邪魅冷然的笑意

夏千晨的声音发寒:“对不起,这不属于我分内工作的服务范畴!”

“你不是很缺钱?”他竟然说,“按照钟点工的薪水,1个小时多十倍。”

夏千晨的声音从齿缝里磨出:“抱歉,我不陪睡。”

听到她的话,他笑了。呵呵的笑声也给他笑出悚人的感觉。

“除非你愿意,我不会碰你。”

夏千晨当然不信。

南宫少帝已经站起身,朝浴室走去:“你以为你还有第二种选择?”

的确,房间门被锁了,地势在二楼,她就算从阳台跳下去,在外面淋雨露宿一晚……但工作很可能就丢了……她缺钱,很缺。

1个小时多十倍……

这意味着,她从现在服务到明天,可以抵消她至少1个月的工资!

浴室里,哗哗的水声响起,仿佛是对她发出的无声邀请。

夏千晨沉默了片刻,走进浴室,见南宫少帝端着一杯红酒,坐在浴缸边的摇椅上等着她。

烛在他英俊的脸庞上投下光影。

见她进来,那勾起的唇角是邪魅冷然的笑意。

“想通了?”他说,“这是个很明智的选择。”

浴室里雾气氤氲。

夏千晨放好水,南宫少帝倒了一杯红酒:“陪我喝一杯。”

“……”

“放开点,该享受时就要懂得享受。”

夏千晨站着不动,南宫少帝就坐着不动。他一直是敞开着浴袍的真空状态,下面的部分,实在是……

尽管夏千晨的注意力尽量别开,不去关注那里,它的存在还是很硌应的。

“来,”他再次邀请,口气难得的柔和,“陪我喝完这杯酒。”

夏千晨走到他面前,忽然揭开了自己的口罩……

她高高肿起的面颊,破皮开裂的嘴角,脸上不但有擦痕还有青黑的印子。

南宫少帝调笑的表情敛去,眉头渐渐皱起。

“先生,您还打算让我继续为你服务吗?”她瞪着他问。

“喝了它!”

夏千晨接过酒杯,一口气喝下,一滴不剩,她在空中倒了倒酒杯:“喝完了,您现在是不是可以洗澡了?”

南宫少帝面色恢复平常,眼眸深邃,看不清是什么表情。

他起身背对着她,她为他脱去睡袍,看着他步入浴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