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君熠眼眸沉了沉,心中带着一丝不舒服,那个百里瑾泽到底何德何能,竟然能够让凝华这般在意。

虽然她隐藏的极好,但他还是能够从她身上感受到对百里瑾泽的恨意,那种恨意就像是被隐藏在冰天雪地之下的岩浆,看似平静没有波澜,但其实内心一直暴虐涌动。如果不是在乎到极点,怎么可能会有这样深刻的恨意,凝华,你到底是怎么想的?

沈凝华看到楚君熠愣神,略微有些奇怪:“怎么了?”

“嗯?没事,突然想起一点事情罢了,凝华,我听白渃说你这几天睡得都比较晚,可是睡不着?你身上有伤,应该多加休息才是。”

沈凝华神色一顿,脸上闪过一丝不自然:“无碍,我以后会注意的。”

白渃在一旁抿着唇笑了笑:“小姐不仅仅是这几天睡得晚,接下来一段时间怕是都睡不早了呢。”

“乱说什么?”沈凝华瞪了她一眼。

白渃轻笑一声,转身端茶点去了。

楚君熠心中好奇,可是看凝华的模样也不再问,只想着等晚上偷偷过来看看。他陪着沈凝华聊了一会儿便起身离开,并没有回萧家,而是直接去了吏部的府衙。

这会儿那些人都该聚集齐了吧。

府衙内站着满满的官员,很多品阶略微低一些的都站在门外面。

楚君熠一出现,众人的目光顿时都集中到了他身上:“各位大人怎么有时间过来?”

府衙内,坐在最上首的是赵家的家主赵琨,他旁边坐着林家家主林跃,其余官员按照品阶坐在两侧,楚君熠一进门,便感受到刻意而为的威压集中到他身上,浓烈的几乎让人喘不过气来。

楚君熠冷笑一声,眼中闪过一丝嘲讽:真是好大的阵仗啊,这个下马威用的还真不错,若是一般人,这会定然给镇住了。

“下官见过诸位大人,不知道大人们到来,有失远迎,还请诸位大人见谅。”

“楚大人,真是好繁忙啊,不知道下朝之后不再府衙当中当值,到什么地方公干去了?”林跃神色紧绷,身形看上去极为消瘦,一双眼睛却格外的清明。

“这去什么地方就不方便告知林大人了,大人也知道,下官身负皇命,自然每时每刻都想着为皇上办差,一点都不敢耽误。”

“倒是我等多嘴了,楚大人和我等不同。”

楚君熠笑:“也没什么不同的,不都是一起为皇上办差,为百姓谋福利吗,说起来……”

“楚大人!”林跃提高声音打断他的话,“那些高谈阔论可以稍后再说,我等前来是有些事情要麻烦楚大人你的。”

“大人们请讲。”因为太子和三皇子关系不好,赵家和林家也一直针锋相对,现在竟然为了对付他,选择一起合作,不得不说,他的面子还真是挺大的。

“皇上命你调查禁卫军一事,可谓是对大人极为看重,可是你怎么能够以权谋私、公报私仇!”

楚君熠扬眸,不解的问道:“大人这话从何说起?”

林跃冷漠的看着楚君熠,声音不徐不缓:“因为禁卫军统领手握你的把柄,你就借着皇上让您严查禁卫军的空挡,直接将他就地正法,难道不是故意杀人灭口!”

楚君熠神色清冷:“林大人,口说无凭,你若是没有证据,还是赶紧离开吧,我宽宏大量,不追究你诬告之权,若是有证据,那更好,我们直接拿着到御前对质。”

楚君熠好不在乎林跃口中的证据,语气格外的义正言辞。

林跃眯起眼睛:“楚大人,这话说出去可就收不回来了,你确定要和我等御前对质?”

楚君熠唇边冷笑:“看来林大人是一定要将脏水泼到我头上了,既然如此,那我就接着了,林大人,请吧?”

赵琨坐在一旁眼神晃动,来回审视着楚君熠,他竟然一点犹豫都没有,难道就那么自信自己能够完全脱身?

要知道,在官场上,一个人有没有才干、清不清白都不重要,重要的是别人口中怎么说!众口铄金、积毁销骨,他既然踏入官场,竟然连这一点都不清楚?

楚君熠笔直站立,眼中的神色冷漠,这些高高在上的官老爷们,平日里可没少做颠倒是非黑白的事情,这么多年在朝廷之中,不知道有多少好官,因为他们的一句话,就引来众多官员弹劾,明明做着为国为民的好事,却被污了名声,丢了性命,甚至牵连妻儿……

想要将他当做软柿子揉捏,也好好掂量掂量会不会崩掉他们的牙!

林跃冷冷一笑:“好,既然楚大人执迷不悟,那我们就要御前对质一番,到时候不仅你要受到惩罚,怕是连昭华公主都要受到牵连,希望到时候你仍然不后悔!”

楚君熠面无表情,视线嘲讽:“下官后不后悔就不劳诸位操心了。”

这边吏部闹出这么大的动静,沈凝华很快便受到了消息。

“白渃,帮我换衣服,我们进宫去探望一下父皇。”

“是,小姐。”

这可是一场好戏,想来那些人应该也想着把她拉下水呢,她怎么能不去看看。

沈凝华先一步入了宫,百里擎苍正在书房闭目养神。

“你这丫头怎么来了,不是说了让你好好养伤?”

沈凝华微笑:“听闻昨晚出了大事,儿臣担忧父皇,所以过来看看。”

想到被砍掉一半的禁卫军,百里擎苍感觉额角又开始疼痛:“禁卫军……朕的禁卫军,真是没想到,其中竟然被侵蚀的如此厉害,被收买的、有姻亲的、被拉拢站队的,占了禁卫军的一半,朕想到之前竟然在这些人的保护之中,就感觉心底阵阵发寒。”

“父皇,既然事情已经发生,那就是已成定局,多想无非是徒增烦恼罢了。现在已经发现了问题,那就将问题解决掉便是了。父皇是一国之君,偌大的天下都治理的极好,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禁卫军?”

“你这个小丫头懂什么啊,好了,不想这些事情,既然你进宫了,就陪朕下盘棋,等用了晚膳再走。”百里擎苍一笑,心中却是松快了不少,是啊,偌大的天下都治理的了,更何况是一个小小的禁卫军!

沈凝华脸色一僵:“父皇,您明明知道我最不擅长下棋,每次都输,您还一直拉着我下,这不是故意看我的笑话?”

她口中抱怨着,却是从宫女手中将棋盘拿了过来摆正,直接将黑子拿过来:“我先。”

“哈哈,每次都来这一招,好,父皇让你三子,你先。”

沈凝华得意一笑:“我最近可是经常看棋谱,已经进步很多了,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父皇可不要太过拿大了。”

“你这个没大没小的丫头!”百里擎苍瞪了她一眼,心中却是没有丝毫怒气,自从静言走后,再也没人敢这般和他说话了,“你若是能赢了,朕就将收藏了多年的那副白玉棋盘送给你。”

沈凝华眼睛一亮:“那么好的东西,我可就不客气了。”

林跃和赵琨等人怒气冲冲的来到殿前,却被内侍总管给挡在了外面:“诸位大人,皇上口谕,不许打扰。”

林跃眼神动了动,一旁的官员便上前:“公公,我等来觐见皇上是有大事,还望公公禀报一声。”

“大人,皇上此时正在和昭华公主下棋,说了不许打扰,这……您不要为难小人了。”

林跃眼神一紧,一旁的不少官员都变了脸色。

皇上在和昭华公主下棋?

楚君熠微微一笑,心中带着道道暖意,这好媳妇就是贤内助啊!

林跃皱眉绷着脸,忽然猛地跪在地上,扬声高呼:“微臣求见皇上,有要事禀报!”

身后的官员连忙一同跪下,高呼道:“微臣求见皇上,有要事禀报!”

大殿中,百里擎苍手指顿住,捏着白子的手指紧了紧,玉做的棋子发出一阵轻微的咯吱声。

沈凝华起身:“父皇,既然有大臣求见您,那儿臣就先告退了。”

“不用,你在这里坐着吧,朕不用想都知道他们要来做什么!”百里擎苍脸上漫上一层冷霜,“宣他们进来!”

众人浩浩荡荡的进门,看到立在台阶下面的沈凝华,脸上神色各异。

沈凝华和楚君熠对视一眼,略微点了点头。

百里擎苍面如寒冰:“这会倒是来的整齐,都来做什么?”

林跃上前:“皇上,微臣……”

楚君熠开口打断他:“皇上,林大人协同诸位大人一起到吏部衙门,将下官训斥一顿之后,说手中有下官的把柄,下官自诩行得正、站的端,自然是不信,于是便和诸位大人到御前对质,请皇上明辨。”

百里擎苍冷眼扫过地上跪着的官员:“这倒是巧了,你一个人的把柄,竟然让满朝文武都知道了?”

“回禀皇上,微臣也很奇怪,到底是什么样的把柄,才能搞得众人皆知?”

沈凝华心中轻笑,众人皆知的那就不叫把柄,而是一件普通的事情了。

百里擎苍看向林跃:“说说看,到底是什么样的把柄?”

林跃心中有些不好的预感:“回禀皇上,楚君熠手中掌握巨额银两,多次和江南官员来往密切,禁卫军统领生前有所察觉,一直在搜集证据,不想被楚君熠得知,竟然借着这次皇上命他调查禁卫军一事,公报私仇,将堂堂一品大员就地格杀!”

楚君熠眼神一动,巨额银两……怪不得林跃之前那样堂而皇之的就来威胁他,原来是查到了这些。

百里擎苍皱起眉头:“你说巨额银两?”

“不错,据禁卫军统领留下的证据来说,至少有数百万两之多。”

“数百万两?那倒是真不少啊。”朝廷收缴的税银一年也就几千万两,楚君熠竟然能有几百万两银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