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告诉你,我是不会让这两个秃驴踏入我道虚天宫的。”月无涯有意要给萧风一个下马威,让他在自己的朋友面前难堪,虽然现在不能杀死萧风,但至少能够恶心恶心他。

月无求想要阻止自己弟弟继续说下去,因为他已经从晨风法师的身上察觉到一股王者特有的灵力波动,但是想要开口却为时已晚,月无涯早已是口无遮拦说了不该说的。

这一下,也彻底将晨风法师惹恼了,晨风法师哈哈大笑,声若洪钟,传遍整个道虚天宫:“难道这就是道虚天宫的待客之道吗?”

见状,月无涯也是隐隐的有些傻眼了,心想莫不是这老秃驴真的是什么僧王。

片刻后,一群人赶了过来,但率先赶到的却并非御神风,而是鬼丑。

见到来的是自己的师傅,月无涯和月无求都是略微松了口气。

再见萧风,鬼丑脸上的表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只是淡淡的瞥了萧风一眼,便对晨风法师二人问道:“怎么何事,何人在此喧哗?”

萧风哪能让晨风法师二人先开口,连忙插嘴道:“鬼长老,多日不见,别来无恙啊?”

“我和你很熟吗?”鬼老冷淡的说道,对于萧风倍感憎恶。

萧风却仿佛没有听出他话里的厌恶,依旧堆笑着道:“现在不熟,不代表以后也不熟,没准你什么时候开眼了,看我也就顺眼了。”

“你说我不开眼?”鬼丑瞪着萧风,勃然大怒,这小子居然敢当众辱骂自己不开眼,真是吃了雄心豹子胆了!

“我可没说,是你自己说的!”萧风摊开双手,一脸无辜的表情,旋即一摆手:“不好意思,我这有几个朋友,急着带去给宗主拜见,也就不再此继续逗留了,有时间弟子再亲自登门拜访。”

萧风故意提起他的朋友们,就是为了让鬼丑注意到他身后的晨风法师。

果不其然,被萧风惹恼了鬼丑岂能这么轻易的就放他过去?顿时怒喝道:“给我站住!”

晨风法师的表情开始有些不耐服了,先后被月无涯师徒阻拦,且在言语方面还故意对他不敬,他早就憋着一肚子火,准备在见到御神风的时候向御神风责罚一番。

“鬼长老,你还有事吗?”萧风笑吟吟的问道。

见萧风这般模样,鬼丑只恨不得一拳轰爆他的脸。

“你怎么把什么人都往我道虚天宫领?真以为这里是你家吗?宗主他日理万机,岂能接近一些闲杂人等!”鬼丑呵斥道。

晨风法师的眼角在听到“闲杂人等”这四个字的时候,剧烈的抽搐了两下。

月无求见势不妙,急忙上来要说话,但却又被萧风给抢先:“那依鬼长老看应该如何?”

“带着你的这些猪朋狗友,赶紧滚蛋!别打扰我道虚天宫的清静!”鬼丑冷冷道,心却也诧异萧风这会儿怎么服软了,之前不是都挺硬气的吗。

“放屁!我这些才不是猪朋狗友,这个是如来佛祖的大弟子,这个是云鼓雷峰的僧王,都是德高望重的人物,你却说他们是猪朋狗友,就不怕因此

而得罪两大佛宗吗?”萧风故作恼怒的道。

见萧风发怒,鬼丑大感得意,感觉自己终于是赢了萧风一次,阴恻恻的道:“你说他们是就是了?他们是僧王?我还说我是佛祖呢!”

德高望重?开什么玩笑,金蝉子之前的所作所为和德高望重有半毛钱关系?

萧风不说话了,因为他知道,到了这种程度,已经不用他说话了。

于是乎,萧风便往后退了一步,静静伫立,故意站在晨风法师的身后,一声不吭。

见状,月无涯师徒也都是怔住了。

却见此时,晨风法师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的,异常难看,盯着鬼丑看了好久,才颤颤巍巍的对他竖起了大拇指:“好胆!”

鬼丑居然敢自称为佛祖,这是对佛门的极度不敬,侮辱了四境佛宗的四位佛祖,同样也侮辱了欢喜佛。

鬼丑纵然再杀,也意识到情况不妙了,有些不解的盯着晨风法师,问道:“你是谁?”

“猪朋狗友!”晨风法师冷声道,显然是被鬼丑的话给激怒了。

这个时候,月无求知道自己要是再不说话就要出大事了,急忙凑到鬼丑耳边低语了几句。

鬼丑顿时表情大变,对月无求呵斥道:“你怎么不早说?”

月无求欲哭无泪,我倒是想说啊,可是你和萧风聊得那么“开心”,我几次想要说话都给你挥手制止了,我有什么办法。

“阁下可是云鼓雷峰的僧王?”鬼丑一改之前的桀骜,客客气气的对晨风法师说话,此时却也是冷汗直冒,自己在不经意间得罪了一个僧王?

想到这里,鬼丑立刻意识到了问题所在,略带恨意的盯着萧风,肯定是小子捣的鬼,他在故意诱骗自己上当。

“不敢当,在你眼中,贫僧只是猪狗一类,如何能够担当僧王这等名头。”晨风法师冷嘲热讽的道。

鬼丑欲哭无泪,这也不能关我吧,谁让你的打扮这么的“风趣”呢?

以往他所见到的僧王,哪个僧袍不是锦斓袈裟,一尘不染?可是眼前这个和尚,跟乞丐也差不到哪里去,碰头乱发,衣衫褴褛,既然身为僧王怎么也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影响吧?

“大师说笑了,佛门僧王乃是西天共尊,自然不能与猪狗这等畜生作比较。即便是我个人,对于佛门也是无比的尊崇。”这个时候鬼丑不得不溜须拍马,连对晨风法师的称呼都已经发生了改变,因为月无求说晨风法师很有可能是云鼓雷峰的僧王,而且从晨风法师如今这有恃无恐的态度来看,的确很有这个可能。

“说笑?谁和你说笑?”晨风法师神情顿时变得凶戾,对着鬼丑怒目而视,侮辱佛祖,晨风法师决不能容忍!

“你居然敢对佛祖不敬?口出狂言!你可知佛祖若是知你所言,会如何?”晨风法师逼问道,冷哼一声。

鬼丑冷汗直冒,若是欢喜佛知道他敢自称佛祖的话,只怕一番惩戒是绝对无可避免的。

鬼丑也意识到自己妄言了,不过那也是因为他并不相信萧风他带来的会是真的僧王。

此时,御神风这才姗姗来迟,当他看到萧风已经和月无涯师徒三人起冲突的时候,表情也是有些不悦。

这小子,都让他近期不要回道虚天宫了,这怎么又跑回来了。

不过很快的,他注意到了萧风的修为,居然已经是武将了。

这一下,御神风也有些错愕了,想当初萧风还只是武灵中期左右,这才短短几个月没见,这才武将接近巅峰了?这修炼速度太诡异了吧,就算是当年的素还真也没有这本事。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御神风立于场中,神色威严。

萧风等人敬畏御神风是宗主,不敢开口,可是晨风法师却不一样,他如今正是憋着一肚子的火:“你问我怎么了?我倒是想要问你们道虚天宫是怎么了!”

听到这话,鬼丑心想:完了!

“你是谁?”被晨风法师这样顶撞,御神风的脸色也不太好看。

“猪狗!”晨风法师直接如此回答。

萧风等人均是“噗嗤”一下,忍不住笑了起来。

“好好说话!”御神风冲着晨风法师训斥道,脸上的不悦之色更加明显。

“御神风,你好大的威风啊!”见状,晨风法师没有一丝的收敛,反而愈演愈烈,更加的愤怒。

先是月无涯这么一个弟子,然后是鬼丑这个长老,现在就连御神风这个宗主都对自己百般训斥,自己什么时候这么没有威信?

御神风表情微变,说到威风大,你这样直呼我的名讳才是真的威风大吧。

但这个时候御神风也意识到不对劲,对萧风投去询问的目光,而萧风却当作没有看到,将头扭到一边去。

“没想到道虚天宫经过素还真一事之后,非但没有一丝的收敛,反而更加肆无忌惮了,连我云鼓雷峰都不放在眼里了。”晨风法师冷哼着道。

闻言,御神风心里那叫一个苦,自己什么时候不把云鼓雷峰放在眼里,不过下一刻他却有所觉察的盯着月无涯师徒三人,却见到这三人均是低头。

御神风表情略显不善,知道这三个混帐多半又惹到萧风这祖宗了,无奈的叹了口气,对晨风法师询问道:“敢问阁下何处此言?”

“一个嫌我长得寒酸不配被称为僧王,另一个认为我该与猪狗为伍,甚至于自称为佛祖,这难道还不是对我佛门的侮辱?”

听到这话,鬼丑和月无涯同时打了个寒颤,不敢反驳。

御神风怒目圆睁,神色冷厉,目光在这师徒三人身上打量,这样侮辱一个僧王,这简直是在找死!

还敢自称为佛祖?这在西方群域可谓是大忌,即便是玩笑都开不得,鬼丑居然敢这般说?

御神风此时有着想要毙掉这三个混帐的冲动。

“看来你这道虚天宫也可以自成一派了,日后保不准西方群域会出现五境佛宗也说不定呀。”晨风法师戏谑着说道,一句话差点没把御神风给当场噎死,五境佛宗?他们哪敢啊。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