极致轻佻和玩味

“煮壶红茶上来。”

水壶里的水咕噜咕噜地冒着气泡。

夏千晨擦着额头上的汗,只能趁着煮茶的时候,靠在灶台前敲打着自己的背脊。

疼,全身上下无一处不酸疼难耐。再看看她的双手,先是被水泡得褶皱泛白,现在又因做了许多活计,割了无数道伤口。

曾经有个男人,捧着她的手说:“千晨,你的手真美……这么美的手,若让它有了伤口多可惜?这个世界,只有我能将它保护好。”

夏千晨嘲讽地掀起嘴角,男人的甜言蜜语最不可信,尤其是冷天辰的。

夜色浓郁,大雨瓢泼,弥漫着一种泼墨水的质感。

卧室里香气诡秘,烛火辉映中,南宫少帝临窗而立。

颀长英俊的身形倒映在落地窗上,墨紫色的睡袍,令他看上去比夜色更为邪魅。

门外响起敲门声。

“进来。”

夏千晨打开门,端着茶具走进,窗前的人影忽然回过身。

南宫少帝敞开着浴袍,里面是完全真空的状态,露出线条匀称的身形。

甚至连内裤都没有穿一条!

夏千晨一定是太震惊了,一时间竟忘了反应,就这样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对你见到的很满意?”

而南宫少帝更是邪肆,故意让它跳动了一下,就像在对她点头致意。

夏千晨手一僵,托盘里的茶具全都落到地上。

好在地上有一层厚厚的绒地毯,茶具一个未碎。

她忙蹲下身去拾茶壶,才烧开的水滚烫,她的手被烫得回缩。

然后她听到了南宫少帝低低的的笑声,似在嘲笑她的慌张——

“没见过男人的身体?”

夏千晨眼底有愠怒,是被惹怒的,但是她极力地控制着自己的脾气连他跟女人make?love都有幸看过,他的**又算什么!

只是……

夏千晨还真的是第一次见到男人的那里!

南宫少帝在往这边走来,夏千晨感觉到危险的紧逼——她果然吓得不清,这个时候了还留在这里收拾茶具做什么?

她后知后觉,转过身朝门口逃,可是晚了!

她才逃到门边,南宫帝少就逼到她门前,滚烫的热气萦绕过来……

他的口气极致轻佻和玩味:“你跑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