洲队的其他人对萧宏律的话并不理解,或者说是抓不T为他说的话里面有三个意思,一是变种人容易杀,二是变种人只是能力增强,三是变种人不是超人,但他们却分不清楚萧宏律要说什么。

“你是说变种人……”胡悦的脑海里突然划过了一道灵感,急急说道:“变种人都是开启基因锁失败的产物!”

“不错!”萧宏律拽了一根头发,轻轻一吹,飞得无影无踪,“你们在进入这部恐怖片任务的时候没有奇怪吗?X战警描述的世界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人类的世界啊!这里面的变种人都拥有着不弱于我们的实力,而且分级也很明显,一二三四五,不正对应着五级基因锁的理论吗?那岂不是说明变种人和我们这些轮回队员是一样的吗?可为什么主神不从这个世界里寻找轮回者,而是找了相对他们来说可以被称为废柴的我们来做轮回者?”

这时中洲队众人明白了过来,对啊,主神干嘛不拿着恐怖片世界里面的强者做轮回者,那样他们进化的速度岂不是比他们这些普通人进化的更快?现在大家的思想已经不仅仅围绕在这一部X战警上做文章了,很显然变种人的确很强大,但是黑夜传说里面的吸血鬼也不弱啊,生化危机里面的爱丽丝,异形里面的铁血战士,等等等等,都是比他们这些普通人更强的选择,干嘛非要他们这些普通人来玩这个轮回的游戏?难道仅仅是为了从弱小养成?又或者这根本就是一个游戏?

“你们有没有注意到另外一件事情,那就是为什么一个轮回小队要有20个人,不多也不少,而且这支小队是固定的,必须有20内的成员,且只有一个有特权的队长?主神为什么不是像网络游戏一样,把轮回者都丢进来,然后让大家自己单干,或者自由组队,或者结成公会,而就是一个20人的固定队伍?还有,为什么轮回小队除了有:外,根本就没有种族的区别,我们不是叫中洲队么,为什么会有一个叫做霸王的俄罗斯人?”萧宏律的一连串为什么就是胡悦这个经常会有点天马行空年头的妄想狂也有点招架不住,是啊,为什么,为什么会是这样?

“该死的楚轩……”胡悦又不爽了起来,萧宏律这个级数不够的智者都能想到的事情,楚轩不可能想不到,但是他从来都不说!

“其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猜测出来的原因也很多,但是我找不到更合理的……”萧宏律拽着头发,用一种怜悯的语气说道:“其实,我们只不过是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凡人,只有凡人的智慧,或许,楚轩会知道答案……”

胡悦有些诧异,萧宏律就这么服了楚轩比自己强了吗?不过很快他就被萧宏律这个答案给弄郁闷了,说半天你也不知道为什么啊!他环视了一下中洲队诸人,提高了声调说道:“先解决眼前的困难再说,刚才的问题一进主神空间就存在了,就算是要研究也不急在这一时!”

冰墙外面的声响越来越大,竟然好象有几十辆古代攻城撞门的冲车在撞击冰墙,厚厚的冰墙上也出现龟裂,好像是随时都会倒塌一样。李君的额头满是汗水,显然这冰墙不仅仅是他制造出来的,还是他维持的,否则早就被人撞破了。而敌人是一个三级变种人,实力高于他,若非他凭借着冰要比青藤更加坚硬这一属性,恐怕早就落败了。

“胡玫姐姐可以很轻松的杀掉那个变种人,不过要小心他的临死反扑!”萧宏律看向了胡玫,胡玫没有惊讶,只是看着萧宏律,似是在问一个理由,“因为他的能力非常单一,就是操纵植物青藤,本身的攻防能力还不一定比一个普通人强,也就是说他解开了基因锁的一部分能力,但是基因锁对他本身的强化却是没有解开的!胡玫姐姐是精神力虚体,青藤对你没有伤害,也拦不住你,你要杀他非常简单!不过如果给了他临死反扑的机会,你会很危险!”

众人有点不敢相信,但却又觉得这个小正太说的没什么问题,毕竟刚才的那一连串的为什么已经让大家把他当成了一个可以勉强替代楚轩的人了。胡玟看向了胡悦,胡悦点了点头,说了句小心。

胡玫地身体瞬间化成了星星点点。从冰层里穿了出去。将自己地身体散成一片小光点是精神力虚体都会地一种能力。但是以高级幽魂血统施展起来需要一定地时间。

过了一会儿。外面突然响起一声凄厉地惨叫声。接着发生了一场爆炸。爆炸地结果竟然是导致了周围地树木飞速地生长了起来。冰墙也在爆炸声中轰然倒塌。但是却没有青藤扑进来攻击胡悦等人。

“杀死三级变种人一个。获得C级支线剧情一个。3000励点!”主神地提示声响起。胡悦放下了心。但是马上他放下地心就就揪了起来。被他派出去扰乱地弗莱迪竟然抱着胡玫回来了。胡玫

受了极严重地损伤。整个身体都开始了虚化。果然T[料。这个变级变种人好杀。但临死反扑地恐怖杀伤力竟然连自己本应该无法伤害地精神力虚体给打成了重伤。

“怎么这么不小心……”胡悦眉头一皱。黑暗圣经浮现在了他地面前。一道黑光罩定了胡玫和弗莱迪。胡玫地身体迅速地凝实了起来。原本昏迷地状态也解除了。睁开了眼睛。从弗莱迪地怀里跳了下来。弗莱迪懒洋洋地坏笑着。一边舒爽地吸收着黑光。不过他也不敢抢太多。因为他知道这是胡悦专门释放出来给胡玫治疗用地灵魂之力。他能够乘机吸收一点已经是不错了。

“这便是灵魂之力吗。队长?”萧宏律对那从黑暗圣经里面射出地黑光十分好奇。

“是的,可惜这本书被灵魂绑定了,里面的灵魂之力和精神力也被绑定了!”胡悦平静的说道,经历了团战之后,他已经不再是那个总想着让团队一夜之间拥有强大的力量的急功近利者,对于不能马上让团队强大起来,心态上已经是比较平和了。虽然他不知道主神的目的究竟是什么,但他很清楚,主神不会允许一个队伍突然之间变强,虽然楚轩以牺牲三分之二的资深者来布局成功的避免了主神继续加强难度,但是他的心里那根弦却是已经绷紧了。

萧宏律点了点头,不知道又在想什么。胡悦看了拽着头发沉思的萧宏律一眼,感觉这个小正太实在是有和楚轩一拼的潜质啊,起码和楚轩一样的令人毛骨悚然,尤其是布局和实施布局的方式,完全漠视他人的生死,同样透着对敌人和自己同样都有的残酷。胡悦感觉自己已经被这个小家伙给盯上了,有道是不怕贼偷就怕贼惦记,萧宏律不是贼,但是被他惦记上,比被贼惦记上还要更加如芒刺在背。

胡玫基本上恢复了,但是灵魂之力只能治疗她的灵魂伤害,她的身体是精神力虚体,刚才连续全力发动了十几个精神力冲击,又加上爆炸的震荡,使得她的精神力直线下降,对于胡悦来说还可以通过修炼基础精神力修炼术来恢复,但是对她来说只能靠拖时间来恢复,找机会吞噬其他的精神体,或者胡悦的黑暗圣经里有贮存的精神力,但很可惜后面的两个选择都是不可能做到的。

“这么容易就杀掉了?”李帅西眨了眨眼睛,他还以为自己要出手呢,怎么这就杀掉了?

“我们找到了一个刷分的好机会呢!”胡悦坏笑了起来,随手一挥将胡玟送进了黑暗圣经内空间之中,在这个内空间里,精神力恢复的速度还是比在外面快一些的,弗莱迪也被丢回了自己的召唤空间里面。

“主神不会让我们刷分的,胡玫姐姐受伤了,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她的伤一定很严重,没有十几二十天是不可能好!在这段时间里,我们不可能再用这种方法来击杀变种人了,而且后面主神一定会让身体强化幅度比较大的变种人来追杀我们的,而且这次是一个,下次就会是三个五个,互相之间的组合会越来越强大,强大到我们根本没有办法用任何取巧的方法来应对!说到底,这次的这个变种人,只不过是主神给我们来的虚晃一枪,又或者说是引诱着我们去谋杀高级变种人,让我们送死!这便是主神厉害的地方,算计你,却让你心甘情愿,而且不管你是否看出来,你都没有选择,因为我们要保命,即便是我们不去碰那些厉害的变种人,变种人也会找上我们,一条路,两个选择,但是结果却是一样的……”萧宏律明知道这是胡悦故意引诱别人的话,但他说出来的话却直接把大家的兴奋打到了最底。

“一条路,两个选择,但结果却是一样的……”胡悦重复着这句话,笑了起来,萧宏律这话并非说明他不如楚轩,而恰恰说明他在推理方面强于楚轩,虽然他的大局观还不够,但是他的推理却是有点无双的味道了,对于局面的剖析简直就称之为一针见血了。就是不知道这个小家伙有没有发现这个问题,但胡悦看来多半他是发现不了的,等日后慢慢的说给他听吧。

“出来!”铭湮薇抬手一箭射在了一棵树的树干上,同时低喝一声,第二支箭已经上弦,对准了那棵树的一旁。

“算了,她只不过是一个二级变种人而已,怕死逃走是很正常的!”胡悦抬手压下了铭湮薇的箭,等他说出这句话之后,恢复了原型本体的魔形女这才从树后走了出来,脸色有些不自然。胡悦也不给她面子,说道:“让你的朋友送一辆车子过来吧!”

魔形女诧异的看了一眼胡悦,她原以为胡悦没有发现万磁王派来跟踪的人,却想不到胡悦发现了。其实胡悦没发现,而且是压根儿就找不到除了刚被胡玫干掉的那个变种人之外任何一个跟踪的变种人,普通人也没有,他是猜的,变种人横行的世界里,有人能够不让自己的精神力扫描

一件很正常的事情,而且他也知道万磁王不会那么容T|己,所以他就大胆的猜测了。

也不知道魔形女用什么方式与跟踪的变种人联系,不久之后,有一辆十人座的商务车出现在了众人的眼前,但是却没有开车的人。胡悦一撇嘴,一个精神力冲击丢过去,便有一个隐形的家伙从驾驶座车窗里飞了出去,跌在厚厚的草丛中显了形,竟是一个赤身**的胖子,发现自己显了形的胖子急忙捂住胯间,钻进了比原来茂盛了十倍的山林里,看他矫健的身手,估计是没有受伤。

“隐形人?”铭湮薇的额头一片黑线,虽然她以前从干过裸聊,但是自从忘记了那个男人之后,她的心灵被洗礼过了一遍,恢复了往日的清净灵秀,本能的对这种可能窥视自己**的存在感到极端的不安,手上下意识的就来了一箭,不过倒也没有用力。于是乎,能隐身的胖子兄屁股上中了一箭,刚刚入肉,不算打伤,却也让他痛苦不堪。

赵樱空与铭湮薇的关系倒是不错,她轻轻的握住了铭湮薇还在微微发颤的手,不过对于隐身人这种存在,她也有些厌恶,若不是胡悦并不想杀那个胖子,她的匕首早就抹掉了那胖子的头颅。

魔形女叹了口气,总算是没死人,看来中洲队被变种人认为是恶魔的说法不是空穴来风。来送车的胖子可是一个五好孩子,平时连说话都很少,没任务的时候从来不会隐身,可是却被中洲队的人差点给就地正法了。她现在已经陷入了一种惊弓之鸟的状态,看着胡悦对她笑她都会觉得腿肚子打转,连忙变化成了一个白人司机模样,坐到了驾驶位上,眼睛平视前方,一点也没有管胡悦他们上来没上来的意思。

“姐姐,开车吧,我们去这里!”萧宏律主动坐到了魔形女身边的副驾驶座,举起地图指了指,魔形女小心的看了一眼小正太,心里略微放心了点,这个小孩子是中洲队最没威胁的一个了(汗……)。

萧宏律指的地方是五大连湖区的一个小镇,通过里之后就可以快速到达加拿大,而他们现在距离那里还有一千多公里的直线路程。魔形女皱眉问会不会现在就追上去太晚了,萧宏律红着脸说是去那里等小淘气,而不是去抓小淘气,按照路程来算,小淘气还有十天左右的时间才能够到达那里。

魔形女将信将疑,但是却不敢怠慢,因为胡悦说萧宏律的话就是他的话,所以她不得不听。

一路上,中洲队没有再受到攻击,虽然还是有一些变种人跟踪尾随,但基本上都被万磁王的手下劝走了。这是万磁王的决定,如果胡悦等人杀的是一二级的变种人,他才不会在乎,但是三级和三级以上的变种人对于变种人整个族群来说有着非同一般的意义,绝对不能被人妄杀太多,这也是他为什么与X教授对敌多年,却始终不肯互相下杀手的原因,失去了有实力的领军人物,本来就处于地下劣势的变种人将会更加难过,所以他绝对不能容忍高级变种人的死亡。

万磁王的态度中洲队并没有仔细了解,或者说即便是了解他们也没有办法。他们不可能杀低级变种人刷分,因为这个世界的变种人极多,若是逼急了那些变种人,联合起来,来几百个一二级的变种人群殴他们,他们会被干掉的可能性大大增加,而且会陷入人民战争的海洋,反正他们是要杀变种人的,变种人又岂会任由他们杀?

胡悦身为召唤师,自然对数量和质量的差别很清楚,当然要选择避免被群殴,所以中洲队必须要尽可能减少杀低级变种人的数量,专挑高级的变种人下手,这样可以镇住低级的变种人,而且高级变种人与低级变种人之间也是有矛盾的,比如高级的喜欢欺负低级的,被人杀了,反而会有变种人叫好。但是这样一来,虽然减少了陷入人民战争的海洋,却不可避免的要与高级变种人交战,一样会非常危险。

所以,这又是‘一条路,两个选择,最后的结局还是一样’的局。

到了地方,胡悦让魔形女去收服附近的混混做眼线,却带着中洲队去湖里面钓鱼去了。魔形女也是很无奈,说是自己陪中洲队抓捕小淘气,结果却成了中洲队陪她抓人了,不过她没有办法,这次的任务绝对不能失手,她能够以不到三级的实力在万磁王的身边一直当红不衰,靠的就是办事牢靠,若是这事办不好,万磁王未必会疏远她,但毕竟是污点。

密歇根湖面的游艇上,胡悦坐在鱼竿的旁边,问旁边的萧宏律:“为什么要在这里等十天,夜行女什么时候去找?”

萧宏律笑了笑,甩竿,收鱼,挂饵,下竿,说道:“她自己会送上门来的……”他脚下的鱼筒里已经有十几斤鱼了……(未完待续,如欲知后事如何,请登陆om,章节更多,支持作者,支持正版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