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皇子眯起眼睛,一道道不甘心的光芒闪过:“我知道,即便是父皇不废掉百里瑾逸的太子之位,心中恐怕也会时时防备他,从此他做什么都会让人觉得可疑,用不了多久父皇就会失去耐心,可是,我还是觉得不甘心……”

这是多么难得的一个机会啊,就这样生生的错过了,无异于让他将到嘴的东西吐出来。

安亲王瞥了他一眼,心中冷哼一声,面上不动声色:

“三皇子,以前太子是什么样子,你应该也知道,这么多年来,太子稳居东宫之位,除了赵家势力庞大和赵慧盈受宠之外,他本身谨慎的性格才是关键,难道原来几个皇子就没有拉他下马的打算?可是那么长时间,可有抓到他的什么把柄?”

三皇子安静下来,想到以前太子的模样,眼中闪过一丝深深地忌惮:“的确。”

以前的太子性格温和,处事一丝不苟,哪怕是你整天盯着他,也难以发现什么小尾巴。

“可是如今不一样了,皇上心中本能的对他有芥蒂,哪怕是他表现的再好,皇上也不会如之前一般信任他。这样一来,与我们的好处可是极大的。”

“好处?”三皇子疑问,“能有多大?”

自己都点的这样明白了,他竟然还没想通,安亲王心中对三皇子满是鄙夷,不过想到这样的人才更加方便掌控,也就认了下来:

“以后,太子如果做出什么功绩,只要略微加以挑拨,那功劳就白费了,如果做错了,那后果……你说到时候皇上心中会不会很痛心?那么如果这个时候有个皇子表现的格外的突出,皇上会不会将注意力转移过来呢?”

“不错,这的确是个大好的机会。”百里君熠眼睛发亮,顿时觉得踌躇满志,“那么我们接下该怎么做?”

安亲王冷冷一笑:“接下来要做的就是将百里君熠从朝堂上赶出去!”

三皇子眼神一变:“你说百里君熠?”怎么突然提到他?

“是,贤贵妃不是死了吗,他和沈凝华又标榜自己是个有孝心的,既然如此,那就让他们去为贵妃守灵吧。”

“哈哈,好。”此时的三皇子那里还有刚才暴怒的样子,满脸都是志得意满,“太好了,等到大功告成之日,我定然好好谢过岳父大人。”

安亲王没有选择支持百里君熠,这样事情就好办了。

安亲王心领神会,脸上顿时多了几分笑意:“不敢当,只要三皇子日后对婷荷好,本王就心满意足了。”

“你放心,等到本王心想事成之后,便封婷荷为皇贵妃,位同副后。”

“那就这样说定了。”

三皇子这边满心高兴,一心等着一展宏图。

另外一边,一道消息快速从皇宫传满整个朝堂上下。

皇上写下圣旨,宣告太子为了救助百姓、安稳京都所做的贡献,将赵家所作所为全部揭露,一时间谋逆事件以赵家倒台,皇后被害,太子忍辱负重画上句号。

不管相信这个结果的人有多少,皇上下了圣旨,那就是真的。

为了表彰太子,皇上在承乾宫设宴,五品以上群臣及其家眷全部可以参加。

熠亲王府,沈凝华听完红菱的汇报,轻轻地笑了笑:“三天后设宴,红菱,让碧珠准备、准备,收拾好王府内的东西,三天后,一应商铺店面,全部封账闭门,库房中的东西,捡一些用得上的带上,用不上的全部封存,打好条|子不要有丝毫的错漏。”

红菱心中一片激动:“是,小姐。”

百里君熠将胖儿子放在腿上,一手按住他的后背,防止他掉下去,看他像个小乌龟一样四肢乱扑腾:

“这三日内,你们若是有什么事情也尽快办,三日后我们就要离开了,到时候可别说还有事情没办完。”

“是,王爷,您放心吧,奴婢们定然尽快处理妥当。”

老大扑腾了半天,仍旧不见挪地方,瘪着嘴不满的啊啊叫了两声,对着百里君熠的衣衫便要啃下去。

坐在沈凝华怀中的小宝惬意的将脑袋靠在娘亲香喷喷的胸前,看着自家哥哥在那里犯傻,拍着小手笑的格外的开心。

老大却以为妹妹在鼓励他,顿时啃得越发的开心了。

沈凝华看不下去了,将小宝放在百里君熠怀中,弯腰将老大抱了起来。

终于不用被自己的亲爹折磨,老大撇着小嘴,模样看上去极为可怜。沈凝华帮他擦了擦嘴角的啃衣服流下来的口水,瞪了百里君熠一眼:

“这孩子还这样小,你以后不可这般折腾他。”

百里君熠僵硬着身子抱着小宝,生怕手重了将胖闺女抱疼了:“那小子皮实着呢,没事。”

沈凝华被气笑:“你闺女比儿子还皮实呢,她现在都能自己到处爬了,上次差点从床上掉下来,被我拍了两巴掌也没见着怎么样。”

“什么?”百里君熠的脸色骤然一变,“小宝差点摔到了,奶嬷嬷和侍女呢,难道没有在旁边守着?”

看到他恨不得立刻将奶嬷嬷处置了的模样,沈凝华放弃和他沟通这个问题了:“当时我在一旁守着。”

“哦,白渃,午膳好了吗,好了就端上来,这两天总是感觉饿的快,小宝也该饿了,别饿着小郡主。”

沈凝华无语:“……”

三日时间一晃而过,这一日,沈凝华早早的起来,安顿好两个孩子,吩咐好青雀和红菱寸步不离的守着,自己和百里君熠向着皇宫而去。

承乾殿内火光通明,前来赴宴的官员和女眷都打理的格外精致,大殿中谈笑风生一片热闹。

高高的宝座上,百里擎苍一身明黄色龙袍,听着下面群臣的夸耀,脸上带着轻松的笑意:“太子的确是朕最为满意的孩子,这次的事情是朕委屈了他。”

沈凝华抬头看向百里擎苍,他看上去极为高兴,仿佛终于将一件心事了却了一般。

他的身边没有了赵慧盈和步云倾,取而代之的是俪妃和一个新晋的兰嫔。

沈凝华收回视线,微微的敛下眼眸,只觉得心中悲凉的厉害,一代新人换旧人,这就是宫廷的规矩,就像是当初的她被沈灵菡害死一般,不过是在这场华丽的争斗中输了罢了。

百里君熠轻轻握住她的手,略显担忧的看了她一眼,这三天他们安排的事情很多,都没有休息好,她应该累极了。

沈凝华微微的摇了摇头,她没事,只是感觉心中感慨罢了,视线微微一动,扫过百官之手的太子。

经过了多日的禁足,太子显得清瘦了许多,只是一双俊美的眼眸依旧温和清润,带着一股宠辱不惊的气息。

只是,谁能想到,赵慧盈喝下去的毒药,竟然是太子亲自送过去的呢?怪不得那日在宁坤宫中,冯氏说话的语气格外的凄凉,尤其是说到那句:“这世上能看着自己母亲死的能有几个人?”

是啊,这世上能忍心看着自己母亲死的还真没几个人,太子算其中之一。

这是两日前,步云倾手下的人拼死传过来的消息,百里君熠又派人去仔细查证,才弄明白为什么他们调查了那么久,却一点线索都没有找到,因为害死赵慧盈的人是太子,害死赵家人的也是太子!

谁又能够想到他竟然下得去手除掉自己的亲娘和母族?

百里擎苍为太子平了反,自然不会毫无表示,宴会开始没多久,便让内侍总管宣布赏赐。

百里瑾逸起身,恭敬的跪在大殿中央,一身温润气度犹如月华,引得不少官家小姐们歆慕向往。

一连串的赏赐用了一刻钟才宣读完,太子恭敬的磕头谢恩之后,端起酒杯说道:

“父皇,儿臣劳父皇担忧,这一杯算是儿臣的赔礼,儿臣先干为敬。”说着,仰头便将杯中酒水一饮而尽。

沈凝华眼神微微颤了颤,感觉到百里君熠握着她的手紧了紧,微不可查的点了点头。

百里君熠起身:“太子皇兄,你可不要只谢父皇,当初在朝堂之上,所有的官员都说皇兄有罪,只有弟弟我大力支持你。”

这话一出,官员们的脸上五颜六色的极为热闹,太子重新得势,他们都小心的奉承着,谁曾想熠亲王一下便将他们的老底给揭开了。这让他们怎么下台?

百里擎苍的眉心也皱了皱,扫了一眼百里君熠没有说话。

太子一顿,很快便反应过来,重新让身后的宫女斟了一杯酒:

“皇兄知道五弟的维护之意,铭感五内绝不敢忘,这一杯我敬你,多谢五弟。”他的语气格外的认真,听在人耳中格外的舒心顺意。

百里君熠眼底寒意深沉,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如玉君子一般的人物,竟然那般心狠手辣:“好,那我们就共饮此杯。”

太子微笑,仰头一饮而尽,不管百里君熠是邀功还是示好,他都接着了。这一想法还未落下,他忽然感觉胸口一痛,喉头一阵腥甜,忍不住一口血吐了出来。

“噗!”

“啊,天呐,太子殿下!”

“这……这是怎么回事?”

突然的变故惊得在场众人差点跳起来,百里擎苍猛地起身:“陈爱卿,快,快去帮太子看看。”

陈韫连忙起身,快步走到太子跟前,把脉之后,端起他的酒杯闻了闻:“皇上,酒中有毒!”