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一片清澈浩淼的湖泊,湖泊四面都是林木,少女便站在湖泊前,凝视着左右两侧缓缓靠近的瞎子和老农。

“故弄玄虚,八成是道教之人!”少女冷冷说道。

“老头子不知道姑娘所说什么道教,只是世道艰难,采了点药,想要姑娘买了,让老头子赚点活命钱。”背着药篓的老农喘息着说道,步子却是不断逼近,破旧不堪斑斑锈迹的柴刀提在手中,有气无力。

“老瞎子也是一样,昨日算了一卦,得知在此处会遇到贵人,说不准今后的生计就要着落在姑娘身上了。”老瞎子踉踉跄跄,肩上的白布幡子不时点着地面,似是在试探地形,以免摔倒。

“人教之人向来光明磊落,佛教之人则都是和尚,而你们又不是道教,那岂不是散修?”少女猛地一惊,道:“居然连散修也被煽动,又是一波试探么?”

然而不管是老农,还是老瞎子,都没有回话,只是看似缓慢实际却非常迅速的靠近少女。

少女只当他们是默认了,沉吟道:“他们给了你们什么好处,本仙子双倍给你们。”

老瞎子干咳几声,有气无力的说道:“好处什么的倒不重要,老瞎子活了这一辈子,什么好处也不是很看重,只是我有一个不成器的徒儿,被歹人捉走,用来要挟老瞎子,老瞎子可就这么一个牵挂,实在难以放下。”

“竟然是被要挟,已经不择手段到如此地步了么?”少女忽然展颜笑道:“这药怎么卖?这卦金又是多少?”

“不贵不贵,姑娘项上人头罢了。”老农浑浊的视线盯住少女,舔着干裂的嘴唇说道。

“哼,本仙子要走,你们也想拦得住?”闻言,少女目光便是一冷,她没想到这二人会是如此决绝,抱着必杀心思。

然而那老瞎子却又是一阵咳嗽,缓缓说道:“姑娘的本事,老瞎子自然是知道,尤其是生来会御风,御水,逃命本事算得上一流,只是不巧,老瞎子我偏偏有克制的办法。”

他腰间的口袋猛地张开,一手指大小,周身缭绕着黑蒙蒙的鬼气,形似猴子的狰狞生物窜了出来。

少女的目光顿时凝重。

“此兽名叫啼魂,乃是老瞎子多年前偶然得到,别的本事没有,偏偏有一样与生俱来的神通,凡是被这啼魂盯上的人,哪怕是天涯海角,也无法逃脱。”老瞎子轻轻地抚摸着啼魂,淡淡说道。

啼魂一声嘶吼,眼中露出嗜血的兴奋光芒,先是看向少女,突然一种莫大的凶险袭来,让它不敢招惹,再看向青牛,却发现仍然有几分心悸的感觉,知道这青牛也不是好想与的角色,最后看到周青,眼中的嗜血光芒顿时明亮,猩红的舌头吐出,卷着嘴唇,在它看来,周青无疑是最好对付的小角色。

“这啼魂也是上古时期有名的凶兽,没想到如今也有存活。”少女心中喃喃,知道有啼魂在,自己是绝对无法逃走的,她轻轻的抚摸着青牛,柔声道:“小萌,战吧。”

青牛一声怒吼,滚滚妖气爆发出来,赤红双目,一蹄践踏地面,席卷滔天烟尘,然后猛然冲刺,径直

杀向老瞎子。

“牛肉不错,老瞎子今日有口福了。”老瞎子波澜不惊,反而馋嘴似的舔了舔嘴唇,手中的白布幡子朝着地面一顿,无形的灵力浸透地面,掀起一层地皮,朝着青牛覆压而去。

然而青牛一往无前,一头顶开地皮,继续冲击。

老瞎子叹了口气,白布幡子继续朝着地面一点,身形竟消失在原地,再出现的时候,却已经是青牛的背上,干瘦的拳头扬起,猛地砸向青牛,老瞎子爆发出恐怖的力量,厉声道:“降服吧,畜生!”

青牛不断挣扎,四蹄翻腾,牛角乱晃,与老瞎子激烈搏斗。

老农看到这一幕,轻轻摇摇头,手中的柴刀却是不经意的一晃,一丝刀气诡异出现,朝着青牛的喉咙飞去。

然而在半空中,那丝刀气便溃散了,少女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他的面前,冷声道:“你的对手,可是我呢。”

老农干笑两声,背后的药篓突然飞上天来,朝着少女压去,老农双手结印,眼花缭乱敏捷无比,哪有丝毫老态?

“天罗地网,给我收!”

药篓滴溜溜的旋转,十里方圆的灵气都被抽干,恐怖的吸力爆发出来,全部作用于少女。

少女青丝乱舞,衣袂飘扬,竟有一种被这药篓吸进去的感觉,她美眸流转,知道这药篓定然是一件了不得的法宝,但却并不慌乱,而是从腰间摘下一枚玉佩,上面雕刻着繁杂的咒文,少女随手一抛,这玉佩竟是被这药篓吸了进去,然后一声巨响,在药篓之中爆炸。

轰!

方才还大发神威的药篓竟是和玉佩同归于尽,只余几块焦黑的碎片落下。

“丙火玉佩!好大的手笔!”老农一字一顿的念道,他没有想到少女会如此决绝,用极度爆烈,威力极其大,但只能使用一次的丙火玉佩拼掉自己的法宝。

同时,一股无比心痛的感觉涌上心头,这药篓可是他成名的法器,威力还没有释放,就如此毁灭,这让他如何甘心?

再看少女的时候,已经是杀意滔天。

“妖女,死吧!”老农矫健跃起,竟是在半空悬浮,手中柴刀翻转,一刀劈下,是半月形的恐怖弧线。

刀气喷涌,所过之处一片狼藉,树木连根掀起,土地化为齑粉,就连那湖水,都被分为两半。

一刀之威,恐怖如斯!

少女异常凝重,玉指连连点动,刺出凌厉气劲,与老农站在一处,一时不分上下。

……

周青此刻正面临着他所遇到的最大挑战。

眼前,是拇指大小,浑身散发着鬼气的啼魂,这小东西露出尖锐的獠牙,血红的瞳孔中是冰冷嗜血的光芒。

望着周青,是浓郁的贪婪之色,猩红的舌头喷吐,似是在衡量周青身上哪一块血肉味道更好。

周青缓缓退后,在这个小东西的身上,他感觉到不亚于玄元七子的压力,这小兽啼魂,竟然有着相比于灵台二重的恐怖力量。

而他自己,虽然修为进步飞快,但此刻,也只是筑基七层而已。

是生死的抉择,是至关重要的战斗。

周青知道自己不能退,他也没有退的余地,他心里清楚,少女并不是无暇管他,而是觉得周青有对付啼魂的能力,或者是有着不得不对付啼魂的理由。

“我明白了,这啼魂天赋神通便是追踪,有它在,我们不管逃到哪里,恐怕都会暴露,仙子是希望我斩杀它!”周青猛地想到少女的良苦于心,也感觉到了自己的责任巨大,他忽然发现,这一场战斗最终的落点,不是少女与老农,也不是青牛与老瞎子,而是他和这啼魂,如果他能够杀掉这啼魂,那么,以少女的本事,必然可以带着他轻松的逃脱。

可是,这啼魂岂是那么好杀的?

“真是不小的挑战呐……”周青心中苦笑,但面上却异常坚毅,他知道自己没有其他选择,必须一战。

小心的观察着啼魂,想要找出一丝破绽,然而他却发现,自己对这啼魂根本没有任何了解,就算是有弱点,他也没可能发现。

“还好有青霜剑……”周青紧紧握住手中的青霜剑,他了解到,此剑可是天下有数的名剑,在少女手中爆发出非常恐怖的力量,现在却是他的杀手锏。

“仙子若是带着青霜剑,想必一定能够力压那老农,可是却留给了我,这是多大的责任,信任?”周青心中想着,手下却不自觉地出了汗,这是过度紧张导致的。

啼魂终于没了耐心,它观察周青许久,小心谨慎的性格发挥到了极致,最终,才确信周青正如它之前所看到的那样,是那么的不堪一击。

在啼魂眼中,筑基七层的周青只是一盘可口的点心。

吼!

一声厉啸,刺耳之极,让周青振聋发聩之下,头晕目眩。

只是一瞬,便回转过来,却看到啼魂已经冲到面门前!

横着剑鞘一挡,周青迅速退后,小小啼魂却异常敏捷,居然在半空中做出变化,诡异的偏移三寸,躲开剑鞘,一爪子挠向周青的心脏。

周青惊怒,浑身灵力澎湃翻涌,聚集在拳头之中,一拳打出,带着呼呼风声。

然而啼魂根本不避,如同蜻蜓点水一般,在周青布满灵力的拳头上一点,便一触即退。

“这……”拳头上一阵刺痛,周青惊恐的发现啼魂轻轻的一爪,自己的拳头上就有一道狭长的伤口出现,而且这伤口之中,还有着一丝丝黑气渗透。

这是鬼气,啼魂本身附带的气息,可以极大的消耗周青的灵力。

果不其然,驱逐这一丝鬼气,耗费了周青非常多的灵力。

“这畜生,还真是厉害呀……”一回合的争斗,虽然受了点伤,但却是让周青镇定了下来,对于这啼魂,有了了解,不再向方才那样一无所知。

“从方才它的动作看来,敏捷无比,想来在速度方面是我所不能比的,但是它的防御应该并不强悍,否则也不会轻轻挠我一爪,而不跟我硬碰……”

周青心中思量,逐渐有了计划,望着小小的啼魂,心中道。

“小家伙,你最好祈祷你不要露出破绽……”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