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个时辰已到,那漫天飘雪再次凝滞在空中,仿佛时间静止一般。

“主子,成了!”

涅兴奋之色溢于言表,周青能够成功的坚持三个时辰,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情。

周青点点头,眼中,也有着一丝喜意,虽然此刻他面白如纸,嘴角仍有一丝血迹,但是他的心中,的确是异常满足。

重重的一握拳,感受着体内强悍的力量,周青的信心,猛地暴涨。

灵台二重天,已经是中阶修士的阶层,再也不是筑基期那般任人宰割。

就在此刻,那昏暗的天空中,忽然间光芒大放,之前的一轮太阳再次升起,神秘人满载着光辉,从中踏出。

“汝度过考验,吾便给你造化!”

神秘人机械般的说道,没有丝毫情感的瞳孔凝视着周青,缓缓抬起手指,朝周青一点。

一股灼热之力,汇成一道光线袭来,周青眉头一皱就要反抗,却仿佛定在原地,无法动弹,被那光线照到,然后整个人都悬浮在空中。

这灼热的力量顺着肌肤渗透进体内,将周青的全身上下,整个的荡涤了一遍,一些污垢的杂质,再次被清洗,周青因为吐出四十口鲜血而亏损的本源,也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开始了恢复。

转眼间,周青就恢复到了巅峰状态,而且再次伐毛洗髓,整个人面貌一新。

“方才那股力量,老子怎么看的有些眼熟,似乎当年听人说过……”

涅看到周青被这灼热之力托起,迅速的恢复,眼中却流露出思索之色,他仿佛想到了什么。

“这便是度过九万里天山的赏赐么……”周青缓缓从空中落下,眼中有着一丝不满,是的,正是不满!九万里天山如此难以踏上,这一路艰难困苦比生死搏斗都要危险,如今换来的只是一次伐毛洗髓,这让周青怎么可能满意。

他凝视着神秘人,等待着下文。

“汝度过考验,吾便给你造化!”

神秘人再次开口,一指点向周青,其身后那一轮太阳,猛地光芒大放,一股光线爆射而出,光线之中拖着一物。

周青伸手接住,却发现那物是一块令牌,令牌之上刻着天山二字!

周青凝视这令牌,只是一眼,就被刺痛不敢直视,这天山二字之上有着莫大的威严,震慑人心。

“这令牌是何物?”

周青眉头一皱,此物上刻着天山二字,应该是与这天山有关,既然是这神秘人送出,想来应该来历不俗,他珍而重之的将这令牌放入储物袋中,留待以后慢慢探询。

神秘人所说的造化,第一个便是伐毛洗髓,并且将周青的伤势恢复,第二个则是一枚令牌,虽然用途暂且不知,但想来也不会是凡俗之物,这两样造化,说起来周青还是比较满意,他静静地等待着,想知道还有没有第三个造化。

神秘人不负所望,其冷漠开口。

“汝度过考验,吾便给你造化!准汝许一愿望,吾帮你完成!”

这第三个造化,竟然是完成一个心愿!

周青瞳孔之中猛然发出亮光:“此人到底是何人,竟然能有如此口气,随便帮我完成一个愿望……那么,我便不客气了!”

“我要你帮我毁灭一件圣兵,九阳碎星钺!”

周青眼中有着浓浓的期待之色,他记得神算子说过的话,若想要救出青衣,便要着落在九阳碎星钺上,

要么将其征服,要么将其毁灭。

他想要看看,这神秘人,有没有如此能耐!

神秘人浑身被光辉充斥,无法看清他的神色,只是久久的伫立,不发一言。

良久,神秘人的声音才缓缓传来。

“汝之愿望,吾做不到!”

周青眼神顿时一暗,心中忽然有强烈的不甘涌出,他冲着神秘人一声喝道。

“既然你做不到,又为何要说出这话!先是给我希望,又将这希望毁灭,这很好玩么!”

很多时候,有些事情不去想不去说,便不算什么,但是想了说了,期待了,却无法完成,这种期待落空的感觉,不好受。

“汝之愿望,吾无法完成,赐你一道神通,作为补偿!”

神秘人根本不理会周青,他身后的太阳再次放出夺目之光,一道暗红色的光线刺入周青眉心,乃是一道神通。

“汝之造化,吾已完成,一刻之后,自行离去!”

神秘人看也不看周青,正如涅所说,他只是一道神念,完成自己的任务之后便会散去。

太阳之光依旧刺眼,神秘人踏入太阳之中消失不见,这太阳,也随着变得虚无,仿佛从未出现过一般,不留一丝痕迹。

识海之中,有着一团暗红色的光点漂浮,在那光点之中,有着玄奥的气息,周青的灵识碰触而去,却被反弹回来,显然,这神通之术上有着封印,他的修为还没有打破这封印的资格。

“这厮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给了两个鸟玩意,一个不知道有什么用,一个还不能用……”

神秘人消失之后,涅才从奴印中溜出来,眼中有着愤愤之色。

“终究还是要靠自己……”周青沉默半晌,将心中的失望之情压抑在心底,苦涩的说道。

“主子,前面你在修炼的时候,我注意到有人在窥视你,应该是这九万里天山的强者!”

涅将自己方才的感觉说了出来,提醒周青小心戒备。

“有人窥探于我……”周青眉梢一挑,眼中却是平静,望着九万里天山,隐隐间有一种不祥之感。

“涅,回到奴印中去,我要上山了……”

……

“那个小子为何还不上来,莫不是有了差错?”

阴三年眉眼间的阴翳之色更加浓郁,沉沉说道。

“说不定人家只是来尝试下九万里天山的考验,并没有想过要上九万里天山,此刻说不定已经下山去了……”

木讷老者露出嘲弄之色,打趣道。

“南山暮,管好你的嘴!”

阴三年面色阴沉,恶狠狠的看向木讷老者,后者却是冷笑回应,似乎并不怕他。

就在这二人争执的时候,那九万里天山亘古都未曾有过变化的阵法,忽然间发出轰隆巨响,这巨响,让整个天山都在颤抖,似是地震一般。

三万里天山以下的修士惶惶不安,胆小者甚至已经开始抱头鼠窜,六万里天山的修士愣在原地,眼中有着不可置信之色。

“有人登上九万里天山了?”

那之前戏言称等待周青报答的刘一山,眼中露出沉思之色。

“是你么……”

四万里天山的陈寒,苏道,以及两名女修,在这震动之下,忽然间心有所感,脑海中浮现出一个人的模样。

“是你么……”

那七万里天山等待的九

个老者,面色有了巨大的变化,他们在此一直没有离去,唯一从这登山的便只有一人。于是,他们震撼之余,喃喃念道。

“是你么……”

八万里天山那揭下皇榜的老者从虚空之中浮现,其身后有六人跟随,神色之中都有些不自然。

“是你么……”

九万里天山,阴三年,南山暮,以及冷仙子,全部将目光投注过去,在那喧嚣的震动之中,缓缓有着一个人影浮现。

“是你么……”

周青的脚步,刚刚踏上九万里天山,这整个天山的震动,便猛地停止,恢复了平静。

他的目光,第一时间便看到了阴三年等人,从这三人身上,他感觉到了无法反抗的压力,当下便踏前一步,抱拳道。

“周青见过各位前辈!”

声音铿锵有力,并没有因为见到如此强者而有丝毫异常之色,一直都是平静。

阴三年看到这一幕,心中更为满意,当下便开口道。

“老夫乃是九万里天山最强门派无极魔宗长老,今日决意将你收入门墙,入我无极魔宗,立即便是核心弟子的身份,并且可以获得在无极天修行的资格!”

“果然霸气,根本不问我是否愿意,就说要收我入门墙……”周青向来不喜欢别人强迫于他,心中顿时有了不喜。只是面色依旧平静,不敢有丝毫表露。

“等等!阴三年,你就想这么简单便把此子带走?”

南山暮虽然木讷,可并不代表他真的就如同木头一样,周青这等度过九万里天山的修士,就算不能收入门墙,也决不能让其加入无极魔宗,否则若干年后成长起来,对羽化仙宗来说便是巨大的威胁。

当下南山暮露出一个和蔼的微笑,冲着周青温声道。

“你无需害怕,老夫乃是羽化仙宗长老,正正经经的道门修士,绝不是魔修这等乖张。你若是拜入我羽化仙宗,老夫给你一样的待遇!”

南山暮也发出了招揽之意,阴三年一声冷笑,就要说些什么,却在此刻,那冷仙子发出动人的声音。

“我代表冰宫,今日破例收你入门,待遇与他们二人一样,你可愿意?”

冷仙子的话,当即让南山暮神色一滞,让阴三年面色难看。

“冷馨嫔,你方才可是说过,冰宫不收男子,此刻毁诺所谓何意!”

“此子之姿,我看在眼中,他有让我冰宫破例的资格!”

冷馨嫔面色淡漠,没有一丝波动,淡淡的说道。

“好,好好……”阴三年气的面容抽搐,指着冷馨嫔说不出话来。

“哈哈哈,阴三年,你激动个什么,既然冷仙子已经开口了,那么今日之事就不是你无极魔宗所能做主的,不如公平点,让这个小子自己抉择吧。”南山暮神色淡然起来,冰宫也参与到这争夺中,他的底气,增色不少。

“好,就让他自己选!”阴三年冷哼一声,恶狠狠的看向周青,目光中,有着毫不掩饰的威胁之意。

南山暮和冷馨嫔同样看向周青,虽然目光没有阴三年这么凶残,但也如芒刺在背,让周青浑身不舒服。

被这三个强者凝视,周青的心中说是不慌张,那是假的,只是强行压制之下,保持着平静。

他猛地躬身,抱拳道。

“三位前辈抬爱,晚辈不胜荣幸,可是,哪一个门派,晚辈都没有入门之意……”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