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 未知案件

苏月也不知道自己是几时睡着的,只是在醒来的时候,窗外已经有些黑了,苏月下意识的摸了摸身边,身边空了,馨儿呢?苏月忽的从床上坐起来,看着身边空荡荡的,额头上瞬间蒙上了一层汗珠,正要下床去找馨儿,一阵晕眩感将她直接摔倒地上,发出了一个闷响。

“妈妈,妈妈你终于醒了。”忽的,门口响起了馨儿的声音,下一秒,馨儿小小的身影就出现在了苏月面前。

“馨儿,你跑哪里去了?”苏月一开口,这才发觉,自己的声音不知何时竟然变哑了。

“妈妈,风哥哥带我去游乐场了,我们玩的可开心了,可是我听风哥哥说你病了,就赶紧回来了,我没有再玩,妈妈,你好点了吗?”馨儿说完,一张小脸瞬间垮了下来,用小手摸了摸苏月的额头。

“馨儿,妈妈很好,没事。”苏月拉回馨儿的小手,轻声说了起来。

“苏月姐,昨天后半夜你一直高烧,馨儿很担心你。”风看苏月恢复了一些体力,这才开口说了话。

“谢谢你风,现在几点了?”苏月看着馨儿,微笑着说。

“下午四点了。”风看了看时间,又看了看馨儿,“苏月姐,刚刚我看见老左,让我提醒你,今天八点大厅见。”

“我还记得。”苏月点了点头,关于昨天跟左权之的约定,她记得很清楚。

“那我先走了,去张罗晚饭,一会儿我把饭菜端进来给你和馨儿吃吧!”风贴心的说了起来,又将装的满满的一个小书包放在了桌子上,“这个是我给馨儿买的,馨儿现在饿了的话可以吃点零食。”

馨儿高兴的跑到书包前,迫不及待的拉开了拉链,一些小食品一股脑的掉落了出来,看那小食品都是馨儿**吃的果冻,膨化食品以及一些果脯,这些都是馨儿**吃的,风也太宠着馨儿了,平时这些她都不怎么给馨儿买的,看着馨儿此刻对着那些零食垂涎三尺的表情,苏月不禁笑了起来,可能以前对馨儿太严格了。

“风哥哥,你真好,除了妈妈以外,我最喜欢你了。”馨儿说完,跑到了风面前,伸出了一双小手。

“风哥哥也喜欢你,我得走了,要不一会儿吃不上饭,老板会暴怒。”风说完,对着馨儿做了个鬼脸,象征式的抱了抱馨儿,对着苏月摆了摆手,转过身便离开了。

苏月看着风离开的背影,不禁看出了神儿,忽的,一双小手拉住了她的手,那双小手暖暖的,瞬间暖化了苏月。

“妈妈,你生气了吗?你别生气,我是喜欢风哥哥,是因为风哥哥对我很好,可我更**妈妈,因为妈妈是馨儿的妈妈。”

“妈妈知道。”苏月将馨儿搂进自己的怀中,她只是贴着馨儿的脸,没有再说什么,因为她不知道该怎么跟馨儿说发生在他们身上的事,可是即使不说,她也能感受到馨儿在一点点的懂事,此刻,她言语匮乏到无法和自己的女儿沟通,只想好好的抱着馨儿,若是可以,她真想时间停留在这一刻,永远永远。

可遗憾的是,滴答滴答的钟声,让她避无可避的回到现实,苏月看着眼前熟悉又陌生的环境,也许这里,她将会呆上很久很久了。

晚饭过后,苏月依旧将馨儿交给了风看管,经过了之前的事情,她已经信任风了,况且馨儿也很喜欢和风玩儿,而且她总感觉,馨儿和风在一起,馨儿会很安全,这一点可能和吴桐也有关系,苏月想着,不知不觉中已经来到了大厅。

“现在是八点整,很准时。”忽的,一个略带磁性的声音响了起来。

“我只是不习惯迟到。”苏月说完,看着眼前的左权之,还是第一次见到那个样子,一米八的个子,她自己的身高也就一米六五,所以她只好仰视着他,这次,她依旧看到了他黑白分明的眼睛和较为立体的五官。

“走吧!”左权之看着苏月,认真的点了点头。

苏月看着左权之的背影,一步一步跟上了左权之的步子,他们以走出梧桐街十四号,便看见一辆银色捷达停在路边,只见那辆车的驾驶座上,正坐着一个戴着鸭舌帽的黑衣男子,那男子似乎听到了脚步声,动作缓慢的抬起头,苏月这才看清,鸭舌帽下面的那张脸,五官竟是扭曲的,苏月下意识的打了个寒颤,在仔细看时,那扭曲的五官中竟然杳杳的流出血来。

一瞬间,一股浓郁的腥臭味便传了出来,苏月抑制不住自己的身体变化,恶心的捂住了胃。

“老五,不干你的事跑这来干什么,赶紧滚回去。”左权之瞥了眼苏月,对着车内大喝起来。

“老左,老板让我给你捎个话,她这几天有事不在,这里的事拜托你全权处理。”那个叫做老五的鬼说完,飘飘忽忽的就到了左权之面前,只见它和左权之只见忽然多出了一把钥匙,左权之伸出手,那把钥匙便乖乖的躺在了老左的手心上了。

“捎话也没必要变成这副恶心的模样。”左权之接过钥匙,看了看被叫做老五的鬼,“你为了吓唬新人?”

“这个话说的就有点……过头了,我怎么能吓唬自己人呢?我只是在帮她,鬼可是很可怕的……”

“行了,别废话了,我告诉你老五,她跟别人可不一样,你看她那块玉了吗?”左权之指了指苏月脖颈上的紫玉,看了看老五,“小心那玉把你收了。”

“你说那玉是苏家的玉?她是苏家的人?”老五看着那紫玉,似乎意识到了什么,手中忽的幻化出了一把匕首,朝着苏月便冲了过去,苏月一直盯着恶鬼和左权之的对话,自然感受到了危险,下意识的向左闪去,那恶鬼扑了个空,转瞬间又幻化出无数匕首,黑色的光圈闪动起来,苏月口中早已念起口诀,速度之快,那些光圈还未到她身边,早已幻化消失,苏月当即咬破手指,血破而出,眼见苏月将血滴到紫玉上,那恶鬼吓得倒在地上,左权之见老五要被收,赶紧按住了苏月的手,血滴瞬间滴到做左权之的手上,左权之只觉手心一阵滚烫,疼痛瞬间蔓延了全身。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