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宫少帝,我走了(VIP441)

“我也如是希望。”

这个世界上应该没有一个男人会等另外一个女人七年吧?

再伟大的爱情,都会被时间的洪流席卷掉的……

夏千晨不相信南宫少帝会等她,但是刚分手的阶段肯定痛苦,给他一个想法让他缓和,在这7年里,他一定会遇到比她更好的女人。

他这么优秀,一旦她放手了,就算想有后悔都不会有余地的。

夏千晨忽然也好像喝醉,她拿起杯子:“也给我点儿酒。”

罗德提醒说:“夏小姐,孕妇可不能喝酒。”

夏千晨吃吃地笑着:“你真是个称职的好管家。”

罗德恭敬站在南宫少帝身后。

“我希望你以后也会这么忠诚,称职,照顾好南宫少帝的一切。”

罗德点头道:“夏小姐放心,这是我的分内之事,我会做好。”

“答应我,这是最后一次这样喝酒,”夏千晨又看着南宫少帝,“今后不许这样。”

南宫少帝没说话,火辣的酒滚烫了他的胃,火烧火燎地疼痛着。

他皱起眉,满脸的戾气,他忽然恨死了感情。

如果没有这么爱她,他根本不必顾虑她的感受……

想要她,就将她留在身边,哪怕她恨着他,永远都不会谅解他。

那酒精仿佛渗透到了血液里,让他整个人焦躁地燃烧着。

他又叫罗德拿了几瓶酒过来,夏千晨没办法阻止……

看着他一杯又一杯地空腹喝酒,酒瓶一个个地空了,明显是想把自己灌醉。

“醉了也好,等你醒来,一切都是新的……”

夏千晨低声呢喃着,不知道是靠着怎样的力量支撑,才能坐在这里,看着他。

她说出分手两个字时,是一把残忍的双刃剑。

南宫少帝受伤了,她也伤得不清。

可是伤终有一天会好的,他们都会好的……

南宫少帝终于开始不支,酒都喝光了,菜一样没有动,夏千晨也根本没有心情吃,她和罗德一起搀扶着南宫少帝上楼。

将他放到床上,好好地给他盖上被子。

“南宫少帝,我真心希望你会幸福。”

她抚摸着他的头发,深深地看了他一眼,眼泪是从心里滚烫而出的。

她怕自己哭出来,转身就要走。

他忽然挣扎着爬起,扯住她的衣服:“千晨,别走,别走……我求你。”

夏千晨脑子一片空白,整个人像是被挖空了一样。

【我求你。】

任何人都可能说出来的话,换做南宫少帝说出来,她却为什么是这样的难以接受,仿佛心都被他挖走了。

“你不要这样……”她想要甩开他的手,喉头剧烈哽咽着。

南宫少帝用力抓住她拖到床上。

“你放手,放手!”夏千晨用力地打着他。

就在那一瞬间,她的眼泪乱七八糟地掉了出来。

南宫少帝看到她的眼泪,好像忽然变得安静,温柔地啜去她脸上的泪水。

他绿色的眸子仿佛席卷而来的海浪,将夏千晨沉溺进去,万劫不复。

一夜温存的缠绵,彼此像即将搁浅的鱼,享受最后在还浪花里翻涌的时刻。

夏千晨紧紧地攥住她的头发,低声叫他的名字……

这是她最后驻留在他怀抱里的时刻,贪恋他的温暖了。

激情过去,南宫少帝终于沉沉睡去,酒精的作用让他不省人事。

夏千晨一直睁着眼,沉静地看着他,天亮她就走,每一分一秒的等待,她都觉得是幸福又酸涩的。

幸福是因为还在他怀里,还能够看着他;

酸涩是明白她即将跟他离别……

这次分开,她绝不会给自己退路,也绝不会回头的了。

爸,如果在天堂的你看到我过成这样是你满意的话,我会做到。只是我真没想到,最亲近的人给我出了一道这么狠的难题,现在不管她是否选择南宫少帝,都没有幸福可言了。

清晨。

夏千晨毫无声息地下床离开,罗德一直守在门卫,一宿没睡。

夏千晨看到他十分意外:“罗管家,你怎么没有休息?”

“帝少说,你走之前让我把一样东西交给你。”

“什么东西?”

罗德拿出一枚钥匙,是这个别墅的钥匙。

夏千晨全身震撼着,南宫少帝知道她会偷偷溜走,他或许现在都是醒着的,他只是在装醉!?

夏千晨的手仿佛有千斤重,缓缓地抬起来,接过那枚钥匙。

“如果夏小姐什么时候想通了,后悔了,欢迎你随时回家。”

回家?

攥在手心里,钥匙的边缘狠狠地割痛了她的掌心。

夏千晨背对着房门口,不敢再回头看他:“南宫少帝,我走了。”

“……”

“再见。”

……

大床上,翠绿的眼睛缓缓流动着寒光。

他靠在那里,夏千晨脱离他怀抱的一瞬,他就醒了的。仿佛夏千晨离开的瞬间,把他胸腔里跳动的部分也一并带走。

罗德问:“帝少,需要我帮你留住她吗?”

“不必,”他淡声说,“送她走。”

也许有些问题的解决,只能交给时间。

三天后,夏父的葬礼举行,夏家的人起初都拒绝承认夏千晨是夏家的一份子,不允许她参加葬礼。

可是后来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又都同意了。

见到夏千晨时,也再没有对她冷嘲热讽,更没有谈论夏家遗产的事。

至于夏父是被强迫送上手术台上的事,大家也都缄默其口,连夏千早都没有提起过。

夏千晨大概知道,南宫少帝真的有悄悄在帮她处理这些事情,给了这些亲戚好处。

夏千晨听说千羽回来了,还带回了女朋友。千夜也在赶回来的途中……

千羽回来了?他消失了这么久,甚至连她那么隆重盛大的婚礼都没有出席。

她差点以为他消失去了国外,可是他却能知道夏父去世的消息,证明他一直生活在她看不到的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