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导致流产(VIP201)

他嘴巴边刚刚涂的泡泡都蹭到她脸上。.

夏千晨来回地闪避着。

她极力地想要跟他保持距离,以免又引起野兽的欲火汹汹。

忽然一个香皂盒落到地上,发出叮的声响。

南宫少帝放开她,看到地上躺着的一枚戒指。

那是夏千晨的婚戒!

她那天被捉回来,在车上,南宫少帝狂乱地撕毁了她的衣服,扯掉了她的链子,甚至连耳钉都没有放过。

夏千晨趁他不注意,偷偷将戒指藏到了鞋子里。

被丢进浴室里洗澡时,将戒指又转移阵地藏到了香皂盒里——

因为知道南宫少帝不常用香皂。

南宫少帝将戒指捡起,夏千晨猛地伸手抢过去。

南宫少帝绿眸阴冷:“你藏到了这里?”

难怪他没有看到夏千晨的手上有戒指!

“拿来。”

“这戒指是夏家祖传下来的,对夏家来说有很重要的意义。”

“给我!”

“我真的不骗你,如果是普通的戒指,掉了再买就是了,对不对?”

“他吻了你哪里?”南宫少帝没有再理戒指的事,却指着她的额头秋后算账,“这里?”

“……”

滚谈的双唇贴到她的额头上,重重地吻了一记。

“这里。”想起那报道里两人双唇相贴。.

南宫少帝又狠狠地吻过她的唇。

“还有哪?”他划到她的颈上,另一只手握住了她的柔软,“他有没有跟你做过?”

“没有,我跟他当然没有。”

“说实话。”

“我说的是实话,千夜不是你想象的那种人。”

南宫少帝目光中还是充满质疑。

夏千晨举手发誓:“我发誓,如果我撒谎,就让最可怕的诅咒都灵验在我身上。”

“永世不能超生么?”

“不,我觉得比那个更可怕的是……“被你禁锢在身边一辈子。”

南宫少帝一怔,眉头皱起,绿幽的目光擭住她。

夏千晨沉了下:“我说错话了?”

“你没有说错,最可怕的惩罚就是禁锢在我身边一辈子。”他冷清说道,“所以你最好是别对我说谎!”

日子连过了几天,表面上风平浪静,实际上——

夏千晨内心焦躁不安,一天比一天急迫。

那种心情,就像临时的囚犯,每天在倒数自己为数不多的生存之日。

南宫少帝虽目前为止都遵守约定,没有碰她。但他毕竟是血性男人,性/欲很大,每晚都会“骚扰”她很久,各种厮磨,挑逗……

夏千晨的身体已被开垦过,尝过**的女人禁不起挑逗。

何况南宫少帝**技术高超,又知道她的敏感点。

他越来越不满足于她用手帮他,而她也怕自己某天会抵不住沦陷……

被密闭在家里,她根本没办法知道自己是否怀孕。

唯一与外界的联系是电视机,所以夏千晨看电视时,都会刻意关注着“怀孕”“流产”等讯息的节目……

这天,夏千晨看到一个民间新闻:

【麝香红花真的会导致流产吗?】

说是一个孕妇,在怀孕期间贴了含有麝香的膏药,结果流产了……

夏千晨脑子里白光一闪,想起她以前看过古代小说,尤其是宫斗文,都经常会写些坏女人给女主含有麝香的东西,比如麝香的香囊,也会写女主为了堕胎使用红花……

当然,这些是不安全也不科学的流产方式。

在发达的现代科学中,没有人傻到用这样做——

正因为方法太古老,南宫少帝一定不懂,不会往这方面想,容易形成障眼法;如此一来,她可以明目张胆地让他买含有麝香的东西回来。

电视里,记者还在讲解:

“麝香、红花会导致孕妇流产是有医学根据的。”

“麝香有开窍醒神、活血通经的功效,可用于血淤经闭、风寒湿痹等症,有开通走窜,可行血中之淤滞的疗效。要根据个人体质取用,通常阴虚体质或体质较弱的人不适合使用,可导致不孕;而有高血压、肥胖等症状的人则比较适宜使用,使用得当还可帮助受孕。”

“麝香药量大的话容易引起流产,但是作为流产手段的话会很不安全,而且会非常痛苦。如果流的不彻底还要重新做清宫手术,以防止产生并发症及引流不彻底导致今后不孕的严重后果……”

夏千晨将麝香的优点记下来,又将导致孕妇流产的麝香膏药记下来。

如果她怀孕了,用麝香膏药能让她流产;

如果她没有怀孕,使用了麝香膏药也不会有副作用……

当晚,南宫少帝回到家。

银质的餐具程亮,餐桌上烛火闪耀,南宫少帝垂首,长长的睫毛密茵,吃食的画面都唯美如一幅画卷。

夏千晨心不在焉地切着食物,在想要用什么开场白说麝香的事情。

忽然一阵恶心的感觉袭来!

夏千晨猛地站起身,冲进卫生间……

这已经是她在南宫少帝面前第三次发生呕吐的情况了。

前两天她说吃到了坏掉的食物,这次又得想办法混过去。一次两次他会信,次数多了,他这么精明的人,肯定会起疑。

她要抓紧时间。

吐着蜷缩在马桶前,听见脚步声跟来,南宫少帝靠在门边,一脸神色深沉地盯着她……

夏千晨紧紧地压住心口:“我……心腹绞痛。”

“心腹绞痛?”

“嗯……家里有没有麝香贴药,可以缓解痛楚的……”夏千晨面色发白说着。

南宫少帝几步上前,一把将她拉起,抱在怀中。

罗德看到主人将夏千晨抱出来,而夏千晨脸色极差,诧异问:“怎么了?”

“叫医生。”

“不,不用了!”夏千晨忙道,“我从小就有这个毛病,也没什么,就偶尔会发作痛,贴麝香药,没多久就好了。你就算叫医生来,也没用,我自己的身体我清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