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风骤起,吹动衣衫猎猎。

少女与中年道人遥遥对望,无形的气势散发,将这一片天空搅动的风起云涌。

周青面色有些发白,担心的望着少女,这道人怎么看都不是一个好对付的角色,而且这里又是天空,没有御空能力的周青没有任何安全感。

青牛早已站起,牛目之中血色翻涌,望着道人,是赤裸裸的杀意。浓郁的妖气毫无掩饰的爆发,竟如同狼烟一般,直冲云霄,形成一道黑柱。

“斩妖除魔?不知谁是妖,谁又是魔,道长又为何要斩妖除魔?”少女轻声笑道,竟给人一种成竹在胸的感觉。

“妖就是妖,魔就是魔,你身后的是牛妖,而你自己,也是个妖,不过贫道却无法看出你的本体。”中年道人只是冷漠的望着少女,淡淡说道:“修道之人,斩妖除魔乃是天经地义,何须理由?”

“可他并不是妖呢。”少女用手指点着周青,略带讥嘲说道。

“与妖为伍,该杀!”中年道人看也不看周青,却冰冷的说道。

这仿佛审判一般的口气让周青顿时恼怒,毫不畏惧的狠狠瞪向道人。

“道长是人教之人吧。”少女突然问道。

“不错。”道人回答。

“怪不得如此不讲道理,原来是人教的疯子。”少女叹了一口气,眉宇间涌上一丝忧愁,若是遇到道家和佛教之人倒也没有什么太大麻烦,他们毕竟是活生生的人,有着人的心思,可以交涉,可以沟通。可人教的修士一个个都是非常顽固,认准了的事情绝对是要坚持到底。这中年道人既然来自人教,那今日八成是不死不休的结局。

“问也问完了,贫道要动手了。”道人一扬手中拂尘,僵化的面孔微微松动,露出三分严肃:“你不该离开天妖林的……”

话音落,道人便是拂尘一卷,悍然出手。

“离开天妖林只是为了见一个人而已,难道本仙子为祸人间了?不可理喻!”少女目光也是冷了下来,纵身一跃,便消失在云海之中。

月黑风高,层层云雾聚拢而来,凝聚在一起,掩盖住里面的景象。

周青在外看的心急如焚,却只能来回打转,毫无办法。

“小萌,怎么办?”周青焦急问道。

青牛目光血红,却非常镇定的摇了摇头,示意周青稍安勿躁,但是一双眸子却也是紧张的盯着云层之中。

眨眼间半个时辰过去,云层越聚越多,就像是一个囚笼,封锁住里面的少女,周青心跳加速,恨不得冲过去看个究竟,然而在这天空之中,他的行动能力实在有限。

“青霜!”就在这个时候,少女的声音却突然响起,那云层之中终于有一丝恐怖的波动浮现。

周青怀中淡青色宝剑嗡鸣不已,随着少女召唤自行出鞘,化做一道青光,刺入云层之中。

“道长,此剑乃是青霜剑,你可要当心了!”少女大声说道,随即便是挥剑的声音。

一道剑

光在那灰蒙蒙的云层之中亮起,继而是两道,三道,十道,百道……

剑光犀利,化作无数光柱撕裂云雾,少女仙姿绰约,从云层之中飞出,落在周青跟前。

周青正要问话,少女却严肃说道:“快走!”

脚下祥云加速百倍,在少女全力催动下,朝着远方冲去。

周青注意到,少女嘴角有一丝血迹涌出,心中顿时一痛。

就在他们刚刚离开的时候,一声凄厉的鹤鸣响起,之前的中年道人站在仙鹤之上,衣衫凌乱,成为十几道布条在风中飘荡,那是被凌厉的剑气穿刺造成的。

伸手在伤口处一抹,手指上立刻有着一层冰晶浮现,继而迅速蔓延,仿佛要冰冻住中年道人一般,然而他只是微微一震,这冰晶便逸散,中年道人握紧拳头,自语道:“竟然是青霜剑……”

……

奔波许久,直到少女面色变得惨白的时候,才按落云头,遁入一片湖水边上。

“仙子,没事吧。”周青关切问道。

“无妨。”少女饮了一口猴儿酒,说道:“只是灵力损耗较大,其他倒没什么。”

“方才那人就是卫道士么,这世上竟有这样的人?”没有无缘无故的爱,更没有无缘无故的恨,周青不知道这道人为何要杀死少女。那种带着替天行道,斩妖除魔旗号的修士只在凡人的神仙志怪中出现过,但在真实的修道界哪里会有这样的情况,如果没有利益纠葛,谁会耗费力量击杀妖怪?

“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少女面色好了许多,看样子伤的的确不重,她的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恐怕我们被人盯上了、”

“刚才那个道人?”周青问道。

“不是。”少女想了想,说道:“那道人只是意外,应该是别人的试探之计,他是被利用了,来试探我们深浅。”

少女突然冷笑:“这人教的老顽固,一向被人利用,却茫然不知。”

“人教?这是什么门派,为何我从未听过?”周青心中疑惑,却没有问出,然而少女似乎洞察到了他的心思,解释道:“人教不是门派,而是教派,教派是比门派更大的概念。世间有三大教,人教,道教,佛教。之前追杀你玄元宗,便是道教的一个分支,佛教则是涵盖天下所有佛修,人教是笃信人间正义,坚信斩妖除魔,其根源,有些相似凡人之中的儒门。”

“道教佛教昌盛无比,其分支无数,天下门派多是这两派传承,人教则是相当于世间守护者的地位,他们一心捍卫人族,坚持人族为长,统御天下的思想。人教人数稀少,少有遇到,方才那道人绝不是偶尔遇到,分明是受人挑拨,我倒并不担心那道人会如何,人教之人光明正大,不会使出什么阴谋手段,我担心的是那个挑拨的人,他到底是谁,又抱着什么目的。”

“仙子果然不是人族……”猜测被证实,周青心中一时难以平静。

“怎么,你也看不起妖族?”少女忽然问道,眸中满是冰寒。

“绝无此意。在我看来人族和妖族没什么两样,很多人虽然是人的模样,可内心却是龌龊无比,就算是禽兽都不如。”周青倒真没有看不起妖族的意思,这世间生灵既然生存在一起,自然有其规则,在这个强者为尊的世界,看法什么的没有任何意义,实力代表一切。

“算你有几分见识。”少女对于周青的回答还是比较满意,她再次问道:“我这次可是要朝着传说中的风雷一线天而去,一路上要算计本仙子的人如过江之鲫,你若跟随便是九死一生的局面,我现在给你自由的机会,你现在离去,还来得及。”

“在门派被灭的时候,我无力反抗,于是只能逃离,这算是背叛,难道我现在又要背叛一次?”周青扪心自问,坚定的说道:“不,我不走,同生共死便是。”

“很好,你有这份心思,本仙子绝不会亏待你,再大的凶险,我也不会丢下你,你一日是我的侍剑童子,那么便是我要保护的人。”少女认真的说道。

这一番谈话,无异于交心。

两人距离似乎一下子拉近不少,周青对于少女的感觉一下子清晰许多,原来她也会愤怒,她也会忧伤,她也有担当……

“仙子为何要去风雷一线天?”周青试探着问道,从少女的言谈之中,不难看出,她是来自天妖林深处,而且还是偷偷跑出来的,之前不在天妖林内动用法术,估计就是为了防止被别人发现,而出了天妖林之后,少女便没有顾虑,使用了法术赶路。周青一直很想知道,是什么让少女离开安全的天妖林,来到这危机四伏的修道界。

“为了……见一个人。”少女犹豫了一下,还是说道。

“见一个人?”周青直觉此事非同小可,少女说的是去见一个人,她身为妖族,要去见什么人?

“是……”少女眼里突然涌出复杂的情绪,咬着嘴唇说道。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突然一阵歌声传来。

“玄门混沌来,玄门混沌去,奔波为何物?南山采药人……”

一身背着竹篓,手中提着柴刀,如同一个老农一样的人从湖边的幽林之中走出,佝偻着身子。

“姑娘,买点药吧,老头子采药不容易。”

老农面上满是皱纹,皱巴巴的一团,异常沧桑,沙哑着嗓子,乞求问道。

又是一阵声响,却是清脆的铃声。

一个衣衫凌乱,踏着破旧草鞋,非常邋遢的老道从另一侧的林中走出,他瞳孔之中无神,眼珠子动也不动,分明是一个瞎子,其腰间是一个破烂的口袋,口袋上挂着一个正不断响动的铃铛,肩上扛着一个白布幡子,上面歪歪扭扭的写着八个字。

“铁口直断,一卦千金!”

老瞎子摸索着前进,有气无力的说道:“姑娘,算一卦吧,老瞎子算命不容易。”

然而少女却是直接将青霜剑提在手中,面色变得异常冰冷,戏谑道。

“哦,本仙子不买如何?不算又如何?”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