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德问:“少爷,要不要先给她洗洗?”

南宫少帝抬了下手,罗德识趣地退下,关上门。

一向干净整洁,哪怕对自己的卫生都要求严苛的男人,居然……

对夏千晨不嫌脏?

南宫少帝放下酒杯,走过去,沉默地审视了夏千晨一会。

她吸食了迷药,陷入昏迷中,剂量掐到天亮才会清醒。

执起夏千晨的手,他绿眸深谙的,根本是情不自禁亲吻。

另只手一颗颗解着她的囚服扣。

白皙的脖子,**的锁骨,圆润的丰满……

她身上密布着上一次的欢/爱痕迹,红色的草莓点全是她属于他的证据。

南宫少帝勾起唇,翻过夏千晨的手心来吻,动作有片刻的顿住。

他细细地摩擦了一下夏千晨的手,她的手上添了许多伤口,手掌心也更为粗糙了。

脱下囚服后。

看到她的腰部,青肿出很大一块。

这其实是夏千早用针扎夏千晨的腰部留下的伤,南宫少帝以为是他对她粗暴的肆虐留下来。

昨天在监狱里,灯光昏暗,没有余地顾及她的身子。

现在梢一检查,夏千晨粉白**的身躯有许多伤。

脚背上的烫伤还未好,因不按时擦药,有些溃烂了;耳朵的伤口也发炎了;还有她双膝,跪在瓷片上,划出好几道伤口。

监狱里毕竟条件简陋,她一没擦药,二不打针。

南宫少帝的**顿时消失得一干二净。

心口烦闷,没来由的焦躁,为她的不自爱。

该死!摁了内线,吩咐罗德找医生来。

接下来,夏千晨身上的伤,全部进行过精心的处理。

“应帝少吩咐,给她擦的药无色无味,能够及时吸收,她醒来后不会察觉的。”

南宫少帝冷然颔首。

“都是皮外伤,只要不碰水,坚持涂药,自然会痊愈。”医生说,“不过她营养不良,伤口发炎感染,需要打消炎针,营养针……”

“打。”

医生立即给夏千晨挂上药水说:“她贫血严重,身体太虚了,最近要多吃一些补血的食物调养身体。”

……

第二天,夏千晨醒来时,睡在自己的床上。

她感觉全身都轻松很多,有一种奇怪的意识,仿佛自己昨晚不是睡在监狱,而是又回了那个别墅。

夏千晨没有深想一层,只以为南宫少帝给她的阴影很深。

下铺没有人,爱伦还没有回来,她去了空地,十字架被拆了,不见人。

夏千晨转身往回走,在半路碰到女囚犯就问。

“我清早醒来,看到监狱长叫人把她带走了,说是伤势严重,去了医院。”

“她还活着?”

“如果死了,监狱长会通报的……应该活着的。”

夏千晨心里松了口气,很快又奇怪想,监狱长跟南宫少帝一伙的,他想至爱伦于死地,又怎么会好心送她去医院?!

忽然一声响亮的口哨声。

迎面走来一群人,打头的就是安达和黑姐。

“让我来看看,这条可怜的流浪狗失去了主人,瞬间没有方向,正欲茫然无措地哭泣。”黑姐表情夸张说,“COMEON,小可怜,我们安姐宽宏大量,不计前嫌,打算收养你了。”

夏千晨咬住唇,冰寒的目光扫过去。

黑姐更凌厉的目光瞪过来:“怎么样,爱伦的教训你还没看够?”

夏千晨的拳头用力地捏起来。

如果黑姐再说一句挑衅的话,她恐怕会不顾一切地冲过去打一架,这些天淤积在心中的烦闷实在够多。

可是——

黑姐挑衅地威胁道:“想让爱伦早点出院,就乖乖听话。”

“你们到底对她怎样了?”

“昨天都没打死,应该就捡了条狗命活下来了。不过据说伤势很重,就算回来了也是半个废人,还怎么给你撑腰?”

废人……

夏千晨的脑子嗡了一下。

这时集合铃打响,一群人离开了这里。

夏千晨以为接下来安达等人会非常的折磨和奴役自己,她甚至都做好了心理准备,可是一切都逆转了。

那天的早餐,所有的囚犯都发出惊喜的欢呼声。

红枣羹,红枣茶,还有桂圆干。

上午监狱长破天荒说没有工要做,腾出一个空旷的房间作休息室,成为他们新的放风领域。

休息室有桌子椅子,还有电视机。

虽然设备一般,对于监狱来说是条件非常好的了。

到了中午吃饭时间,女囚犯们更是哗然,比早餐还夸张——

猪肝饭,凤爪黄豆汤,山药乌鸡汤。

懂得食疗的人,都知道不管早餐还是中餐,这些食物都是补血的功效。

大家却没有早餐的好心情,谁也没敢第一个动手吃饭。

“今天太阳打西边出了吗?”黑姐粗着嗓音说,“我在这个监狱6年了,就算春节也没有这么好的食物招待过咱们啊。”

“就是……这不会是最后的一餐吧?我看那些死囚犯临死前就是菜肴丰富,吃完之后……”

“臭嘴!”

“真的啊,你们难道不觉得浑身发憷?”

监狱里原本的生活是这样的——

天刚亮囚犯们起床洗漱,然后集合,跑步,每人发几个包子馒头,一碗粥,偶尔会有鸡蛋面类的改善伙食。午餐和晚餐大多是素,也会视情况改善伙食。

夏千晨的这个监狱设有农场和工厂,可做的事很多,监狱长每天会进行分配,组织囚犯参加生产劳动。

没有工资,但有公分拿。

公分可以换取报酬、假期和减刑的待遇。

若指定的事干不好,不但拿不到公分,还会有相应处罚……

平时会有放风时间,是在中午下午就餐后的2个小时,这段时间可供囚犯自由活动。

晚上的时候组织学习法律法规,然后回宿舍统一熄灯睡觉——

今天的一切都算打破常规了。

而且让人费解的是,从早晨醒来洗漱间就停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