难道被关押了二十年之久,这萧风已经连最基本的判断能力都失去了吗?

“萧小兄弟,如你执意要报仇,本座也奈何不了你。但今日是论法大会,天下僧人皆是齐聚此地,你若要报仇,能否等论法大会过来之后再说?”如来佛祖也放弃劝说,既然萧风想要找死,那也是他的事。

萧风依旧冷笑:“我若是还是说不呢?”

“萧风,你不要太过分了,我师尊无论怎么说都是你的长辈,你若是不识好歹,休怪吾等不留情面。”见到萧风态度如此狂妄,迦叶尊者也忍不住开口斥骂,原来他虽然和萧风接触不多,但至少也认为他是个聪明人,但如今看来,却是自己高估他了。

“不留情面?我倒是想要看看你怎么不留情面?如来佛祖,难道你还打算和天佛尊联手杀我不成?”萧风冷笑连连,话语中满是不在乎,根本就没有将天佛尊和如来佛祖两位佛祖看在眼里。

看到这一幕,万僧皆惊,心中无不是暗叹,这个萧风果然是如传闻那般,狂妄无比,目中无人。

若是司徒雷被称之为狂徒,那么这个萧风就该被称之为狂神了。

“阿弥陀佛,杀你是不至于,但是本座会阻止你干扰这次论法大会。”如来佛祖也表明了立场,要是萧风执意要在今日出手,那么他也不介意出手整治萧风。

闻言,天佛尊露出的挑衅的神色,如今如来佛祖站在他们这边,即便萧风有天大的本事,都奈何不了他们。

“好大的口气,那我倒要看看你如何阻止我?”萧风神色一寒,怒目圆睁,昂然一喝,旋即三道身影陡然冲出。

从这三人出现之后,场中的气氛,就完全发生了改变。

震惊,诧异,恐惧,不可思议。

“三位巅峰武者?”法輪王口舌艰涩,心情沉到了谷底。

与此同时,如来佛祖和天佛尊两个佛祖也是神色大变,怪不得萧风敢只身闯入神渊境,原来是有这三位巅峰武者作为依仗。

“我刚才似乎听到有人对我的恩公不敬,是谁?站出来?”九千胜拍了拍自己的大刀,目露凶光,一股刀风直逼众人而来。

“武尊?还是一位刀尊?”众人吓坏了,眼前这位,不但是武尊,而且居然还是刀尊,而且看样子,连境界也不低啊。

这一下,神渊境是有难了。几乎同时,所有人心里都萌生这个念头。

如来佛祖也是一副如临大敌的模样,因为如来佛祖看得出来,九千胜的境界修为要高过自己不少,而且又是刀尊,自己对付起来,只怕是九死一生了。

而再看天佛尊这一边,几乎每一个人都是如丧考批的神情,这个刀尊执意要帮萧风的话,那他们神渊境就危在旦夕了。

而这刀尊既然称呼萧风为恩公,只怕是也难以煽动了。

此时此刻,所有人望向萧风的目光,都充满了敬畏。虽然不知

道萧风是用了什么手段收买了这个刀尊,但既然能够让一个刀尊为他卖命,那么他就拥有着令人恐惧的力量。

“就是那个老秃驴。”萧风没有说话,司徒雷反而是伸出了手指,陡然一直如来佛祖,毫不客气的道。

“你...”迦叶尊者顿时一怒,一个萧风也就够了,就连萧风的兄弟也是如此。

如来佛祖将正欲发作的迦叶尊者拦下,笑着与九千胜攀谈:“阁下不知出自哪方,为何插手我佛门之事?”

九千胜瞥了如来佛祖一眼,满目在乎的道:“大爷我出自镇妖塔,被关了几十万年了,至于为什么插手佛门之事,因为这小子将我带出镇妖塔,所以我就要为他卖命,他的敌人就是我的敌人,秃驴,你要是敢插手,那就别怪大爷刀下无情了!”

九千胜说话,终究是有些力度的,迦叶尊者这一次没有开口。被关了几十万年的人物,那即便是他师傅如来佛祖都要尊称人家一句前辈,更何况是他了。

九千胜的态度也很明显,要是如来佛祖胆敢插手,那他也就不会留情。直接就把狠话撂在那里,打消了如来佛祖还想要劝说的打算。

此时,萧风反而是讥笑了起来:“佛门之事?看来如来佛祖你是将神渊境当成一家了啊?”

“阿弥陀佛,对于本座而言,天下苍生均是一家,不分彼此。”如来佛祖打了个稽首。

萧风一声冷哼:“管你分不分彼此,我现在要杀天佛尊和法輪王这老小两个杂种,我只问你一句,是不是要插手?”

听到萧风这样辱骂,天佛尊和法輪王都是鼻子差点气歪了,但是这么多人,他们都顾忌颜面,不能和萧风互相咒骂,否则早就忍不住开口了。

“阿弥陀佛,既然对本座而言,天下苍生均是一家,那本座岂有见死不救之礼?”一句话,如来佛祖打算出手,并且打算站在天佛尊这一边。

这一开口,别说是萧风了,就连如来佛祖也都傻眼了。

“师尊,不可啊...”迦叶尊者也是惊呆了,那都是如来佛祖和萧风之间的仇恨,和他们没有半点关系,如来佛祖要是出手也不会是这个刀尊的对手,迦叶尊者担心如来佛祖会有什么意外。

如来佛祖摆了摆手,示意迦叶尊者无需多言,既然他已经有了这么一个打算,那就无论迦叶尊者说什么,结果都是一样的。

“既然你成心找死,那就怪不得我了。”萧风也动了肝火,本来他是不打算对如来佛祖出手的,只可惜如来佛祖爱不识相,你就算是不帮我,但至少不要帮天佛尊,可如来佛祖作出的选择,让萧风觉得失望。

萧风不耐烦的一挥手:“杀了他们!”

“慢着萧风,不管怎么说我大师兄都是你的弟弟,如此一来他的师傅就应该是你的师傅,你杀了他的师傅,你可曾想过我大师兄知道了以后会如何?”迦叶尊者抱着最后的希望,希望萧风能够收手。

“的确,金蝉子要是知道我杀了这个老秃驴之后,只怕也会怨我。”萧

风捏着下巴仔细的思考着,许久之后,像是想到了什么,面露狞笑:“那既然如此,就不要杀他,把他打残废就好了。”

“你...”迦叶尊者简直是气得快要一口血喷出来了,见过可恶的,没有见过这么可恶的。

但是萧风根本不给他多言的机会,直接猛然挥手:“动手!”

三位巅峰武者一起冲了出去,素还真和司徒雷也紧随其后,领着身后的数十人上向前去。

在法场内,那些和尚一个个是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都在犹豫要不要上去帮忙。

但萧风接下来的一句话,却让他们打消了这个念头:“这是我和神渊境之间的私事,各位若是能给我血刹如来一个面子,那我必然感激在心,但假若你们执意要插手此事,也休怪我手下不留情。”

见识过萧风所蕴藏的能量之后,再加上这一番‘赤’裸裸的威胁,哪里还有人敢上去阻拦。

但话虽如此,依旧是有一些拜入神渊境和大雷音寺的佛寺出来阻拦。

如此一来,神渊境毕竟是在人数上占据了优势,于是乎萧风这一边,便是渐渐落了下风。

与此同时,萧风嘴角抹过一道嗤笑,上下嘴唇顿时碰撞在一起,而后发出一声声低语。

“又来了,是妖声低吟!”有人反应过来,知道二十年前,萧风正是利用这妖声低吟唤来了无尽的妖兽,才险些害得神渊境覆灭。

而如今萧风再度使用这一招,立刻就被人注意到了。

原本萧风是无法自由的使用妖声低吟的,可是在被魔神蚩尤赐字之后,他身上的潜能便被完全开发。以至于如今使用这妖声低吟,对于他而言简直就是易如反掌。

那一声声艰涩难懂的字音,不断从萧风的口中传出,传遍四面八方。

“吼!”

一声兽吼,从远方天穹传来,响彻当场。

“万兽来了,快跑啊!”

一人大叫,看到远方已经齐聚上万头妖兽,朝着这一边疯狂迈进,那刺耳的兽吼,传入耳膜,像是要撕扯人的灵魂。

万兽所形成的妖兽兽潮是极为可怕的,有着排山倒海之势,所过之处,皆是一片狼藉。

这些和尚大多和神渊境没有什么深交,或者是拜入其他的佛宗,一见到这阵仗。便纷纷逃窜而出。

万兽加入战局,顿时让人数上落了下风的道虚天宫重新与神渊境拉平了差距。

而萧风找准目标,便直冲法輪王而去,在二十年前未能和这西方群域第一天才交手,在二十年后,萧风怎么可能放过这大好机会。

法輪王也不愧为西方第一天才,面对包括素还真在内的三位武皇联手围攻,都依旧不落下风。

可就在此时,他忽然察觉背后浮现可怕杀机,脑后浮现金轮法印,射出道道烈阳金辉,如太阳般的宏大浩瀚,不可估量,猛然轰向逼来的杀机。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