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青的出头,让很多人不解。

灵台境修士的冷笑,筑基期修士的复杂,还有陈寒眼中闪烁着的感动……

“周兄,你没有必要为我冒险……”陈寒挣扎着出声,眼中流露出一丝担忧。

“你送我酒,解开我的心结,对我有恩,我周青,有恩必报。”雪下得更大了,飘飘洒洒的雪花被风卷动,打着旋,呼啸落下,砸在人的脸上,让人生疼。周青一手抓向虚空,满满的都是雪,他把这雪捏成一团雪球,在手中抛动,然后平静的说道:“陈兄,你无须为我担忧,这两个小角色,太弱。”

此言一出,在场所有人的面色都变了。

“好大的口气。”灵台境修士冷笑。

“筑基期修士也并不是无法战胜灵台境修士,只是那样的人,太少……更何况,这里是两个灵台境修士!”队伍中剩余的筑基修士眼中流露出复杂,陈寒一路上鼓舞了很多人,与众人相处的很愉快,但是,却没有人因为这些情谊,而站出来帮助陈寒。这是人之常情,所以周青站了出来,众人为周青担忧,也是正常。

“我看你是疯了吧!小小筑基修士,也有这么大的口气!”捏着陈寒脖子的灵台境修士怒极,怨毒的瞪着周青,咬牙道:“你让我放开他,老子偏偏不放,不光不放,我现在就动手宰了他!”

话音落,其捏住陈寒脖子的手立刻用力,掐住喉咙,就要将陈寒掐死,陈寒的眼中露出浓郁的失望之色,他本想安慰此人,却落得如此下场……

“我给过你机会了……”周青淡淡说道,就在那修士掐住陈寒喉咙那一瞬间,他的眼中闪过一丝寒芒,手中抛动的雪球就那么悬浮在空中,重重握住,然后丢出!

雪球速度极快,更蕴含着周青浓郁的灵力,带着刺耳的破空声飞去,重重的砸在那修士的眼睛上。

“啊!我的眼睛!”修士惨呼,放开陈寒,捂着左眼的手缓缓放下,手掌间,是一滩鲜血,他的左眼处,青红一片,还有着一丝丝的血液涌出。

“找死!”另一个灵台境修士冷喝,手掌一翻,便是一道雷霆落下。

“小子,我要把你碎尸万段!”左眼火辣辣的刺痛,让这修士感到一阵耻辱,他竟然被一个筑基期修士用雪球砸伤,这是何等的讽刺?这种羞耻感,化成滔天的怒火,他一拍储物袋,十几张朱红色的符咒飞出,印诀掐动之下,符咒无风自燃,化成十几团火球,如同落雨般密密麻麻的朝着周青压下。

“这雷,太弱……”周青摇头,他想到了九阳碎星钺引出的血色雷霆,那种雷,才叫做雷!与那相比,这灵台境修士放出的雷霆,就像是一个笑话。

他不闪不避,就站在原地,任凭这雷,当头劈下!

然而就在劈下的那一瞬间,其眼中的平淡,终于化作精芒,两根手指伸出,将这雷夹在指间,然后用力碾碎!

雷霆碎去,周青缩回手指,竟没有丝毫伤害,有的,只是酥麻之感。

“怎么可能如此轻易的接住我的雷霆,这个小子,到底是什么人!”放出这一道雷霆的修士神色变得凝重起来,眼中,有着明显的震惊

,虽然这雷,只是他随手放出,但就算是如此,一个筑基期修士,也没有可能这么轻描淡写的接下!

“这火,一样弱……”十几团火球密集飞来,呼啸之中融化风雪,但是周青,仍然是摇头,喃喃说道。九阳碎星钺所引发的火,他这一生都无法忘记,那漫天的火烧云,就像是血色的回忆,已经深深的镌刻在他的心底。在其眼中,这十几团火球,连那漫天火烧云之中的一丝火苗都比不上。

他依然不闪避,站在原地,却是握住了青霜剑。

食指一弹,青霜剑出鞘,周青淡淡念道:“太玄焚天!”

剑光一闪,是一道犀利的剑气,这剑气之上,散发着丝丝寒气,甚至,还有着一缕缕冰霜粘附,与这十几团火球碰撞在一起,却没有发生任何爆炸,而是那十几团火球,瞬间熄灭成灰!

在众人骇然之下,周青抬手一引,这道剑气呼啸飞起,朝着那两个灵台境修士刺去。

感受着这道剑气的恐怖波动,这两个灵台境修士面上露出震怖之色,一人抛出一块青砖,悬浮在头顶,散发着蒙蒙的光芒,将他们护住,另一人则是输入灵力,将这防御法器的力量催动到最大!

然而周青依然摇头:“这防御,太弱!”

太玄焚天,这一道玄元宗的强大剑式,在周青手中,终于绽放出其原有的恐怖。与这防御法器碰撞,剑气溃而不散,那外层的冰霜崩溃,涌出的却是极度的热,这是火的温度,有一丝刺目的红,是火的颜色,烈火焚烧青砖盾,那防御法器,一层层的破碎,散发出的光芒,一丝丝的黯淡。

“一起上,杀了他!”两个灵台境修士惊骇之下,对视一眼,都看到对方眼中的杀机。

这二人原本就相识,故而交战起来也有些许配合。二人同时一拍储物袋,两把飞剑带起一束寒光飞出,却没有握在手中,并指为剑之下,朝着周青一指。

“今日就让你这筑基期的家伙尝一尝飞剑的厉害!”

飞剑与御空,都是灵台境修士才能做到。纵然周青能够斩杀灵台修士,但并不代表他就完全能够比拟灵台境修士,这飞剑与御空的神通,他就做不到。

飞剑一出,气势非常,丝丝寒芒绞碎风雪,是浓郁的杀意。

“这飞剑,依然太弱。”飞剑之道,只是剑道的一个分支,只是一种使剑的手段。真正的剑道,周青见过。青衣那刺目至极的剑光,他永远也无法忘记,在他心中,那才是真正的剑。见到了那样的剑术,再看这飞剑,周青心中没有丝毫恐惧,反而有三分轻蔑涌上心头。

“绝仙剑气!”周青握住青霜剑,缓缓闭目,在他眼帘闭合的那一瞬间,一股莫名的气势便蔓延了出来。刺骨的寒冷,与这大风雪融合在了一起,使在场众人不经意间缩了缩脖子。那两个灵台境修士,忽然有一种不祥的预感,眼皮直跳之下对望,都从对方眼中看到了恐惧。就在这个时候,周青的眼再次睁开,眼中,是死水般的平静,黑暗的瞳孔之中,有着两束剑光,越来越清晰。

青霜剑挥动,那绝仙剑气的力量便涌入进去,随着青霜剑的摆动,爆射出一道剑光!

这一道剑光,充斥着斩尽杀绝的狠辣。

那两把飞剑,与这剑光碰撞,就像是以卵击石一般,刹那间便崩坏,化为灰烬飘洒在雪地里。在飞剑破碎的瞬间,那两个灵台境修士瞳孔中露出骇然,齐齐喷出一口血。

“这,怎么可能!”所有人都被这一幕震撼,心神巨震之下,看着周青,如同再看妖魔。

“我给过你们机会……”周青在一次重复这句话,缓缓踏步,走到二人面前。脚步踏着雪,发出咯吱咯吱的声音,这咯吱声,被这两个灵台境修士听在耳中,就像是死亡逼近的声音一般。

“我不信,他只是筑基期修士而已!”之前掐住陈寒的修士眼中带着恐惧,嘴唇发白。

“刚才那道剑气,他肯定只能放出一次,筑基期修士绝对不可能拥有那种力量!”另一个灵台境修士眼中虽然也有恐惧,但却流露出思索之色。他心中猜测,绝仙剑气是利用法器,或者是其他什么东西才施展出来,一定有着限制,绝不可能一直使用。想到这,他的眼中立刻露出搏命的疯狂之色,厉声喝道:“他肯定不能再施展那道剑气,与我一起,杀了他!”

话音落,他便咬破舌尖,一口鲜血喷出,然后伸出食指,在虚空中用鲜血画出了一道符咒。这符咒成型的时刻,他的面色猛地变得苍白如纸,但他的眼中,却是充斥着兴奋之色,朝着周青一点,大喝道:“爆!”

这符咒带着一溜血光,朝着周青袭去。

另一个灵台境修士也是露出拼命之色,其用力一捏,竟然生生掰下自己的一根手指,伤口处,诡异的没有鲜血流出。他一把抓起断指,眼中露出疯狂之色,一口精血喷出,融入到断指之中,然后双手掐诀,打出一道符咒,融合到断指中。就在这符咒融入的刹那,断指猛地散发出一股阴冷的气息,一缕缕的黑雾开始扩散……

“以我骨血,祭奠魔灵,给我杀杀杀!”这修士用力一指周青,这诡异的断指便朝着周青飞去。

看着两个灵台境修士的手段,所有人都露出了凝重之色,他们知道,这二人真的开始拼命了。

然而周青除却在断指出现的时候眼神有所波动之外,神色一直都是平静。他缓缓念道:

“谁说那道剑气我只能使用一次?自作聪明!”

青霜剑挥动,这一次,挥动了三次,三道绝仙剑气散发着冰冷的气息,爆射而出。

“不可能!!!”两个灵台修士神色露出绝望,这三道剑气出现的瞬间,他们紧绷的心弦,便断了。

一道剑气与那符咒碰撞,刺穿符咒之后,再向前三丈,剑气才轰然破碎。

一道剑气与那断指硬悍,剑光与那黑雾一阵纠缠,最终,还是绝仙剑气泯灭了黑雾,将这断指粉碎,但与此同时,这绝仙剑气,也随之破碎。

还有一道剑气则是径直飞向那两个毫无反抗之力的修士,轻松刺穿他们的喉咙,只留下两个不曾瞑目但瞳孔中充斥着绝望的尸体……

周青向前一步,抓起两个灵台境修士的储物袋,眼中,露出一丝期待。

那断指之术,他很感兴趣……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