良久,良奴轻叹了一口气,他没有选择,唯一听从周青。

“我答应……”

“好!不过我们现在必须除掉燕十三,否则根本走不到那里。”周青脸色凝重,认真的说道。

燕十三的魂幡……

良奴?

片刻之后,周青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此计谋甚为危险,稍有不慎,恐怕玉石俱焚。但是这却是千载难逢的机会,他不想就这般错过了。

周青轻声的嘀咕几句,良奴诧异的看着周青,这可是一步险招,一旦得逞,局面立刻扭转过来的。

“你有把握?”

“没有……”

“好,我同意!”

两人奇怪的对话,此刻却心有灵犀的望了一眼,突然周青举起了青霜剑凶狠的刺入到胸口之中,滴滴血滴渗透下来,让整个魂幡充满了诡异。

“我们走!”

良奴手持周青的青霜剑,眼中的睿智一闪而过,再次恢复到当初的浑浊不堪,同时将身体内那股无比强横的魂魄注入周青体内。

周青同样混沌着,看起来萎靡不振,但是心却无比的清醒,他缓缓的聚拢着那股魂魄之力,伺机而动。

“出来了……”

燕十三长长舒了一口气,每次施放出良奴的时候,他都这般焦虑,但是每次良奴都不负众望,所以在这种情况下,他尽管担忧,还是放出良奴。

良奴沉静着,身上看不到半点的情绪波动着,实际上奴,消失的就是那股气,凡人成为血气,修仙之人则是那股逆气!

“哈哈哈,此子的魂魄同样强大,良奴快快交付于我,带我收入魂幡中,炼化他!”燕十三根本没有想到眼前的情况实则是一场阴谋,他轻呼道。

良奴机械的向前走了一步,没有任何思想,把周青交给了燕十三。燕十三面带笑容,此人的确是不可多得的魂魄,否则也不可能让他使出这么多法器。

“良奴,为我护法,百米之内,格杀勿论!”燕十三不想浪费这最佳时间,此刻正是周青最为薄弱之际,一举炼化,方为上策。

良奴依旧没有说话,如枯木般的行走着,身上的怨恨之气却突然加大了,猛然形成了一股恐怖旋风,旋风之内,看不清人的身影,有的只是狂暴的力量。

“很好!”燕十三连他自己都知道,这一生能收到这样的良奴是他的福气,准备妥当后,神色一变,猛然一抓,身上气息蓦然膨胀开来。

此刻他要祭出魂幡,炼化周青。魂幡彻底打开来了,十万亡魂朝天怒吼着,就连周青都感到了滚滚杀意,不过他依然没有准备还击,此刻还不是燕十三最薄弱的时候。

“进去吧!我会让你成为这十万魂幡的主魂,也不亏待你了!”燕十三直接把周青身躯抛出去了,然后就在此刻,周青双眼赫然睁开了,双眼内散发出从所未有的清澈,自己加上良奴的魂魄,直接缠裹着燕十三,硬生生的拖入到魂幡之内。

良奴猛然行动,直接关闭了魂幡。这十万魂幡,燕十三却也没有完全炼化,否则岂有周青反击的机会。

黑暗之中,周青喘气了粗气,这魂幡之内,消耗的是人的灵魂,刚才一击之下,被几个魂魄侵蚀了。换成别人,早就迷失了。

“你……在我的魂幡里,还想反抗,自寻死路!”燕十三脸色阴沉着,他没有想到良奴的背叛,只当是周青的诡计。

“是么?”

“拿命来……”燕十三弹指间,两股强横的气旋自己迸发而出,形成数道强劲的力道,伴随着黑暗,攻了过去。

“哼,给我破……”

黑暗中。周青失去了他的青霜剑,但是剑气却没有半点缺少,指尖化剑,剑剑致命,破除了对方的强横气旋,身体旋转着,朝着燕十三奔去。

“好强的剑气,竟然能以指御剑,可是在我的十万魂幡内,一切都是徒劳!”

燕十三突然大吼了一声,嘴唇轻咬了一下手指,喷出浓浓鲜血,蓦然置入黑暗中。

“我的血,洗涤你们的灵魂,杀了他!”

突然平静的魂幡滚动起来了,十万尊魂魄翻

腾着,如同狂风暴雨,就连燕十三本人都差点迷失了。

滚滚魂魄吞噬着血液,化作吃人的猛虎,亦或是蛟龙,奔腾而来。周青急忙后退,同样咬了一下手指,轻声念道着:“燕十三,难道你不知道你本身也收魂魄的吞噬吗?你没有觉得你也快迷失了吗?”

随着周青这股更为纯洁的鲜血喷入之后,十万魂魄彻底疯狂了,产生了强大的迷失之气,周青急忙闭眼,闭口,塞鼻,堵耳,收肤,灭心。

完全的隔绝了一切,没有人能侵入他的灵魂,一直到魂幡打开。

“你……我杀了你……”燕十三第一次感觉到周青带来的恐惧,双掌猛然掐过来,却被无数魂魄层层阻拦,根本无法靠近。

“十万魂魄,给我攻击他!”燕十三不得不再次喷出鲜血,魂魄朝着周青扑去,如刀割,如利剑,如流言蜚语般歹毒,可是周青保持自己的本心。

“这就是我周青的路,我周青的道,一颗本心,不惧强权的心,你可以撕烂我的身体,却伤及不到我的心!”

十万魂魄不断的抓着,周青脑海里浮现出青衣的容貌,那银铃般的声音,占据了他的心,这是他另外一个本心,不容自己迷失,不容任何人伤害她。

“流言蜚语,不过过眼云烟,纵然在强横,也只能在本心面前消失……”

周青身上流淌的气息越来越纯洁了,似乎感染到周围的魂魄了,本来张牙舞爪的魂魄突然安静下来,如同听一位得道高僧念经。

“怎么了?这是什么?”燕十三驰骋修真界这么多年,第一次感受到恐怖的气息,他不知道这是什么……

“难道这是传说中的本心之道,道的纯净?”

而道分为小道,大道,邪道,正道,但是所有道都通向同一个地方,本心之道,纯净之道。

“他还没有修成本心之道,我现在出去,还有机会……”燕十三突然抓起了魂幡,怒吼一声:“良奴,打开魂幡,让我出去……”

“妄想,你的魂魄回归纯净吧,这才是你的道!”突然周青睁开了眼睛,周围的魂魄跟着明亮起来了,如同十万个周青,念道着。

“不是,不是,放我出去……”

“你没有机会了,认输吧,燕十三!”良奴近乎绝情的语气,把燕十三打入了地狱,曾几何时他能捏碎这个小蝼蚁,此刻发现自己才是那个蝼蚁。

“啊,可悲啊,可笑啊……”

“这是你的道,你迷失了本心,回来吧!”

如同大音希声,犹如黄钟大吕,振聋发聩。

“是,这是我的道!”燕十三彻底的迷失了,迷失在周青的本心之道内。

周青长长的舒了一口气,额头上的汗珠滚落下来,灵魂消耗的太严重了,不过这次感悟让他触碰到道的边沿,如果给他一次机缘,他或许能触碰到真正的本心之道。

“良奴,打开吧!”周青脸色平静,轻声的念道着,十万魂魄目送着他离开,没有丝毫的暴戾。

“难道你……”

“不错,能得到此机缘,当属不已,我们这就出发,去雪域仙府!”周青平静如水,身上没有一丝波动,但是产生的气势却强横无比。

“恭喜了!”

周青摆了摆手,一步而去,空中留下那片空白。

南山暮看着周青,愕然的念道:“此子竟然出来了,怎么可能?”

“估计是燕十三的魂幡出问题了,否则凭借此子的修为,怎么这么快出来呢?” 冷馨嫔念道。

阴三年神色一变,感觉到魂幡的确出问题了,急忙念道:“诸位,先拿下此子!”

“无妨,看他的伤口,估计伤的不轻!”南山暮讥笑道。

“啊,良奴也在他身后,怎么可能?”阴三年惊恐的念道。

“杀了他,杀了他!” 冷馨嫔也感觉到不对劲了,轻喝道。

周青神色不变,淡淡的一笑,说道:“你们可曾想要杀我?”

“是又怎样?”

“呵呵,那就得死!”

周青手掌一翻,十万魂魄立刻浮现出来了,这可不是燕十

三可以比拟的,是十万魂魄的纯洁之魂。

“都要死,都要死……”

原来杀人都可以这般祥和,天边祥云不断,雪山洁白,如同天地之间,最圣洁的地方。

“道统的力量吗?”

“真的吗?”

“啊……”

熟悉过后,三人化为灰烬,全部道消了。

“走,我们去雪域仙府!”

周青神色不变,气势摧枯拉朽,只要有阻拦之人,直接斩杀。人们看到这个青年,这个叫周青的青年。

“我认识他,他跟我一起爬山的……”

“是周青兄弟……没有想到啊!”苏道轻声的念道,脸上充满了欣慰,这是他的兄弟。

“仙府,开!”

几乎如入无人之境,周青带着良奴直接没入了雪域仙府中,他放开了良奴,让其自行行事。

周青则是盘坐在雪域仙府中,感悟着周围的气息变化,他隐隐的感觉到罗浮的存在,昆仑的存在。

“难道这是仙人留下的一口气,还是一道传承?”周青脑袋闪过了一丝明悟,因为他也触碰到道的边缘,所以感悟起来并非难事。

许久之后,昆仑七彩闪动,罗浮凭空而出,天地旋转,全部卷入到雪域仙府内,而中央坐了一人,手掌平放,神色如常,那股光泽堪比太阳,身体光泽最后凝聚成一个美丽的少女摸样,青衣。

“道统,这是本心之道,这是我的道,这也是我的情道,原来就在你救下我的时候,就产生了这颗情道!”

“青衣,你还好吗?”

而此刻被压制山下的青衣神色突然一变,竟然有人能通过感应给她传话,这是何人?

她自封自己,是为了五百年的寿命,可是竟然有人能传音给自己。

“心疼,为什么这般疼,比那日的圣器更疼呢?”

“心如刀绞,难道小青死了?”此刻青衣流下了两行泪珠,最后她还是没有救下他,早知道就早点放掉他了。

“良奴,我们走!”

“去哪里?”

“去劈山!”

两道恐怖的白光划破了天际,此刻一个算命道士正在打坐,突然感觉到耳边那股狂风,眼睛睁开,身体刹那间僵住了,是他?

“我算一下……”

“噗嗤……”

刚刚掐指一算,一阵胸闷,紧接着一股鲜血喷出来了,他骇然念道着:“天命无测!”

瞬息而至,周青来到了当年地方,那日的一幕幕再次浮现,疼痛,却很快乐。

这一切,都很值得!

“你们都该死!特别它!”周青手轻轻的一指,九阳碎星钺!

一道寒光闪过,九阳碎星钺颤动不已,天地为之震动,众人惊恐的望着天际。

“狂妄,竟然有人试图想打破九阳碎星钺!岂不是找死……”当年的一个得道高僧轻蔑的念道着。

众人立刻前去,发现竟然是当年的青年。

“区区小辈,当日放了你,你就该感恩戴德,不该在出现这里,否则今天就是你的死期!”

“笑话,你凭什么?”

“找死!”

没有那个小辈敢这般跟他说话,一个仙风道骨的老人喝道,手中利剑刺眼无比,瞬息来到了周青前面。

“青衣,小青来救你了,我们回家吧!”

周青手掌轻轻的一挥,一股本心之道力量迸发出来了,利剑顷刻化成粉末。

“他入魔了,快点启动九阳碎星钺,我们合力杀了他!”

“九阳碎星钺!”

“不过大帝圣兵,一件兵器,还想翻出什么大浪吗?”

“收!”

两股道统的浮现,天地立刻变了,本心之道加上情道,岂是大帝圣兵可以阻拦的,道统之下,人们在诧异的神色下,纷纷消亡了。

这一战,让人们记住了那个青年,轻轻的一挥,众仙家毁灭了。

“青衣,你听见了吗?”

“听见了!”

“我们回家可好?”

“回家!”

(本章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