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周青再次苏醒的时候,已经是在另一片天地。

此刻竟然是正午,阳光明媚,还是一片清澈的湖,他正躺在湖边的一块青石上。

少女坐在湖边,白嫩的玉足踢踏着湖水,溅起点点浪花,青牛则是卧在树荫下,闭目休息。

“你醒了……”

少女不用回头,就已经感知到周青的状态,柔柔的声音传来。

“我睡了多久?”

周青站起身子,惊奇的发现自己身上的伤口全部都愈合了,而且自己居然没有任何虚弱的感觉,反而经过一番血战,体内的灵力又浑厚许多。

“时间不久,也就是数个时辰而已。”顿了顿,少女又说道:“九窍玲珑丹的药力虽然已经耗尽,但同时也赋予你绝佳的资质和不俗的恢复能力,我并没有帮你疗伤,是你自己身体的自愈能力。”

“这丹药竟是如此逆天!”周青重重的握拳,感受着浑厚的灵力的涌动,无比惊喜的感觉涌上心头。

“这丹药等级,分为灵丹,仙丹,神丹,每一个等级又分为九品,九窍玲珑丹可是仙丹六品的级数,脱胎换骨,效用极大。也不知道你多大的运气,居然得到了这丹药。”少女淡淡说道,却在周青心中掀起了惊涛骇浪,他没有想到平时灵丹都觉得奢侈的自己,就这么糊里糊涂的吞服了六品仙丹。少女转过身子,看到周青呆滞的模样,莞尔一笑,说道:“这丹药其实没你想象的那么恐怖,赋予你的自愈能力也是有着限制,过一段时日,便会自行消失。”

“会消失么?”

想想昨天的重伤,周青心中镇静下来,就算是会消失,暂时来说,这还是他可以依仗的底牌。

他没有觉得可惜,也没有觉得不甘,这一番造化,他已经满足,贪心不足蛇吞象可不是一个修行者该有的心态。

“昨日一战,你有不小的功劳,如果不是你斩杀了啼魂,恐怕本仙子要脱身,也不是那么容易。”想了想,少女还是歪着脑袋说出感谢的话,她轻叹一口气,对周青说道:“你有什么疑惑,现在可以说了。”

“我现在才算是得到仙子的认可么?”周青心中狂喜,他知道,自己终于从一个侍剑童子的角色转化为自己人,少女愿意将自己的秘密说出来了。

“我想知道,仙子到底是什么人,为什么这么多人要追杀你?”开口就是这个困扰周青很久的问题,也是当前他最想知道的问题。

“我的身份,恐怕不好告诉你。”少女皱着眉头想了想,才轻声说道,看着周青有些失望的眼神,她又补充道:“不是我不信你,而是我的身份说出来对你没有好处,说不定还会为你招惹弥天祸端,你只要知道一点,我对天妖林深处的世界是非常重要的,对于天下妖族也非常重要。”

“对天下妖族都重要,这是什么身份?”周青吓了一跳。

少女却接着说道:“至于为何这么多人追杀我,原因正是因为我的身份。人族和妖族,向来敌对,很多人,不想让我活,但是

他们又因为一些原因,不能亲自对我出手,就需要使出阴谋,算计我,之前的借刀杀人,就是第一招。”

“那到底谁是仙子的敌人?”周青咀嚼了一阵少女的话,又问道。

“整个人族!”语不惊人死不休,少女沉声说道。

“什么……”周青深吸一口气,无法接受这个现实。

少女勉强一笑:“或许只是大多数吧,不过我的敌人,尽管我从没见过他们,甚至没有听过他们,但是他们都想着让我死。”

“那仙子为何要离开天妖林?”周青不打算询问关于少女身份方面的问题了,他感觉自己仿佛触到了一座让他窒息的冰山的一角,在没有足够实力的时候,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三年前,天妖林深处的世界,突然有一个重伤垂死的人出现,正好被我发现,我救了他,他苏醒之后,告诉我,他是被人追杀,逼不得已进入这天妖林,还恳求我,不要泄露他的行踪,因为天妖林深处随便一个妖族发现人族,都会下杀手。”

少女露出回忆之色,缓缓说道。

“我当时于心不忍,心想此人也没有犯什么错误,何必要葬送他的性命,不如就找个机会,把他送出天妖林。可是机会并不常有,过了半年,这男子都没有合适的机会离开天妖林,只能一直被我藏起来。不过这半年的时间,他的伤势倒是完全养好了,后来我说要送他离开,他却告诉我他不想走了,说是喜欢上了我。”

“什么!?”周青难以置信,他没想到事情会有这样的转折。

人和妖,怎么能相恋?

这也太有悖于常理了吧……

不过,望着恬静的少女,周青忽然又有些动摇,如果仙子不是妖,该多好……

“难道仙子也爱上了他?”周青有些紧张,问道。

“怎么可能,本仙子怎么可能喜欢一个人族?”少女摇摇头,却没有发现周青松了一口气,她继续说道:“后来那个男子开始追求我,只是这荒诞的事情,我无法接受,这让我对他有了厌恶,决心尽快把他送走……”

随着少女的叙述,周青逐渐明白了事情的整个脉络,一个人族男子重伤垂死,被少女拯救,经过半年的时间,对少女暗生情愫,又开始追求少女,只是貌似少女对他并没有感觉,反而因为男子的死缠烂打有了厌恶之心,决意将他送走。

不知道为何,周青听得是大快人心。

“后来把他送走了么?”周青咂咂嘴,问道。

“送走了……”少女点头,面色却突然变得冰冷:“只是他临走的时候,拿走了母亲留给我的遗物,还留书一封,告诉我如果想要取回母亲的遗物,就让我在两年后,到风雷一线天去拿。”

“阴谋!”眼皮猛地一跳,周青第一个反应,就是这是个阴谋,绝对的阴谋。

世上哪有这么巧合的事情,重伤垂死正好被少女发现?要知道天妖林多大,几乎是到处都是妖族!

而且这男子前后变化太大,刚开

始是央求,后来却变得胆大起来,开始追求少女,尤其是最后拿走了少女重要的东西,要挟于人,这绝对不正常!

“我都能发现这件事的猫腻,仙子怎么可能不知道?”周青忽然想到这一点,却发现少女面露苦笑。

“母亲遗物对我非常重要,我必须要拿回来。”

“那仙子为何不将此事告诉妖族强者,让他们帮你把东西夺回来。”周青又想到了一个疑点。

“因为某些原因,母亲和妖族的关系并不好,我不能让他们知道母亲遗物的存在,只能自己偷跑出来。”少女想了想,还是回答了周青这个问题。

“哼,这个家伙还真是正好拿捏住了仙子的软肋,好深的心机。”周青忽然有一种想咬牙切齿的冲动。

“不管前面是什么阴谋等着我,都无法阻止我拿回母亲的遗物!”少女忽然站起来,坚定说道,然后她又一甩衣袖,高傲道:“只要那些老家伙按照约定,不向我出手,这世间就没有谁能拿我怎么样!”

这一刻的少女,给人一种霸气十足,君临天下的感觉,让周青心中复杂。

他突然问道:“仙子可曾对那个男子动过情?”

少女不屑道:“没有,那等小人,本仙子怎么可能喜欢他?”

顿了顿,周青又问道:“那仙子会喜欢怎么样的男子呢?”

少女淡淡的看着周青,抬头看着湛蓝的天空,神往道:“我喜欢的男子,必定是盖世强者,凌驾万人之上!若是他要娶我,必须要满足三个条件。他要把星辰化成丝线,用满天星光织成婚衣,他要把明月摘下,成为一颗明珠,镶嵌在我的凤冠之上;他要把云彩炼化,为我披肩,作为我的霞帔!”

周青早已愣在当场。

……

“接下来恐怕会有更厉害的角色出现,为了你的安全,本仙子打算给你一个保命的底牌。”

少女玉指轻点,晶莹光彩流淌,一幅画卷在虚空之中出现。

“这画卷之中封印着一道剑气,乃是上古大能通天教主的绝仙剑气,虽然早已稀薄不足万一,但是对于剑修来说,也是绝对的宝物,你参悟这道剑气,如有所得,定然实力大进!”

接过画卷,周青如在梦中。

通天教主是何人?

传说在上古时代,乃是无敌天下的人物,四把仙剑横扫世间,举世无敌!

诛仙,绝仙,陷仙,困仙!

“这等传说人物的剑气,我居然也有资格参悟。”周青握紧画卷,心中激荡。

盘膝坐下,平复心情,猛然睁开眼,眼中是坚定而沉淀的光芒。

“绝仙剑气!”

哗啦啦……

周青打开画卷!

轰!

一股无比凌厉,无比锋锐的剑气爆射出来,一里之内所有爬虫走兽全部爆体而亡!

绝仙绝仙,乃是绝情狠辣,最为凌厉的意思!

而周青,则是瞬间被这股剑气吞没……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