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宝,对不起(VIP405)

这个儿童房,难道是他为宝宝准备的?

什么时候准备的?

夏千晨沉默着慢慢走到他面前,蹲下身,拿走他手里的音乐盒。

旋转的盒子发出动人的旋律。

整个儿童房静谧着,回荡着这首曲子显得忧伤。

夏千晨嘴巴动了动,忽然有好多的问题要问他。

可是问题太多了,反而不知道要先问哪个,要怎么问出口。

突然一股力量将她扯进怀中。

南宫少帝全身的酒气,紧紧地将她抱在怀中,她被力量拉扯着双腿跪在地上,上身被密密实实地抱在他怀里。

他的双臂那么紧,就像铁一样捍着她。

他抱得那么用力,仿佛要把她的骨头都揉碎了,让他们合二为一。

这个紧致的怀抱让夏千晨的情绪终于不受控制。

眼泪溢出来,流在他的胸口。

“宝宝,对不起……”夏千晨呜咽着,喊了出来。

第一个孩子的离去,她一直把悲伤压抑在心里。

紧接着,又接踵而来发生了那么多的事……

她所有的难过,委屈,痛苦,全都压积在心里,没有地方发泄。

情绪一旦涌出来,就一发不可收拾。

夏千晨的眼泪滚滚,仿佛终于找到一个可以发泄的安全的怀抱,她放肆地哭着。

她是第一次这样在南宫少帝面前大声哭。

她不知道哭了多久,眼泪仿佛流干了,南宫少帝的胸膛被她濡湿得一片。

她哭得嗓子都哑了,甚至不知道自己是为了什么而哭,脑子一片空白,完全像个迷乱的孩子。

哭到再也流不出泪,就变成难过的哽咽。

外面已经是彻底的黑夜。

夏千晨跪着的双腿都麻了,身体保持着长久的姿势而酸痛。

南宫少帝终于抱起她起身,他喝了很多酒,走路的脚步有些晃。

他的眼睛也是深沉的,仿佛有酒融入在他的眼里,涌动着,亮亮的,让他的视线如此醉人,又充满了切肤之痛。

她在他怀里仰视着他。

他则低垂着视线。

夏千晨被抱回主卧,放到床上,紧接着,南宫少帝也沉重地倒下来。

夏千晨哭得眼睛很疼,很酸,她忽然不敢正视他的脸。

背对着他,她尽量冷静问:“告诉我,那个儿童房是为我们以前的宝宝准备的吗?”

“……”

“那些衣服,也是你当时买给我的吗?”

“……”

“你那天对我说的那些话,是不是因为你发现我做了埋植手术,你一时愤怒说的气话?”夏千晨涩哑着嗓子,将心里的疑惑通通问出来,“你是气我,才说那些话的对不对?”

“……”

“你为什么要跟冷安琦上床?”

“……”

“那天我去了你的别墅,看到她赤/裸躺在你的床上,钥匙你捡到很久了吧,为什么非得等我结婚了才来找我?”

“……”

“南宫少帝,你回答我啊!”夏千晨带着哭腔,转过身去看南宫少帝。

他磕着眼,长长的睫毛垂着,睡着的模样依旧俊美得惊醒动魄。

夏千晨的手插进他的头发中:“你睡着了?”

他炙热的呼吸喷过来,含着酒气。

夏千晨苦笑,手抓住他的大掌,放在自己的脸上:“我好不容易有勇气问出你这些话,你怎么可以给我睡着!”

“……”

“南宫少帝你醒来啊,我命令你醒来!你告诉我!”

她用手推着他的肩,凭着那股悲伤的冲动,立刻就想要弄清楚所有的答案。

她怕时间长了,她的冲动过去,一旦冷静下来就是分析各种后果,就会开始退缩。

她推着他,他忽然身体一动,发出干呕的声音。

夏千晨怔了下,南宫少帝翻着身体,半迷糊着就要吐。

夏千晨立即翻起来,扶着他的身体,让他吐在床边的地上。

难闻的酒气冲出来……

南宫少帝喝的几瓶都是不同类别的酒,难怪醉成这样。

夏千晨第一次看到他醉到不省人事。

她用力地吸着气,擦着满脸的泪痕,走到卫生间。

镜子里她那张脸被眼泪泡得仿佛肿了,眼睛也是红肿的厉害,她用水清洗着自己,冷静着自己。

第一个孩子,他们的孩子,已经死了,就算现在伤心难过也于事无补。

如果南宫少帝真的爱她,她们也许会有第二个第三个孩子……

可是她现在肚子里的孩子要怎么办?

夏千晨最怕的是,这个孩子流掉之后,她就再也不能有孩子了?

【孕妇的身体非常虚,根据你们的描述,这跟她在流产和怀孕期间多次浸了冷水有关。】

【加上她才流产过一次,并且是非正规医院流产,一般情况,要流产半年后才能要孩子。她这么快就怀上孩子,不知道是否会影响孩子的健康……】

【另外,这次若再意外流产,很可能今后都不能再要孩子。】

夏千晨第一次流产大出血,情况很危险。紧接着,她又淋过雨,在那么冷的天气被丢进了酒窖室,还浸在红酒里……

她这次怀孕,明显感觉身体大不如从前。

经常脾气焦躁,失眠,神经衰落,食不下咽。

她的身体状况自己很清楚,流产后没有好好调养,这么快就怀上孩子本来就危险,而太频繁流产,就像医生说的,以后就算怀孕了也很容易滑胎,想要安全生下孩子会变得很困难了。

所以,这才更坚定了她要嫁给冷天辰,生下这个孩子的决心。

一个不能生孩子的女人是不能完整的,没有幸福的家……

而且通过背带裤,也激发起了她的母爱,她绝不能容忍自己今后不能生孩子。

夏千晨双手紧紧攥着拳,打在洗溯台上。

怎么办?她该怎么办,脑子真的好混乱——

卧室里又传来南宫少帝呕吐的声音。

夏千晨收拾着纷乱的情绪,拿了水盆和毛巾,盛了热水去清理南宫少帝的污秽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