四万里天山,与三万里天山之前的压力,完全是两种概念。

前一种,考验的是资质,其本身所蕴含的压力,并不多。而四万里天山,则是完完全全的压力,一股强有力的力量,与这漫天风雪融合在一起,纵然有灵力护体,但是周青依然感觉到彻骨的冷意。

仿佛自己变成了凡夫俗子,面对着这漫天大雪,竟没有丝毫把握。

“这风,这雪,不对劲……”周青眼中露出凝重之色,抬头看天,冷风呼啸,卷着雪花落下,那普普通通的风雪模样,其中蕴含的冰冷,却是数倍!

“这才是真正的考验,天降大任于斯人也,必先劳其筋骨……这雪,就是阻挠,这冷,便是险关,踏上四万里天山,必须迎着风雪而上,不能有丝毫退缩。”陈寒沉声说道。

“四万里天山,一定要登上去,若是登不上,就要拜入那寒剑宗!”苏道握紧手中的百年寒髓,眼中流露出坚决之色。

其余两名女修也是如此反应,百年寒髓,没有人愿意放弃。

“小弟早有准备,希望能够起到一些作用。”陈寒一拍储物袋,取出五件大衣,这大衣,是用厚厚的羊毛制成,虽然看起来并不美观,但是用来御寒,却是上佳。

苏道毫不客气的接过一件大衣,穿在身上,陈寒轻笑着又递给两名女修,然后自己穿上这大衣,最后一件,自然是递给了周青。

周青也不拒绝,将这大衣套在身上,这浑身的冷意,似乎稍稍散去一些。

穿戴完毕,五人并不犹豫,果断的踏上路途。

三万里天山之处,田平不知何时已经盘膝坐在那里,其看向周青五人的目光,露出一丝嘲讽。

“可笑,这四万里天山的寒冷,岂是一件大衣所能抵挡?”

他竟是坐在这里,等着周青等人失败,退却,然后再收获自己的战利品……

漫天风雪,呼啸而来,呼啸而去,每一次刮过,这天地间的冷意,就会严苛一丝。

初始,众人的面上还带着笑意,这四万里天山之路,虽然冷,但并不至于无法抵挡,在登山的闲暇,还有余力谈笑。

“那寒剑宗的家伙当真自负过头,四万里天山,虽然可怕,但也不至于绝望,这百年寒髓,恐怕他是没有机会拿回去了。”苏道面上露出讥嘲之色,在他看来,田平这次估计是要赔了夫人又折兵。

此刻,他充满信心。

“苏兄言之有理,那厮这次估计是偷鸡不成蚀把米,这四万里天山,想必是无法阻止苏兄的步伐,就是小妹身子薄弱,恐怕无法承受,倒是希望苏兄照顾。”一名女修冲着苏道轻笑,言语中颇有几分献媚之意,玉手似是无意的拢了拢鬓发,倒也有几分风情显露。

“好说好说……”因这女修此刻的风情,苏道有那么一瞬间的呆滞,醒转过来的时候,连忙答应,同时,看向这女修的目光,也有了一丝不同。

女修掩嘴轻笑,却不避讳,任由苏道看着自己。

作为女修,身子到底是柔弱些,本能的希望受到

男子庇护。虽然在队伍之中,周青的实力是最强,但是周青一直都是面无表情的冷淡模样,让人不敢过于接近,而这苏道却不同,其修为是灵台,有这个资格庇护,所以这女修,便故意与苏道暧昧。

若是需要,即使献身也未必不可。

然而这轻松的气氛,在踏上三万一千里的时候,有了改变。

先是周青,眉头一皱,继而苏道等人面色凝重起来。

三万一千里出的冷意,相比之前,足足有十倍的增幅,那种冷,彻骨。

这风雪依旧,呼啸而来,呼啸而去,但是这天地间的寒冷,却不相同。

“无妨,有我在,一定会照顾你们的……”苏道神色迟滞之下,自觉这等寒冷可以承受,便露出自傲之色,冲着两名女修轻笑。

“那就多谢苏兄了。”两名女修欠身行礼,担忧之色有了散去的迹象。

“风雪虽大,却阻止不了我们的求道之心,赶路吧,踏上四万里天山,百年寒髓就是我们的了!”陈寒一向乐观,此刻也是露出笑容,鼓舞士气。

唯有周青,迟迟停留在雪中,皱着眉,看着白茫茫的雪花,眼中,有着一丝沉思。

“为何,在这风雪之中,我感觉到了一丝杀意……”

周青伸出手掌,一片雪花飘落在掌中,晶莹剔透,很是好看,然而,在温暖的掌中,这雪花,过了许久才融化,融化成水的刹那,一丝微不可查的痛楚在周青掌中浮现。

仿佛被蚊子咬了一口,很容易就可以忽略……

但是周青,却是面色一变,眼中闪过一丝好奇。

“我倒要看看,这里是什么名堂……”

心念闪烁之下,周青再次前行。

三万里天山之处,盘膝打坐的田平猛地睁开眼,眸中,有着一丝幸灾乐祸的神色。

“按时间计算,这个时候你们应该已经是在三万一千里之处,如果好运的话,应该已经察觉到了不妥,若是未曾察觉,那么你们便会吃到很大的苦头……但这与我无关,想必到了三万五千里之处,你们肯定会吓一跳,肯定会选择退缩,到了那个时候,就是履行赌约的时候……”

他神色笃定之下,再次闭上眼睛。在他心中,周青等人根本没有可能走上三万五千里之上的可能,似乎这三万五千里天山,是一个禁忌一般。

三万二千里之处,众人停下,因为这寒冷,再次有了增幅,但是,依然不至于让人绝望,苏道考虑一番之后,还是拍着胸脯向两名女修许诺一定会照顾他们。

唯有周青,伸出手掌,接住了一丝雪花,感受雪花在掌中融化,成为**的瞬间,掌心,再次有疼痛浮现,比之前,只是加重一丝。

“这杀意,越来越浓郁了……”周青喃喃自语。

三万里之处的田平再次睁眼,眼中的幸灾乐祸之色,更加浓郁。

饶是苏道信心十足,但是这三万二千里之处的寒冷,的确比之前加重许多,之前轻松的气氛,已经不复存在,与两名女修的调笑,虽没有完全停止,

但是之间也有了较长的停顿,因为,要花功夫来抵御寒冷。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天地间万事万物都可看做是修行的一种,这行路,自然也是,脚下迈出的步伐,不只是本能,更代表着求道的决心,决心有多么坚定,走的就有多远……

三万三千里之处,在奔波一番之后,依然到达。

大风怒号,飞雪连天,这天地间的寒冷,第三次有了增幅,这一次的增幅,让两名女修面色大变,让苏道的神情不再是轻松,而是沉重。仔细的感受这寒冷,苏道的面上露出勉强之色,声音第一次有了不确定。

“放心,有我在,应该会没事……”

两名女修相视一眼,眸中,有了担忧之色,看着眼神闪烁的苏道,再看看面无表情的周青,她们二人的心思急速变化。原本因为周青一路上的沉默,对于周青的地位有所看轻,以为完全可以仰仗苏道,但是此刻,她们却再也没有这种心思,怎么看来,周青似乎都要比苏道可靠一些。但是,心中如何想,嘴上却不可能说出,二人依然欠身冲着苏道说着:“多谢苏兄。”

“周兄,这种寒冷,虽然目前还能抵抗,但若是再一次加重,恐怕很难坚持……”陈寒的眼中露出担忧,他这才发现,自己原先想要到达六万里天山的想法是何等的幼稚,他这才明了,那踏上过五万里天山的祖父,为何一直被家族之人奉若神明。登这天山之难,超乎他的想象,能够踏上五万里,的确了不起。

“无妨,我会护你。”周青第一次开口,在他的掌中,一片雪花刚刚融化,那疼痛之感,再次加重。

周青的话,让陈寒错愕,让苏道冷笑,让那两名女修,神色复杂。

“走吧……”周青不解释什么,拍了拍陈寒的肩膀,当先走去。

此人,对他有恩。一为赠酒,二为开导,之前救陈寒性命,报了赠酒之恩,如今护他上山,则是报开导之恩、

再加上,陈寒的心性,他很喜欢,这种热情乐观的修士,非常罕见。能够在陈寒这里感受到真诚,而不再是那种尔虞我诈,周青觉得很开心。

这一次的路上,除却陈寒说了几句鼓舞人心的话之外,那之前调笑的女修和苏道,都保持了沉默。

苏道是面色僵硬,更有几分羞赧,而那两名女修,则是咬紧牙关,全力抵御寒冷。

这种沉默,在踏上三万四千里之处,立即打破。

寒气,似乎凝聚成了实质,那漫天的风雪,不再是自然造化,而是一柄柄刀剑!

这次的冰冷,不再是游离身体之中,而仿佛渗透了骨髓,让人顷刻间,冻得冷战。

这种寒冷,是能够冻死修士的寒冷,若是有凡人在此,恐怕刹那间会成为一具尸体。

两名女修踉跄退后,冷的面色苍白,眼中绝望。

她们看向苏道,眼里的绝望深处,有那么一丝期盼。

然而苏道却是苦笑着摇头,声音沙哑着说道。

“对不起,我自身难保……”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