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出这一句话的瞬间,苏道所谓的自尊,所谓的傲气,全部粉碎。

他终于,完完全全的屈服在周青之下。

纵然再怎么不甘愿,再怎么难以启齿,但他依然说了出来,是的,他不行了,再往前走下去,他感觉他会被冻死。

但是退却又绝不是他所愿意的,两名女修都能踏上四万里天山,而他却不得已退缩,这让他,怎么才能甘心?

两名女修看向苏道,目光之中露出讥嘲之色,这目光,让苏道心头一颤。

但他,依然咬着牙沉声道:“希望周兄,能助我!”

话音落,是重重的一抱拳。

周青深深的看着他,眼里,没有一丝表情。

苏道不敢动弹,就这样站着。

冷风呼啸,顺着衣衫灌入身体,走动的时候还好,还能有一丝暖意滋生,但这样一动不动的站着,这冷意立刻变得强烈起来。

手足都似乎冻僵了,但苏道依然保持着抱拳的姿势,等待着周青的回复。

“可以,但是条件,与她们一样……”终于,周青点点头,平静的说道。

苏道露出狂喜之色,忙不迭的交出百年寒髓,一步来到周青身后,伸出两根冻得发红的手指,捏住周青的衣衫。

浑身的冷意,在捏住周青衣衫的瞬间,如同冰雪消融一般迅速退去,一股暖融融的气息,流淌向四肢百骸,再也没有一丝寒冷,仿佛是在阳春三月一般。

这一刻,苏道感受着神奇的变化,双手,竟是有些颤抖。

“此人,决不能惹,哪怕是做不了朋友,也不可为敌……”

不知不觉间,对于周青,苏道已经感觉到了恐惧,他的心中,没有难为情,也没有不甘愿,有的,只是惊骇。

“陈兄,需要我助你么?”周青看向陈寒,却是主动说道,眼中,有着真诚。

陈寒自然能够感觉到周青语气中的关心,心下一暖,却摇摇头说道:“这寒冷,我还能抵抗,如果可以的话,我会凭着自己的努力前行。”

“好。”周青不再多劝,立刻说道,与陈寒对视的眼中,露出一丝惺惺相惜之色。

若是这风雪之中,只有一人坚持,那么就算是周青,也会感到寂寞,而有了陈寒,那么,就有人相伴,在修行的路上,不孤独。

这是修行者的情谊,外人很难领会。

行路难,行路难,难于上青天……

艰难的跋涉,每一步落下,都会深深的陷在雪地里,但是周青与陈寒,却不曾有丝毫的停留,

二人咬着牙关,在这仿佛永远也没有尽头的风雪之中,逆行而上。

寒冷,让血液的流动都变得缓慢,但他们的坚持,始终不变。

寒冷,让灵力的运转都变得艰难,但他们的脚步,从不停止。

……

苏道望着周青与陈寒的目光,第一次有了改变,这改变,不像是之前的浅薄,而是完完全全发自内心。

这种改变,

叫做敬佩。

“这才是修行者,这才是修行之人,这周青与陈寒,今后一定非池中之物……”苏道浑身暖融融,但在这一刻,却忽然怀念起方才的冰寒,有那么一种放开周青的衣衫,独自面对寒冷的冲动,但是,始终没有放开,他怕,他害怕自己经受不住寒冷而死去。于是,望着周青与陈寒的目光中,不光是有敬佩,还有那么一丝羡慕。

三万里天山之处,田平再也坐不住,在地上来回打转,眼中的焦躁之色,越来越浓郁。

“不可能,不可能,都这个时候了,为何还没有退却!?”

“难不成他们真的踏上了四万里天山?”田平的心中忽然涌出这样的想法,就在这想法出现的刹那,立刻被他掐灭,他的眼中,是浓浓的嫉妒之色:“当年,我也是止步于三万里天山,他们凭什么踏上四万里,凭什么!”

“一定不可能!”

田平坐立不安,心中的焦躁,如同火焰炙烤,让他的眸中,都布满了血丝,最终,他咬着牙,恨恨的想着。

“这百年寒髓,可是我花费了十年的时间好不容易得来的,这可是我修为再进一步的希望,绝不能就这么损失……我就不信了,你们能够踏上四万里天山,以前或许还有希望,但是现在,绝对不可能,那三万五千里之处,可是当初两大宗门火拼遗留下的战场所在,那里,有着幽魂行走,更有能够匹敌灵台五重天的厉鬼,我就不信了,你们能够通过!”

田平心中的咆哮,自然无人得知,周青与陈寒,艰难跋涉之后,终于来到这三万五千里之处。

就在踏入此处的刹那,一股森然的煞气立刻涌来,将这漫天风雪,都搅动起来,成为了血色!

“没错,就是这里,那杀意散发的地方……”

周青早有准备,一把将陈寒拉在自己身后,凝视着前方。

“这是什么?”陈寒大惊失色,冻得不支的身体被这煞气一冲,差点倒下。

“抓住我的衣衫!”周青不容置疑,迅速说道。

陈寒也知道非同小可,立刻抓住周青的衣服,那浑身的冷意立刻驱散,这恐怖的煞气也感觉不到了。

“谁知道这是什么情况?”周青动用妖皇玉简的力量,将自己也护住,这是他的保命底牌,若是没有妖皇玉简,他绝不会踏上这三万五千里之处。

陈寒自然不知,两名女修也是摇头,唯有苏道沉思之下,不确定的说道。

“像是幽魂……”

“幽魂?”周青皱眉。

人死之后,怨气难消,不入轮回,游走世间,便为幽魂。修士也是一样,若是怨气难消,也会成为幽魂,但与凡人不同的是,凡人所化的幽魂没有任何伤害,所过之处顶多是一阵阴冷,而修士所化的幽魂则是会伤人,没有任何理智,凭着本能,撕碎一切生灵。

从三万五千里到三万六千里的这一片天地,是血红的一片,一股阴冷的气息,不断的涌出,更有一个个人性模样的魂魄,呼啸着飞逝而过。

这些魂魄,都充斥着浓郁的煞气,双目之中血红一片,正是幽魂无疑。

猛然间,这些幽魂发现了周青等人,其眼中的血色,瞬间暴涨数倍,一个个呼啸而来,并且发出厉啸,招呼大群幽魂,冲着周青等人狰狞嘶吼。

“啊!”两名女修花容失色,捂着脸不敢直视。

周青却面不改色,这幽魂虽然可怖,但是有妖皇玉简的防御在,他绝对的安全。

果不其然,这呼啸而来的数百幽魂,刚刚扑到周青身体之处三丈所在,便仿佛被什么东西挡住一般,再也无法前进一步!

只能徒劳的嘶吼,用尖锐的利爪试图撕碎周青等人。

“不用怕!”周青神色镇定,一声冷喝。

当前走去,竟是没有看见这些幽魂一般,苏道等人紧紧抓着周青的衣衫,在他们看来,此刻快逃才是最好的选择,但周青选择了前进,他们也没有办法。

周青的行动,瞬间刺激了这些幽魂,一个个如同疯狂一般,凄厉嘶吼。

远处,一个个幽影呼啸而来,足足有数百只幽魂将周青等人包围住。

“哼,幽魂而已,我就不信你们比三宗六派的高手还要厉害!”周青心中冷笑,当初这妖皇玉简在青衣手中,可是轻松抵挡白云老道等人的围攻,又岂是小小幽魂能够攻破?

“为何会有这么多的幽魂,我倒要看个究竟。那三万里天山之处的修士,肯定是知道这里的异常,否则,也不敢和我打这样的赌。”周青心思闪烁,猜测出了很多东西,他一步步的朝前走去,四下观望。

地下,不再是雪地,而是血水,充满着阴煞之气的血水。

血水之中,有着很多法器的残骸,更有不少散碎的骨架,煞是骇人。

“这法器残骸,应该是这些幽魂生前所用法器,这散碎的骨架,或许就是这些幽魂的尸骨,也可能是后来试图登上四万里天山的修士,葬身在这里……”

周青四下扫视,在前方一个比较完整的骨架边上停留下来,伸出手,在骨架之中取出一物,是一块玉佩,玉佩上刻着北山二字。

仔细打量这北山二字一番,周青又在前面的几块尸骨之处发现了同样的玉佩。

“这应该是一个叫做北山的门派,这玉佩应该是门派信物,每个弟子都有一个。”周青想到这里,眼中猛地露出一丝震惊:“难道说这个叫做北山的门派整个的被人灭门?而且这里就是被灭门之处!这些尸骨如此之多,门派信物又到处都是,很有可能就是这样!”

周青心思有些沉重,这里数百个修士葬身,还有可能是整个门派灭门,这让他想到了卧虎门。

他却没有发现,那一直包围着他的幽魂正在散去,似是放弃了将他撕碎的行为,一个个带着凄厉之色,朝后退去。而在他们退去的方向,忽然有一股浓郁的血腥味出现,十几个充满血色的影子呼啸而来,其眼中的血光,滔天!

“这,这是厉鬼!”苏道瞳孔骤然收缩,惊骇之下大喊一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