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烈的心跳声(VIP294)

医院。

“胎儿现在2个多月,非常健康。”

夏千晨看着那模糊的一团:“现在看得出是男孩还是女孩吗?”

“3个多月才可以,会踢腿,吃手指了,谁都不可能那么巧,B超的时候正好看到,不过小**应该能看到,只要他不是调皮的把手遮住,可以被抓拍。”

夏千晨好奇说:“他三个月就会踢腿,吃手指吗?”

还会在肚子里耍调皮?

“是的。”医生连接了听诊器,举着一个耳机式样的东西问,“想听听胎儿的心音吗?”

“已经有心跳了吗?”夏千晨又奇怪问。

“一般怀孕到52天左右,胎儿就有胎心了。”

南宫少帝伸出手。

冷冷的杀气透过来,可是医生将耳机戴到他头上,你脸上的表情明显和缓。

夏千晨又看了看显示屏,第一次孕育生命,感觉很奇怪吧。

半年前,她从来都没想过生孩子做妈妈,毫无心理准备……

在来B超之前,她感觉不到肚子里有任何动静,除了生活习性有些变以外,和没怀孕前没有差别。

可是现在,真切地看到了肚子里那模糊的小生命……

医生又拿了一个耳机问夏千晨:“你要不要听听看?”

夏千晨迟疑点了下头。

噗通,噗通……非常强烈的心跳声传来,

心里立刻窜过一种奇妙的感觉。

那真的是生命,孕育在她体内的,如果再过几个月,她就可以做妈妈了。

妈妈这个词第一次撞击着她的心,她将会有宝宝,第一个属于她自己的宝宝。他是她的亲人,一辈子也无法分割的……

夏千晨握了握手指,手心里泌出点点汗水。

她要扼杀掉这个宝宝吗?亲手杀死自己的孩子?

她开始后悔来进行这个B超,这让她真实地看到生命的存在,不然,她只觉得那是肚子里多出来的一块肉,割掉就好。

可是现在怎么办,才2个多月,它就有心跳了?它是活着的。

夏千晨的心口发紧。

B超进行了1个多小时,间歇问了医生一些关于孩子的问题。

罗德等在门外,看见他们出来,立即应声问:“帝少,孩子怎么样?”

“嗯。”

南宫少帝冷冰冰的脸上,第一次出现一种慈善的光辉。

一直到坐到车里,夏千晨还是恍惚的,目光发呆地盯着窗外的景物。

罗德拿了矿泉水递过来,叫了夏千晨几声,她都仿佛没有听到。

罗德问:“夏小姐怎么了,出医院出来,就心不在焉。”

南宫少帝没说话,冷冷闭上眼。

他从来不知道她在想什么,狠狠地猜过,猜不透,也不想再去猜了。

“去商场。”

“哪个商场?”

“最大的商场。”

“去凯悦商场。”罗德对司机交代说。印象中,这还是南宫少帝第一次提出要去逛商场!

车在市里最大的凯悦商场前停下,南宫少帝戴上墨镜,又拿出一个帽子,扣在夏千晨的头上。

夏千晨这才回过神来,刚装过脸,一副大墨镜已经戴在她脸上。

南宫少帝走下车,打开她这边的车门:“下车。”

夏千晨迟疑地走下车,观察外面,车停在凯悦商场前的空地上,面前就是一个大型的音乐喷泉,在阳光下唱着歌,喷射着灿烂的水珠。

附近都是涌动的顾客,远处搭着凉棚在做商品促销活动,各种嘈杂的声音混在一起,凌乱地在她的耳边响着。

夏千晨的右耳传来一阵嗡嗡的耳鸣。

“我们来这里干什么?”她整个表情都还是发懵的状态。

南宫少帝说了句什么,太吵了,她只靠左耳根本听不清,手已经被南宫少帝牵起,大步朝前面走去。

南宫少帝的登场,总是这样前呼后拥的。

他在前面走,后面至少会跟上8个以上的保镖,有2个走在前面帮他们拨开人流。

一时间,也是往哪里走,就有目光追随。

加上两人姣好的身材和脸蛋,还以为是大明星出场了,引起小小的**。

到了商场里,终于清静了很多。

南宫少帝显然就是不会出来SHOPPING的人物,站在一楼,皱皱眉看着到处窜动的人影问:“珠宝在哪层楼。”

罗德迟疑了一下,他也不知道?

“帝少,你稍等,我这就去问问。”

以往南宫少帝要买什么东西,都是直接联系厂家,或者找名家设计订做。

所以罗德跟着主人,也是不太逛商场的人。

问了保安知道是在五层,一行人等进电梯往上。

“帝少要买珠宝送给夏小姐吗?”罗德趁着电梯清静,立刻问。

南宫少帝扬着下巴,微微点了下。

“为什么不找人订做?”

南宫少帝没说话,看着玻璃电梯外的广场。

买珠宝送给她?夏千晨首先是诧异,紧接着,她也察觉到了南宫少帝今天异常沉默,很古怪啊。

平时如果她在车上神游,他一定会扳住她的下巴,凶狠地问她在神游什么,是不是又在想哪个男人,是不是在担心千羽,是不是在想着千夜……

刚刚下了车,被那么多目光注视着,不乏有上下盯着夏千晨的男人。

要是以往的南宫少帝,一定会紧紧地揽着她,宣告着所属权,并且会把别人看她的目光都责怪是她勾引、放浪。

可是今天,什么事也没发生。

夏千晨甚至不知道南宫少帝为什么突然带她来商场?

本以为南宫少帝要送她手链或项链……

可是她又猜错了。

南宫少帝走了一圈,朝卖戒指的专柜走过去。

夏千晨和罗德同时一愣?

“先生您好,这一边,全都是最新到的戒指,您看看您喜欢哪一款?”售货员看到大客户来了,立即殷勤介绍道,“请问你是要订婚戒指,还是要婚戒呢?啊,后面那位漂亮的小姐,就是你的女朋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