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青目光一凝,看向第一主魂。

第一魂显然与分魂不同,沉静如水,没有狰狞的厉啸,只有丝丝缕缕精纯的鬼气缭绕。

在那森森鬼气之中,是一尊体型骇人的巨汉。方鼻阔耳,肌肉如同虬龙一般鼓起,光是一条手臂就有寻常人大腿粗细,赤**上身,一道道如同蜈蚣一般的狰狞伤痕遍布,使其雄伟的身姿显得千疮百孔,但正因为如此,更多了几分凶厉之气。

巨汉的手腕脚腕都有着一拳粗细的镣铐束缚,长长的锁链拖得老长,发出铿锵之声。巨汉双目通红,眼中嗜血之色无比浓郁,凶残的目光直接盯向周青。

“此魂倒是不俗,生前修为起码也是灵台三重,但我看其身姿,似是体魄不凡,想必战力并不是修为所表现的那么简单……”周青露出沉思之色,站定在原地,以不变应万变。

“此魂,名为辛羯。”

燕十三血衣猎猎作响,站在巨汉之后,淡淡说道。

“五十年前,我斩杀辛羯,将其收服,炼为主魂,当初我的修为还不是灵台五重,但也比辛羯要高,可那一战,我却差点输给他。此魂,修为不高,但其一族,却是血脉奇异,天生神力,体魄强健,光是皮肤,飞剑难伤!”

“九为数之极,魂幡主魂,当为九尊,我燕十三修行多年,也只是凑齐四魂,但这四魂,皆是万里挑一!辛羯为第一魂,也是四魂之中最弱之魂,你若是连他也无法胜之,我则会毫不留情将你斩杀……你若是能胜他,我依然要将你斩杀,但是却会把你的魂魄留下,收入魂幡之中,成为十万尊魂幡第五魂!”

说到最后,燕十三的话语之中已是多了三分肃杀之气。

“哼,大言不惭!”

周青神色渐冷,燕十三果然比一般的魔修要凶狠,如此阴损的话语竟是大庭广众下说出,这让周青的心中也生出了杀意。燕十三竟然想将他收入魂幡之中,这可比死还要痛苦,永生沦落苦海,甚至连轮回都不可能。

“辛羯,杀了他!”

燕十三嗜血的眸子扫了眼周青,然后缓缓退后一步。

咚咚咚!

口令一出,这巨汉立刻便动了起来。

身上那长长的锁链,嗤啦响动,被其雄壮的肌肉带动,猛地拉紧。

辛羯怒吼一声,如同森林之中的熊虎咆哮,充斥着浓浓的蛮横之气,在这一吼之下,其粗壮的双腿猛地朝前一踏,发出咚咚巨响,却是朝着周青狂奔而来!

这是一个加速的过程,辛羯全身的肌肉鼓起,怒吼连连,速度越来越快,最后那沉重的咚咚声连成一片,如同万千礼花同时炸响,尤其是在其身后,那锁链拖动,一溜火星如匹练!

“好强的力量……”

正视辛羯,周青眼帘前的乱发被强劲的气流掀起,肆意摆动,在他的眼中,朝着他奔跑而来的已经不是一个人,而是一头远古巨象!

周青的眼中流露出正视之色,其经脉内的灵力疯狂流动起来,汇聚在一双肉掌之中,其一只脚重重的踏在地上,借冲力猛然跃起,遁入空中,却是选择躲避辛羯的冲击!

巨象之力,岂是人力所能抗衡?

周青借力打力,从天空中而落,一双肉掌按向下方,直指辛羯天灵!

辛羯怒吼,仰天一望,眼中是浓浓的凶狠,竟是一跃而起,如炮弹一般砸向周青!

“该死,我却是忘记此人乃是魂,在这十万尊魂幡之中,可以随意动作……”

周青原本所想攻其不备的计划当即破灭,反而被辛羯逼上了一条更为凶险的路上。

原本在地下,双脚踏地,还有所依凭,尚能有回旋可能,如今凌空,毫无借力之处,辛羯又来势汹汹,且不说力量,光是敌我态势,便落于下风。

但是周青已经没有选择,事情到了这个份上,只能与辛羯硬拼一记!

“来吧,让我看看你的力量!”

周青冷喝一声,浑身灵力如同潮水般疯狂涌动,白玉灵台之中更是荡漾起氤氲之气,一丝丝灵元渗透出去,将他五脏六腑都护住,显然是要殊死一搏。

一双肉掌,与辛羯的双拳猛地撞击在一起!

那一瞬间,周青的脸色就变得苍白,一股沛然大力轰然涌入经脉之中,他的一双肉掌之中凝聚的灵力,直接溃散,手腕的关节,更是寸寸断裂,上半身的衣服,也哗啦一声破碎,被这股大力撕成粉碎。

“好强!”

周青无法抵抗,与辛羯对碰,直接落败,在辛羯的狞笑之中,被其双拳高高顶起,笔直砸向高空!

半空中,周青便是一口血喷出。

还好灵元护住了五脏六腑,并没有伤及内在,否则,后果简直不堪设想。

周青吞服下几颗丹药,然后运用灵力迅速修复双手的伤势,那断裂的骨头,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很快的恢复正常,但是他的元气,却是损耗不少。

就在此刻,那辛羯却是穷追不舍而来,再次借力而起,如同千军万马之中的战车,碾压一切的气势。

“不能与他硬碰,当借以巧力,以水磨工夫,一点点的消耗他……”一个回合的落败,却让周青明白了辛羯的弱点。此魂力量当真骇人听闻,但同样,凡是力大之人多为莽汉,只要以巧妙手段,便可以化解。

锵!

青霜剑出鞘,周青回忆起玄元剑诀,有条不紊的定住身形,然后刺出几剑。

辛羯碰撞而来,脚步一转,便险险躲开,青霜剑却在辛羯的背上,长长地划拉而下,一道狰狞的伤口当即出现,只是一股黑雾涌出,很快便将伤口弥补。

这点小伤,辛羯不在乎,只是这种全身力量打空的感觉让他很是愤怒,咆哮之下,更是以比之前还要蛮横的姿态冲来。

“若是之前,恐怕我还真无法奈何你,可惜,三千分魂让我的玄元剑诀练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躲开你这莽汉,当不是问题……”

周青暗自冷笑,却丝毫不敢大意,在辛羯冲来之时,身形一错,躲开他的冲击,然后青霜剑顺势刺入他的后背,又给其造成不小的伤害。

所谓剑诀,就是涵盖了剑修修行的一些纲要。并不是说有多么强大的剑招,而是一种运用剑的手段,教你怎么使剑,怎么御剑,怎么通过步伐,身体的协调,而让剑招更加莫测。

之前的周青使剑,就像是一个孩

子拿着菜刀挥舞,而现在,却是一个成年人,手持利剑章法井然。

两者之间的差距,不消多说。

辛羯每一次的攻击,都无功而返,而周青总是能够找到机会,给他造成一些伤害,这伤害单个看来,未必能让燕十三动容,但是连续数十次下来,就算是燕十三,神色也有了变化。

“之前此人使剑还十分生涩,此刻却显得如此纯熟,定是利用三千分魂练剑成就了他……”

燕十三面色难看,周青此刻的从容,正是他方才的大意酿成,在战斗中,被人利用,壮大自身这样的事情,他还是第一次遇到,这对他来说已经不是普通的过招,更是雪耻。

不杀周青,他的名声定然会一落千丈!

“燕十三,我劝你还是收回这第一主魂吧,虽然他力量的确比我强,更能置我于死地,但是太过笨拙,碰都碰不到我……”

周青又一次从辛羯的胸膛中抽出长剑,轻笑说道,却是从容不迫。

但是他的心中,却对这无极魔宗魂道有了不小的觊觎,十万尊魂幡便如此厉害,收服的主魂永远不会累,也很难杀死,简直比生前还要强大几分。若是有机会,他倒是愿意研究这魂道。

“辛羯,给我回来……”

燕十三沉吟少许,便将仍然怒气冲冲不甘愿的辛羯召回,而后看向周青的目光有了改变,不再是那种隐隐的轻蔑,而是正视。

“你,有资格成为十万尊魂幡之中的第五主魂!”

“哼!”

这样的话语,周青不愿意回答,只是冷哼一声,便不发一言。

燕十三倒也不在意,淡笑之下伸出一只手,那巨大的血幡再次出现在手中,正是十万尊魂幡的本体。

“十万尊魂幡第三主魂,名为良奴,乃是我在一个古老洞府中发现的,这魂来历不明,身前乃是洞府主人的奴仆,负责看守洞府,只是过了许多年,已经死去,但是魂魄却没有轮回,不愿散去,依然留在洞府之中,坚守着自己的任务,被我发现的时候,已经是处于魂飞魄散的边缘,我心想此魂数百年都不曾散去,当不凡,便将其收入魂幡之中,悉心培养,使其复原……”

“良奴此刻已经是全盛状态,他的神通之诡异,连我都不曾看清,但我却知道,他的战力,绝对非凡!十年前,我收服第三主魂第四主魂的时候,差点陨落,但这良奴一出,却将两个主魂镇压,使我成功收服!所以,这良奴,乃是我十万尊魂幡之中最强之魂!”

燕十三娓娓说完,手中的魂幡猛然一挥!

在那血幡之中,光影闪烁,一个枯瘦的老者,一步步踏出。

老者瘦如干柴,浑身上下仿佛只剩下一个骨头架子,瞳孔深深的凹陷下去,只有微不可查的两缕光芒闪烁。从卖相看来,这所谓的最强之魂,一阵风都有可能将其吹到,然而,在周青的感知中,却如同遇到了什么难以抵抗的强大人物,一种极其危险的感觉袭上心头,让他难以镇定。

良奴走出,猛然抬头,竟是如同活人一般灵动的看向周青,眼中的光芒,有着异样!

“此魂,竟有自己的思维?”

周青愣在原地。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