哦~~

我的血液突然沸腾了起来,不管手里抓着的是什么便扔了下来,然后迅速地冲到雯雯的身边,看着雯雯怀里的小家伙张牙舞爪的样子,心里充满了无限的温暖。自从这个小生命在我的生活里出现,我的世界仿佛绽放出了许多温馨的花朵。

她给我们带来了许多快乐,缓和了许多沉闷,她在我们的欢声笑语中茁壮成长着,上帝让她离开了生父母,但却遇到了我们。上帝是公平的。

雯雯一直在逗弄着她,想让她再叫一次。

“叫呀,再叫一次,叫一次妈妈。”

雯雯的脸上堆满了笑容,仿佛全世界的阳光都照射在她的身上,让她充满了阳光和快乐,充满了幸福。也许现在的雯雯才是最开心的,任何事情都无法代替母爱泛滥的她在宝宝面前也如同小宝宝一样。

巧巧嘴角流着口水,不停的咿咿呀呀,看看我,又看看雯雯,好像在她的面前出现了两个好玩的人一样,在她的眼睛里全都是新奇和新鲜。

“麻~麻~”巧巧发音基本不准,也许就不是叫妈妈的,但在雯雯的耳朵里,那是天籁之音,是来自灵魂深处的震撼,这是她这一辈子听过的最美丽的最动听的音符。

她哭了,这次真的是高兴的泪水,用一个形容词叫喜极而泣。雯雯抬起头来,看着我说:“叔,你听到了没啊,她叫了,她叫我妈妈!听到了吗?”

“听到了。”我突然瞪大了眼睛,“叫爸爸!臭丫头,光知道叫妈妈!”

我突然故作凶悍的声音吓得雯雯连忙把孩子的耳朵捂住:“你干什么呐,吓着孩子!你去去去,去那边呆着去,别在这里吓着宝宝!”

我笑了笑,转身坐在了沙发上,看着雯雯和巧巧母女二人享受着天伦,我的心里有种说不出去的滋味来。如果我的孩子也让我抱在怀里,当他叫出爸爸的那一刻,我的心里是什么样的想法,是高兴,是激动,还是什么?

我想不出来那种奇怪的从来没有体验过的但又让我非常期待的感觉是什么,也许和雯雯现在的表现一样,满脸都是喜悦,都是那种毫不在乎周围人怎么看的姿态。全世界就剩下了我和宝宝。

过了一会,雯雯过来,说:“你怎么不去逗孩子玩那?”

我说:“你把我赶到这边来了,我还敢过去吗?孩子又叫了没?”

“叫了叫了。”雯雯学着宝宝的声音说,“麻麻,麻麻,真好听,听着心里真舒服,说不出来的那种神奇的感觉,好

像有一只小手在我的心里挠我的痒痒,越痒越想挠,越挠越痒……叔,你是不是不喜欢小孩子?”

“不是哦,当然喜欢了。”我说。

雯雯想了想,说:“叔,你说孩子吮丨吸乳丨头是什么感觉?”

我惊奇的说:“我又不是女人,也没喂过孩子奶,我怎么知道是什么感觉,要不,你试试,把巧巧抱过来,让她吸一吸看是什么感觉,完了之后你告诉我,我在心里体会体会。”

“好!”

雯雯说做就做,立即把宝宝抱了过来,解开衣服后把胸口对准了宝宝的小嘴。宝宝一见到这场面,似乎是天生的,突然张嘴要咬住了雯雯的胸,雯雯忽然闭上眼睛,一只手拖住宝宝,另一手在我的胳膊上猛的掐了一下。

“怎么了?”我忍住疼说,其实不怎么疼,就是那种突然的疼痛让我皱起了眉头。

“有点疼。”雯雯说,“宝宝真能吸。”

我笑了,说:“你又没奶水,宝宝猛吸的时候吸不到奶水,那当然要使劲了,你知道么,我听说奶水成年男人吸不出来的,只有宝宝才能吸得出来。”

雯雯惊奇的问:“真的假的?”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雯雯把宝宝抱起来,给她调奶粉,我站到阳台上抽烟。

时间过得真快,距离退伍已经过去了一年了,这一年的时间里真的发生了许多许多事情,好多事情都是我之前不曾遇到的,这些事情里面有好的,有坏的,有悲伤的也有快乐的,总之这些组成起来就是人生了,在我看来这就是磨难。

我一直相信不经历风雨不可见彩虹,但我却不知道要经历多少风雨才能见到彩虹,也许风雨经历过了之后,就是暴雨和地震,甚至是海啸,不一定就是美丽的彩虹。

等着吧。

雯雯喂完了孩子,孩子吃饱喝足就睡着了,现在的小孩真能睡,我心里在想。雯雯又开始忙碌着收拾一些尿布,洗了后又挂起来,然后又开始打扫卫生,等这一切忙完了,雯雯来到阳台,说:“叔,我像一个合格的母亲吗?”

“像。”我说。

“那孩子以后会记得我的好吗?”

“会。”

“叔,我努力的在做了,我想做得比现在更好,以弥补我曾经的错误。”雯雯说,“我不想让孩子以后知道我曾经做过什么,我想给她一个好的榜样。”

“那你一定要努力了。”我说,“光说可不行。”

我知道的,叔。”雯雯点点头说。

这几天,雯雯似乎变了,脱胎换骨。她不再是那位流落风尘的女子,不再观察男人的颜色,不需要为了金钱而向男人投怀送抱,现在的她更不再是那位和我顶嘴,一直和我对着干的女人,而是浑身充满了母爱,对孩子有无数情节的母亲了。

“你变了。”我说。

“真的吗?我变成什么了?”雯雯惊讶的看着我说,“是不是变丑了?还是变胖了?天呐,我就知道我这段时间一定是变胖了,不然的话我怎么感觉以前的文胸穿得有点紧了呢,叔,我是不是变胖了?还是我脸上有斑了?”

“都不是。”

雯雯还是很紧张,她以为我在撒谎,既然都不是,那变在哪里?

“你变得有爱心,心变得稳定了,人也变了一种气质。”

雯雯哦了一声,随即看向了在睡熟的宝宝:“叔,生孩子疼吗?”

“我也不知道。”

雯雯知道她问错了人,但是她还是想问我:“叔,生孩子一定很疼对不对,不然的话为什么女人在生孩子的时候会那么痛苦,浑身是汗,疼得撕心裂肺的?”

“那一定很疼了。”我说,“不然不会有那么多产妇选择剖腹产。”

“那就是了,你说我算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你指的是哪方面?”

雯雯想了想:“我不能生孩子了,就体会不到那种痛了,这算幸运吧?正因为我生不了孩子了,也没有办法有自己亲生的孩子,这算不幸运吧,但我遇到了叔,这又算是幸运对不对,而我没有想阿玲那样想不开,有叔陪着,安安静静的活着,与世无争,这又是幸运,那叔叔你说我到底是幸运还是不幸运。”

“算平凡吧。”我说,“平平淡淡的,没有什么特别的,不算幸运也不算不幸运,就是一个平凡的女人而已。”

“嗯!”雯雯用力的点点头,“叔,你说咱们的孩子将来会有什么特长呢,音乐?美术?还是体育?女人做运动员也挺好的,身体健康,身体健康就是福,不求大富大贵……”

“平淡才是真哦。”我刮了一下雯雯的鼻子,“平平淡淡的活着,那才是真真切切的,其他的都是假的。”

“知道了,叔。”雯雯似懂非懂的说,“叔,要不,我们去做试管婴儿吧,我真想生一个自己的孩子……”

“那你想为谁生啊?”我问。雯雯俏皮的笑了笑,羞涩的说:“你呀,给你生一个!”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