千羽人呢(vip249)

南宫少帝没有同往常那样迅捷地起来,一把勾起她的后颈,慵懒吻着:“还有2个小时。”

夏千晨挣扎开了:“2个小时我们要做准备?”

“什么准备?”

“算了,你继续睡。”

对南宫少帝来说,这是无足轻重的宴会,他当然不关心。

夏千晨拉开衣柜,全是男式服装,只有一个小格子间的地方,零星有几套衣物,都是夏千晨前几次出门穿过的。

她拿起那套蓝衬衣百褶裙的,上次去医院见爸爸时穿过了。

转而拿起那件草绿色的连衣裙,可惜是无袖的,天气凉了,穿这个会冷……

夏千晨正准备换衣服,冷冷的嗓音传来:“去哪?”

夏千晨回头,南宫少帝已经醒了,脸色微微不高兴:“平常没见你这么积极过。”

“我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过他了。”

“他是个男人。”

“只是我弟弟,难道我要穿睡衣去见他吗?”

南宫少帝摁了下内线,罗德将早有准备的礼服盒拿进来。白色的蕾丝裙,外面套一件浅紫色的小西装。南宫少帝是铁灰色衬衣,浅紫色西装,又是情侣套!

夏千晨沉默了下说:“我有没有告诉你,我弟弟是个激进分子?”

“……”

“就是思想上很偏激,莽撞……他小时候经常打架,受伤,我怀疑他脑子有创伤,”夏千晨指了指头,“他性格冲动起来不顾后果的,否则也不会杀人入狱。”

“所以?”南宫少帝挑挑眉。

“你不要去招惹他。”

南宫少帝大笑起来,仿佛听到了新鲜有趣的事物。

嘴角泛着轻蔑的笑:“我惹了怎么样?”

“就今天一天而已,看在我昨晚做给你的礼物,让你很高兴的份上。”

“你怕他伤到我?”南宫少帝眼中有几丝期许。她在担心他?

“不是,你这么厉害,世界上哪有人可以伤到你。”

南宫少帝失望暗眸。

“我是不希望他不自量力,惹怒了你……”夏千晨难得哀求的语气,“你只要不对他说挑衅的话,不理他就好了。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要理他,其它的都交给我来处理?”

南宫少帝没回答,慢条斯理地穿着衬衣。

“算我求你了好不好?”

“你为了他求我?”他眼中划过一丝醋意。

“……”

“过来,帮我穿衣服。”

夏千晨乖乖走过去帮他穿衣服,扣纽扣,甚至连袜子都是亲自为他穿好。

夏家。

四层楼的大宅,加占地面积极大的前院,显示这里也算得上一个大户人家。

黑龙劈开雨雾在宅前停下,因为事先没说过要来,没人知道帝少会在这个时间突然光临,大门冷清的,一个接客的都没有。

邻居楼上有人看到这豪华气派的车,早就在远远观望。

看到一个长相锐利冰冷的男人打开前门,一看就是刀口舔血的凌厉男人。

下来的是穿着紫色西装的男人,戴着黑色墨镜,西方面孔,满身锐气。

身材修长挺拔,容貌英俊大气。

有种独特的矜贵和优雅气息扩散……

罗德打开前门,南宫少帝下车,要抱夏千晨出去。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我会小心不踩到水的。”

话音刚落,她已经被夹了两腋,抱出去。

邻居们看到被逐出家门的夏千晨被男人抱出来,立即扩大嗓音地朝屋内喊……

夏千晨被南宫少帝抱进院子,因为是宴会,夏家大门敞着,时刻等待接客。

南宫少帝凌厉的目光扫了一遍院子,皱皱眉。

夏家占地面积很大,但是装修什么的都很简单粗糙。

院子里就种了几排树,一个池潭,几张休息的石椅。

因为下雨的关系,人都聚集在室内……

“放我下来吧,我可以自己走。”

“夏小姐,这院子露天,地上都是水。”

“我还没矜贵到沾点冷水就生病……”

……

风吹得树叶沙沙作响。

在一棵粗枝干上,漆黑的眼神从夏千晨被南宫少帝抱着踏进夏家时,就看到她了。

他仰卧在用树枝筑成的巨大鸟窝的吊床上。

晶莹的水珠滴落在翠绿的叶片上,仿佛天使滴落的泪珠一样透亮。

他缓缓扬起唇角,笑得肆意而嚣张。

……

“夏千晨?你来做什么?”

夏家所有的目光都看过来。

在这个喜庆的日子里,夏千晨的出现仿佛很不合时宜,就像一盆冷水将他们高涨的情绪都浇熄。

夏千晨满场慌乱地看着:“千羽呢?”

“你找千羽?你还好意思回来!”夏千早倒豆子地骂道,“你给我滚出去,我们夏家不欢迎你。”

她用力一推,夏千晨朝后退了一步,正好撞到随后进屋的南宫少帝身上。

整个大厅顿时静默……

那次他劫婚场,夏家所有的亲戚都见过他,认识他,知道他是赫赫有名的帝少。

夏千早立即收敛了气势:“帝少,您日理万机,怎么也有空来我们夏家?千晨,你带他来到底是想干什么的?”

“今天是千羽的生日,我来看他。”夏千晨觉得心在胸口乱跳,“千羽人呢?”

难道南宫少帝骗她?根本就没有放千羽回来!

不然为什么在这里没有看到人!

“奇怪,他刚刚还在这里的,转眼人就不见了。”夏千早看了看,“你知道他不喜欢热闹,昨晚回来后就神出鬼没,经常见不到人影。”

“他真的回来了?!”

一个表姐说:“我刚刚看他往前院去了。难道出门了?”

“不会吧,今天是他的生日,他答应过我们不乱走的。”

夏千晨猛地一顿:“我知道他在哪!”

没等众人反应过来,她转身就往外跑。

“别乱跑。”南宫少帝伸手就要去拉她,可是她跑得那么快,手正好和他的手指交错擦过。

南宫少帝心里浮起一丝焦躁,冷冷地转身跟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