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晓伟疯了,他真的疯了,他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好像生命在她手里就像是稻草一样低贱。他现在的表情是扭曲的,他恨不得杀掉世界上所有阻挡他的人。这个可怜的人贩子已经丧心病狂到了极点。

“你真的疯了。”我说,“如果你想让我们陪着你一起死,至少你要给我一个足够的理由。”

“理由?”周晓伟看着我说,“你想听理由是吗?好,那我现在就给你理由。这个海岛上没有人,就咱们三,你不是想听理由吗,那我就告诉,你阻挡了我的财路,那我必然就要你的命!”

“那你不应该让雯雯和我们一起死。她是无辜的。”

“不!”周晓伟撕心裂肺的喊着,“她不是无辜的,当初如果不是你阻挡我睡了她,千方百计的保护她,我现在怎么可能抓住她?啊?哈哈,你不是想保护她吗?她是美女,是啊,好美哦,你来呀,你来保护她!”

周晓伟用匕首走雯雯的脸上划出了一道血印。

雯雯疼得几乎喊叫出来,但是嘴里却说:“叔,你一直都在保护我吗?”

“雯雯你不要说话,我来和他谈,你千万不要惹怒了他!”我对着雯雯说。

雯雯仿佛不顾我的劝告,仿佛放松了所有的情绪一样,她说:“叔,原来你一直都在保护我,都在认真的爱着我,是吗?”

“是的。雯雯,你不要说话了!”

“叔,谢谢你,叔。”雯雯笑了,虽然她的脸上被划出了一道伤痕,但是她似乎一点都不痛,她笑着对我说:“叔,我爱你,我真想为你生一个孩子,但是我真的无法做到了,叔,下辈子吧,下辈子我一定替你生一大堆的小孩,围着你转。”

“雯雯,我知道,我都知道,你不要说话了,周晓伟随时都有可能伤害你的!”

雯雯摇摇头:“叔,我知道在我被她抓了的时候,就知道我跑不了的,这是我的宿命。叔……”

我不管雯雯,对周晓伟说:“有本事你冲我来,你放了雯雯,不然的话,我们谁也不好过!”

周晓伟说:“谁也不好过?哈哈,你让谁不好过呢?齐

瑞,你不是挺厉害的吗,来呀,来救她呀!”

“周晓伟,不管你提什么条件我都答应你。”我妥协了。

周晓伟大笑,说:“真的吗,哈哈,我这里有匕首,你用匕首扎自己的大腿吧。哈哈,我最喜欢看这个了。”

周晓伟真的扔了一个匕首过来,我捡起来,却听雯雯大叫:“叔,你别理他,叔,不要扎!”

我问:“周晓伟,是不是我扎大腿了,你就放了雯雯?”

周晓伟大笑:“是啊是啊,不过不是扎大腿,你扎自己的心脏吧,哈哈,你扎了,我保证放了你的女人,我要她干嘛呀,是不是……”

“好!”我说,“如果你不兑现你的诺言,我做鬼也不放过你!”

我真的要扎下去,却听雯雯大叫:“叔,你疯啦,她骗你的!”说完,雯雯猛的挣脱了周晓伟的控制,但是疯了的周晓伟立即对着雯雯的后背,猛的扎一了一刀!

胳膊长的匕首从雯雯的后心里扎了进去,穿透了她的胸膛,在她前面胸口处,雪亮的尖刀从肋骨中穿了过来,鲜血洒了一地。

“雯雯!”我大叫着,猛的扑了过去,周晓伟想要拔出手中的尖刀,但是尖刀卡在了雯雯的肋骨上,加上鲜血太滑,他居然没有拔出来。

我猛的扑过去,匕首对着周晓伟的脖子就扎了进去,周晓伟捂着自己的脖子,血流如注。

他死也没有想到,雯雯会突然在挣脱了他的手掌,他更没有想到他交给我的匕首终究是会扎到他的脖子里。

雯雯躺在了血泊之中,只有最后一口呼吸。

“雯雯!”我抱着她的身子,呼喊着他的名字。

“叔……对不起……”雯雯努力的让自己的呼吸均匀,但是大量的鲜血灌到了她的肺里,她不停的咳嗽,“叔,真的……无法……为你……生……孩子了……”

“雯雯?”

“雯雯!!”

我抱着她,任凭我怎么喊她的名字她都不再答应我。她像是睡着了一样,她的身体在海风中开始逐渐冰冷。

“雯雯。”我无力的抱着她,“我不要孩子

,我只要你……”

她听不见了。

海面上出现了许多船,我看到瓜子和山炮带着马亮,从船上下来,向我冲过来……我已经记不清是怎么回到家里的,也记不清楚他们是怎么把雯雯的遗体带回来的。

葬礼是瓜子和陈淑涵替我丨操办的。

在葬礼上,我一言不发。

葬礼上出现了一个女人,她在走到雯雯的棺材旁的时候,没有哭。然后她看了看我,忽然抄起地上的凳子,对着我就砸了下来。我没有动,让她砸着,我知道她是雯雯的母亲。

她消失了一年多又一次出现了,不知道从哪出现的。

她砸着我的头,发泄了一番之后才被瓜子等人拉开。

“你怎么对待我女儿的,啊?你怎么保护她的,啊?你还我女儿,你还我女儿啊!你这个畜生!你这个混蛋!”

是的,我是畜生,我是混蛋,我连自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我还配活在这个世界上吗?我已经不配了。我只死去,才能对得起雯雯和她的母亲,尽管雯雯的母亲也对不起雯雯。

我的头上被砸出了一条血口子,陈淑涵含着泪替我包扎我,过程中我一动都没有动。我不知道我是不是已经死了,仿佛我就已经死了,我感觉不到我的存在,就好像我的灵魂飘荡在半空之中一样。

我觉得我就是一个尸体,一个活着的尸体。

我想象不出来没有雯雯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更想象不出来我在失去雯雯之后我将如何面对我自己,如何面对我的家乡。

我可悲可叹,一点都不可怜。

“齐哥。”陈淑涵问我,“还痛吗?”

我抬头看着她,问:“我还活着吗?”

陈淑涵叹了口气,“雯雯已经死了,你要好好的活着啊!”

“死了吗?不,她没有死,她就在我身边,你瞧……”我胡乱的指着一个方向,那是雯雯死的方向。

陈淑涵不再说什么,站起身来离开了我。

我看着雯雯躺在棺材里,看着她仿佛睡着了一般的面容,眼前忽然一黑,便什么都不知道了。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