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不知道该如何给雯雯回信息,信息的内容我编辑了很久都没有发出去,删减了几才,最后又把信息的内容全部删除掉,再编辑一条出来,然后再删除,反反复复好几次后,我终于放下了手机,在内心拷问自己:还要吗?还能接受吗?还能容得下吗?

我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在雯雯家里的时候,回答雯雯的那些话是如何的不经过脑子的,当时的冲动和现在的理智已经让我认识到自己究竟是什么样的人,是满足与情丨欲还是寻求一时的刺激,我给自己下了一个定义,但这个定义到底准确不准确,我自己都不知道。

雯雯还在继续,她已经被男人压在了身子下面,正在不停的运动,她的胸在不断的摇晃,随着动作的越来越大,雯雯开始张嘴喊叫了起来。

但是那个男人似乎没有一点怜香惜玉的意思,似乎要把雯雯弄死为止。

我不忍再看,但这时候却接到了雯雯打来的电话,我猛的看向对面的窗户,只见雯雯的手中的确拿着手机,她的手机应该是通着的。

我接通了,但没有说话,然后开了免提。

手机里传来雯雯连续的叫声,此起彼伏,一波一波的。雯雯故意叫得很大声。

我是继续听下去,还是把电话挂掉?我想了一会,还是把电话挂了。

退了房,我来到停车场,钻进了自己的车里,抽了两支烟,让自己的思绪平静了很久。趴在方向盘上,我不知道自己是不是继续坚持自己,娶雯雯回家,如果我娶了,那我是什么呢?

正想着,车门突然被打开了,雯雯脸上还有一丝红润,似乎是方才的男人把她狠狠的滋润一番。

“走吧。”她说。

我问:“完了?”

她点点头。我问她:“这一次多少钱?”

“三百的快餐。”雯雯看着我,“你还想娶我?我刚和别的男人做过,你也看到也听到了。你觉得我还能做你的妻子?”

我刚想说什么,雯雯打断我:“你先别说,你想想吧。”

我问她:“那我们现在去哪?”雯雯说:“回家,等着下一位客人找我。”

我真的没再说话,发动了车开始把雯雯送回家。

我没在雯雯家住,而是去了酒店,我发现我这一次是走不了了,每一次都有事情把我拖住,或许是我自己把我自己拖住了。

在酒店

里,雯雯又发信息说:“我想你。”

我不明白雯雯为什么会突然说想我,我没回,而是倒头躺在床上抽烟,烟雾袅绕的环境能让我更加冷静。也许真的是我想太多了,雯雯说得对,小姐的话都不能信,她们无时无刻不在欺骗别人,但那算是欺骗吗,我想不是的,那只是一种自我保护,小姐也许会对她的客人说她是第一次出来做,是兼职的。

我没有回雯雯的信息,雯雯那边也开始安静了下来,我想是我的冷漠令雯雯满意,我不再缠着她了。

正打算睡觉,突然房间里的电话响了起来,拿起话筒,里面传来一位女子温柔得能融化骨头的声音:“你好,请问需要按摩吗?”

我回答:“来吧,502号房间。”

电话里似乎很惊喜,说:“好的,我们这里有学生妹,有居家少妇,有白领,还有熟丨女,请问先生需要哪一种?”

我想都不想:“白领。”

电话挂了,半个小时之后,有人敲门。打开门,门外站着一位穿着黑色职业装,扎着头发戴着眼睛的女性,年纪大约在二十五六左右,个子很高,几乎和我一般高了。她的头发很简单的扎了起来,化着淡淡的妆,看起来很舒服,很自然。她身上的职业装应该是定做的,看起来布料很高级,很讲究。她的腿上穿着黑色的丝袜,脚上的高跟鞋和她的服装很搭配,看得出来,她的穿着是经过精心打扮的。

“你好。”她只是说了句简单的问候,然后一侧身,走了进来。她没有向里面走,而是站在门口双手轻轻的搭在自己的小腹部位,微笑着看着我。

“进来吧。”我说,“不要客气,你叫什么?”

“悦悦。”她依然带着职业性的微笑,这里说的职业性微笑是写字楼里面的那种职业女性所特有的笑容,就好像空姐的笑容一样。“你叫我小悦也可以,叫我悦悦也行。”

“嗯。”我点点头,“需要洗澡吗?”

她摇摇头:“我在家里洗过了。”

“你住附近?”我好奇的问。她点点头,靠近我坐了下来,“租的房子,我家不在这里。”

“你结婚了没有?”我更好奇的问了一句,从她一直保持的笑容里可以看得出来,她应该不是职业的小姐,而是职业的上班族。

从她走路的姿势也可以看得出来,稳重得体,走路的时候目不斜视头部几乎不动

,这是标准的受过高等教育的职业女性的姿势,是经过长时间熏陶和自我锻炼得来的。

“结了。”她还带着那种笑容,“刚结,你呢?”

“离了。”我说,“刚离。”

她笑了笑:“抱歉。”

“没有什么好抱歉的,感情不合,早晚得离。在一起也是折磨。”我坐房间里的椅子,准备为她倒茶。她见了,立即起身说:“我来。”

你来就你来吧,我坐着不动,她烧水泡茶倒水,一套流程下来,无不显示出她高级白领的身份,电话里的女人没有骗我,的确给我送来了一位白领。

“请用茶。”她客气的说,“您是打算一次,还是过夜?”

我说:“过夜。”

她笑了笑,脱去了身上的外套,露出了里面没有一丝褶皱的白色衬衫,我注意到她的手指上还戴着一枚铂金钻戒,看样子那枚钻戒值不少钱,她的脖子里也有饰品,是一条铂金的链子,上面挂着一个金子的兔子。

她脱了外套之后,便坐在哪里不动了,我想她是等着我去为她脱衣服。正要起身,她的电话响了,她看了看我,我做了一个你接电话的手势,她对我笑了笑,然后接通了电话。

我听到她说:“加班呢,方案还没有赶出来,明天老总要看的,放心吧,没有,吃过了,嗯,你也注意身体,我也爱你。”

她挂了电话,又对我笑了笑,这是带有歉意的笑容:“抱歉,老公打来的,希望没有影响到你的情绪。”我微微摇头,同样报以笑容。她起身来到我面前,双膝跪地,手开始在我的那里抚摸。那是真正的抚摸,很温柔也很轻,几乎感觉不到,但却有一种若有若无的感觉,她的手还在,轻轻的如鹅毛抚过一样。我很快有了反应,她便拉开了拉链她看了看,然后抬起头对着我笑了笑。她笑起来的时候不露牙齿,眼睛会弯得像月亮。我看着她,一边享受一边问:“你是兼职的?”

她笑着说:“嗯,兼职的。”我问:“你是从事什么职业的?”她看着我:“公司里上班,普通的上班族。”和雯雯及阿玲相比,她几乎是业余,但却非常认真,每一处她都照顾到了。

我问她:“上班不赚钱吗?”她依然是笑了笑,说:“赚钱,兼职只是个人爱好。”

我点点头,终于明白什么叫各有所好了。她见我不再问,抬起头来问我:“我是谁?”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