祸乱癫狂毕生最大的心愿,便是能够和镇魔大仙站在同一个境界,而后杀死镇魔大仙。

但如今却有一个不知道从哪儿来的人,打乱了他的计划,抢先他一步与镇魔大仙齐名了。

祸乱癫狂心中的想法转瞬间被化作乌有,等候了数十万年,结果却让别人给捷足先登了,他自然会因此为之疯狂。

眼见局势已经无法掌控,群魔也都相继退走,面对祸乱癫狂,所有人都充满了无力感,他像是一座巍峨的巨峰,压在众人的胸前,导致众人喘不过气来。

“祸乱癫狂,就如此迫不及待想要取我的性命吗?”正当这时,一道宏大而深远的深远徐徐飘来。

听闻这一道询问,祸乱癫狂的眼眸顿时闪现刺骨的阴寒,豁然抬头,顿时看到镇魔大仙的身影徐徐呈现出来。

见到镇魔大仙骤然出现,鬼觉神知也是略微的松了口气,此时也就唯有他能阻止祸乱癫狂,要是镇魔大仙不及时赶到,只怕此处的生灵,也就荡然无存了。

原本这些魔榜大开,镇魔大仙是从来不会参加的,但是经过鬼觉神知上次那么一说之后,他对于这魔榜也是分外在意,想要来看看鬼觉神知所说的那人是否也会到来,却没有想到刚一到这里,便看到了祸乱癫狂狂性大发的一幕。

祸乱癫狂看着镇魔大仙,眼中有着丝毫不加以掩饰的怨恨,厉声咆哮:“你的命是我的,镇魔大仙,你的命是我的!”

见到祸乱癫狂如此失态,镇魔大仙也是倍感疑惑,对鬼觉神知投去询问的目光。

鬼觉神知无奈的叹了口气,没有说话,而是伸出手一指魔榜,镇魔大仙定睛一看,顿时也是眼眸一凝。

血刹如来四个大字,却直接浮现在他的名字旁边。

能够与自己齐名?镇魔大仙也为之诧异,终于知道祸乱癫狂为什么抓狂了。

祸乱癫狂紧盯着镇魔大仙:“没有人能阻止我杀你!没有人!我不会让这预言发生,在他出现之前,我一定要找到他,杀死他!”

祸乱癫狂拥有着很可怕的执念,邪恶非常,阴森恐怖,一旦开口,便有无尽的邪风呼号而过,直扑镇魔大仙而去。

“记住了镇魔大仙,你只能死在我的手里!”祸乱癫狂怒喝一声,拂袖离去,此事才算是暂告一段落。

而远处,听闻祸乱癫狂这一声怒音,却是忧色更重了,无端端的,自己就成为了一个魔主必杀目标,他真的是哭笑不得。

什么鬼觉神知,人人谣传的那么厉害,这个鬼觉神知就是个祸害,害得自己被祸乱癫狂针对了!

萧风此时对鬼觉神知可没什么好感,要不是他,自己也不用成为祸乱癫狂的目标。

“你怎么来了?”鬼觉神知对镇魔大仙询问道。

“心有挂碍,前来看看。”镇魔大仙如实回答。

“分身?”鬼觉神知再问,知道镇魔大仙本尊不可能会亲至,现在来这里的,不过是镇魔大仙的一个分身而已。

“不错。”镇魔大仙点头,反问:“为何会这样?”

鬼觉神知苦笑:“我怎么知道,我原以为他是能够将你改变之人,哪里知道他居然还是能够与你并肩之人,怪哉怪哉。”

镇魔大仙不说话了,眉头锁紧,在思索着什么。

“冥冥之中自有注定,罢了罢了,由他去吧。”鬼觉神知心中豁达,不愿再想。

但却想到祸乱癫狂对血刹如来心生憎恨,便问:“祸乱癫狂如今对那人怀恨在心,只怕不久之后便有举动,我们要旁观吗?”

“你的占卜数,可曾失败过?”镇魔大仙笑问。

“自然不曾!”鬼觉神知也是笑答。

“既如此,理他作甚。”镇魔大仙一声长笑,一挥太极拂尘,顿时折转身形,消失于虚空之中。

萧风暗暗称奇:“这便那镇魔大仙?果然气度不凡,宛若天人下凡。”

镇魔大仙给他一种从未有过的感觉,仿佛见他一眼,便能如感沐浴春风,说不出的舒泰。

直到镇魔大仙离去,那大道真威才缓缓消散,空气中依旧弥漫着仙灵之气。

祸乱癫狂已然离去,而剩下的几位魔主,却都是表情各异,尤其是和夜哭鬼灭神和九曲邪君,如今听闻自己将死,均是怒不可遏。

“血泪修罗,与我一战!”九曲邪君突然暴喝一声,疯狂朝着血泪修罗逼近,六指在琴弦之上狂乱拨动,道道邪魅刺耳的声音随之飘飞而出,冲入众人的耳膜。

“啊啊啊啊...”

不少人惨叫,七窍流血,九曲邪君的九曲音波杀,威力了得,以武尊之力发出,他

们无法抵挡,均是暴毙当场。

萧风与聂小倩等人均是顿觉身上千钧压顶,忍不住想要喷血了。

“护住心脉!”却在此时,老子大喝一声,祭出了一个紫金红葫芦,从上往下喷薄瑞彩,将萧风等人罩住。

聂小倩顿觉压力减弱,不由得惊奇。

“老梆子,身上的宝贝倒是不少,什么时候送给爷几件玩玩?”萧风戏谑着道,这宝贝居然可以抵挡住九曲邪君这个武尊的攻击,着实是不凡。

“聂小倩,贱人纳命来吧!”此时夜哭鬼灭神也是骤然发难,既然祸乱癫狂已经离去,此处再也无人能够制止他了。

夜哭鬼灭神已经从鬼觉神知的魔榜中得知聂小倩日后将会取代他的地位,他岂能接受?当即便要在此彻底抹杀聂小倩,决不让她有机会崛起。

聂小倩神色一变,有些紧张,毕竟夜哭鬼灭神实力高强,想要从他手中脱身,谈何容易。

然而此时,九千胜却陡然拦在夜哭鬼灭神的身前:“夜哭兄,这重开魔榜还未结束,你就这样当着鬼觉神知的面杀人,不太好吧?”

“九千胜,有你什么事?赶紧给我让开!”夜哭鬼灭神懊恼的呵斥,这九千胜多管闲事是出了名的,如今见到他出来干预,顿时怒火难填。

“不好意思,我与这几位恰好是有些渊源,也有些话要问这小兄弟,所以不能让你杀了他们。”九千胜摇了摇头,执意要阻拦夜哭鬼灭神,他需要萧风来为他解惑,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他被夜哭鬼灭神斩掉。

“如果说我非要呢!”夜哭鬼灭神冷哼一声,冷眸凝聚煞气,直逼九千胜而来。

“那也就唯有先过我这一关了。”九千胜直接拔刀出鞘,却听闻一声铿锵有力的刀声嗡鸣,像是神锋现世,惊艳当场。

九千胜手握刀刃,一刀却化为两把,九千胜左右持刀,气息凶悍,刚猛而霸道。

“双刀禅武!”

九千胜一上来便是全力出手,决然不给夜哭鬼灭神一丝机会。

夜哭鬼灭神直接怒了,若是以往,他绝对不敢和九千胜交锋,但此时知道自己命不久矣,夜哭鬼灭神也就肆无忌惮了。

“诸位,还望看在我的面子上,息事宁人罢。”就在此时,夜哭鬼灭神和九千胜的身边却传来了鬼觉神知的声音,鬼觉神知笑吟吟的落下。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