果然,狐化小萱进入战场后,江陵和莫晓飞虽然配合的不错,艹作也渐渐成熟,但是始终难以抵挡眼镜妹和狐化小萱磨练已久的配合,防御网渐渐被撕开。眼镜妹和狐化小萱总是分别从两个方向开始俯冲,分散两人的火力,然后在江陵和莫晓飞之间交叉飞过,并互换攻击对象。

虽然江陵两人知道再这样挨打下去迟到会被打穿装甲,但是面对这种情况他们也无可奈何,如果俯冲过来的时候不进行封锁,那么打过来的就不会是这样轻的扫射,恐怕一击必杀的武器已经扔过来了。

“晓飞,再这样下去这局就输定了,你有什么想法没有?”

江陵一边全力开动机甲上的所有武器,瞄准眼镜妹疯狂扫射,一边跟莫晓飞商议如此解开眼前的难题。

“于其一点点被磨死,不如拼一下,等会她们再过来的时候,瞄准两人交叉的缝隙,咱们也交换对手攻击!打她们一个措手不及。”

“可要是这样话,转换目标时会产生空隙,如果她们乘机而入的话,我们可要吃大亏啊!”

江陵原本也有这个打算,但是却担忧两人的配合如果不到位,只怕会被一口气干掉。切换锁定是一个技术活,而且机会只有那么一瞬间,成功率实在不高,所以江陵一直犹豫不决。

就在此时,眼镜妹她们再次俯冲过来了,然后再两人的机甲上扫射了一排子弹过去。好在海战类机甲的装甲很厚,这样的攻击损害不大,但是如果一直这样累积下去,也撑不了太久。这下江陵不再犹豫,同意了莫晓飞的意见。然后死死盯着在空中徘徊着的一红一蓝两名敌军,就等着她们再次俯冲下来,决一胜负。

“小萱!我们再来一次俯冲!就不信打不掉他们的乌龟壳!”

“明白,眼镜姐姐!”

眼镜妹她们通过耳机联络了一下,然后再次俯冲下来。江陵和莫晓飞的眼睛一直跟着她们俩移动,一眨不眨。

“就是现在!”

见眼镜妹和狐化小萱准备开始交叉了,莫晓飞大吼一声,放弃追击狐化小萱,反而转向了另一边的眼镜妹。而江陵也在同一时间切换了锁定,所有防空武器开始瞄准狐化小萱。

两人的动作没有逃过眼镜妹和狐化小萱的眼睛,几乎没有犹豫的,眼镜妹就投下了致命的导弹,然后几个回旋,朝旁边荡去。眼镜妹躲过了,但是狐化小萱就没那么幸运,一个愣神间就被江陵锁定,全力的一击正中狐化小萱。而同时江陵被眼镜妹的导弹击中,两人同归于尽。

这样的战果并不能扭转江陵他们的败局,因为剩下的一对一战斗中,眼镜妹的机甲不仅等级高了一级,而且完好无损。莫晓飞则已经是伤痕累累,各种姓能开始减弱。此消彼长之下,莫晓飞自然毫无胜算,最后被眼镜妹靠着优越的速度一点一滴磨死,可以说是死的最憋屈的人了。

料理掉莫晓飞之后,剩下的就是远处还在大吼大叫四处乱放弹的黄竹青了。这货也不甘寂寞,瞄准眼镜妹不停地发射着各种高伤武器。但是两人的距离实在有些远,眼镜妹就权当他是在放烟花了。

飞在高空对方的射程之外,眼镜妹优先地定点锁定,然后放下无数的导弹。黄竹青虽然看见导弹落下,疯狂地进行了拦截,可惜仍然有几枚透过了拦截网,炸毁了整个基地。而黄竹青本人也就此淹死在汪洋大海之中。

第一局,眼镜妹和狐化小萱获胜。

回到初始画面后,黄竹青对自己活活被淹死一事仍然耿耿于怀,不停地念叨着,仿佛唐僧一样叨叨不绝。

“好了,竹青你也不要再怨念了,赶紧趁现在组装出好机甲,到时候再找他们报仇也不迟啊。”

莫晓飞一边说着,一边不停地构筑自己的新机甲,如果不能再五分钟内组装出新机甲的话,就会被取消出场比试的资格。

“嘿嘿嘿,你们以为我真的就什么都没做吗?大错特错!”

只见黄竹青怪笑了两下,接着就开始组装起机甲来。在上一局的比试中,黄竹青没有战斗机会,所以一直在回忆着刚才所见到的各种零件,并在心中不断地进行着各种幻想组合。

这种幻想如果让别人来做的话,那确实是不可能的,因为零件是在太多了,一般人根本不可能记得住。但是黄竹青不同,他的记忆力十分之强,几乎达到过目不忘的地步,所以他能轻松在脑中进行模拟组合。

等黄竹青组装成功后,大家一看评价,顿时就朝黄竹青伸起了大拇指。这可是A级别的机甲啊!有了它下一局胜算绝对不低。其他人就没有这个本事了,五分钟时间里几经修改,最后也只凑出了B级机甲。

就算是这样,这一局的胜算也是有增无减。因为经过上一局的艹作,四大狂人他们已经掌握了一些要诀,至少不会再出现刚才那样手忙脚乱的情形了。

“哇哈哈!看我‘暴君’多么威武!我的敌人哟,快点上来让我试刀吧!”

A级机甲是可以自己命名的,所以黄竹青就取了‘暴君’这个自以为很拉风的名字。

“别搔包了,准备战斗吧!”

其他人看着这造型霸气的机甲,也是一阵的羡慕。这A级机甲就是不一样,全身都泛着点点的流光,看上去特别的精神。

这次的地图是沙漠,乱石林立,能见度较低。气候又相当恶劣,雷达仪效果大大减弱,所以拥有灵敏扫描仪的将会大占优势。眼镜妹和狐化小萱看到这个场景都十分气苦,她们虽然都拥有高灵敏度雷达,但是在这种天气中飞翔却是十分困难的事情,唯一的速度优势被削弱,空战机甲也只能徒呼奈何了。

况且这次对方也有A级机甲,雷达灵敏度不会低到哪去,只要其他人散布在可见范围内,就不会出什么意外了。

“眼镜姐姐,这下可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总之先打完这一局,如果输了的话……”

狐化小萱朝眼镜妹问计,却得到了一个模棱两可的回答,眼镜妹意犹未尽的话也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比赛再次开始。因为天气的关系,所以双方都是小心翼翼地排成阵型,一边搜索一边前进,生怕敌方从什么诡秘的地方跳出来偷袭。

“等等,雷达有反应,她们应该就在附近!”

看着雷达上微弱的反应,黄竹青叫停了。不过虽然黄竹青知道对方在接近,却无法确定具体位置,这附近的磁场有些乱,雷达也是时好时坏的。

大家都停了下来,不断朝四周的空中望着,他们的雷达更不禁用,所以只能靠肉眼来分辨。就这么张望了半天,却没有发现一架机甲的影子,大家都有些怀疑黄竹青的机甲是不是出了问题。

黄竹青也纳闷啊,明明就是有反应,只可惜怎么也测不出她们的位置,唯一弄得明白的只有一个大致的方向。

就在众人纳闷之间,一边的两个沙土包突然松动,接着一红一篮两架机甲暴起。红色的‘赤兔’手执一把形似关刀的武器,朝黄文鸿砍去。而蓝色的‘蓝鹰’则拿着一把梨花长枪,直直朝莫晓飞刺去。

这一下暴起突然,而眼镜妹和狐化小萱又是速度全开,所以黄文鸿和莫晓飞一愣神之间齐齐中招。黄文鸿被一刀两断,而莫晓飞则是胸口被刺穿了一个大洞,眼见是活不得了。

“怎么又是我第一个挂!半宅仙人你跟我有仇是不是!?”

被‘分尸’的黄文鸿真是有些怒发冲冠了,上一局也是自己成为‘首义’,这次居然又瞄准自己下手,这是相当不道德的!

“你吼什么吼,不是有我陪着你吗?”

被扎了个透心凉的莫晓飞也是一脸郁闷,上一场好歹自己还撑了大半天,最后和江陵联手干掉了一个,没想到现在连面都没见到就翘辫子了。

不过两人的牺牲没有白费,眼镜妹和狐化小萱得手后,却被其他三人给围住了。张开羽翼飞起需要一点时间,但是现在这种情形已经容不得她们从容这么做了,所以眼镜妹和狐化小萱便背靠着背,准备背水一战了。

“哼哼,放弃空战转而潜伏地下搞偷袭吗?胆子倒真是大!不过这下看你们往哪里逃?”

说起接近战,却正是黄竹青这个‘暴君’的拿手好戏。只见他从背后取出折叠武器,猛地一抖,便化成了一把方天画戟。稍微耍了几个戟花,黄竹青便期身上前,以一人之力单挑起了眼镜妹两个。

不是黄竹青托大,而是空战系的机甲确实不擅长接近战,刚才那一下袭击如果不是太突然的话,也不至于一个照面便废了两个。

蒋苗和江陵之所以不参战,是为了防止眼镜妹她们不顾一切张开羽翼,从空中逃脱。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可就前功尽弃了。

(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