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韫帮沈凝华把了脉:“公主,您的身体并没有大碍,不过,昨天因为药性猛烈,再加上前几日中了梦魂的毒,损伤了身体根基,所以这次要格外的静心,以免落下病根。”

白渃等人一听这话,立刻如临大敌一般,仔细的照着陈韫开的方子检查了又检查,生怕沈凝华再出一点事情。

沈凝华不禁有些好笑,不过在四人紧迫的目光下,也不敢敷衍,仔细的喝了药便在床上休息。

她正要睡着,忽然一阵喧哗声传进来。

门外,沈轩霖和云川死死地守着门口,挡着他们对面身姿挺拔的少年:“你来做什么,我大姐已经睡着了!”

沈轩华皱着眉头,心中有些不悦:“你怎么这样和我说话?我是你哥哥,你难道不认识我?”

“我只有大姐,没有哥哥!”沈轩霖瞪着沈轩华,那眼神仿若眼前是能够将沈凝华叼走的巨兽一般。

“你这个小子,竟然敢这样对我说话,大姐也是我的大姐,你以为是你一个人吗?”

“大姐就是我一个人大姐!”

“不是!”

“是!”

“不是!”

“……”

房间中,沈凝华低声忍不住低声笑出来,起身将房门打开,便看到脸红脖子粗的兄弟两人斗鸡眼一般互瞪着对方。

看到沈凝华出来,纷纷上前围住她:“大姐,你醒了。”

沈轩霖知道沈凝华的作息习惯,对着沈轩华翻了个大大的白眼:“大姐这个时候本来应该在午睡的,都怪你将大姐吵醒了!”

“什么我吵醒的,分明是你吵醒的!”

“是你!”

“是你!”

看着又要打在一起的兄弟两人,沈凝华笑着将他们拉开:“都多大的人了,还像个孩子一样吵吵闹闹的。轩霖,轩华是你的哥哥,以后不许对他这般无礼。还有轩华也是,要让着一点弟弟,毕竟你们两人以后可是要互相扶持的。”

两人互相看了眼对方,一左一右冷冷的哼了一声:“哼!”才不要和抢大姐的人和平共处!

沈凝华吩咐白渃去准备点心,将兄弟两人叫进了房间:“轩华,你怎么突然过来了,可是婶婶有什么事情?”

沈轩华一顿,脸上带着愧疚:“我昨天听母亲说大姐差点出事,感觉放心不下,所以才过来看看大姐。”

自从大伯出事之后,大姐先是成为郡主,后来成为公主,他一直被父亲和母亲拘着,后来更是直接被外祖父带到了军中,军令如山,想要出来一趟都不容易,今天是装病才从家中出来的呢。

沈凝华看着什么心事都写在脸上的沈轩华,脸上多了几分笑意:“我无碍,婶婶不让你来,自然有她的道理,你该多听一下。”

沈轩华一下站起来,脸色涨的通红:“大姐!不管什么时候,不管发生什么事,你都是我的大姐,这一点毋庸质疑,哪怕以后大姐嫁人了,如果姐夫对你不好,我还是要帮你去出气的。”

想到楚君熠笑眯眯的模样,沈凝华一下笑开:“好,以后我若是被欺负了,就去告诉你。”

看着自家大姐和沈轩华聊的那样开心,沈轩霖嫉妒的眼睛都红了:“你不是听你母亲的话疏远大姐了,以后大姐才不会找你,大姐会找我!”

“找你?你还是个乳臭未干的小屁孩呢,找你有什么用?”

“我的武艺是流云师父教导的,他都夸奖我厉害,你竟然瞧不起我,敢不敢出去比划、比划。”

“去就去,我还怕你了!”

两人吵着就要向外走。沈凝华没有阻拦两兄弟,很多感情就是打出来,尤其是男孩子,她自然不会约束,只吩咐青雀看着点别闹过火了,就转身到厨房去看看点心做的如何了。

楚君熠闪身出现在厨房中,捏起盘中的点心放入口中,被甜的皱起眉头:“凝华,你这是要亲自做点心给那两个小子吃?”

沈凝华将手中的点心捏成形,瞥了他一眼:“怎么了?”

“你可是从来都没有做过点心给我吃,凭什么给他们吃?”

沈凝华懒得理会他:“你多大了,还和两个孩子争抢一点点心?”

“你嫌弃我老?”楚君熠感觉心中一凉,捏着块点心瞪着她。他还真比沈凝华大四岁,说起来,四岁也不算大吧。

沈凝华学着沈轩霖的模样翻了个白眼:“你今天没事了?”

“凝华,你不会真的在意吧?”楚君熠挡住沈凝华的去路,弯腰和她平视,眼神认真。

“嗯,在意。”

楚君熠只感觉心中有什么东西碎开,伸手一把将沈凝华抱住:“说你不在意!”

“快闪开,别在这里碍手碍脚。”

“你不说我就不放开。”

“你不放开我就不说。”

两人僵持了一会儿,还是楚君熠先放开手。

沈凝华从旁边的桌案上捏了一撮面粉,一把按在他的脑门上:“我不在意,就算是你变成一个白发苍苍的老爷爷,我也不在意,可以了吧。”

楚君熠眼中闪过一道流光,弯腰将她抱起来转了一圈:“我要陪着凝华白头,到时候我成了老爷爷,你成了老奶奶,我们依旧做一对儿神仙眷侣。”

沈凝华笑了笑,敷衍的点点头,心中却丝毫没有当真。她对楚君熠有情谊,但这些情谊能不能敌得过时间流逝,能不能经得起后来者的消磨还是另外一说,她不信承诺,只信眼前。不过,看到楚君熠开心的模样,她也不想点破罢了。

沈凝华做好了点心端出去,就看到两兄弟坐在门口的台阶上,脸上带着些伤痕,一副龇牙咧嘴的模样,看得人肉疼:“打完了洗手过来吃点心,吃完点心让白渃给你们上药。”

楚君熠摇晃着手中的折扇,脸上带着习惯性的笑意,温和、俊美整个人显得格外的人畜无害。

沈轩霖和沈轩华都一同带着敌意看向他。

楚君熠丝毫不在意两个人的目光凌迟,若无其事的坐在沈凝华旁边的椅子上,端起沈凝华刚才饮茶的茶盏直接喝了一口。

两个少年瞬间炸毛,这简直是赤裸裸的挑衅!

楚君熠笑的越发的开心,上下打量着两个少年:“倒是不错的苗子,好好培养说不定能有一番造化,凝华,要不要我帮忙?”

“不必。”

两兄弟互相看一眼,这一次倒是心意相通了,交换了一个满是恶意的眼神。

楚君熠装作丝毫不知情的模样,临走的时候还和沈凝华亲近的告别,拎着打包的一盒点心走了。虽然这些点心不是凝华亲手做的,但却是她亲眼看着别人做的,吃着也比其他的香甜一些。

沈凝华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自从和楚君熠的婚事定下来,她无语的情形似乎越来越多了,干脆来个眼不见为净。

“你们两个别走,让白渃给你们上些药,不然带着一脸伤出去,不知道的还以为我苛待你们了呢。”

沈轩华连忙笑着摇头:“不用了大姐,我回去上药就可以了,我先走了。”

沈轩霖跟着跑出去:“我去送一下哥哥,回来再找大姐上药。”

沈轩华瞪了一眼沈轩霖,他还要找大姐亲自上药?真是狡猾,哼,这次就便宜你了,谁让大姐说要让着弟弟呢。

两人跟着楚君熠的脚步快速跑出去,一路躲躲藏藏的跟着他走。

楚君熠身边跟着的叶易,低声询问:“主子,有两条小尾巴。”

楚君熠勾起唇角,眼神饶有兴味:“我们今天到人迹罕至的地方转转,方便两条小尾巴动手。”

沈轩华兄弟俩看着楚君熠越走越偏,心中带着一丝戒备。

沈轩霖:“那个楚君熠该不会发现我们了吧,大姐说兵不厌诈,他一定是发现了我们想着用计谋算计我们才越走越偏。”

沈轩华点头:“嗯,有可能,既然这样我们也不能傻愣愣的冲上去。”

两兄弟一合计,分兵两路对着楚君熠围过去。

楚君熠在一处偏僻的胡同站定,转头看向胡同口:“你们两人倒是沉得住气,还要不要出来,不出来我可就走了。”

他话音一落,一片白色的粉末瞬间从墙头冲着他倒下来。

楚君熠唇角一勾,手中折扇刷的一声打开,整个人轻飘飘的向后移动了三步,躲开粉末的范围,而后一脚蹬在墙上拔地而起,一下便将趴在墙头的沈轩霖抓了下来:“你小子竟然敢撒石灰粉,看来要好好的教训你一下。”

“你放开我!”沈轩霖剧烈的挣扎,可是背后的手就像是钢铁一般结结实实的将他拎着,他转动了一眼眼睛,服软道,“姐夫,你放我下来吧,我错了,我不该算计你,你看在我大姐的份上饶了我。”

楚君熠合起折扇一下敲在他脑门上:“算你小子会说话!”

沈轩霖刚得到自由,嘿嘿笑了一声,猛地将手中的药粉洒出来:“骗你的!”

楚君熠躲避药粉的瞬间,忽然听到身后的破空声,唇边的笑意越发的深刻,这两个小子好好培养可堪大用!

他猛地跃起躲开两人的攻击,而后将折扇收起来,赤手空拳的和两人过招。他有意考验一下两兄弟,只用了一层力气。

半刻钟之后,两兄弟躺在地上龇牙咧嘴,动一下浑身都疼。

沈轩霖扭着脖子,怒视着楚君熠:“我要回去告诉大姐。”

“那你就去说,看看你大姐会不会相信。”楚君熠晃着扇子浑然不在意,心中却对他们满意极了,两人没有直愣愣的冲上来,而是颇为有计划、有分工,有勇有谋,在这个年纪算是上佳了。若不是他武功高出他们太多,还真被他们算计了。

“大姐自然信我!”

楚君熠笑的开心:“那我就等着你告状了。”

被送回公主府,沈轩霖第一时间检查身上的伤口好去向大姐告状,却不想在身上摸索了半天,连个红印子都没有看到……

沈凝华收到今天的报告,心中冷哼一声:“那么大一个人欺负我的弟弟,恃强凌弱,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