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就在萧风即将挥刀的瞬间,远处突然传来了一声暴怒之音。

“住手!”

一个老者从远空横飞而来,速度快到了极致,仅仅瞬间就到了眼前,一掌拍出,立刻有一道蓝光大手印冲来。

萧风面布惊骇,只觉得一股杀机袭来,不得不收刀往身后一跃,与此同时只听到一声巨响,乱石迸溅,他刚才所站的位置被那蓝光大手印一掌拍碎。

萧风跳出十米外,眼神冰冷,望着天空中那缓缓落下的声音。

那老者须眉皆白,拄着一根拐杖,样子老态龙钟,但是一双眼睛却极为犀利,就如同鹰隼一般,仿佛能够看穿人心,难以直视。

“四长老,他怎么会出现在这里?”慕容美大惑不解,也有着深深的担忧。四长老突然出现在这里已经很不对劲,且一出来就阻止萧风杀姬无双,那显然是与姬无双有着什么关系。

这老者是圣武门的四长老,名叫姬无命,本身已经是武将级别的武者,在圣武门中也是地位显赫。

骤然间,慕容美和司徒雷面面相觑,都从对方的眼神中看出了震惊,姬无命...姬无双...难道他们有什么特别的关系不成?

“三叔,救我!”

然而下一刻,见到姬无命的姬无双顿时一脸惊喜,大喊了出来。

听到这话,慕容美和司徒雷就彻底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姬无双和姬无命非但是有关系,而且关系匪浅。

见姬无双如此狼狈,姬无命更是怒火难填,姬家人何曾受过这等对待?

他怒目圆睁,凝视着萧风,冷冷说道:“哪来的黄毛小子,胆敢在我圣武门前欺我子弟,不想活了不成?”

萧风顿时眉头一皱,这老货一来就对他兴师问罪,全然不问青红皂白,分明是有意偏袒姬无双。

既然如此,他也无需客气什么,冷笑着回应:“你一来也不问问发生了什么事就对我兴师问罪,未免有失公正吧?”

他也听到了慕容美和司徒雷的对话,知道此人是圣武门的四长老,同时还和姬无双关系非同一般。

“难道说你的侄子是人,我们这些普通弟子就不是人?”萧风呵呵冷笑,简单的一句话,就将姬无命拉到了一个尴尬的境地。

现在这四周可是聚集着很多普通弟子,而且刚才也都被姬无双欺压过,正是恼羞成怒之际。本来看到萧风惩戒姬无双,都是挺高兴的,可谁知半路插上这么一个老梆子,打扰了他们看好戏。

紧接着萧风一一阵挑拨,这些心里就更不舒服了,凭什么他就可以为所欲为,任意欺凌他人,而我们适当的反抗都要招来祸事?

他是爹妈生的,我们就不是?姬家?姬家就了不起了?再如何牛气那也是在你姬家,这都到了圣武门了,还摆谱呢?

众人也都意识到姬无命根本就是在故意袒护姬无双,这样置他们于何地?这些人一个个对其是怒目相向,并且开始七嘴八舌的声讨起来。

“老梆子,你侄子是人

,我们就不是人吗?身为圣武门的长老,你居然徇私舞弊,故意袒护自己的侄子,你还要脸不要?”

“就是,如此不公,你枉为圣武门长老,圣武门的脸都让你给丢尽了。”

“凭什么我们被他欺凌你就不管不问,难不成圣武门现在也要巴结他人?若是如此,我们前来学武还有什么意义?”

“现在的圣武门,该不会是姓姬了吧?”

各种嘲讽声、咒骂声,不绝于耳,场面一下子乱糟糟的。所有年轻一辈的武者都心生逆反之心,显然对于姬无命的举动很是不满。

姬无命自己也是目瞪口呆,他是不知道姬无双到底做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情,让这么多人为之怨愤。

如今被这么多年轻人训斥,他这张老脸也有些挂不住,又羞又恼,恨不得将眼前这些人立毙当场。

但是显然他是不敢这么做的,要是真这么做了,那么就算圣武门都保不住他。他必然会遭到天下英雄的围杀,最终死无全尸。

他暗恼姬无双的愚蠢,竟然这么早就暴露和自己之间的关系,这样一来接下来无论自己说什么,只要稍稍倾向于姬无双,那么众人都会认为他这是在偏袒姬无双,他简直里外不是人。

随后,他眼神也带着怒意瞪着萧风,要不是因为这小子胡说八道,自己也用不着这么狼狈。

迟疑了片刻,姬无命还是决定对萧风发难,无论怎么说,姬家的威严不容侵犯,萧风既然伤了姬无双,那么就该付出代价。

“小子,我不管你是什么人,伤了我姬家人,就休想就此罢休。”姬无命狠狠的道,反正已经被冠以偏袒的名号,索性也就偏袒到底好了。

眼下已经是动了杀心,就算是顶着众人的压力,姬无命也要将萧风毙于掌下。

萧风无所畏惧,反倒是冷笑连连:“姬家当真的好大的威风啊,不愧为名门望族,照你这样说的话,以后就只准你们姬家欺负他人,不准他人有丝毫反抗是吧?”

“既然如此,诸位,那我们日后见了他们,就必须要绕道走了。姬家虽不是四大势力,可是这威风,可比四大势力要强了不止一倍。”萧风冷嘲热讽的说道,引起一大群的共鸣。

“可不是嘛,这等威风,放眼整个天风帝国谁能相比?”

“没想到圣武门居然是这样一个宗门,今日一见当真是大失所望,我看我等还是速速离去吧。这样的宗门,即便我们拜入其中,也是要备受欺凌的,这圣武门只怕还要以权势阶级论资格身份。”

越来越多的人产生逆反心理,甚至有些人已经准备离开了,对圣武门大大失望。

姬无命也没有想到,自己一番作为,竟然让那么多人对圣武门心生厌恶。这话一开口,在座的一些人就开始相继离开,队伍渐渐散去,浩浩荡荡,这阵仗和来时一样,简直就跟动物迁徙一样。

姬无命气得面色铁青,这要是让这些弟子都离开的话,那他们肯定会转投其他宗门的,这对于圣武门而言无疑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他对圣武门造成了这样的损失,门主肯定是不会轻饶他的,等下长老会一举声讨的话,他自己也必然不会好过。

“小子,我要将你挫骨扬灰!”姬无命愤恨的咆哮道,要不是萧风自己何须如此狼狈?现在所有人都因为萧风的煽动而选择了离开,此次回去之后自己必定会受到责罚。

“老狗,你尽管试试!”萧风勃然大怒,自知今日之事是无法善终,既然如此那就只能和姬无命硬碰硬了,要是打不过,尽管跑就是。

“老狗?”姬无命顿时气疯了,他地位显贵,无论是在姬家还是圣武门,哪里被人这样辱骂过?

“小畜生,等老夫抓住你,就把你的嘴巴撕烂!”姬无命咬牙切齿的说道,横飞而至,一只大手探下,灵气波动如潮汐般翻涌。

萧风大惊失色,只见到眼前一片昏黑,被阴暗所笼罩,姬无命的手好像瞬间长大了数十倍,就这样猛按下来。

......

圣武门内,位于一座灵峰在顶,整座山一片青翠,其中烟波浩渺,雾霭弥漫,散发着一种清冷和灵韵。

而在那山头之上,一个伶俐的倩影眺望远方,她看起来只有十一二岁的样子,扎着两个发髻,样子俏丽可爱,皮肤白皙如玉、吹弹可破,总在不经意间流露出一种空灵气息。

而在她的身后,几个圣武门弟子恭恭敬敬的站着,很自觉的距离她十步之远,从这一点不难看出这个小女孩地位尊贵。

突然间,她皱了皱娥眉。淡淡道:“这是怎么回事,这一届怎么就只有这么些弟子,与以往的招揽大会相差太多了。”

她看着山头只有那三三两两的一些人登山,总数加起来还不超过一百人,圣武门何曾面临过这样惨淡的局面,她觉得很不可思议,按理说这种情形应该不可能发生才对的啊。

就算是人数最少的时候,那也有个一千来人啊,可是这一届怎么就只有一百人不到呢?

“回禀师傅,似乎是因为四师伯故意袒护自己的侄子犯下的罪行,并且以圣武门之名惩戒其中一个前来参加招揽大会的弟子,因此而惹怒了其他弟子,使得他们愤怒离去。”一人这样回答道。

眼前这个小女孩,正是圣武门五长老,别看她年纪只有十一二岁,其实真实的年龄早已在五十岁。之所以会以一个小女孩的形体出现,是因为修炼了一种名为“返老还童术”的奇异心法,故此能够将自己的容貌一直保存在花季。

据说这心法是她年幼时无意间遇到的,本着好奇的心思修炼,谁知道一修炼就永远长不大了,一直到现在也是一样。

五十岁了,样子没有任何的变化,震惊了整个天风帝国,人称“妙心童姥许紫烟”。

所以许紫烟的身上总是会飘溢出一种与众不同的灵气,就像是天山雪莲一样,超凡出尘。

“什么?姬无命那混帐东西又胡来了?”许紫烟勃然大怒,忍不住骂骂咧咧。

那些弟子们也都是相视苦笑,知道许紫烟就是这脾气,一旦发飙就全无淑女姿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