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十二章 至善长公主

所有人都知道了开头的故事,受尽宠爱的刁蛮公主通过强制赐婚的方式嫁给了新科状元顾若兰,可是大家都不知道后面的故事,那是一个幼稚的女人因为太傻自己把自己作死名声弄臭的悲伤故事。

她嫁给了顾若兰,可是她名声不好,又间接‘毁掉’了顾若兰为百姓做实事做个好官的前程,顾若兰对陈瑾完全是应付于表面没有任何好感,尽管她是大陈国尊贵的长公主殿下。

她对顾若兰一见钟情,倾尽一切的对对方好,可是对方的心完全不在她身上,顾若兰心里的人是那个柔柔弱弱的远房表妹安荷。

她为了顾若兰对农户出身性格粗鄙的‘婆婆’安氏处处示好,可是她的驸马并不领情,最初的战战兢兢后,安氏开始作威作福对陈瑾处处刁难,又要依仗着她的身份在外面‘卖’脸。

她为了顾若兰百般付出,可是顾若兰却对她爱答不理,甚至宁愿独居书房也不愿意碰她。

一切的一切,个中种种,尊贵的至善长公主殿下爆发了,不是说她飞扬跋负目中无人么?不是瞧不起她的名声不好吗?不是吃她的祝她的用她的还要刁难她吗?她还就飞扬跋负目中无人给这些人看看,她长公主陈瑾可从来不是软柿子,免得人人都以为她是猫咪而忘了她是一只老虎。

于是,当又一次在饭桌上被婆母安氏刁难后,陈瑾直接让侍卫把安氏扔出了饭厅;当顾若兰又一次睡在书房时,陈瑾直接上门去把陈瑾逮了回来;当安荷又一次隐隐约约的嘲讽她不受驸马所喜时,陈瑾以大不敬之名让侍卫打了安荷20大板……

刚极易折,陈瑾以这样的方式爆发来挽回自己的婚姻和爱情显然是错误的,她本来就不好的名声更加差了!而且,安荷居然有先天性心悸之症,因为挨了20大板就这么去了,这一件事,把陈瑾的恶名推向了顶峰。

后来,顾若兰以人头死谏武帝,请求武帝同意他和陈瑾和离,他们实在是没办法过下去了!这一件天家丑闻轰动了整个大陈国,武帝既羞愧又恼怒,可是众目睽睽之下,他的女儿确实做了糊涂事,也就只有咬牙允了这件事。

陈瑾呆住了,她怎么也想不到最后自己居然会落得这样一个结局,顾若兰他怎么可以……怎么可以这样对她呢?或许是她错了吧!

如果有下辈子,她一定不辜负父皇和母后的宠爱,对得起他们为她取的称号‘至善’二字。如果有下辈子,她再也不要顾若兰的爱了,这样他也不会心灰意冷的离开京城。

一根白绫,陈瑾结束了自己22岁的生命,她后悔,她好后悔啊……

“若兰,你是本公主的驸马,不必向本公主下跪的。再说了,进新房的第一件事,你不是应该先掀开新娘子的盖头吗?”

“是,微臣遵旨。”顾若兰心下诧异非常,他怎么也没想到自己的新婚妻子,大陈国尊贵的至善长公主殿下和自己说的第一句话居然是这样的,似乎和这位传闻中的脾性不太相符合的样子。

站起身子向夏离歌靠近,顾若兰的心情无比的复杂,他娶妻了,却不是自小想过有可能成为自己妻子的表妹安荷,而是一个天家公主。作为一个男人,没有谁会喜欢向自己的妻子下跪,可是他必须要这样做。她是尊,他是卑;她是公主,他是臣下;她是主,他是仆……

直接伸出修长白皙因为常年握笔而略有薄茧的手,顾若兰轻轻的掀起了那大红色的盖头,端坐的新嫁娘幌花了顾若兰的眼睛,盖头下是一个国色天香艳若牡丹的女子,带着逼人的雍容和贵气(陈瑾的长相本来就不差,经过夏离歌的灵泉洗礼后自然是艳光逼人美丽难言喏)。

“驸马,初次见面,以后的日子请多多指教喏……”夏离歌笑着说道,水润的双眸星光闪烁。

顾若兰呆呆的看着夏离歌假扮的陈瑾长公主,感觉有些心神恍惚,空气中弥漫着一种淡雅好闻的花香,顾若兰下意识的多吸了几口,终于软软的倒在了喜床上……

“主神大人,很赞哟~~”夏离歌拍着手站起来,一边脱着自己繁重的喜服一边取着头上的头饰感叹道。早在顾若兰走近夏离歌的时候,夏离歌手里已经洒出了主神为她事先准备好的药粉,她可没有为了一个任务而献身的觉悟。所以说,她绝对是不会和顾若兰真的洞房发生关系的。

女人总是对自己的第一次看得非常重要,对于拥有自己第一次的男人,女人难免会产生特殊的感情。对夏离歌来说,和不爱的人在一起恶心,和不恶心的人在一起可能会因那啥生爱,她可不想未来任务结束的时候留下一地的心伤。

“……”空间里的主神面色微黑,对于夏离歌的称赞没有任何回应,眼睛却一直通过虚幻镜注视着夏离歌的一举一动,对于系统那难听的机械嘲笑声也毫不在乎。

除去身上的累赘,夏离歌闪身进了随身空间洗漱一番,一个公主的婚礼程序走下来,好家伙,那可不是盖的!如夏离歌这般彪悍的妹纸都有种累趴的感觉,脸上画着浓妆,浑身的汗水黏腻,她早就想清清爽爽的彻底洗一下了。

一边泡在水里夏离歌一边想着,这个完成这个任务的时候要不要把公主新婚的凤冠带走呢?哎呀呀,上面好多颗珍珠啊,太雍容华贵了,好喜欢嘤嘤-~

清清爽爽的出了空间,夏离歌来到床前查看顾若兰的状况,不错,睡得蛮熟的!不过见到某人面色潮红身下‘崛起’的样子,估计梦里是战况激烈啊,夏离歌猥琐的笑了一下“驸马,**了无痕哦~~嚯嚯~~额!”

笑着笑着,夏离歌笑不下去了,话说……这小子梦里的对象可是她啊,她在笑个什么劲儿啊她?想‘清楚’的夏离歌开始臭着脸扒顾若兰身上的衣服,并和自己先前穿的一起随手扔在床前的地面上,为了做出一副‘逼真’的场景,夏离歌还咬破了自己的食指染红了洁白的喜怕。

呜呜……不敢咬顾若兰的啊,夏离歌怕人家醒过来发现不对劲啊!那个药粉只是一种让人做春@#梦的致幻剂而已,可不是拉低人智商的东西啊。

把她想得到的一切准备得妥妥的,夏离歌只穿着肚兜和亵裤便上床了,刻意拉出顾若兰的一只胳膊靠着睡觉。至于顾若兰明天早上起床的时候会不会手酸?拜托,她都不嫌弃脖子酸,他有什么好嫌弃的?

空间里的主神无语了,就算他以前只是一个冰冷的系统可是也知道洞房后的两个人是不可能像夏离歌和顾若兰那样肌肤上一点痕迹也没有吧?真是被这个偶尔抽风不靠谱的宿主给打败了。叹口气,主神认命的出了空间,为顾若兰和夏离歌身上摸上了吻痕淤青等痕迹。

好心的主神不知道,当夏离歌第二天早上醒来后,还真的以为自己和顾若兰发生了什么呢?瞧瞧她身上,这个……这个都成什么样子了啊?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