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围百官跪伏在地,偌大的宁坤宫鸦雀无声。

百里君熠愣愣的跪在地上,只感觉整个人犹如沁在冰窖之中一般,前段时间他还沉浸在母子相聚的欢乐中,这才短短几个月不到一年,母妃就过世了,而且是横死在他面前。

沈凝华伸手握住他的手掌,传递着无言的安慰。

百里君熠紧紧地握住她的手,感觉到掌心传来的温度,麻木的心脏才慢慢的复苏:对,他还有凝华,他还有孩子,身为人夫、身为人父,他能脆弱,但绝对不能倒下。

百里擎苍愣了好一会儿,才出声下令:

“将冯氏待下去,找个地方安葬了吧。君熠,将你的母妃送回芝春殿,以皇贵妃之礼下葬,就依你母妃生前所言,葬入朕的侧陵,让她方便在朕百年之后找朕算账。”

“是,儿臣遵旨。”

百里君熠起身,弯腰将步云倾抱起来,一步步走出了宁坤宫。

百里擎苍环顾着四周,看着跪伏在地上的百官,周身的怒气猛地爆开:

“怎么不哭了,今天让你们来不是为了哭丧的?赵氏以皇后之礼下葬你们不该哭?贤贵妃过世你们不该哭?难道哭不出来?要不要朕帮你们?”

此话一出,哭号声顿时冲破云霄,官员们涕泗横流,命妇们泪湿巾帕,听者伤心闻者落泪。

百里擎苍看了一会儿,忽然嗤笑了一声,表情说不出的嘲讽和悲凉,转身大步走出宁坤宫。

太子百里瑾逸跪在地上,脸上带着未干的泪痕,眼神却格外的冰冷无情。

这是一步险招,一个不好他就声名扫地,太子之位不保,幸好事情有惊无险的过去了,母后死了,赵家灭了,贤贵妃服毒了,百里君熠的身份也曝光了,他这一招也就成功了一半了,剩下的一半就容易多了。

芝春殿内,看到百里君熠抱着步云倾回来,宫女奴才们愣在当场,纷纷猜测着什么情况。

沈凝华扫了一眼他们:“去内务司领取皇贵妃的宫装、首饰,准备热水,我亲自替母妃净身。”

宫人们傻眼,联想到熠亲王的脸色,心中一道惊雷炸开:贤贵妃娘娘薨了!

当下也不用沈凝华再催促第二遍,连滚带爬的各自忙活开。

百里君熠将步云倾放在床上,仔细的帮她整理好裙摆、头饰:“凝华,你觉得为了一份名单,母妃这样做值得吗?”

沈凝华沉默,想到宁坤宫内那番对话,良久才开口:“母妃这样做不单单是为了一份名单。”

“那是为了什么?本来一切都不是好好地吗?她前段时间还说要等詠宸和珞瑶长大,现在却……”百里君熠咬着牙关,心中的不解和疑惑几乎让他的胸腔炸开。

“我也不明白,想来母妃自己最后也没明白。不过,现在追究这些也没用了,君熠,母妃以前太累了,现在赵慧盈死了,赵家也倒下了,沈家没了,萧家也朝不保夕,她累了,也该休息一下了。”

她理解那种痛苦,一个人将仇恨当做了活着的目标,等到这些目标一个个倒下之下,身体这幅驱壳,也就没有了活着的动力,茫茫然、空荡荡。

步云倾活的太累、太苦,她心中的仇恨太深、太浓,也许用这种方式离开,才是最好的选择……

百里君熠一把抱住沈凝华,用力的几乎要将她融进自己的骨血:“凝华,你不要离开我,永远都不要离开我。”

沈凝华拍着他的后背,眼中带着隐隐的泪光:“我不会离开,詠宸和珞瑶也不会离开,我们一家四口会永远都在一起。你还有我们!”

赵慧盈的丧礼刚刚结束,步云倾的丧礼便开始。

一个尊崇皇后丧仪,一个按照皇贵妃规格出殡,皇贵妃位同副后,刚刚声嘶力竭的在皇后丧礼上哭完的百官和命妇,紧接着就来到了芝春殿。

百里君熠和沈凝华一身孝衣跪在殿中,文武百官跪在两侧,哭声比宁坤宫低了很多,很多官员和命妇眼肿的犹如核桃一般,有些人声音已经沙哑的哭不出来。

才过了两天的时间,百里擎苍看上去却苍老的很多,站在芝春殿的门口,他竟然有些怯意,脑海中莫名的想着那天步云倾的问话:

“你告诉我,你有心吗?”

朕有心吗?

百里擎苍闭了闭眼睛,朕有!

原本朕以为这颗心早已经被磨砺的坚不可摧,任凭刀枪剑戟都难以伤其分毫,可是朕没想到,这颗心也有脆弱和胆怯的时候。

内侍总管上前轻声提醒:“皇上,该进去给贤贵妃娘娘上香了。”

“嗯。”百里擎苍点点头,举步走进芝春殿。

殿内的哭声顿时响亮真切了许多,许多命妇已经昏厥了过去,也不知道是哭的还是累的。

百里君熠起身亲自点了香恭敬的递给百里擎苍:“父皇,请为母妃上香。”

百里擎苍看着他,伸手拍了拍他的肩膀:“君熠,要保重身体。”

“是,儿臣谢父皇关爱。”百里君熠态度恭敬,只是这份恭敬之中却掺杂了无尽的疏离。

百里擎苍喉头一哽,只觉得心中一阵刺痛:“你……”

百里君熠弯腰退开,将位置空出来。

百里擎苍眼中恼怒之色一闪,最后轻轻地叹了口气,想来这孩子是在怪他当时没有开口阻止步云倾的举动……

上香结束,百里擎苍看向沈凝华:“凝华,这里有的是人,你不必彻夜守着,早点回府去,还有两个孩子要照顾。”

沈凝华抬头:“是,儿臣知道了。”

百里擎苍敛下眼眸,负手走了出去。

明日才要入葬,晚上百官命妇们都回去,偌大的芝春殿只剩下百里君熠、沈凝华和一群宫人。

百里君熠挥手让宫人下去,跪在地上将纸叠的元宝不断的放在棺木前面的金盆之中,红色的火焰烧的旺盛,偶尔还有飞灰飘散。

百里君熠眸色深沉,脸上带着些许矛盾和挣扎:“凝华,若是我想要离开京都,你觉得如何?”

沈凝华抬眸,脸上带着些许疲倦,但双眸却格外的明亮:“离开京都,你不争了?”

“不,我只是退一步。”

“你可知道,有时候退一步就是万劫不复。”

百里君熠转头,眼神格外的认真,眼底|火光闪烁:“也有可能是海阔天空!”

沈凝华眼神一闪:“你想要退到哪里?”

“这要看父皇的安排了。在赵氏的丧礼上,母妃的身份已经爆了出来,想来前段时间看我不顺眼的官员们也该发难了,到时候,京都定然一番风起云涌,我现在的势力还太弱小了,如果我能更强大一些,如果我有把握一举将卿天阁和碧云阁的人拔出,母妃也……”

百里君熠说的又快又急,言语之中带着浓重的懊恼和悔意:

“凝华,我不是怕这些即将到来的浪潮,如果我孑然一身,我定然搅他个天翻地覆,可是现在不行,我有你,有两个乖巧的孩儿,我怎样都没有关系,但是我不能让你们冒险,所以,我要退这一步。”

沈凝华认真注视这他,忽然笑开:“好,我们在京都搅起的风云太大了,也该将这个擂台让给别人打一会儿了。”

百里君熠握住她的手,仔细的包裹在掌心:“只是这样一来,要委屈你和两个孩儿了。”

沈凝华轻笑一声:

“苦日子我可是过了许久的,我们的孩子也不是娇弱的,再者说,即便是我们离开京都,也是以皇子分封为由,到了封地,自然也是一方之主,即可欣赏他处美景,又可暗中发展布局,有什么不好的?”

百里君熠也笑起来,心中暗暗的庆幸,他庆幸当初自己的死缠烂打,庆幸厚着脸皮娶到了凝华这个漂亮媳妇,如果没有她,自己的人生将会截然不同。

“凝华,谢谢你。”

沈凝华抬起眼眸,纤长浓密的睫毛弧度美好,她就像是最美丽娇艳的花朵,看上去弱不禁风,可是不管风雨大多,都能淡然绽放:

“你我何须言谢?”

百里君熠将她揽入怀中,两人互相抵着额头,视线交缠、呼吸相闻:“凝华,我爱你。”

千言万语最终汇成一句话,他不知道该怎么表达心中的高兴和激动,只能用这句话来概括。这样的妻子,得之三生有幸,如何能够不爱?

沈凝华靠在他的肩膀,脸上的笑意温暖、满足。

百里君熠对能够娶到她心存感激,而她又何尝不是多次在心中感谢他的坚持。

如果不是爱上了他,她就会像是步云倾一般,将仇恨看做唯一活下去的动力,等到报了仇,了了心愿,她活着的意义也就没有了,一生只为仇恨而活,那样的人生该是多么的可悲……

如今有了称心如意的夫君,有了两个聪明可爱的孩儿,她时时刻刻都在感谢上苍的厚待。

前后连着两场国丧,整个京都都沉浸在一片肃穆之中,就连最热闹的街市都安静了许多,只是这份平静之下,汹涌的暗潮已经在酝酿,等到爆发出来,又是一番石破天惊。

九日后,百里擎苍开始早朝。

沈凝华亲自帮百里君熠将朝服穿上,唇边一直带着浅浅的笑意:“小心一些。”

百里君熠轻笑,眸色却格外的深沉:“放心,即便是要离开,也要给百官们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