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零一章 环境成迷

x苏月站在谢云家楼下,刚刚她看见老左上去了,已经一刻钟了,不知道老左现在怎么样了。苏月想着,心里越发的着急起来。忽然一阵头晕,苏月赶紧抓住了身边的栏杆,头晕慢慢退去,苏月揉了揉发晕发胀的头,忽的一个闪神,一个黑影快速在她面前闪过,苏月集中精力,想要捕捉那摸黑影,却发觉那黑影犹如两个点一般,似乎没有边际,在她眼前,点随意摆动,连成无数条线,那线越发的长,越发的粗壮起来。苏月看得有些晕,感觉事情有些异常,匆忙念起“净”字诀,随着“净”字诀声落,那两个点忽的消失。可那两个点连成的线却没消失,苏月眼疾手快地抓住那根线,谁知一张开手,竟发现,自己手中的哪里是什么线,明明是一缕长发。

苏月看着手中的长发,一阵心悸。这长发早已枯黄,发根处已经侵蚀掉了,枯黄暗淡,唯独发梢处,有着明显的光泽,这头发,发根与发梢处形成了鲜明的对比,苏月看得好奇,却想不出什么所以然来,不过现在她倒是可以断定,谢云的问题,的确出在这个房子。刚刚看那鬼已经有所动作,相信老左已经开始行动,苏月想着老左,不免担心起来,不知道他一个人行不行,还是上去看看,苏月想着,便走了上去。

谢云家的大门是紧闭的,还好之前跟谢云了解了一些她的事,知道了谢云的家,要不然连找都找不到,苏月想着,便敲响了谢云家的大门,可门内,却一点响声都没有,苏月有些疑惑,按照谢云所说,她母亲有病在身,一直都在家,可这会儿怎么没有人来给她开门,难道里边出事了?苏月暗叫不好,老左果然是已经行动了,这门大概是敲不开了,苏月正发愁如何进去,只觉脚下似乎踩到了什么,苏月一低头,忽的看见了一把钥匙,苏月看着那钥匙,赶紧掏出自己的钥匙,咬破自己的手指,把血滴到钥匙上,再将那滴了血的钥匙插进钥匙孔中,很快,钥匙便将门打开了,苏月快走走进大门,谁知一进门内,一股血腥的味道便扑鼻而来。

苏月掩着鼻口,尽量不让那难闻的气味钻进自己的鼻腔,四处一看,便看见了躺在地上的谢云和一个中年妇女,那应该是谢云的母亲,苏月看着他们,忽的发现,他们的脚上都穿着一双白色的绣花鞋,可那鞋子上的花朵愈发的红艳,和白色的鞋形成了鲜明的对比,那花朵的颜色,像是刚刚被染上一般,苏月惊骇的看着那两双鞋子,心里越发的慌乱起来。

“老左,老左你在吗?”苏月看没有老左的身影,赶紧喊叫了起来。

可奇怪的是,老左并没有应答她,苏月更慌了,她是看着老左上来的,难道老左遇难了?不,不可能,老左算再不济也能做到全身而退,当初面对点点,他都能全身而退,更何况现在,要知道点点的道行可不浅,她不信现在这个鬼能比点点厉害,苏月想着,又安心了不少。

“老左,老左,你究竟在哪里啊?”苏月又喊了起来,这房间里太安静,安静的都有些令人恐惧,连时钟都没有声音,苏月想着,眼睛忽的落到了时钟上,那是一个老式时钟,奇怪,这时钟此刻正指着十点钟,这种时钟应该是会报时的,可是为什么,它不报时呢?难道……苏月想着,越发觉得惊悚,难道自己进入幻境了,这一切只是幻境而已?苏月想到这里,快速念起口诀,“净”字诀一落,周围瞬间发生了破碎的声音,苏月一转身,忽的便看见了站在角落的左权之。

“苏月?”老左看见忽然而至的苏月,不禁愣了愣,难怪刚刚听到开门声,原来是苏月,可她怎么来了?老左想到临行前跟苏月的对话,脸色越发的沉重起来,“你不该来。”

“我不来,便是不安。”苏月走到老左身边,见老左没有受伤,这才放心。

“退到我身后,小心这厉鬼,最擅长使用幻术。”老左说完,将手上的符咒一字摆开,见阵势已经摆好,开始燃烧手中仅剩下的符咒。

随着老左手中符咒的燃尽,依次排开的符咒像是被控制一般,也开始燃烧起来,只是那燃烧的颜色有些不同,大多以暗色为主,苏月看着吃惊,没想到老左竟也懂得这五行之术,而且看起来,也不次于云。

很快,符咒快要燃尽,眼看着最后一张符咒已经燃着,谁知那张符咒却不知为何,忽的飘到了空中,苏月惊讶之余,只见老左已经走到了符咒旁边,双手合十,念起了祷告咒语,那是最普通的祷告词,完全没什么问题,只是那祷告词念完之后,那张符咒忽的落了下来,苏月看着那符咒落下来,心里终是落下,眼看那符咒燃烧殆尽,周围的空气似乎都好了许多。尽序丰巴。

“我们走吧!这里已经没事了。”老左看着苏月,轻声说了起来。

“老左,你……竟然这么厉害?”苏月有些犹豫,低头看了看昏睡的谢云和谢云母亲,“她们……”

“她们都会没事,我们走吧!”老左看着苏月,对苏月点了点头,便先一步走了出去,苏月见老左离开,这才跟着老左走了出去,坐到老左的银色捷达车内,苏月忽然觉得有些困倦,在不知不觉中,竟然睡着了。

一直躲在远处的郑泽,见老左带着苏月离开,眉头不禁皱了起来,看来,左权之的能力他低估了,只是没想到,他竟这么厉害,这么快便解决了这里的事情,虽然他不知道那是什么鬼,但是感觉并不好对付,至少苏月都用了两次咒语,才冲破幻境,老左啊老左,你的能力究竟有多强,以前是在刻意隐藏吗?郑泽想着,忽然心生不安,这样的老左,既神秘又可怕,若苏月要跟他在一起,也不知道究竟是福是祸。

郑泽想着,走回自己的车内,朝着梧桐街1号的方向开去。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