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演得好?”萧风瞪着眼,斥道:“你信不信老子一口口水喷死你丫的?”

“怎么了?”司徒雷有些委屈的道,这是怎么了,自己演的好也要挨骂?

“你那叫演得好?稍微正常一点点的人都不会被你骗了好吧?你还敢说你演得好,谁给你的自信?”萧风毫不客气的讥讽道。

“我...”司徒雷顿时语塞。

萧风哼哼两声:“就你这样还想要奖励?你差点坏了我的大事知道吗?一边玩儿去。”

“可是,怎么的你也得意思意思一下嘛,刚才我演的那么辛苦,你看我身上,都是黄泥土。”司徒雷邀功的道。

“得得得,就给你一点奖励。”萧风伸出进百宝囊,而后逃出一颗青晶石:“那,给你!”

“就一颗?”司徒雷怔怔,欲哭无泪。

萧风有些不解的看着他:“怎的,不够啊?要知道你们司徒家加起来都不值一颗青晶石啊。”

的确,一颗青晶石的价值就足以抵过一个司徒家,要是换做以往的话,那的确是不少了。

可是现在萧风身上可是有着近三万颗青晶石啊,简直就是一个暴发户了,这样的情况下才给一颗青晶石,这...也太抠门了点吧?

“老大,你不能这样啊,你这也太抠了吧?”司徒雷哭丧着脸,对于萧风的作为很是无语啊,见过抠的,没见过这么抠的,用铁公鸡一毛不拔来形容他还真的是一点也不为过。

“怎么,不要?那拿回来。”萧风伸手就要拿会那一颗青晶石。

“要要要,怎么不要。”司徒雷忙攥紧,哀叹了一口气,也算是认命了。

“这还差不多。”萧风哼哼两声。

而就在这时,慕容美也走了过来,直接对着萧风摊开了纤纤玉手。

“干嘛?”萧风有种不好的预感。

“我的那一份呢。”慕容美冷淡道。

“你的那份?”萧风眨了眨眼,问道:“慕容小姐,你刚才似乎什么都没做吧?”

慕容美眯着眼睛,有些危险的看着萧风:“谁说我刚才什么都没做,没看到我一直保持沉默没揭穿你吗?你是不是想耍赖啊?”

她可是看着萧风赚的瓢满钵满的,所谓见者有份,自己要是不分一杯羹,怎么对得起自己呢?

“耍赖?我看你才是想要耍赖吧?”萧风快要哭了,这明摆着是见钱眼开想打劫嘛。

“你不想给?”慕容美冷冷的盯着萧风。

萧风顿时一缩脖子,忙道:“给给给,没说不给啊。”

随后,萧风就又掏出了一颗青晶石。

紧接着,慕容美的目光就直勾勾的盯着那颗青晶石。

“啪!”

一巴掌过去,青晶石飞出十几米远,掉进了树丛里去。

“你干嘛,那可是青晶石啊!”萧风哀嚎,一颗青晶石的价值都是无限的啊,怎么能这么浪费。

“你少来糊弄我,我可不是司徒雷。”慕容

美很不满的说道,光凭一颗青晶石就想打发我?门都没有。

司徒雷欲哭无泪,又管我什么事啊?

“那你想怎样?”

“那把宝剑给我。”

“什么!?”萧风像是给人踩了尾巴似的,惨叫一声:“那可是上品灵器啊,我自己才用下品灵器,凭什么让你用上品灵器啊。”

“你这种人就只配用下品灵器,像上品灵器这种东西,应该是给我这样的人用的。”慕容美很认真的说道。

“我...”萧风为之气结,这女人说话总是那么刻薄,像是不气死人就不死心一样。

慕容美打量着萧风,呵呵冷笑:“当然,你不给也可以,那就不要怪我把你敲诈大夏公主的事情都给抖出去。”

“你好狠!”萧风咬牙切齿。

无奈,只好心不甘情不愿的将那把上品灵器寒水剑送给慕容美。

“老大,我...”司徒雷看到这一幕,顿时眼红,眼巴巴的开口,可还没等到他说话,萧风就已经爆发了。

“你什么你,你也想要?告诉你门都没有,再叽歪那颗青晶石也收回。”萧风正是憋屈之际,所以司徒雷一上来就撞枪口上了,被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

那么一把上品灵器,自己还没过够眼瘾呢,马上就易主了,他那个心啊,真的是拔凉拔凉的啊。

慕容美才不管,拿着那上品灵器,哼着小曲儿走了。

过了一阵,萧风也是一肚子火气的离开了,留下司徒雷一个人在风中凌乱。

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司徒雷哭笑不得,而后将目光投向之前被慕容美拍飞的那颗青晶石所落在的地方。

紧接着,他的脸色就变了变,简直是要哭了,我司徒雷何时堕落到如此田地啊?

可是想归想,他还是跟恶狗扑食一般扑进了那草丛里面去,而后直接就开启了疯狗模式,在里面展开了地毯式搜索,怎么也也要把那颗青晶石给找出来。

......

这么一段小插曲并没有打乱招揽大会的进行,时间一晃六天过去,明日就是招揽大会的正式开始日期。在这段时间内,已经有近万人死在乱斗之中,这些人是来自天风帝国各地的武者,为了能够在大会中夺得一个好名次,而展开了无比惨烈的战斗。

此时此刻,整座灵峰都弥漫着一股血腥之气,纵然护山阵法在第一时间将那些尸体运送出了圣武门。可是因为杀伐过重,山中还是或多或少的留下了这样的气味,惊得一群鸟兽飞逃。

“你们当初就是在这么惨烈的情况下,进入外门的?”在一处山坳上,萧风对司徒雷和慕容美问道。

在这短短的几天时间里,他见到太多太多的杀戮与死亡了,他万万没有想到,这圣武门的招揽大会,竟然也会如此惨烈,牺牲了近万名武者。

经过萧风这么一说,慕容美和司徒雷就像是回想起当初的一幕幕,依旧是一副心有余悸的样子。

“我们因为是入外门,所以还好一些,那些打破脑袋想要挤进内门的,才是真正的凶残。”慕容美警醒道

:“可以说每个前来参与招揽大会的弟子都是奔着内门的目标去的,可来参加之后,却发现那目标是如此的遥不可及,往往不得不放弃。”

“想要入内门的弟子成千上万,可每年真正能够进入内门的弟子,才不过数十人而已,有多么残酷可想而知。”慕容美叹了口气,嘴角抹过一道轻嘲:“当初的我们也不知天高地厚的想要进入内门,可到后来才意识到那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情,因为竞争太过激烈,武师境的武者数不胜数,我们区区武士根本无法匹敌,所以只好选择留在外门。”

很多弟子都是奔着内门去的,可是试炼开始之后,才意识进入内门竞争有多么的激烈与严酷。内门每年也就几十个名额,这几十个名额要数万个武者来分,那明显是僧多粥少不够分的。

一些特别的自信的天才或许会继续选择入内门,而大多数人为了保全性命,则大多会选择退出或者退一步入外门。

慕容美现在告诉萧风,就是要他清楚的知道,他将要面对是局势有多么严峻,用举世皆敌四个字来形容那是一点也不夸张的。

不过到了这个时候,他们已经不再怀疑萧风的实力了,当日挫败姬无双的场景历历在目。连那样的天才萧风都能够将其击败,想来想要入内门应该不算太难。

一夜无话,三人伫立于那山坳之上,一动不动,犹如石雕。

萧风面色淡然,目光注视着东方,他不动,慕容美和司徒雷二人自然也不敢动,就这样静静站着,自始至终没有一个人开口,因为他们生怕会打扰到萧风的思绪。

在这段时间内,有些不知死活的人前来袭杀,可都被慕容美和司徒雷以雷霆手段击杀,一夜悄然而过,不知不觉已是旭日东升。

而随之那第一缕曙光落在大地上,那些隐藏在暗处如野兽般四处搜索猎物的人也现出了身形。

“走吧,我想今天应该会非常热闹才是。”萧风终于开口,面带微笑,目光如炬,眼神中却透着炽盛的战意。

今日,便是英杰齐聚之日,天才会面之时,而在这个时候,萧风就有了能够重新证明自己的机会。

废物这个称号,他已经背负了太久太久,只要今日一战之后,就可以彻底洗刷。

在那山顶的空地上,浩浩荡荡的站着近千人,他们都是从大乱斗之中幸存下来的人。到了这个环节,他们就已经有了能够进入外门的资格,只是要看他们是否愿意罢了。

在这人潮中,有几个人是格外的扎眼的,令人想要不注意都难。

其中一位是身着紫衫,紫金冠,气质闲雅的男子,人称玉面公子杜笙歌。

此外还有一个身高三丈有余的巨人,肩上扛着一柄巨锤,头上带着一个巨大的铁头盔,袒胸露乳,也是天风帝国的人杰,人送外号铁锤巨人江东满。

萧风也独自飘然落下,因为接下来是他们这些新弟子之间的战斗,慕容美和司徒雷身为圣武门的弟子不能插手。

见到他到来,所有人都投以或是惊疑,或是畏惧,或是漠然的目光。

“他就是将姬无双击败的那个小子?看不出有什么出奇之处嘛。”有人这样说道。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