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 杀机 [ 返回 ] 手机

“风,你害怕苏月?”

大厅中,风坐在椅子上,低着头,看不出表情,颤抖的双脚却暴露出了他此刻的心理,佐权之坐在风的对面,刚刚在门外,他看见风在偷偷的看着苏月母女俩,而且似乎很害怕的样子。

“跟我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吗?”左权之走到风旁边。

左权之一走到风旁边,强大的压迫感便随之而来,风的双手下意识的抓住了椅子上的把手,头更低了。

“风。”左权之看着风,无可奈何的轻轻唤了起来,看风依旧什么都不说,轻声叹了口气,“既然你不说,我先走了。”

左权之说完,便转过身,径直走向了门外,谁知就在他快要踏出梧桐街14号的时候,风的声音响了起来,“老左,为什么老板要在馨儿的身体里种下鬼灵?”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左权之叹了口气,“这件事你不要插手。”

“老左,馨儿是无辜的,我不知道老板对苏月姐到底是什么企图,可是馨儿是无辜的。”风似乎是受不了一般,从椅子上直接站了起来。

“我劝你,老板的事情不要管。”老左冷冷的看着风,转过脸看了看外边的阳光,轻声说了起来,“有一点我可以跟你保证,馨儿不会有事。”

“那苏月姐呢?”

“她跟你有什么关系,不该管的你不要管,你以为你是谁,老板的事谁都没资格管,这件事你不要插手,否则出了什么事不要怪我没提醒你。”左权之忽然发了脾气,快步走到风的面前,一把揪住风的衣领,又警告似的说了起来,“每个人都有每个人要做的事,做好自己分内的事就行了,不要掺和别人的事,这件事,不准再和任何人提起。”

“我走了,去接个生意,晚上十点,让苏月在大厅等我。”几秒钟的功夫,左权之又恢复了之前的模样,仿佛刚刚给风的警告,完全不存在一样。

风看着左权之离去的背影,紧张的情绪瞬间得到放松,身体刹那间软了下来,还好他身下正好的椅子,不然肯定会摔在地上。

有多久老左没发过这么大的脾气了,至少有五年了,不过刚刚老左承诺他馨儿不会有事,那应该就真的不会有事,可是苏月姐会怎么样呢?老板为什么会这样对苏月姐?风想了很久也想不明白,他只知道,老板对苏月姐另有目的,而馨儿身体中的鬼灵,让他惧怕。

风冷静下来,干净的眸子里闪过一丝无奈,知道这些也做不了什么,他改变不了老板,救不了馨儿,更左右不了苏月姐,所以接下来要发生的事情,他只能默默的看着,老左不是也说了吗,他什么都不能做。

风就这么安静的想着,忽的,一阵笑声响了起来,打破了风的遐想,风下意识的站起身,只见苏月带着馨儿正朝着大厅走来。

“苏月姐,馨儿,你们回来了。”风说完,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一般,又说道,“时间不早了,我去做饭。”

“风哥哥,我想吃胡萝卜。”看着风哥哥要离开,馨儿赶紧说了起来。

“好,我去给你准备胡萝卜。”风说完,微笑着看着馨儿,只见馨儿也正笑呵呵的望着他,正要准备离开的时候,只见馨儿的眼睛忽然变成了绿色,她的表情虽然没变,可是那绿色的眼睛,正冷冷的看着苏月姐,“苏月姐,你小……”风还没说完,那双绿色的眼睛像是察觉到什么一般,立刻将目光转移到了他的身上,风一愣,赶紧闭紧了嘴巴。

“什么?”苏月看着风奇怪的神情,疑惑的问了起来。

“没什么,我想说你想吃什么,我去给你做。”风不知所措的看着苏月。

“都行。”苏月说完,抱起了馨儿,“我得带馨儿去洗个澡,洗完澡就差不多到开饭的时间了。”

“嗯。”风点了点头,看着苏月抱着馨儿离开,直到她们的身影彻底离开,风才彻底松了口气。

洗完澡,苏月便和馨儿去了餐厅,餐厅的餐桌上已经摆好了饭筷,风也已经等在了座椅上,只是左权之不见人影。

“老左呢?”苏月看了看左权之的座位,轻声问了起来。

“老左说出去接生意,十点让你在大厅等他。”听见苏月的话,风瞬间想起了老左交代给他的事。

“哦。”苏月点着头,又看了看馨儿,“你快吃,不是**吃胡萝卜吗?多吃一点。”一边说还一边不停的往馨儿的碗里夹菜。

馨儿大口大口的吃着菜,连眼都没抬,直到碗里的饭见底,才抬起头,端起自己的空碗,“妈妈我还要。”

“好,馨儿长大了能吃了。”苏月说完,站起身准备去给馨儿盛饭。

风看着苏月离开,直觉却告诉他有一个眼神正盯着他看,那是双绿莹莹的眸子,风不敢回头,可越是不敢回头,那眼神越是给他压力,他似乎能感觉到,那双眼睛,就在他的身后。

“风哥哥,你怎么了?”

“没怎么,我怕你妈妈不知道饭在哪里。”风还没回过神儿来,只是愣愣的看着眼前的馨儿,此刻的馨儿,眼睛水汪汪的,乖巧可**的像个小公主。

“妈妈怎么可能不知道,不过风哥哥,我觉得你做的饭好像没有以前好吃了,你是不是应该好好练练的厨艺。”馨儿说完,眼睛瞬间变成了绿色。

“我是馨儿啊!”馨儿说完,快步蹭到风的身边,眼见苏月快回来,端起风面前的碗就朝着自己的头部砸去,顷刻间,鲜红的血便顺着馨儿的额头流了出来,馨儿看着自己的血流出来,嘴角忽的扬起一个弧度,接下来像是变了一个人一般,嚎啕大哭起来,一边哭一边喊,“妈妈,风哥哥砸我,好疼,疼死了。”馨儿说完,只觉眼前有个什么东西晃了晃,便倒在了地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