夜晚来临,郡主府一片沉寂,黑色的夜幕将整个府邸笼罩起来,开的繁盛的花朵在夜色的映衬下不断晃动,平白多了几分诡异之感。

已经临近立夏,院子当中满是一片虫鸣,而今夜,连它们鸣叫的声音都若有若无的听不到了。

忽然,围墙边上出现一个黑色的人影,他身形瘦削,穿着黑色的夜行衣,用面巾蒙着脸,只露出一双空洞毫无情绪的眼睛,他刻意观察了四周之后,才对着身后挥了挥手,立刻有一圈人出现人围墙之上,而后轻巧的落在院子当中,轻飘飘的犹如鬼魅一般没有引起丝毫的声响。

因为郡主府的人不多,到了夜晚很多地方都没有点灯,这也让这群人潜入的越发顺利,一直到他们将芮喜堂围起来,都没有惊动任何人。

房间内,烛火微微的晃动一下,爆出一个耀眼的灯花,白渃上前将过长的灯芯剪掉,走到桌案旁的沈凝华身边道:“小姐,天色不早了,您该休息了,明天还要照顾轩霖少爷。”

“嗯。”

桌案旁的沈凝华站起身,修长的影子落在窗户上,她微微揉了揉肩膀,向着休息的内阁走去。

门外的黑衣人悄悄地隐蔽身形,直到侍女白渃端着水盆出来,房间之中再也没有了动静,他们才慢慢的挪动身形,靠近芮喜堂。

有人撬开了房门,有人打开的窗户,十几人手段各异,将这个房间封锁的水泄不通。

终于,他们看到了床上背对着她们的人影,眼中的杀气顿时喷射而出,手中的长剑冲着那道人影便刺了过去。

寒光熠熠,罡风铮铮,剑身发出一声轻鸣,噗的一声刺入床铺中。

死士心中一惊,顿时暗叫一声不好。

床上躺着的女子身形一闪,从床上一跃而起,险而又险的避开刺过来的长剑,手中的动作却是不停,细如牛毛的银针以肉眼不可查的速度向着围过来的死士发射出去!那样近的距离,针又那样细,根本来不及躲闪,顿时地上便有六人中招。

青雀猛地翻身落地,一把将身上的衣裙扯开,露出一身利落的装束,对着靠近的几名死士杀过去。

她装扮成沈凝华的模样等的就是这一刻,这些人竟然敢来刺杀小姐,来了就别想走了!

死士们很快便反应过来,互相对视一眼对着青雀围杀过去。

青雀招招凌厉,带着彻骨的弑杀之气,竟然和死士不相上下,对上七八人竟丝毫不落下风。

为首的死士头领看向地上被银针刺中的伙伴,心中顿时沉的越发厉害,那银针上到底淬了什么毒,竟然让他们丝毫没有反抗之力。

要知道,为了将他们培养成死士,他们也是从小就要服用毒药的,为的就是让身体适应毒性,一般的毒药对他们根本不管用。

青雀手中的软剑挽成一朵寒光熠熠的剑花,和她对战的死士只要被擦破一点油皮,就噗通一声倒在地上,再也没有了战斗力。

死士头领呼啸一声,瞅准一个空挡手中的长剑毫不留情的向着青雀的后心刺过去,就在长剑要刺中青雀的瞬间,他感觉身体一软,连手中的长剑都握不住,扑通一声倒在地上。

青雀抬脚踢了他一下,确定他没有能力动弹了,才将软件擦拭干净缠回腰间,走到一旁将房门打开:

“小姐,幸不辱命,进入房间的死士全部拿下。”

沈凝华点点头,转身看向房间外。

红菱带着流云和几名侍卫将另外八人拖过来扔在地上,脆声回禀:“小姐,府外的八名死士也已经全部拿下。”

沈凝华冷眼扫了地上的死士一眼,冷声吩咐道:“做的不错,将他们都带到冷辉堂。”

“是。”

死士头领以为自己死定了,可是没想到他竟然再次睁开了眼睛,等他看清周围的布置,身体猛地一僵,翻身想要坐起来,才发现自己连动一动手指的力气都没有。

房间中点着蜡烛,烛光有些暗看不清坐在首座的人的面容,但是尽管模糊,仍旧能够感觉出她绝色的容颜,萧浣溪命他们过来,不就是为了给她毁容吗?

沈凝华看着地上躺了一地的死士,眼中的冷芒犹如一柄柄利刃,让人望而生畏。

“你们都是死士,我也了解一些你们的规矩,对你们来说,一旦出动就有两种结果,要么完成任务,要么死。你们刺杀我的任务没有完成,那自然就只剩下一条路。”

地上没有人吭声,如果不是因为浑身无力,在被俘虏的那一刻他们就全部咬碎口中的毒囊自杀了。

沈凝华丝毫不在意他们的沉默:“我不会为难你们,只是借用你们一些东西罢了。”说完,她示意一旁的流云。

流云立刻带着人上前在死士们身上搜索起来,将他们使用的武器、暗器甚至衣服都扒了下来。每扒下一套,就会有一名侍卫出来将东西穿戴在身上,而后在一旁站好。

一刻钟过后,冷辉堂内已经站了一群黑衣侍卫,仅仅从外表上看,他们和地上的死士没有任何区别。

沈凝华满意的点点头:“好了,开始行动吧。”

“是,小姐。”

流云率先走出去,带着一众侍卫消失在夜色中。

沈凝华起身:“青雀,这些死士就交给你处置了。”

“是,小姐。”

沈凝华举步向外走,刚到门口却听到一道格外沙哑的声音忽然叫住她:“昭华郡主!”

沈凝华转身,视线落在开口的死士身上,他是这群死士的头领:“有何赐教?”

“我想知道你叫那些侍卫去做了什么?”

“你都是要死的人了,还管那么多做什么?”

死士头领继续追问:“郡主可是让那些人侍卫装成我们的样子出去为非作歹,然后嫁祸到萧家身上?”

沈凝华扬起唇角,眼中闪过一丝笑意:“你倒是挺聪明,反正你也是将死之人,不妨告诉你,这次轩霖的水痘是别人陷害的,我找不出背后使坏的人,只能一棍子多打点人,想来用不了明日,几个大一点的世家都会有人出水痘,到时候父皇自然会追查,至于查到谁身上,那我可就管不着了。”

“你可知道水痘有多危险,一个操作不好,京都不知道会死多少人!”

一个死士竟然会关心京都百姓,沈凝华不禁来了兴趣:“你是死士,死在你手中的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了,你竟然还关心人命?”

死士头领闭上嘴,不回答她的这个话题。

“如果我没有猜错,恐怕你关心的不是京都百姓,而是某些人或者某个人……你既然是萧家的死士头领,那就证明你很受信任,或者说萧家认定你不会背叛,你有什么把柄落在萧家了,我说的可对。”

死士头领眼神猛地一颤,他收敛的极快,可是仍旧被沈凝华看在眼中。

沈凝华眼神一动:“你刚刚极为在意人命,你怕是担心我将怒火发泄在萧家人身上,让萧家所有人被水痘危害,那么说,你在意的人在萧家。你不想说也没关系,我想查自然能够查得到,不过就是没有必要罢了。反正我和萧家已经是仇敌,你又是萧家派来杀我的人,只要将萧家人灭干净,我也算是为自己报仇了。”

沈凝华说完转身就向外走。

“昭华郡主!”死士头领再也忍不住开口,“我告诉你一些有用的消息,你帮我从萧家救出一个人如何?”

“你这是在和我做生意?”

“是,等价交换。”

沈凝华睫毛颤了颤,眼中闪过一丝流光:“青雀,将这个人留下来。”

出了冷辉堂,沈凝华直接来到迎月居,看沈轩霖睡得香甜没有受到惊扰才放下心来。

刚刚踏出迎月居,她便看到倚靠在回廊柱子边上的楚君熠。

“白渃,你们先回去休息吧。”

“是,小姐。”白渃等人退下去,顿时就剩下她和楚君熠两人。

沈凝华走到一旁的亭子中坐下,看向跟着她过来的楚君熠:“你来了多久了?”

“挺久了。”

那就是知道她的打算了。

“你不阻止我?”沈凝华挑眉看着他,她对付萧家也就间接的削弱了他的支持势力,现在情况还不明了,势力越强越有可能取胜,更何况,楚君熠身份特殊,还想着要争夺皇位,势力就更加重要。

楚君熠抬头看向夜空中挂着的月亮,声音带着豁达之情:“鱼和熊掌难以兼得,我若是顾全萧家就必须委屈你,若是顺着你就定然要削弱萧家。”之所以明知道沈凝华的计划会让萧家面临窘境,他也没有阻止,不过是顺从着自己的心意罢了。

凝华每一步都走的极为艰难,她从来不委曲求全,他不想看着她委曲求全。这次萧家会受打击,会很疼但却不会伤筋动骨,而萧浣溪的动作若是得逞,凝华现在估计连命都没了。所以,他才任由凝华布置计划而不插手。

沈凝华眼神动了动,心中略微一软:“萧家毕竟养大你,若是他们不亲自动手,我不会动萧家嫡系人的性命,这是我的底线!”

楚君熠抬眸,眼底闪过一丝暖色,心中却是下了决定:是时候掌管萧家了,这是对凝华好,更是为萧家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