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妃 1初会 名 3G 网首发

大夏朝,建恒二年六月十三。

夜风轻轻地吹着,吹不开夏日的炎热,也吹不走那些悄悄私语——后宫上下都在议论同一件事:皇帝召鸢令仪席氏侍寝了。

这事说来突然,甚至显得有些荒唐。鸢令仪入宫两个月了,再过去的两个月里,众人都拿她当笑话看。

悔了与亲王的婚约非要入宫,若不是皇帝素来敬重她父亲,必定不会答应这样的事。入宫后的这两个月里,她每日都要去宣室殿求见,却是至今没见到过皇帝一次。昨天,又在皇帝去见她的宫中主位杜充华时,闯了杜充华的殿……

说起来也是大将军的嫡长女,正经的贵女,争宠争到这个份儿上,让众人觉得太可笑。时有性子直些亦或是说话刻薄些的人冷嘲一句:“一个哑巴进了宫门也想争宠了。”

也不乏有心善些的人叹一句:“生得那样美,可惜了是个哑巴。”

席兰薇在长汤中,只觉神思恍惚。

热气氤氲了一室,水明明是暖和的,她却还是觉得浑身冷极了。

皇帝怎么会……

她一直觉得皇帝厌极了她,且也知道他厌她的原因——她在婚事初定的时候悔了婚,吵着闹着要入宫,逼得她父亲舍下脸去求皇帝,皇帝自然认为她三心二意水性杨花了。就连这“鸢”字封号,大抵也是意指她如纸鸢般摇摆不定。

侍寝。进宫的时候,兰薇还以为在这种厌恶之下,自己一辈子都不会接触到这两个字了。

手不自觉地探到后背,触到一处伤痕,在令人无比放松的水中还是陡有一痛。这是昨天刚有的新伤,杜充华气极了罚的,治她乱了宫规触怒圣颜。打得颇狠,回宫后秋白和清和哄着她不让她看,她还是悄悄照了镜子。一后背的鞭痕,青一道紫一道地铺着,可怕极了。

皇帝必定不会喜欢……

席兰薇深吸了一口气,挥开这种想法,反正他本来也不喜欢。

想在水中再加一把花瓣,那盛着花瓣的篮子放在池边较远的地方,兰薇伸出手去没能够到。旁边的一个宫女仍是眼观鼻、鼻观心地只作不见。兰薇蹙了眉头,皇帝的心思如何在这些宫人身上体现得明白。又伸手够了一够,那宫女可算有了些反应,却是抬脚轻一踢,将篮子踢得更远了,冷言冷语地道出一句:“令仪娘子也该起身了,若是让陛下等得不耐,娘子得不偿失。”

沐浴毕,踏上煖轿,被宫人送到宣室殿去。她每日去求见、一连求了两个月无果,最后竟是以这样的原因走进宣室殿……

走进寝殿时,皇帝尚不在,宫人们在旁躬身肃立着,安静得向一尊尊雕像。

席兰薇环视四周,这里虽是寝殿却还是庄严沉肃,好像压得她有点喘不过气来。

宫中的很多地方都是这样,让人望而生畏,让她偶尔会想,自己是不是选错了?

倒也……算不得错吧。重生一场,也许是上苍的垂怜;但重生到那个时候,也算是捉弄了——那时她正临嫁,嗓子已被药哑,哑得一点声音都发不出。悔了与越辽王的婚约,普天之下大概没什么人再敢娶她了;就算嫁出去了,一个哑巴在夫家必定过得艰难。

还不如入宫,凭着一个位份好歹能勉勉强强活下去。左不过没有圣宠,活得凄惨些。

最要紧的,逃开与越辽王的婚事,她自己未必会比前世更凄惨不说,还不会搭上父亲的命。

席兰薇长沉了一口气,在压抑中又把这些想法对自己重复了一遍,说服自己这一步无错,且不能悔。

等了许久,门外可算传来一叠声的问安,席兰薇心中一紧,疾步迎到殿门口去。低垂着首,在目光刚刚窥见那一抹玄色时就俯身拜了下去。但是问不了安,心知皇帝是知道她说不出话的,应是不会怪她,心里却还是忐忑得紧。

半晌无声,兰薇压着不断涌起的惧意维持着平静,终于听到一声:“免了。”

起身间,禁不住抬了眼,视线扫过面前帝王,只短短一瞬又立刻低下头去,心跳得慌乱。这张脸,她上一世时也曾见过,只是不曾看得如此真切过……他和越辽王六七分像,同样的身姿挺拔、眉宇如墨、鼻梁高挺。又好像和越辽王完全不同,少了闲散多了威仪,直有一股气势强压过来一般,不知不觉中彰示着帝王身份。

霍祁淡睇着她,知她昨日刚受了罚,尚显得有些虚弱,白色的中衣裙衬得这份虚弱更明显了些。清素淡雅的脸上羽睫低垂着,乌发轻绾,沉沉静静地立在自己面前,面容美得就好像……一块无瑕美玉。

无瑕美玉?想及此便有一声轻笑,觉得这四个字安在她身上实在荒谬极了。“美”是真的,却绝不是“无瑕”。

“进去吧。”霍祁微沉了口气,说着便径自提步往里走了。

看着他走向床榻,席兰薇一颗心跳得愈发厉害,步子移得艰难。很快,他走到榻边回身坐下了,兰薇却还离着他五六步远。

皇帝打量着她大气都不敢出的样子,微一挑眉,沉沉的问话声带了几许嘲讽:“你害怕?”

席兰薇脚下一顿,如实地点了点头。

“呵。”一声轻笑,霍祁站起身,一步步走近她,毫无怜香惜玉之意地猛然伸手一挑她下颌,“一连求见了两个月还罢,昨日连杜充华的殿都闯了,还装什么胆子小?”

他果然也以为她是为了争宠。

席兰薇往后退了小半步,避开他的手便跪了下去,霍祁淡看着她:“干什么?”

兰薇侧过首,视线投向不远处的案几,上面有笔墨纸砚。

霍祁明白她的意思,她是有话要说,但只能写出来。心下却是不耐烦,本来就有的厌恶让他更没耐心去等。眉头皱起,漠然回了她一句:“说错你了?”

兰薇轻怔,没点头也没摇头,默然以对。

皇帝缓了口气:“如是没错,还有什么可说的?朕明日还有早朝,先睡了。”

居然是连理都懒得再理她的意思,甚至都用不着她服侍了。席兰薇心里一沉,在他转身间倏尔伸手一拽,紧攥了他的衣摆。

霍祁眉心一跳回过头来,冷眼看着她,紧抿的薄唇轻启,吐出两个字来:“松手。”

就分明地看到兰薇眼底有了慌意,手上颤了一颤但始终没松开。最终,挣扎着抬了头,满是乞求地动了动口型:“陛下……”

“松手。”皇帝重复了一遍,添了两分不悦,明显是烦透了她的意思。席兰薇仍是未动,手上好像还攥地更紧了。

二人就这么僵持住了,一个不松手一个走不开,少顷,霍祁倏然扬起手来,作势要打她。眼看兰薇脸上一白,下意识地别过头去躲避,手上却还是半点没松力,宁可挨了这掌掴。

也是够倔……

霍祁心里都气笑了,总不能真动手打她。原是这两个月被她烦得够呛,召她来便是想让她知道适可而止,不要再死缠烂打了,实在不想跟她多废话,也无所谓她到底想说什么。但眼下……一直被她这么拽着也不是个事,放下手,看着她满脸的惊魂未定之色,冷冷淡淡地道:“你求见了两个月,最好给朕个合适的理由。”

兰薇低了低头,明白他的告诫是什么意思,也知道这其中夹杂着怎样的讥讽。如是一个说不过去的理由,她这争宠争到不择手段的名声算是洗不掉了。

霍祁沉吟片刻,终于点了头:“去吧。”

倒要看看她会写个什么理由给他。

兰薇一叩首,起身时面上那一抹分明的欣喜让双颊泛了淡淡的红晕,欣喜得让霍祁心中莫名一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