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色即将过去,启明星于天际亮起,一丝橙红色的光晕缓缓升起,那是太阳的颜色,很显然,快要天亮了。

然而对于周青来说,却没有丝毫的变化,哪怕是正午太阳,面对这啼魂的时候,他也是浑身发冷。

少女与老农大打出手,在湖面上掀起一层层的浪潮,无数鱼虾被外泄的灵力灭杀,浮尸于湖面之上,很快,这清澈的湖水,就变得血红。

少女面色有些发白,这老农的刀气大开大合,威力绝伦,每一刀都带着斩尽杀绝的狠辣,对付的时候,消耗极大。

她在心中念道:“小青,希望你能明白我的用意,这一战,全靠你了。”

一旁,青牛依然在和老瞎子角力,老瞎子双腿紧紧的夹住青牛,一拳拳的砸着,青牛背上的骨头断裂,血肉模糊,奈何皮糙肉厚,就是不曾倒下,反而带着凶性,将老瞎子震的七荤八素,狼狈不堪。

老瞎子想要抽身而退,但是青牛却急速奔跑,用牛角和自己庞大的身躯干扰他,一时间,老瞎子骑牛难下,灰头土脸。

“该死,这畜生力大无穷,我在它的背上难以施展手段,想要下去却被它察觉,这样拖延下去,可不是好事。”老瞎子心如明镜,隐隐有些着急,挥舞的拳头更加猛烈,硬生生的砸断了青牛的脊梁骨。

然而青牛却是更加疯狂,凶威大放,死扛着老瞎子的攻击,还不断用牛角顶撞他。

老瞎子上牛背容易,下来可就难了,这便是托大的后果。

修行者毕竟是靠法术,和妖怪拼力气,那就是自己给自己找不痛快了。

……

啼魂按捺不住了,终于要出手了。

小小的身躯一跃,竟然是一丈高下,周青死死地盯住它,发现它的方位之后,一拳便朝着空中打去。

然而明明出现在天空中的啼魂,却是突然消失,如同泡沫一般被周青的拳头打成碎片。

“不好,居然是幻术!”周青哪里知道啼魂还有这等手段,当下大惊,拿着青霜剑,也不出鞘,带着一阵风声,朝着自己的后背猛拍而去。

果然,啼魂无声无息的在周青身后出现,血红的双目之中闪烁着兴奋的色彩,带着一缕幻影,扑到了周青的背上,张开嘴,尖锐的獠牙露了出来,狠狠的咬住周青的血肉。

甩着脑袋一撕,周青的背后竟然硬是被咬下一块肉,血流不止!

一口吞咽下去,啼魂更加疯狂,就要再咬一口,却看到青霜剑拍击而下,不得已躲避,拉开距离。

“这畜生,居然如此狠辣!”周青摸着血迹斑斑的后辈,倒吸一口冷气,这一口咬下去,怎么说也有几两肉吧。

然而啼魂却是毫不掩饰的带着浓浓的惊喜之色,那血红的眸子之中贪婪意味无比浓郁,盯着周青,就像是盯着什么绝世美味一样。

这却是因为经过九窍玲珑丹的改善,周青的全身都已经是修行的上好资质,甚至说他的一滴血,一块肉之中都蕴含着丰富的灵力,就算是用来炼丹,都是可以的。啼魂一口咬下,吞下周青的一块肉,自然得到了极大的好处,光是那一口下去,起码少了它三年的苦修!

这让原本打算迅速斩杀周青,然后吞吃掉的啼魂改变了主意。

望着周青,口水流淌着,它认为如此佳肴,应该一点点慢慢品尝。

啼魂打算戏耍周青,一点点的玩弄他,最后在享用这份大餐。

“又有了新的发现,这个畜生会幻术,不知道是不是还有其他的本事……”周青面色

难看,但心中却是在疯狂的计算,啼魂比他想象之中的还要难以对付。

吼!

又是一声厉啸,啼魂如同黑色的幽灵,猛然窜起,一爪挠向周青的大腿。

“又是幻术么?”周青瞳孔一缩,竟是不管不顾,兀自防御后方。

然而等到啼魂扑到跟前的时候,他才发现,这不是幻术,而是真正的啼魂!

“狡猾的畜生!”周青哪里知道啼魂会有如此高的智慧,虚虚实实,让他无法琢磨,当下只能亡羊补牢,一口灵力吐出,变成一团淡蓝色的火球,朝着啼魂喷去。

低阶法术火球术,这是周青最快能够使用的手段,不求杀伤,只希望拖延啼魂的速度。

下一个呼吸,周青双手掐动,施展出五雷咒,一道雷霆轰然落下。

然而还是晚了一丝,啼魂如愿以偿的在周青大腿处撕下一块肉,然后得意后退,小心躲过火球,却并不畏惧雷霆,反而张开嘴,将这一道雷霆吞入腹中。

咂咂嘴,啼魂露出享受的模样。

很少有人知道,啼魂诞生在鬼气浓郁的地方,但却并不是鬼物,只是天生鬼气森森,所以并不像是一般邪祟那样恐惧雷霆,反而雷霆对于啼魂来说,是不小的补品,吞噬下去,有助于成长。

上古时期人族大能驯服啼魂之后,为了培育其更加强大,时常建造五雷阵,吸收天地雷霆,供啼魂吞吃。

周青哪里知道这些,他还从没有听说过把雷霆当饭吃的妖物,当下大惊失色:“这到底是什么怪物?”

然而啼魂却不给他多想的时间,再次跃起,扑向周青。

这一次周青不敢大意,一拳迎去,却恼怒的发现是幻术,真正的啼魂在他的脚后跟处出现,张嘴就要咬他,不过这次周青反应迅速,一口喷出火球,射向啼魂。

啼魂不甘心的嘶吼一声,却仿佛忌惮火球一般,猛然退后。

“这怪物不怕雷霆,却怕火球?”

周青恍然大悟,一下子明白了啼魂的特性:“这妖物虽然强大,能把雷霆当饭吃,却怕五行之中的火,不知道其他五行是否也是一样?”

周青打算试试,除了火球术之外,其他法术他也是有所涉猎。

当下便是双手一按,一蓬尘土飞扬起来,化作一个土形壮汉,约有二丈高度,骇人的一拳砸向啼魂。

啼魂果然忌惮,尖锐的厉啸一声,便躲了过去。

却是眨眼间在土形壮汉身后出现,爪子上带着红光,一爪撕去,那周青用凝土术凝聚的土形壮汉直接四分五裂。

“有效果却是有效果,只可惜我的法术低微,施展不出来强大的五行法术!”找到了啼魂的弱点,但是周青却发现自己也是无可奈何,实力差距太大了,自己的法术顶多只能对啼魂有一点伤害,却无法要它的性命。

啼魂却是被激怒了,拇指大小的灵巧身躯突然鬼气蒸腾起来,一声厉啸,居然硬生生的拔高数尺,原本渺小的躯体一下子变大了数十倍,如同一头真正的猴子一样。

变身后的啼魂更显狰狞,不管是獠牙还是利爪,都放大了数倍,嗜血的气息也更加的浓郁。

“这才是它真正的实力,不愧是足以匹敌灵台二重,果然非同小可!”

周青瞳孔骤然收缩,知道现在才是恶战的开始,这种状态的啼魂是他难以应付的。

下意识的就要拔出青霜剑,但却又被克制住,周青狠下心,做出一个艰难的抉择。

“目前也就这一个办法了,不成功,就

成仁!”

少女和青牛已经争斗多时了,周青知道时间拖延下去是没有好处的,而且天马上亮了,更是给他一种紧迫感,他打算兵行险招。

这一次不等啼魂出手,周青便主动攻击,握住青霜剑的剑柄,却不出鞘,一剑鞘划过,施展出他自己琢磨已久的剑术。

要知道这剑术当初可是震惊过罗离的,也正是这剑术让罗离误以为李无双教导过周青,才被吓退。所以这剑术必然是不凡,这是周青苦练许久的成果。

剑鞘上猛然笼着一层剑气,透着锋锐的气息,随着周青的挥舞,透着刺骨的凌厉。

化形之后的啼魂比之前更加强大,虽然周青施展了不俗的剑术,但是在绝对的力量压制下,还是很快的落在了下风。

不多时,周青就已经受伤多处。

然而,周青虽然表面上痛苦不堪,摇摇欲坠,但是瞳孔之中闪烁的,始终是冰冷震惊的光芒。

他在等待……

啼魂有一种猫戏老鼠的感觉,虽然这老鼠有些棘手,但是对于猫来说,只要肯下功夫,是绝对没有失败的可能的。

又是一次成功的袭击,啼魂撕下周青一块肉,痛饮着鲜血,感受着血肉之中蕴含的丰富灵力,更加兴奋。

与周青争斗到现在,啼魂已经吞吃了七八块血肉,它的修为有了不小的进步。

此消彼长之下,周青的脸色更加难看,握住青霜剑的手都有些颤抖。

啼魂感知到周青的虚弱,知道他已经是山穷水尽,终于放下了最后一丝谨慎,它打算收割这个缠斗许久的猎物了。

一爪拨开周青的拳头,啼魂以胜利者的姿态落在周青的胸膛之上,血红的獠牙闪烁着幽幽的冷光,猛地咬向周青的喉咙。

然而就在这个时候,躺在地下,似乎毫无反抗之力的周青突然睁开眼睛,眼睛里面是果断和凶狠的光芒!

青霜剑,出鞘!

长剑不出鞘,出鞘则杀人!

一道冷光划过,是幽幽的青霜飘落,得意洋洋的啼魂成为了恐惧的可怜虫,被周青隐忍多时的剑光穿过。

一击必杀!

斩下啼魂的头颅,周青终于瘫倒在地下,天边已经泛起了鱼肚白,望着朝阳的升起,忽然有一种无比的自豪与骄傲滋生,他知道,从这一刻起,他已然蜕变。

不过,他太累了,带着微笑昏了过去。

“啼魂!!!”在青牛背上角力的老瞎子感应到啼魂的生命气息消失,发出凄厉的喊声,他怎么也无法相信,灵台二重的啼魂,会被筑基七层的周青斩杀!

这可是上古时期都赫赫有名的凶兽,对于老瞎子的意义实在太大,这么损失,让他痛彻心扉,五脏六腑之中,仿佛有一柄刀子在切割!

这是一个机会,翻盘的机会!

趁着老瞎子心绪大乱的时候,青牛猛地将他掀翻在地,一牛角将其钉在地下,蹄子狠狠的践踏而下,将老瞎子的胸膛都踩的塌陷下去。

“怎么可能?”与少女战斗的老农也无法想到占据了绝对优势的老瞎子会瞬间落败,重伤,他的心绪瞬间乱了一丝,然而就是这一丝变化,却被少女抓住,一掌打在他的胸口,让其吐血倒飞。

少女并不恋战,飞身过去,抓起周青,带着青牛,远遁千里。

抚摸着昏着的周青的面庞,少女心中仿佛有什么东西被触动,她没有想到,弱小的周青,居然真的创造了奇迹。

“善于创造奇迹,这就是你们人族强大的原因么?”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