午夜缠情 早安小娇妻 我若不愿将就

“这就是你为我准备的食物?”他眼神薄凉。

“条件设施有限,请先生将就。”

“我若不愿将就?”

“……我相信您尝过后会喜欢上它的味道。”

南宫少帝冷冷一哼:“你对自己的手艺很自信?我若不喜欢,你打算如何?”

“那我会非常遗憾,”夏千晨说,“只能离开这个房子,去外面淋雨。”

沐暖暖看着保镖为她递过来的食物,秀眉紧蹩。

保镖问:“沐小姐,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吗?”

“这个…不方便啊,为什么不切成一小块一小块的呢?”

夏千晨:“……”

南宫少帝将夏千晨当佣人使唤:“切成块状。”

夏千晨拿了刀叉过来,切好一盘鱼肉,那位沐暖暖小姐只吃了几块,为了雅观就不肯再动了。

倒是南宫少帝,一盘接着一盘,男人的热量需求大。

夏千晨一边切,他一边吃,她切得两条胳膊都麻了,他还能吃得下。

两大桶鱼的量,南宫少帝吃饱喝足,把剩下的分给保镖,一点都没为夏千晨剩下。

夏千晨叹口气,看看剩下的“产羹剩饭”,她从昨天到现在都没有吃东西,肚子早就饿得前胸贴后背。

南宫少帝好像突然记起她还没有吃东西,把沐暖暖吃剩的那盘递来,仿佛给了她天大恩惠:“吃完了,把餐厅和厨房收拾干净。”

夏千晨的肩膀动了动,但是没有说话,接过食物道:“谢先生。”

她一个人,端着食物在厨房里吃。

边吃,眼睛里就有屈辱的雾气往外冒。

可是她不能被打倒啊,她不能……

尽管是吃剩下的东西,她还是全部吃光,补充体力。

刚把餐厅和厨房打扫干净,还没坐下来歇口气,保镖就叫她去清洗一楼的室内泳池,说是帝少午睡醒来后要用。

那个泳池很大,夏千晨刷洗用了1个多小时,整个人恶心眩晕,几次差点要倒下。

也许是干活出了汗,又也许是吃的药有了作用,她感觉自己没那么烧了,就是全身酸疼,累,四肢像散了架。

夏千晨刷完最后一个角,擦擦汗,抬起头,蓦然看到池前多了个人。

南宫少帝单手插兜,冷冷矗立着,不知道在那里站了多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