晨风法师对着彩练仙子一拱手:“还望彩练仙子能够网开一面,饶过萧风,日后我云鼓雷峰必有重谢。”

“他是你们云鼓雷峰的弟子?”晨风法师略微有些惊讶,旋即深深的看了一眼萧风,冷笑了起来:“你们云鼓雷峰的和尚什么时候开始不剃头发了?”

“彩练仙子有所不知,萧风是我云鼓雷峰的俗家弟子,此番我正打算带他回去见师尊。”晨风法师恭恭敬敬的说道,因为论辈分,他可是要称呼晨风法师为师伯的。

“正打算带他回去,那就代表他现在还不是你们云鼓雷峰的弟子咯?”彩练仙子面带微笑的问道,抓住了这一点。

晨风法师顿时心惊,自知失言,忙解释道:“虽然还未带他行师礼,但却已经将其当成了云鼓雷峰的弟子。”

“那只不过是你们自己的说法而已,既然他还没有开始拜师,那他就不算是你们云鼓雷峰的弟子,你的说法不对。”彩练仙子似乎铁了心要整治萧风,根本不听晨风法师所言。只要萧风目前为止还不是他们云鼓雷峰的人,那她就依旧可以对他为所欲为。

晨风法师的脸色顿时有些难看了,彩练仙子这分明是故意刁难,虽然说萧风还没有行拜师礼,但既然那是他们看上的弟子,那行不行拜师礼其实也没有太大的差别。

彩练仙子这么说分明是在往鸡蛋里头挑骨头,刻意不让他带走萧风。

彩练仙子说道:“既然他不是你们云鼓雷峰的弟子,那你们也就无权过问他的事情。”

被彩练仙子这么一说,晨风法师也有些发火了:“彩练仙子,你这样未免有些太强词夺理了吧?既然我看上了他,他也愿意入我法门,那拜不拜师也就只是一个过程而已,如今的他已经算是我云鼓雷峰半个弟子了,你这样百般阻挠,要对我云鼓雷峰的弟子下手,这样真的好吗?”

“想必你之所以会想要收他为徒,也是看上他的资质吧?”彩练仙子却不理会晨风法师的不满,而是如此问道。

“没错。”晨风法师也是直接回答,不知道彩练仙子这话是什么意思。

果然!

彩练仙子心中暗道,要是这样的话她就更加不能放任萧风离开了,既然云鼓雷峰看上了萧风,那若是就此饶他一命,日后以萧风的性格,肯定会忌恨他们的,以萧风的资质要是成长起来,以后对于他们万圣岩就是一个噩梦。

彩练仙子怎么可能让萧风活到那一天,她可不会蠢到放虎归山,今天无论如何都要将萧风除掉。

“那敢问彩练仙子能否饶他一次?我保证日后严加管教,决不让其与万圣岩为敌。”晨风法师开口说道。

“不能。”彩练仙子一口回绝,冷笑着回答:“别说他现在不是云鼓雷峰的弟子,即便他是,我也不会放过他的。晨风法师,你应该知道我师尊那老人家的脾气,她誓要那只狐狸精死,这才特意命我前来,可是这小子不知死活胆敢阻挠,而且还杀了我万圣岩那么多精英弟子,其下场如何不用我说了吧?”

“若是我饶过了这小子,回去后我又怎么和我师尊交代呢?换做是你,你会饶过他吗?”彩练仙子冷笑着问道。

晨风法师脸色顿时就不太好看了,所谓师命难违,换做是他,只怕也是不可能让萧风活下去。

但晨风法师自然不可能就这样妥协,冷声道:“即便你这么说,但我也不可能将他交由你处置,他是我们云鼓雷峰的弟子,无论如何我都要保他。”

晨风法师自然也是知恩图报,萧风他们救了他一命,如今萧风有难,若是他袖手旁观,那他还是人吗?

彩练仙子被晨风法师的话给气笑了:“晨风法师,你该不会忘记了你们云鼓雷峰现已经竖立了神渊境这么一个大敌了吧?我很好奇,万一这个时候你们再和万圣岩起冲突的话,那么结果会如何?”

晨风法师表情也是略微一僵,彩练仙子说得的确很有道理,若是这个时候再招惹万圣岩这个大敌的话,对于云鼓雷峰而言无疑是雪上加霜。

“我代表的是我个人,与云鼓雷峰无关。”晨风法师站了出来,萧风等人对他有救命之恩,如今他们有难,他自然也不能当作什么事情也没发生过。

“就凭你?”彩练仙子神色狠戾,逼视着晨风法师,也是大动肝火。

今天还真的是奇了怪了,如此之多的人不知死活,胆敢忤逆自己。

看来自己久不出世,这人都已经忘记了晨风法师的可怕之处了。

“就凭我!”晨风法师当仁不让,坚定说道,旋即并指点向虚空,一道乌光顿时从指尖射出,直奔彩练仙子而去。

“如意指!”晨风法师大喝,此乃他毕生钻研在绝学,一指点出,无坚不摧。

但晨风法师只是武王,之前又经历一番苦战受了伤,如今哪里会是彩练仙子的对手。

只见到彩练仙子不屑的一笑,只是随手的一拍,那道乌光便荡然无存,便说将她伤及,哪怕是给她挠痒痒的资格都没有。

彩练仙子再随手一翻,晨风法师就整个人飞了出去,而后摔晕在峰顶之上,完全丧失了战斗能力。

但是彩练仙子却没有选择杀晨风法师,无论怎么说晨风法师都是云鼓雷峰的僧王,多一事不如少一事。

“小兔崽子,这一下我看还有谁能救你。”彩练仙子阴恻恻的笑道。

“救我?我可没打算让任何人救。”萧风冷笑着道,他向来就不是那种会将自己性命寄托在别人手上的人,他也早就知道晨风法师不是彩练仙子的对手,所以他并不认为晨风法师能够从彩练仙子的手上救下自己。

“死到临头你还嘴硬!”彩练仙子声色俱厉,表情越发的冷酷。

彩练仙子一声冷哼,萧风顿觉自己的脑袋轰的一声炸成一团,犹如万道雷霆在他脑袋之中轰鸣。

彩练仙子的皇级威压,带来的可不仅仅只是肉体上的伤害,还有精神上的伤害。

萧风痛苦不堪,整张脸都已经完全扭曲了,额头上凸起数条青筋,看起来很是吓人。

但即便如此,萧风就依旧不肯跪下,哪怕此时他的双腿都已经完全扭曲打折了,看到这里,彩练仙子也是心里发寒,萧风承受着多大的痛苦她这始作俑者再清楚不过,可是他却能够完全的承受下来,而且不发出一声痛苦的吟叫,这让彩练

仙子感到有一些不可思议。

这个时候彩练仙子才真正的意识到,萧风也不仅仅只是嘴硬而已,而是这小子,真的拥有者不屈的意志。

彩练仙子此时心里也是有些不安了,资质不凡,意志不屈,且又对他们万圣岩抱以怨恨,这样的小子若是成长起来,将会是大敌!

如此就更加坚定了她要除掉萧风的想法,这样的人要是留在世上,日后会让他们万圣岩很头疼,甚至于可能威胁到他们的存在。

“老尼姑,你就这点本事吗?小爷我还受得了!”萧风现在依旧不知死活的挑衅着,却是已经浑身是血了,在威压之下,他感觉自己浑身都被碾压过一般,皮肤渗出无数血珠。

‘“嘴硬也只能趁现在了。”彩练仙子冷哼着道,却并不急于杀萧风,在将他完全杀死之前,要先将他折磨一番,这小子屡次言行都太气人。

萧风的身体无比的惨烈,鲜血淋淋,已经没了人形了。

“唰!”

可就在此时,一道金光从萧风的头顶猛然冲了出去。

彩练仙子大惊,道:“在这个时候晋升?”

她感到很吃惊,一般人在她的威压的压迫下别说晋升了,就连承受都已经是极其的困难,萧风简直是非人类。

“唰!”

然而更加吃惊的还在后头,就在彩练仙子为之诧异之际,又有一道金光冲出,同样是冲向高天。

彩练仙子已经说不出话来了,在短短一分钟连续突破两个境界,这可能吗?

在武者之中,哪个不是一步一个脚印,萧风却一步登天?

若非今日亲眼所见,她绝不相信眼前这居然是真的,萧风凭借着逆天的资质,居然一分钟之内突破了两个境界。

这大概是因为萧风的体质特殊,在血体神武决的淬炼之下变得更加强韧,同时在面对彩练仙子这个武皇的威压之时,身体承受了过大的压力,从而激发了身体的潜能,从而达到了突破的效果。

这就想好比是一个瓶子,在装满水的情况下,要么就是被撑爆,要么就是满溢出来。

而现在萧风就是满溢出来了。

彩练仙子眉头深锁,看着萧风的眼神,就像是在看待一个怪物。不行!不能继续玩下去了,这小子必须立刻除掉!

彩练仙子不敢再继续玩弄下去了,这小子太诡异了,还是尽早除掉,免得节外生枝,这个小子的危害程度不会逊色于那个狐狸精。

在远处,凤仙也是微微颔首,嘴角带着似有似无的笑意,自己果然没有看错人,这小子日后成长起来,无论对谁来说都是噩梦!

凤仙此时心情可谓是激动,即便她在短期内无法覆灭万圣岩,但只要假以时日,让萧风成长起来,万圣岩对她而言还不是手到擒来?

“不好,这老尼姑要对我二哥下手了!”金蝉子看到彩练仙子的举动,顿时大怒,要冲上前去。

但却被小爱拦住:“以你的修为,她弹指一挥间便可取你性命,你如何是他的对手?”小爱不愿见到金蝉子去送死。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