沈凝华在宴会之上大出风头,所有人的目光都聚集在她这里,沈栋这个时候前来,她怎么都不可能拒之门外,不然明天的流言蜚语就会将她的郡主府淹没。

“白渃,备茶迎接父亲。”

“是,小姐。”

沈凝华换了衣服,亲自走到大门口,对着沈栋行了一礼:“见过父亲。”

和上次见面相比,沈栋的模样比以前憔悴了很多,在当丞相时他极为注重养生,现在却要每日盘算着生计,巨大的差距越发的让他感觉难以承受。

“凝华。”沈栋嘴唇一动,似乎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眼前的女儿。

沈凝华神色如常:“父亲,既然来了哪有在门外说话的道理,女儿已经备好了茶水,您请进来吧。”

沈栋点点头,迈步走进郡主府。

再次回到曾经居住的地方,饶是他另有目的,仍旧忍不住感慨心头发颤,这处皇上赏赐下来的园子已经改变了很多,没有了他喜欢的假山亭阁,倒是多了几分灵秀水气:“凝华,你自己居住在这里可是还习惯?”

沈凝华笑笑:“原本就是自己家,哪里有什么习惯不习惯的,还不是一样?”

沈栋干巴巴的笑了笑:“你说的也对。”

进了芮喜堂,沈栋不由的愣住,看到院子外面改动了很多,他原本以为芮喜堂定然也模样大变,没想到这里竟然除了多了几件摆设之外,其他和他离开的时候一模一样,不由呆愣住:

“这里……”

“虽然父亲离开了,但是这里毕竟是您住过的院子,碍于规矩,我必须搬过来居住以示一家主位,但除了多添了几样家具外,其他一概没有胡乱改动,若是有一天父亲能够重新搬回来住,这里正好可以腾出来。”沈栋这次来定然有自己的目的,甚至这个目的还有可能和沈灵菡有关。

沈灵菡是他宠爱着长大的明珠,她一个瓦砾和没资格和她相比,虽然上次沈栋暗中有些放弃沈灵菡的意思,但是这几天过去了,谁知道事情会不会有变,因此提前给沈栋画个饼看着是极为有必要的。

自己现在是郡主,沈灵菡可什么都不是,而且下半辈子还要在床上度过,哪个女儿有帮助一目了然,沈栋若是有其他心思也要好好地思量、思量。

“我现在是戴罪之身,哪里敢妄想。”沈栋口中这样说,眼底却燃烧起一股火焰,现在有多落魄,他心中就有多渴望再掌权势!

沈凝华垂下眼眸,掩盖掉眼中的讽刺:“父亲说的哪里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事情轮回流转,谁说得准呢。对了,妹妹上次受伤,可是大好了?”

想到沈灵菡,沈栋才猛地想起今天来的目的,一时间有些迟疑:“她现在……唉……”

“父亲为何叹气,可是妹妹的伤势有什么不妥?”

“嗯,上次扭伤了脚,她的整条腿就开始肿胀,现在连床都下不来了,张念大夫也给看过,说是……说是这条腿估计废了。”

沈凝华神色动了一动:“竟然是这样,还真是可惜了。”

“凝华,父亲知道现在开口有些为难,可是你身为灵菡的姐姐,自然不能眼睁睁看着她下半生毁掉不是?”

“父亲这是什么意思?”正戏来了!

“你和陈院正不是有些交情,不如,你请陈院正给灵菡看看。”

“父亲!”沈凝华突然冷喝一声,惊得沈栋一颤,“这话我就当没有听说过,父亲也不要再说了。”

听到如此生硬的拒绝,沈栋心中一股无名火窜起来:“灵菡是你的妹妹,难道你见死不救?”

“我若是见死不救,那也不会请张念大夫前去帮她医治。父亲,你只看到我和陈院正有私交,怎么就不想想这背后的意义。能够得到陈院正的赏识极为不易,关键时刻这点情面可是能够救命的!张念大夫和陈院正是好友,当初张大夫来咱们府上就是陈院正推荐的,两人医术不相伯仲,只不过是各有所长而已。他下了决断说妹妹的那条腿好不了,那就是真的好不了了,请大罗金仙来也一样!难道父亲要为了已经确定的事情,而浪费掉一个珍贵的机会?”

沈栋最为注重利益,他知道该怎么选择!

果然,听到沈凝华的话,沈栋立刻沉默下来。

沈凝华接着道:“父亲,你之前不是也对张大夫推崇有加,这次怎么会怀疑他的医术?”

沈栋一颤,想到之前沈灵菡的对话:

“父亲,大姐现在贵为郡主,随便从指头缝里漏点东西出来就对我们有大用处。可是你看看她被封为郡主多久了,这次又在宫宴上出尽了风头,我们却一点好处都没有得到,她分明是忘了本分,忘记了咱们是她有血缘关系的亲人,既然这样,那就应该好好地提醒她一下。”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还想要和你大姐作对?”

“父亲,你这样说就误会我了,我的腿已经废了,再和大姐作对更加没有任何好处,我只是在为父亲盘算,难道这样的苦日子父亲没有受够吗?大姐身为女儿难道不应该向您尽孝吗?现在大姐赚足了关注,父亲只需要让众人知道您是昭华郡主的生父,她在接受万人称赞而您在受苦就足够了!”

沈栋怎么会不知道沈灵菡的心思,她无非是想要用名声来威胁沈凝华,如果可能最好是毁了她,他独自思量了良久,最终还是来到了郡主府。

沈凝华眼底的嘲讽越发的明显:“父亲,我现在虽然是昭华郡主,但是您在朝为官多年,其中的深浅比我了解的更清楚,现在皇上喜欢我,我便是昭华郡主,来日皇上恼了,那我就什么都不是,一旦我的地位没了,以后就是想帮助父亲也帮不了了。”

“凝华,你想到哪里去了,父亲是相信张大夫医术的,刚刚也不过是随口一问,主要的还是想来看看你,你也看到了,灵菡现在腿废了,语兰是个糊涂的,梦媛更是不懂事,你大哥他被流放,有生之日不知还能否相见,父亲连个说话的人都没有,只能到这里来看看你了。”

沈栋还真是脸皮厚,这样厚颜无耻的话都能说出来,说白了不就是现在的自己比沈灵菡有用吗?

“原来是这样,倒是我想岔了。”

沈栋脸上带了笑意,满是怀念的说起沈凝华以前的事情:“你这孩子历来心思敏感,当初你的生母过世,谁抱你都哭得不行,最后到了我怀中却是安静了……”

沈凝华笑盈盈的听着,眼中却是冰冷的没有任何温度。小的时候她的确对沈栋很是孺慕,可是他一次次看着赵芸香责罚自己而选择视而不见,一次次包庇赵芸香,一次次纵容沈灵菡,将她所有对父亲的渴望磨灭了干净。现在他说的再多,也激不起她心中丝毫的波澜。

沈栋回忆的正起劲,白渃进门禀报:“小姐,楚公子在门外求见。”

沈凝华一愣,楚君熠?他刚才不是还在府中?

“父亲,您看?”

“既然有人拜访,自然不能拒之门外,你请进来便是,有父亲在,也不算私见外男。”

沈凝华嘴角**了一下,若是你不在我还不能见人了?

“白渃,请楚公子进来。”

短短的时间内,楚君熠已经换了一身衣衫,此时他头戴玉冠,穿着一身玄色金纹的锦袍,腰间系着犀角带,左边缀着白色的玉佩,右边挂着精致的香囊扇袋,脚上蹬着一尘不染的蟒纹黑靴,整个人俊逸挺拔,一副翩翩公子的模样。

“楚某见过郡主。”

沈凝华压下眼中的赞赏:“楚大人不用多礼,不知道你来是?”

“楚某是代替萧家来给郡主送礼的。来人,将礼物抬上来。”楚君熠握着折扇敲了敲手心,立刻有小厮抬着两个大箱子走上来。

楚君熠唇边带笑,上前将箱子打开,顿时珠光宝气、绫罗绸缎险些晃花了人的眼:“郡主受到皇上称赞,为大安国争光,萧家特意送上礼物来祝贺,还请郡主莫要嫌弃。”说完,隐晦的对着沈凝华眨了眨眼睛,眼底一片狡黠的光芒。

沈凝华一愣,顿时明白这人的意思,他是来给自己撑腰的!萧家的态度也代表了朝中众多官员的态度,现在皇上看重她,她又为大安争了光,折损她就是往枪口上撞,谁也别想落得好处!

沈栋心中一惊,萧家的地位他心中一清二楚,虽然现在皇上没有以前那样重视萧家,但是百年世家的名头可不是白叫的,幸好刚刚自己没有听沈灵菡的意见,不然现在就惨了,想到这里,不禁对沈灵菡多了几分厌恶,那丫头果真是上不得台面的,竟然连自己的父亲都利用,哼!

在郡主府用了膳,沈栋回到了城郊的住处,一回去便怒气冲冲的到了沈灵菡的院子,一脚将门踢开,劈头盖脸的对着沈灵菡骂过去:“你这个孽障,竟然连自己的父亲都算计,真是白生养了一场,若是知道你和你的母亲一样心思恶毒,当初我就应该将你送到别庄修养,而不是让你大姐在外面受尽苦楚,以后不许你再说凝华一句坏话,不然我先拔了你的舌头!”说完,一脚踹翻面前的桌子,顿时药汁、蜜饯洒了一地,而后怒气冲冲的走了出去。

沈灵菡脸色先是雪白,而后慢慢的涨红,忽然噗的一声吐出一口血来:

“沈凝华,你不得好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