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满足?”我问,“做丨爱吗?”

她点点头:“嗯,走吧,我给你,行的话就走,不行的话我也走了。”

“不行。”

她的身体动了动,好像预料到我要说不行二字:“知道你会说这些,所以我让酒吧的人在酒里下了药,放心吧,药劲很弱,稍微催情的,对身体无害。”

“我说我为什么感觉到有些累,有些困,而且……”我说到一半,觉得头晕。

糖糖说:“你放心,我还带你去回酒店,在你自己的房间里,完事之后我就走了,你睡你的觉,这几天我也是安全期,不会有孩子,你努力就好。”

我承认我栽了,身体的确产生了一些反应,不过不是很严重,还能控制。

“为什么非要选我?”我问。

“之前我都说过了。”她说,“就相中你了。”

我的车让她开了,一路上也没有碰到交警,如果碰到的话那就好了。她一直把车开回了我的酒店。下车后,陈淑涵惊讶的看着我被一个女人带了回来,糖糖和陈淑涵说了几句,陈淑涵就把我和她一起送到了房间里。

进了房间,糖糖脱了衣服去了卫生间洗澡,我躺在床上浑身乏力,但下半身却力大无穷。

不一会,糖糖裹着浴巾从卫生间里出来,问我:“想睡了吗?”

“想了。”我说,“现在很像,你快点吧,等我酒醒了,可能会打人。”

“你会打人的。”她说,“你想在上面,还是我在上面?”

“随你。”

糖糖笑了笑,趴在我身上开始亲吻,她吻得很轻,一点一点的,似乎在品尝一道美味的冰淇淋,我就是那个傻不拉唧的冰淇淋。

她的舌头很软,每触及到一个地方,都像是一个小精灵在我身上游走一样。

我闭上眼睛,开始享受,脑子里又开始忏悔。

哲学上说,人都是活在矛盾当中的,中国的哲学又说人在江湖,身不由己,看来这句话流传了几百年,是有道理的。人在江湖,的确身不由己。

糖糖为我的前戏做完了,她便跨腿坐了上来。

一股温滑湿润的感觉贯穿了我的全身,她一边看着我,

一边上下运动着。

“舒服吧?”她问,“和女人做,几乎都是这种感觉,但是女人得到的感觉却不一样了。”

“你是什么感觉?”我问。

糖糖娇丨喘了几声,说:“说不出来的感觉……很……很舒服的,你……你要是女人……你就懂了。”

糖糖的胸很大,大到了离谱的感觉,之前看她的胸倒也没那么大,从国外回来,也不知道是不是造假了。

“你胸隆过吗?”我问。

“嗯。”她点头,“变大了?”

我点点头:“大了很多。”

她说:“其实也不是隆的,就是一种手法……哦……让乳腺再次发育……你舒服吗?”

我承认我很舒服……

我们换了个姿势,我把她抱到了窗户边。

“你喜欢在这里?”她转过头来,弯着腰问我。

“差不多吧。”我说,“不喜欢循规蹈矩。”

“我也是。”她娇丨喘连连,“做丨爱又不一定非要男上女下,也不一定非要在床上。野外,车上,河里,草丛里,路边……你可以再用力一点……”

我和糖糖做丨爱,都有种谈判的感觉。

从背后进入,我看到了糖糖后腰上的纹身。

那是一个海草一样的图腾,很好看。我问:“什么时候纹的,以前没见到过。”

她好奇的问:“以前……哦,要我动一动吗?你以前什么时候看到过?”

我说:“在你和果果准备害我的时候。”

“哦,那时候……”糖糖忽然大声的说,“你用力,要来了,用力吧!”

我猛的捅了几十下,糖糖浑身抽搐的躺在了地上,满身是汗。

过了一会,她才从地上爬起来,有气无力的爬到床上,用纸擦了擦之后,她说:“我满足了。”

“我完成任务了。”我说。

她笑了笑:“下次还敢喝我的酒吗?”

“敢。”

“为什么?”

糖糖对我的回答非常惊讶。

“我知道酒里有药。”我说,“看出来了。”

“你还是比我聪明,我以为能瞒得过你的。

”她说,“那你为什么还要喝?”

“我想试试我的定力。”我说,“结果我失败了。”

“那你也不吃亏。”她说,“我不丑,身材也不错,脸也不算太难看,算得上美女,对你来说,应该是赚了,总比你出去找一丨夜情要好,并且还是免费送给你的,即使怀孕了也不用你负责,孩子我会打掉的,再说了,我也不会怀孕。”

说完,她从包里拿出敏婷:“能帮我倒点水吗?双重保险。”

我把水倒了过来,递给她。

她把药吃了,说:“你放心了吗?”

“本来我就没说不放心。”我说,“是你一直在宽慰我。”

“男人玩女人的时候,都怕女人怀孕然后脱离不了干系,所以我把你的后顾之忧全都断绝了,我是来找你满足我的,而不是让你有烦恼的。”

“你懂男人。”我说。

她笑了,“如果我懂的话,你应该是我男人。我能问你一个问题吗?”

“问吧。”

“她怎么样?”

“你问的是哪方面?”

糖糖说:“各方面,除了伺候男人的功夫,我想女人伺候你,没人比得过雯雯伺候你的水平。”

“她人不错,很传统的女人。”

“你一个‘传统’二字,就把我想当你小三的路给绝了,你倒是会说话。话说,我当你小三,你都不要?”

“不是不要,是不能要。”我说,“我不想以后原配当街捉小三,现在这样的新闻也不少了。”

糖糖说:“如果你要,我就做你的召唤兽好了。”

“什么叫召唤兽?”

“就是你需要我的时候,你召唤我,我就过来,你不需要我的时候,我就隐藏起来,等候你的召唤。”

“说得你好像不想嫁人了似的。”我说,“难道你等我召唤一辈子?”

糖糖说:“等你哪天召唤不到我了,我也就嫁人了。”

“那也不行。”我说,“对你不公平。”

“男人。”她说,“如果都像你这样,那也就都好了。”

“如果女人都像你这样,那也好了。”

我们相视而笑。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