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周青踏上六万里天山的时候,已经是狼狈不堪。

斑斑血迹,将他的面貌遮掩,衣衫褴褛,如同乞丐,整个人都带着一股惨烈的气息。

睁开眼,眼中是平静的六万里天山,周青的眼中,流露出一丝喜色,但就在这喜色流露的刹那,整个人跌倒在地下,陷入了沉睡。

就算是铁人,遇到那般折磨,也该累了,何况周青。

在周青沉睡的时候,几道长虹从远处飞来,化作十几个修士。

这些修士,每一个都有着强大的气息,显然,是灵台境四重的存在。

“好坚韧的毅力……”有人望着周青,洒下一道青光,这青光,化作流水,将周青身上的风尘泥沙洗净。

“此子,不凡。”有人眼神闪动之下喃喃道,一指点出,洒下无数散发着清香的露水,周青身上的伤口,急速的愈合。

“此子,我丹阳派要了。”有人眼神闪烁下,露出贪婪之色,一把抓向周青。

“笑话,小小丹阳派,算是什么东西?”一个白衣男子神色冰冷,抬手便是一道灵力刺向此人伸出的手,将其逼迫缩回。

“到底拜入那个宗门,不是我等所能做主,要看此子自己抉择。”站在最后的一个老者淡淡说道,瞳孔之中忽然有着威胁之意:“这规矩,难道你们不懂?”

“也罢,就等他醒来吧……”

……

感觉是睡了很久,当周青苏醒的时候,浑身上下一阵轻松,更有强大的力量,充斥在肌肤之间,似乎自己的身体,有了某些变化。

“醒了。”

有人声传来。

周青睁开眼,看到围着自己坐了一圈人,每个人,都散发着他无法抵抗的气息。

这让他毛骨悚然,下意识的不像将自己的弱点暴露在外人眼前,想要坐起,却不知轻重的将这地面按了一个大洞。

“这是怎么回事?我的力量……”

周青一怔,体内平白多了许多气力,筋骨之间也更有弹性,强大的力量游走全身。

“踏上这六万里天山,自然也是有收获。这九万里天山,从六万里天山开始,每踏上一万里,便有一番造化,这一个造化,便是强化身体,让你的体质,更加完美。此刻,你的身体强度已经能够抵抗低等级的术法。若是以后有机会继续在六万里天山磨练,就算是飞剑,也无法割破你的皮肤,但那是九万里天山的特权,你却是别想了。”

老者抚摸着胡须,带着笑意说道。

“这天山竟然还有此等玄机……”周青心中一动,勉强站起身子,冲着众人一拜,道:“多谢各位前辈为晚辈疗伤。”

全身上下没有一丝伤口,自然是这些人帮助自己,周青这一点还是省得的。

“小事一桩,无需道谢,我等虽然是这六万里天山的修士,但是这也是头一次见到有人踏上这里,原本以为这一生恐怕都无法见到,今日,却是了了心愿。”

“没错,根据记载,上一个凭借自己之力,踏上这六万里天

山之人,是在五百年前,你是这五百年来的第二人。”

这些修士纷纷露出唏嘘之色,九万里天山虽然是衡量修士的标准,但是很少有人真的能够踏上九万里天山,所以大多数人都是门派长老在天山下招收的门人,这些人自然也是,他们看到周青这等踏上六万里天山之人,心情自然不同。

“诸位前辈便是这六万里天山之人么?”

周青问道,但实际上却是想问,关于这六万里天山门派的问题。

他的意思,这些人不可能不明白。

当下有人笑道:“一万里天山,有门派数百,二万里天山,数量也差不多,就算是到了三万里天山,也有近百门派,四万里天山门派过五十,五万里天山不足三十,这六万里天山,只有我们这十四宗门。这却是一种等级的分明,越是高的地方,灵气就越味浓郁,就越是容易找到洞天福地,所以,这山峰高度,便是代表着门派地位。”

这一点周青早有猜测,如今得到证实,不禁暗道这天山的等级森严,他依然问道。

“那这七万里天山,有多少门派?”

这人当即语塞,似是不知。唯有那老者有所了解,笑道。

“七万里天山,只有九大宗门,每一个门派之中,都有着灵台巅峰存在坐镇。八万里天山老夫也知晓些传闻,有门派七个,每一个门派之中,都有着超越灵台的仙道高人,震慑天下!”

“至于九万里天山,老夫可不知道了。”

老者的眼中闪过一丝黯然。

这些人,并没有黄道灵那般咄咄逼人的态度,让周青放心不少,他犹豫一下,将心中憋了很久的问题,问了出来。

“敢问前辈,这天山上,可曾有一宗门,名为罗浮?”

“罗浮?”

老者一怔,看向身后,众人都是摇头,老者便说道。

“不曾听闻。”

周青心下有些失望,上这天山以来,他从未听过这罗浮的半点传闻,但又想着应该是有这样的宗门的,神算子不会骗他。

他拱手说道。

“我有一长辈,让晚辈登这天山,一定要拜入这罗浮。”

此言说的有些突兀,但却是周青用心良苦。因为他知道,这些人,绝对不可能平白无故的与他说话,定是抱着招揽的念头,这些人与黄道灵可不一样,在黄道灵手下,他还是有着反抗之力,但是这些人,他没有丝毫把握,所以,此言,意在提醒,委婉说出自己的志向。

在座之人都是聪慧之辈,自然听出眼下之意,当即有人眼中露出冷色,就要站起身子,但是那老者猛地朝后一扫,眼中有着威胁之意,众人犹豫一番,颓然坐下,但是望着周青的目光中,却没有之前的善意。

老者重重一哼,警告众人之后,冲着周青笑道。

“既然小友志不在此,我等之人,便祝你一路顺风。”

“多谢前辈……”周青由衷的感谢,他自然看得出来,若不是这老者阻止,那些人肯定会对他动手。

“无

妨,六万里天山之上,有着一道规定,凡是踏上此山者,若是不想拜入此地宗门,可以自行离去,不可阻拦。”老者解释道。

“居然还有这样的规定……”周青眼神一闪,想到五万里天山的黄道灵,看此人那肆无忌惮的样子,不像是知晓这规定。

“看小友神色,似是在山下遇到阻挠?”老者眼神中笑意弥漫。

周青犹豫一下之后,将自己的遭遇说了出来,这一次不等老者开口,就有人冷笑一声说道。

“这规定只是在六万里天山之上沿用,五万里天山那些小辈,没有资格知晓。”

“不错,若是连五万里天山这点艰难都无法度过的人,又有什么资格踏上六万里?”

闻听众人之言,周青的心头逐渐明了传下这规定之人的心思。凡是能够六万里天山之上的修士,必然都是万中无一的天才,这等人,往往有着极大的志向,若是因为六万里天山或者七万里天山本处修士阻挠,而无法攀登至更高的话,那么损失的,其实是那些站在巅峰的宗门。所以,他们是不会允许这等现象的发生,才有这规定。

至于六万里天山之下,并不在这等存在的关注范围,若是连六万里天山都无法踏上,则没有任何资格受到任何关注。

所以说,当周青踏上这六万里天山的时候,他才真正的初步来到这天山的核心,才第一次见识到这天山修行界的冰山一角。

“作为这六万里天山的修士,老夫自然是希望你留下,这不光是为了老夫,还是为了你。”

老者望着周青说道。

“前辈此言何解?”周青一愣,然后追问。

“六万里天山之下,考验的是心志,资质,以及毅力,但是这六万里天山之上却不同,有很多人,踏上六万里,却想着走向更高,结果成为失败者,灵魂游离,一生都葬送在七万里天山。”老者眼中有着痛惜之色。

“灵魂游离?”

“不错,七万里天山,考验的是本心,我等修行之人,披荆斩棘,天不怕地不怕,唯有本心,是我等弱点。这世间,有几人都明了自身?又有几人,能守住本心?本心一旦迷失,那么,日后便会成为这七万里天山的一缕魂,成为灵魂游离之人,在这七万里天山,永世沉沦。”

老者严肃道。

“本心……我的本心是什么……”周青眼中立刻有着迷惘之色,他,不知道。

看到周青模样,老者立刻摇了摇头,很显然,他不认为迷惘的周青,会有任何踏上七万里天山的可能,就要再劝的时候,周青却站起身,抱拳道。

“纵然七万里天山是万丈深渊,我也没有选择,我必须要上去。”

“前辈请留下名号,今日之恩,周青记下了,若是以后有机会,定当报答!”

周青说完,便朝着七万里天山而去,老者在其身后长叹一声,似是极为惋惜,但那苍老的声音依然响起。

“老夫名叫刘一山,乃是这六万里天山东临宗执事,老夫等着你活着回来,给我报答……”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