萧凤玦眼神一凛,眼神犹如犀利的剑刃,带着熠熠的寒光:沈凝华到底给他下了什么样的迷药,竟然让君熠为了她不管不顾,甚至连萧家都要放弃了?

“君熠,即便你不要这块令牌,那些死士我也不会让他们再回到萧家,至于该如何你看着办吧,你若是不管,那就让他们自生自灭。”

他话音一落,沈凝华突然开口:“谁说我们不管!”说完,她抬手将令牌拿过来,扔到楚君熠怀中,“好好收着,说不准会有大用处呢!”

那些死士中还有一个知道内情的首领呢,她原本还想着是不是他故意露出破绽来,引他们到萧家去,现在有了令牌就等于掌控了那些死士的生死,她也可以放心一点了。死士只认令牌不认人,这可是一笔好资源!

楚君熠捏着令牌,眼中闪过一丝无奈的纵容:“令牌我收下了,大哥可还有其他事?”

萧凤玦抬眸,看着并肩而立的楚君熠和沈凝华:一人风神俊逸,一人姿色绝伦,此时,两人面上带着如出一辙的温和神情,看似温和平易近人,实则早已经将人隔绝在千里之外,想到府中依旧为了楚君熠寻死觅活的萧浣溪,他不得不暗赞一声,眼前的这两人才是最相配的一对。

“没什么事,我走了。”

萧凤玦离开了郡主府,沈凝华和楚君熠相对沉默了一会儿。

“凝华,我要回萧家。”

沈凝华抬起眼眸,漆黑的瞳眸中带着丝丝冰雪冷意:“你去做什么?”

“萧家现在乱成一团,我若是一直不出现恐怕会引人猜忌,你现在也知道了我的身份,想来也猜出前段时间皇后出手对付萧家的事情,我总感觉她似乎察觉到了什么,很多事情都要提前做准备,不然到跟前就措手不及了。”

沈凝华眉心微微动了动,眼神闪过一丝清冷的气息:“好,你想回便回去吧。”她知道楚君熠和萧家以后定然还会有千丝万缕的牵扯,不回去根本不可能。

可是在知道萧浣溪对他的感情之后,她总是不希望他再次回到萧家。

楚君熠顾着思考萧家的事情,沈凝华又擅长隐藏情绪,他一时间也没有察觉到她语气中的不对劲,听到她同意随即点点头:“嗯,那我先走了。”

等到楚君熠走远,沈凝华坐在桌边沉默不语,良久,忽然动手将桌子边上的砚台扫落在地上。

正要进门的红菱被吓得差点跳起来:“小姐,这是怎么了?”

沈凝华低头看了一眼砚台,耳根蓦地一红,忽然意识到她刚刚的行为似乎是在吃醋,而且还是醋性极为严重的那一种,连忙调整了神色,声音平稳道:“没事,刚刚不小心碰到了。”

红菱有些诧异的看看桌子,再看看砚台,一般情况下这砚台都放在靠近桌子中间的位置的,该是有多不小心才能碰下来啊。

不过,这种时候她即便是再傻也知道不能将心中想的话问出口:“哦,那奴婢再给小姐换一个。”

“嗯,我去看看轩霖。”

五天时间一晃而过,郡主府还算平静,外面却已经闹得沸反盈天。

得了水痘的家族被通通的封锁了起来,可依旧止住不住流言的传播。

京都之中谈水痘而色变,听到这个词都恨不得将自己从里到外清洗一遍,生怕染上了治不好。

不知道从哪里传出来一道流言,说水痘是从郡主府传播开的,若是不将郡主府清理掉,水痘怕是会更加厉害,到时候京都整个都保不住,还有人说沈凝华不守孝道,触怒了老天,才被老天降下惩罚……

百里擎苍看到递上来的奏章,气的直接摔了茶盏,垂首看向地上跪着的几个臣子:“这奏折是你们写的?”

“是,皇上,微臣等人不是危言耸听,实在是因为证据确凿才不得不禀报给您。微臣等人知道您对昭华郡主很是疼爱,可是,水痘如果再制止不住,恐怕会引得民心动荡,国家难安,因此,微臣斗胆请皇上做出处置。”

百里擎苍忽然冷笑一声,冰冷的眼神带着无尚的威压,胆子小的都会被这两道眼神压得喘不过气来,他猛地将手中的奏折摔在地上,眼中的怒火喷薄欲出:“简直一派胡言!”

“皇上息怒。”那几个大臣连忙请罪。

“你们口口声声说水痘是从郡主府传播出去的,那朕问问你们,为什么得水痘的人住的地方距离郡主府越来越远,而不是形成一个圆形?难道水痘也分亲疏远亲,知道周围的人不能传染,只沿着一条线传播?还说什么民心不稳,朕是注重民心,但是你们不要拿民心来威胁朕!沈凝华帮忙找出治疗瘟疫药方的时候你们怎么不出来说话,她亲自去江南赈灾的时候你们怎么不说话,现在她出事了,你们倒是蹦跶的欢畅了!”

“皇上恕罪……”谁也没想到百里擎苍竟然会突然发这么大的火,而且还说的句句明了,就差直接指着他们的鼻子骂他们诬陷沈凝华了,他们就算是胆子再大也不敢说什么啊,更何况,他们本身就是受了别人的指使来陷害沈凝华的。

“恕罪?朕记得曾经下过口谕,凡是被朕发现有人无端陷害昭华郡主统一按照重罪论处,来人,将这些人全部拉下去,摘去顶戴花翎,杖责三十,以儆效尤!看以后谁还敢无视朕的口谕!”百里擎苍满是怒气的叱道,连忙有侍卫一拥而上,将吓得呆愣在原地的几个官员拉下去,不多会儿外面便传来一阵噼里啪啦打板子的声音。

一道纤细的身影从旁边的屏风后面走出来,她动作轻盈的走到大殿中央,对着上座的百里擎苍直直的跪下去,浅绛色的裙摆在地上铺洒开来,形成一朵娇艳的花伞:“凝华多谢父皇信任。”

“唉……”百里擎苍坐在宝座上,微微的叹了口气,“你这丫头不用这么客气,朕是你的父皇,自然会维护你。别说水痘传播开这件事情和你没有关系,便是有关系,朕也不会让人威胁你。”

沈凝华眼中闪过一丝暖色:“凝华永远不会让父皇难做。”不管他是因为什么原因对自己百般体谅,就凭借他这份维护之情,她定然会好好回报。

“嗯,你弟弟沈轩霖需要多少时间才能好?”

沈凝华凝声道:“现在水痘都已经结痂,再过个十天半个月,等痘印都消散了也就彻底的好了。”

百里擎苍很是高兴:“好,这可是大喜事,到时候,朕在宫中设宴,你带着那个小家伙一起来,朕听闻他跟着师傅习武了,若是可造之材,朕定然会好好地培养。还有,你也别将外面的传言放在心上,朕早已经下旨让你和沈家脱离了关系,自然不用遵守什么孝道,你之前将肖氏接到府中居住,已经是极为注重孝悌,那些传播流言的人朕自然会帮你料理了。”

“是,凝华多谢父皇,您多注意休息,女儿先告退了。”沈凝华心中感动,皇上真的是想的极为周全了。

“嗯,你去吧。”

退出御书房,沈凝华看向台阶下面被按在地上打板子的几个大臣,漆黑的双眸中没有丝毫的波动,抬头目不斜视的走了过去,对地上传来的愤恨眼前全然不在乎。

还没有被打晕过去的几个臣子看到沈凝华的身影明显的愣住了,等她走远了才后悔的肠子都要青了,刚刚他们参奏郡主府传播了水痘,竟然是当着昭华郡主的面?

看着他们呆愣的表情,负责监刑的太监嗤笑一声:“还看什么看,冒犯了郡主的威严你们担当得起吗?”

有个大臣性格十分之执拗,仍旧在口中高呼不服:“水痘分明是从郡主府先起来的,为什么不让说,就算是能够将我们几个打死,难道还能堵得住天下百姓的悠悠众口?”

监刑的太监更加不屑了,直接一口啐过去:“哎呦,您可就别一口一个天下百姓了,知道郡主殿下这次前来是有什么事吗?人家把治疗水痘的药方研究出来了,据说那药方还极为便宜实惠呢,就算是普通百姓也用得起,知道这一张药方会就多少人的性命吗,还说瘟疫侍从郡主府传播出去的,郡主的弟弟已经好的差不多了,他会传染给别人,话说的这样大也不怕闪了舌头!呸!”

刚刚还振振有词的官员愣住,仔细想明白那太监的话,忽然大叫一声,被噎的白眼一翻直接晕倒过去。

监刑的太监冷眼扫过地上的人,用自己尖细的嗓音哼了一声:“将他们都拖出皇宫去,别脏了皇宫的地界,晦气!”说完,直接向百里擎苍汇报去了。

听到自己派遣进宫的人全部被拖了出来,百里瑾泽直接砸了满屋的瓷器,踩着一地的碎片,他扶着桌子不断的喘息:“沈凝华,竟然又让你棋高一招,你这个贱人,我迟早要杀了你!”

说着,他身形忍不住晃了晃,差点一头栽倒在地上。

他恼怒的低吼一声,抬手摸上自己的脸,此时的百里瑾泽哪里还有往日英俊潇洒的模样,整张脸上满是痘痘,几乎没有好的地方,有的痘痘已经化脓,看上去甚至恐怖。

门口守着的奴才战战兢兢的跪在地上,直到房间中没有了声音才松了口气。五皇子殿下终于不折腾了,又熬过一天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