕一把泪,道:“从这一个细节之中,完全可以看得出来,你们根本没有将我当成自己人,就连区区一顿火锅,你们都要把我支开,然后自己两人独享美食。这不是排外是什么?在你们自己的心里,你们只把对方当成自己人,而我虽然和你们出生入死过,可我...终究只是一个外人!”

“这...”许紫烟和萧风面面相觑,实在想不到

金蝉子居然会是玻璃心,这么一下子就受不了了?

萧风连忙赔笑,对着掩袖痛哭流涕的金蝉子安慰道:“金蝉子啊,你是误会我们了,其实我对她都是这样的,刚才把你支开之后,我就想着把她也给弄走,我对你们是一视同仁,并没有分什么自己人和外人啊。”

一视同仁?亏你丫的还有脸说这话?许紫烟怒了,一视同仁会想办法把我俩都给支开然后自己独显美食吗?

但是现在许紫烟也没空和萧风生气了,现在首先要搞定金蝉子,别让一顿火锅破坏了他们之间的感情。

“是啊,这生儿子没屁眼的东西说得一点也没错,刚才我们并没有把你当成外人,一切都是天性使然,如果你觉得是我们的错,那我在这里给你道歉。”许紫烟无比诚挚的说道,但是听得萧风却是满头黑线,安慰人就安慰人,能不指桑骂槐不?

生儿子没屁眼...这也太歹毒了吧!

“你们说得是真的?”金蝉子抽了抽鼻子,一脸委屈的问道。

“当然是真的。”萧风也急忙附和,脸上的笑容有些僵硬。

“那你们给我道歉。”金蝉子认真的道,一双目光紧盯着许紫烟和萧风的脸庞。

“好好好,道歉。”萧风有些恼怒了,这金蝉子破事真多,一个男人搞得跟娘们儿似的,没完没了了还。

“对不起。”萧风说道,只希望这事赶快结束,他肚子都打鼓了,只希望快点能够尝到这美食,这都已经浪费了一锅了,这一锅绝对不能浪费。

“我也很抱歉了。”许紫烟也附和道,和萧风一起低下了头。

“好机会!”金蝉子顿时眸子一闪精芒,藏在衣袖之中握着筷子的手瞬间伸了出来。

“卑鄙!”萧风和许紫烟这才恍然大悟,原来金蝉子这个卑鄙的家伙是装的,刚才他们还觉得这个厚颜无耻的家伙怎么这会儿就变成玻璃心了,原来都是装出来的,怪不得,怪不得了。

“小爷我这叫做聪明,略施小计就将你们耍得团团转,接下来我看你们怎么和我斗?”金蝉子心里窃喜,筷子距离火锅已经越来越近了。

“无耻!”

许紫烟和萧风均是一惊,这家伙居然把筷子一直藏在袖子里面,导致他们一直没有发现,然后趁着他们低头的瞬间猛然出手,这样就省去了拿筷子的时间,这个时候萧风和许紫烟手上都没有筷子,要想阻挠谈何容易?

我擦他个大姨妈,这混账东西还真的是一遇到吃就智商翻倍啊,失算了失算了。萧风一个劲的懊恼着,突然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难道真的要出那一招了吗?

望着金蝉子那慢慢狰狞的脸,萧风终于狠下决心,一定不能让他首先靠近这珍宝杂烩,要不然就会由他彻底掌控,自己要再想吃到好东西就难了。

“啪。”

就在此时,两根筷子被丢在了桌子上,金蝉子和许紫烟都是惊愕了,而金蝉子也不禁停下了动作,有些不解的盯着萧风。

只见到萧风双手抱着后脑勺,嘴角抹过一

道讥讽之色:“区区火锅而已,我不吃便是了,为了一个火锅还要这么勾心斗角,实在是可笑至极。你们吃吧,少了我那一份,你们应该就够分了。”

这一下,金蝉子和许紫烟彻底怔住了,旋即有些狐疑的盯着萧风。

“真的?还是演戏?”金蝉子心里想着,对许紫烟投去一个询问的眼神。

许紫烟便回过去一个眼神:“不知道,不过不要掉以轻心,这小子老奸巨猾,不好对付。”

金蝉子一皱眉,旋即故意哈哈大笑:“不吃正好,那你这一份就归我了,说着就要夹起一块肉来。”

“呵呵...”萧风冷笑两声,但除此之外却又没了反应,让人真的以为他此时的真的生气了。

但是此时此刻,他却极力在用余角偷瞄,注视着金蝉子和许紫烟一举一动。这两个混蛋不会真的下得去筷子吧,这一次请客的可是自己啊,而且自己都已经摆出这样的态度来了,他们应该吃不下了吧。

见到萧风没有反应,金蝉子和许紫烟也不得不停下筷子,两人此时心中也多少有些不自在,毕竟萧风才是主人,连主人都被气得不吃饭了,他们又怎么好意思吃呢?

好,就这样,自己已经掌握了主场了,自己现在不动,他们肯定也不敢动。等一下只要自己随便找个理由缓和一下语气,便又可以动筷了,而且通过刚才的那件事情之后,他们应该不敢再惹恼自己,所以自己无论做什么他们也都只能忍气吞声。

萧风心中狂喜,自己真的是聪明绝顶,这火锅将会在自己的完全掌控之中,自己要给他们什么都可以!

跟我斗?你们还嫩了点!

“萧风,你怎么在这里?”然而就在此时,一道如银铃般清脆的声音在萧风的身后传来,一个美丽多姿的妙龄少女朝着萧风走了过来。

金蝉子直接就看傻眼了,愣了大概三四秒钟之后,旋即便对萧风投以敌意的目光。太过分了,又一个绝色美女,怎么你每回都能招惹这样的绝色美女?

坏了!萧风心道,这金蝉子开始产生逆反心理,没准等一下会恼羞成怒对他的火锅下手。

来者正是小爱,还有那个神秘男子,只是不知为何,那个神秘男子带着斗笠,看不清真容。

“好巧啊,呵呵...呵...”萧风笑得极其难看,心道:我的姑奶奶哟,你什么时候来不行啊,为什么偏偏在这个时候来,这不是要故意坏我的事儿吗?

“是啊,我们刚好路过此地,想找一处客栈吃饭,没想到在这里碰上你们。呀,你们在吃火锅啊?”小爱惊讶的看着那桌子上的火锅,居然直接就坐了下来。

小爱坐下,那个神秘男子自然也要坐下。

于是乎,萧风、金蝉子、许紫烟的脸都黑了,你们这也太不把自己当成外人了吧?我们在这里吃饭,你们连声招呼都不打就直接坐了下来。

旋即,金蝉子和许紫烟都对萧风横眉怒目,那副样子就像是在说:看!都是你的错,招惹来这么两个灾星,这会儿还得要给他们分一杯羹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