伺候我睡觉

夏千晨真的很想骂他!

“你的耳朵红了,是在害羞么?”

他还使坏地在她耳根之际吹了口气。

夏千晨全身一抖,愤怒说:“先生,我只是个钟点工!请你对我放尊重点!”

“你当然只是个钟点工,”他说,“仆役,你把我的红茶打翻了。”

“我会立即为你重新泡一壶。”

他的手从身后缓来,握住她一只柔软:“是这一壶?”

“……”

夏千晨的拳头捏紧,背脊僵硬,就在她要爆发之际,他的手撤开,气息也远离了:

“把地板收拾干净。”

夏千晨抓住门把所,刚刚打开一点缝隙的门被一只手压住,关上。

又听到门锁旋动的声音,南宫少帝抽走了锁上插着的钥匙,然后离开。

这回,任凭夏千晨怎么拧门,都打不开了。

一种孤独无力的感觉袭来。

“我不相信大名鼎鼎的帝少有强。奸的癖好……”夏千晨尽最后能力自救,孤注一掷道,“如果你只是纯粹为了发泄欲望,隔壁有位非常美丽的小姐任你予取予求。只要你动动手指,整个世界不知道有多少女人为你前仆后继……你何必跟我一个小小的钟点工为难?”

强。奸?

南宫少帝勾起唇,他的身份用得上强。奸么?

“你是个很好的演员,已经成功地挑起了我的性。趣…但要懂得学会适可而止。”

“先生,如果我的工作,你认为是蓄意接近;我的拒绝,你认为是欲拒还迎;我的反抗,你认为是欲擒故纵。”夏千晨冷冷地勾起嘴唇,“我也不知道我还能做什么为自己辩解。”

“为什么要做我的钟点工。”

“因为工资高薪。”

“你很缺钱?”

“除了您这样的人物,我想这个世界没有人不缺钱。”

“很好,那就做好分内工作。”他的声音冷然,“做得我满意了,自会放你出去。”

夏千晨速将地上的茶具和水渍都收拾好,为了将地毯弄干,她甚至拿来了吹风机,吹了起码半个小时!

可是做完这一切,南宫帝少仍然没有放她离开的意思。

“请问我还需要做什么?”她问。

南宫少帝懒懒陷在沙发里,似乎就在等她这句话,挑唇说:“为我沐浴,更衣……伺候我睡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